Actions

Work Header

非正常爱恋(二)

Work Text:

空荡荡的教室里只有堂本刚一个人,听着由远及近的脚步声,堂本刚的心就越跳越快……

堂本刚其实不知道怎么办,没有退路可走,照片绝对不能被别人看到,绝对不能。

刚突然觉得自己的神经紧张的已经让他无法思考,从什么时候开始,更衣室么……

“咔哒——”一声打断了刚的思考,光一勾勾手让他过去。

 

 

光一看着刚忐忑的脸,觉得更有趣了,“把眼镜摘下来。”

光一看着刚的眼睛,不同于平时那副波澜不惊的样子,带着惊慌和恐惧。手抚上了刚的脸,感受到指尖滑腻的触感,拨开过长的头发,露出刚的额头,这张脸真好看,光一这样想着。

 

 

刚浑身颤抖,脸上的触碰,让刚害怕又恶心。

 

 

光一盯着刚看了很久,处于高度紧张的刚觉得自己都要站不住了,光一才把手从刚的脸上移开,“跪下去,”光一拉开制服裤子的拉链。

“在……这里?”刚觉得浑身彻骨发冷。

“在这里多有趣。”

 

 

光一掏出微硬的性器,示意刚含住。刚手指颤抖的抚上光一的性器,微凉的指尖让光一立马硬起来,刚强忍着恶心感伸出舌头,轻轻舔着龟头。

光一一个挺身,性器捅进刚柔软湿润的嘴里,动作粗鲁,一下子捅到了刚的喉咙,眼角流下了生理泪水,刚想要吐出来,却被按着头部,被迫含着光一的性器,感受着性器在嘴里越长越大,“唔……唔……”发出含糊不清的声音。

“让我舒服了,今天就放过你。”

 

刚微微把光一的性器吐出来一点,顺着记忆,手指轻轻的撸动柱身,含住头部,用柔软的舌头轻轻舔舐头部,然后手指顺着柱身揉捏着阴囊,讨好般的用舌尖在铃口处反复刺激。

“嘶……”光一爽的发出叹息,“没想到你看起来一本正经,技术竟然不错……”看着刚低垂的眼睛,眼睫毛随着动作轻轻颤动,心理上的快感加上口交的服务,让光一兴奋起来。

刚加快了吞吐的速度,感受到口中的性器越来越硬,只想快点取悦光一,好结束这场恶心的口交。感受到铃口处渐渐渗出粘稠的液体,刚的小舌加快速度舔舐着铃口,然后用力吸吮……

时间一秒一秒的过去,光一还是没有要射的迹象,刚觉得自己舌根发软,快没有力气,抬头去看光一的脸,祈求光一快点射出来。

 

眼眶因为缺氧而发红,上目线的大眼睛,光一觉得自己刚才的克制在此刻突然断了弦,摁住刚的头,开始挺腰在刚嘴里快速顶弄,“唔……”刚觉得自己的喉咙要被光一粗长的性器贯穿,恶心感越来越严重……

在射精的一瞬间,光一抽出性器,浓稠的精液射在了刚的脸上,甚至有几滴挂在刚过长的睫毛上……

刚没想到光一会射到自己脸上,脸瞬间涨的通红,失神的望着前方,浓烈的腥膻的气味让刚恶心得想吐,光一还故意用半硬的性器蹭刚的嘴角,刚捂住嘴巴伏在地上……干呕起来。

 

光一满意的欣赏着,被自己精液污染的这张脸,见到刚干呕的动作,皱了皱眉,捏起刚的下巴,让刚对着自己的眼睛,殷红的嘴唇和带着泪的湿润眼睛有种被凌虐的美感。

“今天我很满意,只是别再让我见到你这样的反应。”光一整理了衣服,走出了教室。

 

堂本刚跪在地上茫然的调整着呼吸,直到脸上的精液滑到下颌角,刚才后知后觉的冲到厕所里,把整张脸浸在水池里,用水疯狂的冲刷着自己的脸,浑身无力的滑了下来,脑子里闪过刚刚的片段,反胃的恶心感再次袭来,蹲在马桶旁边,可是什么也吐不出来。

 

每次都是这样……

 

刚倚在墙上,水滴不住的往下淌,捂住自己的脸,绝望的哭了起来。

 

 

堂本光一来到了街角一个隐蔽的酒吧,看见自己那几个朋友又在包厢里“玩游戏”,觉得有些乏味,来到吧台要了杯鸡尾酒喝了起来。

调酒师和光一很是相熟,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这几天酒吧发生的一些趣事。

光一昏昏欲睡的时候,被旁边人陡然升高的音量惊醒,睡意一瞬间消失。

 

“爱的根源就是欲望本身!”

“你胡说,有爱才有欲望,而不是有欲望才有爱。”

“天真,没有欲望又怎么会尝试去爱?”

旁边喝高的俩人正喋喋不休的讨论着在此时过于深奥的话题,倒是滑稽的很。

 

“看来今天这里来了俩个哲学家。”调酒师看到光一烦躁的脸,怕他做什么事,引着光一说话。

“……”光一低头接着喝酒没有回应。

“说起来倒是有点歪理,所谓的一见钟情本质上不也是看脸吗?”

“是吧……”

光一随意的应着,眼前浮现了堂本刚的脸,自己对他有欲望,想把他弄脏的欲望,不过哪里来的爱呢,真是一个荒谬的说法。

 

 

朋友玩的兴起,从拥挤的人群中穿过来把光一拉走。

“今天来了一个极品,你怎么这时候不在。”

“你不是回回都这么说……也没觉得有多好”

“这次不一样,是个男的。”

“男的怎么了,你又不是没玩过?”

光一讨厌朋友的咋咋呼呼,明明什么都见过了,回回都仿佛第一次般兴奋,提不起兴致的进了包厢,入眼全是赤裸肉体的交叠和喘息声。

 

光一今天困的很,面对如此刺激的场面也没激起他一丝兴致,“人在哪?”光一随便找个干净的位置坐下,直奔主题。

 

 

朋友拉起一个正在为别人口交的男孩子,推到光一面前……

男孩有一头利落的短发,脸上还有被突然拉起的惊慌,垂着眼睛不敢抬头看光一……光一从头到脚扫视着这个男孩子,普通高中生的身量,长的也是可爱挂的,没什么特别的,只是……光一的目光停在了他如富士山的嘴上。

 

“名字。”

“额……我叫庆三郎。”

朋友见光一问了庆三郎的名字,知道光一对他有了兴趣,邀功似的凑到光一旁边,光一白了朋友一眼,给了他一把车钥匙。

“以后你就被堂本桑包了,好好侍候。”

“是。”

 

 

庆三郎亦步亦趋的跟着光一上了酒吧二楼的休息室,心里忐忑不已,庆三郎明白规矩,一旦被客人包了,无论客人提出什么要求都不能反抗,几乎是把命给了客人。

堂本桑看起来还是一个高中生,可越是不寻常的客人癖好就越奇怪……

“去洗澡。”光一的眼神带着嫌恶,庆三郎连忙跑进浴室。

庆三郎刚洗完澡出来,就被光一一把压到床上操干起来,庆三郎被光一粗大的性器磨的生疼,嘴里还要发出讨好的呻吟声……

许久,光一才停下,整理了整理,离开了休息室。

 

庆三郎躺在床上,看到床边用过的避孕套软趴趴的扔在那,觉得情况也没有那么糟糕,堂本桑没有奇怪的癖好,以后只侍候他一个人总比侍候别人强。

 

尤其光一好看的眉眼让他心跳加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