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殇未悔 二

Work Text:

殇未悔 二

双明

ABO/私设有

伊穆尔x 陆晌宇

三观歪深井冰喵x香软切黑奶喵

世界线无交错关联
私设:AA/AB都可机率性完全标记/怀孕

涉磺注意

Ok? GO→

【一周后。】

陆晌宇的例假过后仍和平常相差无几,可伊穆尔不是。

在陆晌宇例假第三天,伊穆尔也发情了,是硬生生被陆晌宇的信息素给催出情欲来。

除了咬着毛巾自渎和泡冷泉,伊穆尔一直都在避免自己失去理智而对陆晌宇动粗,深入骨髓里的天乾本能被伊穆尔狠狠地抗拒,而抵抗本能的下场,除了身心俱疲,也得轮到他例假休息。

「那个──哥哥你还好吗?」陆晌宇躲在屏风后面看床上慵懒的伊穆尔,红发明教点点头,拉起被子窝得更紧实了些,陆晌宇端着一碗小米粥放到床边矮桌上,招招手要对方过来吃。

「放着吧,我晚些吃……小宇不是有任务吗?要不要先去办?」「好……」

看伊穆尔没有要离开床铺的意思,陆晌宇也不好强迫人家起来吃,听见对方提醒任务,金发猫儿只好点点头并失落地背起刀出门。

奶香逐渐消散时,伊穆尔后颈的腺体才停止突突地跳着。

──真他妈该死!

伊穆尔头一次痛恨自己身为天乾。

房间内还飘着小米粥的气味,红发明教叹口气,总归还是爬起来吃,后颈腺体被陆晌宇的信息素气味刺激得有些肿胀,伊穆尔这几天不刻意接触陆晌宇是因为……他想把那只金发的猫儿摁在床上狠狠地操一顿,想让那金发猫儿哭着求饶,肚子里全是他的东西──

红发明教满脑子都是如何将金发少年这样这样、那样那样的画面。

但他似乎没考虑到一个问题,那就是陆晌宇未成年。

还没成年礼的明教弟子如果被破身的话,那么被破身的弟子得在往生涧里养身,直到成年礼后才可离开往生涧,而夺走对方初次的弟子,必须在光明殿下的地下室受鞭后禁欲修行,直到对方成年才能离开。

这是教主;穆兰亚制订的教规,而伊穆尔似乎是没想起这点,还满脑子意淫陆晌宇。

情热渐渐消退后,已过六日。

陆晌宇还没回来,伊穆尔开始担心陆晌宇的安危,他夜半三更时去了趟暗火厅,稍微向陆枵报告后要回家收拾细软去找陆晌宇,可就在门前一步时,伊穆尔的鼻腔内窜入极为浓厚的奶香味。

那气味是他再熟悉不过的味道,后颈的腺体也被这气味刺激地胀痛起来,基于本能,伊穆尔下身也被刺激地勃起硬挺,他咽了口沫轻轻推开门,自己心心念念的少年蜷缩着身躯在前厅地毯上发颤,下半身的布料都淫液被打湿,连那张漂亮的褐色地毯也染上一大块深色。

少年从衣物中露出的白晰皮肤透着淡淡粉色,后颈的腺体更是充血偏红,伊穆尔在陆晌宇腺体上发现一个极小的伤口,看来陆晌宇是遭人暗算……就伤口大小来看是细针造成。

伊穆尔猜测针上可能涂了特殊提炼的催情剂……否则照陆晌宇的直觉不可能没有察觉到自己回来,而且小猫儿情期刚过,生活作息正常的陆晌宇不可能会发生雨露期错乱。

这时,猫儿的声音狠狠地打断了伊穆尔的思考。

「呜……」无法忍耐情欲的金发猫儿发出难耐绵吟,磨蹭着双腿试图消去下身那异常的高热,却不料只是把自己扔进无底深渊中,急促的呼吸和泣音让伊穆尔的理智消失一瞬,回过神来时,他已经把陆晌宇侧抱在怀里往房间带去。

