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GGAD】隐秘玫瑰3

Work Text:

      春末夏初的清晨,湿润但稍显冷冽的空气萦绕四周。高大的冷杉、挺拔的栎树成片矗立着,变幻莫测的光线与叶片交织起舞,光与影的魔法如梦似幻,脚步声急促的金发少年却无心观赏。尽管那缕照射在他年轻的脸庞上的光线,为那犀利 、冷峻的五官镀上了一层淡淡的金黄色柔光,却掩盖不了他眉宇间与眼神里的怒意与焦躁。黑色的皮靴毫不留情地将地上的杂草踩扁,然后踏过去,越过一片茂密的小树林,泥地上的脚印变得凌乱无序起来。一条溪流横亘在前方,脚印显示出的痕迹是涉水渡河,而对面是一片极易迷路的原始森林。盖勒特毫不迟疑地淌水过河,就如年幼时期一样的无畏无惧,河水如他所料般只没过小腿肚,身手敏捷的少年很快抵达了对岸。他的目光没有漏过任何一处,河畔、树下、草丛里,可还是没有看到阿不思的身影。盖勒特不是一个会轻易放弃的人,他有着缜密的思维和坚定的心志,没有什么可以动摇他寻找到阿不思的决心。

      盖勒特在发现一颗杉树下靠着的红发少年后,忍不住冲上前去。阿不思的表情看起来有点疲累,面颊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而微微泛红,在看见盖勒特的时候,从嘴角勉强挤出一个微笑来,右手却维持着按着右脚脚踝的姿势,看起来像是流血了。盖勒特像是在隐忍着陡然攀升的怒火似的,强迫自己放慢了手部的动作,将阿不思的右手轻轻掰开,然后尽量冷静地发问:“你昨晚遇到狼了吗?”阿不思点点头,补充道:“是一匹落单的老狼,老的快死了,要不然你也看不到活着的我了。”盖勒特的表情变得更加阴沉了,声音也愈发冷淡:“我真该佩服你在异国的森林里的逃跑行为,勇气可嘉。你居然丝毫没有考虑过后果!我如果没有发现你的话,你是准备在这颗树下等死吗?”盖勒特最后那句反诘里的滔天怒气已然掩盖不住,阿不思并不愿意为自己的行为辩解,因为他觉得只是顺从了自己的内心罢了,但是他天性里的细腻敏感,让他感受到了眼前这个金发少年压抑在表面怒意下的担忧和焦躁,他微微眯起眼睛,顺从地让盖勒特搀扶起自己,两人循着原路返回。涉水渡河的时候,盖勒特意识到这样搀扶的姿势根本行不通,于是毫不犹豫地就将阿不思背起来,让他搂住自己的脖子,红褐色的卷发擦着脸颊,阿不思在耳边吐息温热:“又救了我,谢谢你。”盖勒特将阿不思扶上马之后,决定还是要商量下两个人目前这种不容乐观的处境该如何应对,确切的说并不是商量,因为他早已做了决定。“本来我打算送你去我的姑婆巴沙特夫人那里,她是位和蔼可亲的长辈,一定乐意收留你,可那还需要两三天的路程。鉴于你的‘勇敢’行为所造成的后果,让我们没法耽搁这么久了。现在只能去我的封地,大概今晚就可以到了。”阿不思轻轻地点了点头,现在他觉得浑身酸疼,除了一张绵软的大床,他什么也不想要。

      抵达纽蒙迦德堡的时候,天色已经完全暗了下来。守门的年轻士兵在认出来人是自家殿下之后,从开始的骂骂咧咧到吓得立马滚下来去开门。盖勒特没空去理会这种精湛的变脸绝技,睨视着比他还高出半个头的士兵的眼睛,冷冷地低声说道:“你是想喊醒所有的人,好让他们都知道?(注1)去请希尔德夫人来!不要让其他人看到你!”士兵大气不敢出,却忍不住偷偷用余光瞥了一眼盖勒特怀里揽着的人,用黑色斗篷遮地严严实实,看不清楚面貌,几缕卷曲的红色发丝露了出来,引人遐想。年轻的士兵边跑边在心里嘀咕着‘天呐,殿下竟然给自己找了个红发的美人。’

      希尔德夫人闻讯赶到那间被称作“阿格斯顿”(注2)的房间的时候,才知道盖勒特带回来一位受了伤的红发少年,并且伤口感染了,炎症引发了高热。“可怜的孩子,我去弄些盐水来给他清理伤口,然后再煮些草药来。”希尔德夫人年轻时候是侍奉盖勒特母亲的侍女官,在她去世之后,仍然尽心尽力地照顾着盖勒特,不仅略通医术,并且对她的小殿下而言绝对忠诚可靠。希尔德夫人很快将阿不思地伤口清理完毕,并且将熬制的草药喂服其喝下。她用因为岁月积淀而沉静无比的目光看了一眼盖勒特,明白她的小殿下今晚是不会离开这个房间的,她尽可能用平稳的语气告知着:“能熬过今晚并退烧的话,应该就没有问题了。”盖勒特眼皮抬都没有抬一下,向希尔德夫人致谢道:“辛苦了,奥斯特拉(注3),你先回去休息吧。”希尔德夫人向盖勒特行礼后,退出房间,将房门轻轻合上,最后留在她视线里的是,盖勒特专注地望着床榻上的红发少年,似是想伸出手去触碰他的脸颊,但又不知为什么收回了手。希尔德轻轻地叹了一口气,心里隐隐地觉得不安,却最终还是选择沉默地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