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七日情缘

Chapter Text

起先是不经意的拉力。

提姆并未在意这点,他正全神贯注地追踪一辆满载非法武器的货车,一点小小的拖拽无法分散他的注意力。

他跃过房顶,在屋宇间穿梭,跳下后随之用钩索荡向下一栋建筑,最终目标是卡车顶棚。红罗宾现在很忙。没什么能拖住他。

然而,当他落到车顶上时,又被往后拉了一下。他无暇顾及,毕竟底下的人都在朝上面开枪呢。车里的嘈杂声响在耳畔然后——他向后一栽,要不是及时抓住了边缘的话,他准得从车顶掉下去。

“该死!”提姆暗骂。他看了看自己手——发现了端倪。缠在无名指上的红线已经看不见尾端了。不再像以前那样消融进空气,它就在那里。一条长长的细细的绳子把他不停往回拉,真的很碍事。它又开始了,这一次力气大的提姆几乎抓不住车沿。

卡车车门打开,出来两个人,站在外面对他射击。提姆纵身跳下车,用钩爪枪脱身。

“红罗宾,”提姆对通讯器说,“需要支援。”

“情况还好?”神谕询问。

“是,只是我的—”蠢绳子猛地一拉,提姆不得不又往回荡了一座楼。“我的红线。得派别人来处理一下案子。”

“收到。青鸟在附近。”

提姆嘟了嘟嘴。对于哈珀接手案件他感到心中不快,因为他忙活了好几周,今晚就是收网的日子。可他的灵魂伴侣横在了路中间。

提姆好奇别人红线的力量是不是也这么强大。它一路拖拽着他,把他往目的地拉去。

既然无法抵抗,那就只能跟从。他该先换身衣服么?总不能就这么在陌生人前出现,自我介绍“你好,我是你命中注定的另一半。是的,我乃红罗宾。不,我不能告诉你我的真实姓名。”

“呃,小红……”芭芭拉说。

“怎么了?青鸟那有状况?”

“不不,她很好。我派信号去支援,”芭芭拉解释。“就是……你不用换下制服。”

“解释一下?”

绳子又拉了一次,这次真的很用力,提姆霎时从落脚的建筑上摔了下来。还好他反应及时,用钩索优雅地落了地。至少他是这么打算的,可惜在他双脚能碰触地面前先和一个人撞成了一团。

提姆重心后仰,重重地倒在地上。可疼死人了。

“妈的!”被他撞上的那个人骂道。提姆抬起头。

“头罩?”

杰森就在他对面,也躺在地上,正用胳膊肘支起身子。提姆眨眨眼,接着瞥了眼自己的红线。那条红线连到了杰森手上。

“真尼玛,”提姆豁然开朗,小声哔哔。

—— —— —— —— —— —— —— ——

布鲁斯双唇紧抿成一条薄薄的线。他的目光落在提姆身上,正如同落在他和杰森此时的红线上一样叫人浑身难受。

“这真是…出乎意料。”布鲁斯说。

“还用你说,”杰森呛声。提姆斜了他所谓的灵魂伴侣一眼。

“你以为我想要这个吗?我当时正忙呢。”

“你以为我就很闲麽?我他么那时候可是和黑面具在一块。现在那王八蛋知道我找到了我的——”杰森陡然住口。提姆为此感谢他,他没把那个词嚷嚷出来。他心里还在消化杰森陶德是他的灵魂伴侣这个事实。

“这一周你俩的活动全部取消。”布鲁斯发话。

这他俩可不干,杰森和提姆同时大声抗议。“没门!搞什么鬼!”“你不能这么做!”

布鲁斯抬起手。“你们现在这种情况,我不能放你俩上街。”

杰森嘀咕着。“去尼玛,你可管不着我。”

“红色一周就要开始了,”布鲁斯说道。阿尔弗雷德出现在他身后。

“您要的东西我拿来了,布鲁斯老爷。”

“有劳了,阿尔弗雷德。”

阿福将小册子依次递给提姆与杰森。提姆瞪大了眼睛,冲红色的手册眨了眨。

“你开玩笑吧?”杰森问。

“我认真的,”布鲁斯说。“你需要了解清楚找到灵魂伴侣的意义。既然你在法律意义上还是死亡状态,你现在没法去信息中心预约。”

没错,这才是正常的流程。一旦找到自己的灵魂伴侣,你红线尾端系着的那个人。你就应该去所在城市的红线信息中心预约。他们会登记二人为命运的一对,讲解相关事宜,你可以请一周的假不去上班,并且提供所需的任何帮助。

杰森把手册甩到一边。“我用不着。”

