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瞎子治水

Work Text:

黎簇躺在我的怀里软成了一滩水,怕是笼子都关不住他这颗水做的梨。他面颊带粉眼角含春,浑身上下带着股倦倦的懒,就是俗称的进入了贤者模式。

我没小年轻这么遭不住折腾,皮糙肉厚脸皮更是堪比城墙,感觉自己充满了满满的正能量,领着他再操练操练都不是什么事儿。

我现下手痒心痒的劲儿还没过去,手有一下没一下地捏着他的后颈皮。黎簇这小子倒是舒服,眼睛眯着,我怀疑他下一秒就能像只猫儿一样喉头发出咕噜的声音。

黎簇的棕毛脑袋在我脖子那儿蹭了蹭,的确像猫,是只偷吃梨子的猫,要不怎么说猫都是液体呢,他的确水也很多。我被他蹭得火起,另一只手去掐他屁股,他不咕噜了改哼唧了,小腿也来勾我,眼角不光含春还带着笑。

他说,瞎子你怎么乱摸我报警抓你了啊你个黑户口瞧给你嘚瑟的。对啊,这给我嘚瑟的,我说,到时候你的小屁股要是发大水还不得找我这瞎大禹来治水,我不嘚瑟谁嘚瑟。

我愣了一下,突然想起一个人,手下掐黎簇屁股的力道也大了点儿,他被我掐疼了,鸡儿却更硬了,还要跟我这儿装柔弱。

他咬了口我的脖子,说,你弄疼我了。我勾着嘴角,心情稍微有些不美丽,手指往梨核里探,水乎乎的,我说,那你把我脖子当鸭脖啃我就没叫疼。他说,我就是疼,还想你再疼疼我。

就只想我疼疼你,没别人了吗,我不问我不舒坦。黎簇听了我这话哼了一声,继续把我的脖子当鸭脖啃,大概是啃了几口不解气,一口啃在我的脸颊上。

他说,我比较喜欢当别人师娘,就是不知道这瞎子师傅愿不愿意把我当他媳妇儿看就是了,再不济我当他老公也是不错的。

我顾不上脸颊上火辣辣的热意,我现下只想解决了鸡儿火烧火燎梆梆硬的状况,一把捞起黎簇让他坐在我身上。我的鸡儿现在大概是硬得像根火棍戳得他屁股硌得慌,他扭了扭,手在我壮实的胸肌上摸个不停。

我说,你老摸我胸是准备跟瞎子学艺练摸象吗。我下身挺了挺,接着说,大象在你屁股底下呢,劳驾您接纳接纳呗。黎簇白了我一眼,说,大象渴不渴,不知道我发的大水够不够它喝的。够,怎么不够,我去亲去勾他的小舌头,一边含弄一边模模糊糊地说,你这嘴里的水我也得好好尝尝。

黎簇身子软,这两年练开了更软,软到坐在我身上自己坐几下就撑不住就倒在我怀里,呜呜咽咽地扭屁股要我动。我使了点儿劲儿坐起来,一下子进得更深,他比较浪,搂着我脖子就张着嘴叫,嘴角边还留着点儿晶莹的涎水,一看就是被干得爽了,他一向在床上不扭扭捏捏地掩饰,我就喜欢他这样,可爱。

我说,多叫两声,瞎子耳朵尖,就喜欢听得清清楚楚。他说,我还不明白你,不就是想听我说好话夸你。我嘿嘿笑了几声,亲亲他的额头和鼻尖,说,那你说不说给瞎子听呀。他吐出半截红嫩的舌头出来舔我的嘴巴,一边舔一边嗯嗯啊啊地叫。后头吸我、长腿缠我、小胳膊搂我,现在小舌头还要舔我,舔得尽兴了,手指又拨弄了两下我的睫毛,他说,瞎子,我好喜欢你呀。

嗯,我说,瞎子也喜欢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