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冤家路窄

Work Text:

丐明 ABO
顾骁  陆白双
鹤梦丐哥×端午金儒风喵哥
天乾    泽兑     地坤

  陆白双是个地坤,可他只在分化时发过情,往后便没有经历过雨露期,于是他对外就宣称自己是个泽兑。
  这倒也好,方便了他当杀手。
  陆白双的杀手生涯可以说非常顺利了,除了那个捕快——一个叫顾骁的丐帮总找他茬,其他的都挺好。
  陆白双怎么运气就那么背,每次杀人前或者杀人后总能遇见顾骁。
  顾骁打陆白双的时候可狠了,不管是掌法还是棍法,被黏上铁定被打的吐血。
  吃过几次亏,陆白双终于学聪明了,碰着顾骁别跟他死磕,溜就对了。
  有这么个死对头让陆白双很是苦恼,所幸没被抓进牢狱里。
  陆白双出任务之前都会好好探查一下顾骁的动向。
  这次倒是没遇见顾骁,但是遇见了个抢他生意的唐门。
  唐门身手不凡,但是陆白双快他一步。
  唐门似是有些气恼,趁陆白双不注意在他脖颈后的腺体上射了一枚极细的银针,那银针没进去后竟然融化在了里面。
  唐门消失在了夜色中,陆白双见人走了,收了刀准备回家,鬼晓得这天说变就变,突然就下起了瓢泼大雨,把陆白双淋得很是狼狈。
  淋着雨着实难受,陆白双发现了个破庙,便想先去避避雨,等雨停了再走。
  聚了聚破庙里的木头,陆白双把它们堆成堆生了个火,又在火堆旁搭了个架子,脱了湿漉漉的衣服搭在上面烘烤。
  坐在火堆旁拨弄着燃烧的柴火,陆白双突然想起了顾骁。
  呃,这种情况不能遇见吧……
  “唔……好大雨……”
  突然有人冲进了破庙。
  陆白双一看。
  妈的,说曹操曹操到!
  陆白双迅速拿刀起身,警惕的看着浑身湿透的顾骁。
“呵,这不是蠢猫嘛……真是冤家路窄……”顾骁抖了抖身上的雨水,淡定道。
  “你他妈怎么在这儿?!”陆白双一脸不爽。
  “关你屁事……老子今天心情好不抓你了,借你火用用……”顾骁说完,一屁股坐到了火堆旁。
  陆白双拿着刀盯着顾骁看了一会,坐在了顾骁对面,离火堆稍远的地方。
  顾骁烤着火,径自喝起了酒,对面的陆白双不悦的皱了皱眉,盯着地面看。
  嗯?是火烤的太热了吗?
  陆白双感觉有些难受,又往后稍了稍,离火堆更远了。
“你跑那么远干什么,我又不会吃了你。”顾骁似是在嘲笑陆白双,挑了挑眉,让陆白双看的很是想揍他。
“不是……”陆白双弓起了身子,一副很难受的样子。
  外面的雨很大,还伴着风。
  顾骁皱眉,空气中弥漫着一股甜腻的香气,就像是地坤发情散发出来的味道。
  “唔……”陆白双已经倒在了地上,弓着身子蜷缩着,味道越来越浓烈。
“你是地坤?!”顾骁走过去,蹲下抓住陆白双的肩膀。
  陆白双的双目有些失神,感觉有人碰他,叫道:“别碰我……走开……不要碰我……唔……”
  “真有意思,鼎鼎大名的白煞居然是个地坤……”顾骁饶有兴趣的看着被情欲折磨的陆白双,伸手把人捞到了不远处的破草席上。
  “滚、滚开!别碰我!”陆白双很抗拒顾骁摸上来的手,有气无力的反抗着。
  “你让我滚开,是想吸引更多其他的天乾过来吗?他们被这气息刺激的混了头脑,然后强暴你?你喜欢?”顾骁低声道。
“那我也不要你!滚开!”陆白双喘着粗气推开了顾骁。
  “哦?那你还挺有骨气的,那我把你抓进牢里好了,那里面的天乾个个都很残暴,若你这么个地坤进去,他们一定会很开心的。”顾骁说的很残忍,陆白双有些不敢想象。
  陆白双没有出声,只是蜷缩在草席上颤抖,没有穿衣服的上半身都泛起了红,身下的草席都被他流出来的淫液洇湿了。
  空气中甜腻的味道越来越浓,顾骁有些受不了,想去门口透透气,刚转身,衣摆就被拽住了。
  顾骁回头,只见陆白双泪眼朦胧的看着他,没有说话,但是意图已经很明显了。