“我也是,”提姆同意。“我什么都知道。”

他们在学校里学过好几次了。课程把寻找灵魂伴侣这件事弄得乏味无聊,干干巴巴。电影里演的可不是这样,寻找灵魂伴侣既独一无二又让人心潮澎湃。就在找到的那一瞬间,人生好似感到了无比的圆满,从此能永远幸福地生活下去。

与此相对,提姆的经历不无聊乏味,也不特殊浪漫。

在有些时候,会出现人们明明认识对方好长时间了,但红线只在最近才显现,比如杰森和提姆的情况。很稀少,但偶尔也有。

“妥了,”杰森说,“咱们现在就把这绳子弄断。”

提姆马上厉声道。“你胡说什么呢?”

“杰森。”就连布鲁斯都持否定态度。

“难不成你想要我当他的灵魂伴侣?”杰森笑出声,抬手向布鲁斯展示手指上的红线。“这都是扯淡。你才不想要我当替代品的灵魂伴侣。可不能叫你此生最大的失败玷污你的宝贝儿子,不是么?”

提姆清了清嗓子。“行了,他没这么想,我也没有。但你知道那些在红色周结束前就断掉绳子的人的下场。”

杰森翻了个白眼。“他们倒霉。”这可比倒霉厉害多了,有些人的结局是意外死亡。反正下场都不太好。“我死都死过,还怕这个?”

“灵魂伴侣在我们的工作中……”布鲁斯斟酌下,“不算理想情况。但至少你们都是义警,能够相互体谅。你们只需保留一周,之后再断开就可以了。”

杰森给了提姆一个眼色。“我没法跟他待在一起,待一个星期。”

提姆怒火中烧。“去你妈的,杰森,”他吼道。“我也不想留着它。我有自己的事。工作、案子、我的生活。就一周而已。”

特别漫长的一周,但不管怎么说,也就七天。

“你明白这意味着什么吧?”杰森问他。“你说的到简单。我们得住在一块。不能分开超过三十英尺。”

“一周罢了,”提姆重复。

布鲁斯向提姆的方向点头。“提姆言之有理。仅仅因为无法解决与对方的矛盾和不和,就鲁莽地决定弄断红线是自讨苦吃的行为。”

杰森喷了下鼻息。“是哦,那你在红色周里和赛琳娜怎么度过的啊?我敢说整个七天都没下过床吧。”

布鲁斯叹了口气,没理他。“你们准备待在哪?”

好吧。“去提姆那,”杰森当机立断。

“哈?”

“我不会让你踏进我家一步,”杰森解释。

“我又凭什么让你进我家。”

“你们可以住在庄园里,”布鲁斯提议。

“去我那,就这么定了,”提姆斩钉截铁,杰森在旁边得意地咧开嘴。老天,提姆快被他气死了。杰森绝对不可能是他的灵魂伴侣。不管是谁在操纵红线,它只想折腾提姆,再折磨提姆,从千万人海中把杰森陶德挑了出来跟他凑对儿。

“好极了。别总是吵架,你们知道会发生什么,”布鲁斯告诫他们。

“这个问题比较严重,”提姆说。“杰森管不住他自己那张嘴。”

“扯淡。你才是管不住嘴的那个。我讲文明,懂礼貌。我压根懒得跟你说话。”

提姆翻了个白眼。“说的是。你就喜欢自己跟自己唠叨,就跟迪克——”

说时迟那时快,两人之间的绳子一下缩短了,他俩的手被拉到一块,就差一点就能碰上。布鲁斯默默挑眉,表情写着‘我刚才说什么来着’。

提姆和杰森这下挨得很近了。提姆再次对着高个男人瞪眼,“一句话都别说。”

“行。”

“太好了!”

绳子继续缩短,两人手指擦过对方。提姆一个激灵想抽回手,但绳子把他往前拉。他长长地呼出一口气。好吧,再这么打下去绳子又该短了。

“先去你家,取你的东西,”提姆建议。

他已经等不及红色一周快点结束了,到那时他就可以随心所欲自由行走,没有一个讨厌的灵魂伴侣栓在他绳子尽头。

提姆摆出一张扑克脸,其实心里满是失望。倒不是因为杰森,而是……他内心深处真的期望与他灵魂伴侣的会面会像电影和书本里描绘的那样。

一见钟情的浪漫时刻,他的灵魂伴侣惊讶的倒抽口气,露出微笑,为了终于找到了他由衷欢喜。提姆知道这听起来很狗血,但他一直希望能找到自己的另一半并永不分离。

太糟了,他的另一半偏偏是杰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