  顾骁闭上眼深吸一口气,转回去身子,半跪在陆白双身前,强硬的分开了他的双腿,暖而有力的大手覆到把裤子洇湿的男根上,隔着裤子揉捏了几下。
  “唔嗯……”陆白双反应激烈,喘息声更重了。
  陆白双感觉后穴痒的不行,渴望有什么粗大的东西插进去磨一磨给他止止痒。
  “好难受……”陆白双忍不住哭道。
  顾骁帮他把裤子脱了,手指直接探入那湿热的小穴中搅弄起来。
“真骚啊,这么多水……”顾骁挑眉笑道。
“我不想的……呜……帮我……”陆白双抓住顾骁的手,呜咽道。
顾骁解开裤子,撸了一把已经硬挺的男根,架起陆白双的腿,顺利的捅进了那湿热的穴内。
“啊……”陆白双发出满足的叹息声,“快、快点……好难受……”
“刚才你不是很有骨气说不要吗?”顾骁偏不听,缓缓的磨着,弄的陆白双感觉更痒了。
“妈、妈的!我杀了你!你不弄就滚呐!”陆白双挣扎着起来想要打顾骁。
谁知顾骁抓住陆白双的手倚坐了起来,硬热的男根楔入更深的内里,捅的陆白双瞬间软了身子倒在顾骁怀里。
顾骁不再说话,掰着陆白双的屁股顶弄起来,顶的陆白双一颠一颠的稳不住身子,只好搂住顾骁。
顾骁咬住眼前诱人的红樱,陆白双缩了缩身子发出痛呼:“你居然在这种时候报复我……不就是没抓住过我嘛……谁让你没本事……”
顾骁一听,呵,这种时候还敢说这种话。
“啊!你、你干什么!”
陆白双感觉一阵天旋地转,反应过来的时候自己已经跪趴在草席子上了。
“你有病吗?!啊!”
陆白双刚骂完,顾骁就粗暴的又捅了进去,不等陆白双再说话,顾骁就快速挺弄了起来。
“呜呜呜……唔!”
顾骁一手揽住陆白双的腰,另一只手强硬的捂住陆白双的嘴不让他出声,身后的撞击丝毫不留情,大开大合的肏弄带出的淫液弄的陆白双腿间一片泥泞。
“蠢猫你好香……”顾骁舔弄着陆白双的后颈,似是要咬住那诱人的腺体。
“呜!唔唔唔……什么时候泽兑对气息也这么敏感了……”陆白双模糊不清的说。
顾骁低声笑了,轻轻的咬了一口陆白双的后颈:“谁跟你说我是泽兑?”
陆白双僵住了身子,浓烈的酒香冲的他头有些疼。
“不行!不行!你不准!”陆白双疯了似的挣扎起来,然而一个发情的地坤能有什么力气和一个天乾对抗呢。
顾骁把陆白双摁到了地上不让他动,身下的挺弄更加凶猛,空气中烈酒的香气与那甜腻的奶香纠缠混合,冲的人混了头脑。
情潮更加汹涌,陆白双几乎要失去意识,只是本能的迎合着身后那个带给他无限快感的天乾。
顾骁捞起陆白双,再次凑到那白嫩的后颈处舔弄,陆白双呜咽着:“不要标记我……求你……哈啊!不!”
在陆白双苦苦的求饶声中,顾骁还是残忍的咬住了那腺体,狠狠的咬下去,陆白双哭着射了出来。
顾骁似是有些控制不住自己,只想把身下这个发情的骚猫干死,硬挺的巨物如同打桩机一般不住的在那柔嫩的穴内撞击着,就连会阴处都被他的囊袋撞的通红。
终于是精水出关,陆白双颤抖着,那精水有力的喷射在敏感的内壁上,刺激的他说不出话,只能发出幼猫般的呜咽声。
“别急,我们还有好几天呢……”顾骁哼笑一声,抽出男根,静静的看着涌出来的白浊。
陆白双无力的倒在地上,后颈的腺体有些刺痛。
果然遇见顾骁就没什么好事……这样以后该如何面对他……
陆白双迷迷糊糊的想。
顾骁把陆白双翻了过来,又硬起来的男根再次插入了那红肿的小穴。
……
情潮终于过去,陆白双感觉自己像是在鬼门关走了一遭。
外面早已雨过天晴,不知道他在这破庙呆了多久。
陆白双颤抖着爬了起来,破庙里除了他没有任何活物。
“妈的顾骁……我一定要杀了你……”陆白双气的眼泪直流。
“你又要杀谁啊?”
顾骁拎了个食盒进来。
陆白双扭头不看他。
“吃点东西我带你走……啧,你放心,我没有标记你,只是临时标记……”顾骁道。
陆白双突然松了一口气:“你个狗丐帮……”
“你个蠢猫又在骂什么?”顾骁把食盒打开,扭头看他。
“谁说话了?你听错了……”
“……”
完·可能有后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