「嗯啊……」陆晌宇刚被放到床上就发出了蚀人心魂的呻吟,伊穆尔惊地用力咬口舌尖才没失去理智,血腥味慢慢地散落在口中,舌尖传来的疼痛让伊穆尔清醒许多。

陆晌宇的表情十分淫靡诱人,可那神情里却带着痛苦,他现在全身敏感地惊人,方才被放到床上时,衣料擦过胸口红缨产生了巨大的快感,让他忍不住张口呻吟。

情热让陆晌宇的思绪乱成一团,粉嫩的红缨充血挺立,下身稚根也不断地吐着清透腺液,伊穆尔的舌根逐渐发涩,脱下对方衣物后就是一阵舔咬,一个个淡粉吻痕落在陆晌宇脖子和锁骨上。

金发少年一被碰触就开始低吟和颤抖,伊穆尔的理智与身体断开连接,陆晌宇听见衣料磨擦的声音,身子凉了许多,自己的衣物、金饰都被褪下扔到床里边。

看见陆晌宇湿润柔软的小穴不急不慢地收缩着,淫靡汁水也打湿床单,少年的意识看起来有些模糊,双腿被轻轻分开后,便感觉到有微凉的东西在穴口附近轻按几下,随即缓缓插入那湿软的蜜穴中。

「嗯啊──呜……」猫儿颤抖着身躯发出愉悦呻吟,异物在汁水淋漓的小道中来回穿刺,柔软的穴肉不停吸吮着体内驰骋的物什,陆晌宇发出极为脆弱的泣吟声。

「小宇,放松些──小宇好乖啊……水怎么这么多?看来哥哥等等要帮你堵住了。」伊穆尔的淫语秽言让陆晌宇脸红炸毛,可对方说得没错,小道里汨出的汁水已经染满对方整个手掌,手指来回抽插的水声越来越大声,陆晌宇摇着头,一双漂亮的鸳鸯眼也盈满水汽。

「嗯、嗯……慢点……」少年软糯地喊着,纤长手指扯着伊穆尔微卷的红色发丝,体内的三根手指齐根到底时,陆晌宇哭着射了出来,伊穆尔也在此刻将手指抽出,一双金蓝鸳鸯眼染上淡淡愁色。

「呜……」陆晌宇缩起身子抱紧自己颤抖,高潮后的快感还在身体里不停回荡,伊穆尔轻吻着少年眼角未干的泪痕,眼底满是疼惜、怜爱。

空气里的奶香和烧刀子慢慢结合在一起,伊穆尔直直地愣在原地,他凑近闻了闻陆晌宇后颈肿胀的腺体并舔一口,口舌间回荡着浓烈甜味和淡淡腥味,伊穆尔终于明白──陆晌宇是地坤。

「我给你做个临时标记缓缓……?」「好……」

红发大猫加重"临时"二字,彷佛在提醒对方也在提醒自己。

红发明教忍不住舔了金发少年的腺体一口,换来的是少年敏感低吟,伊穆尔瞇起双眼、张嘴在那块软肉上咬下,被注入信息素的陆晌宇身子一僵,随即软摊在床上。

陆晌宇觉得自己要被伊穆尔的信息素给醺醉了,烧刀子猛烈的酒气在周身不断打转,后颈方才被注入对方的信息素,渴求着天乾信息素的张狂欲望渐渐退下,被强烈催情剂折腾好几天没睡的猫儿一被信息素安抚就沉沉睡去。

「……睡吧。」红发大猫揉着金发猫儿的发,开了对方衣柜给小猫儿套上一件外衣,自己则是回去浴间自己动手处理那胀痛的欲望。

──卧槽好险有忍住……我一定是这个世界上最会忍的天乾了……

还泡在冷泉中的伊穆尔捂着后颈吐槽自己,烧刀子的气味还在浴间里回荡,但那酒气里却夹带着让人无法察觉的淡薄奶香。

伊穆尔抬头看着窗外稀疏星点的夜空沉思,也不确定陆晌宇被药物催发的情欲要过多久才会消退,打算尽早洗洗回去陪陪小宇,可方才对抗本能已花掉不少气力,伊穆尔有些懒洋洋地趴在池子边继续泡着冷水。

虽然伊穆尔想休息,但天乾对地坤关心和照顾是天经地义,也是深入骨血中的本能,他还没有想起身的意思,身体却已经抓过驰冥衣袍穿上,循着夹杂着酒气的奶香气味走去。

──要是小宇是地坤这件事情被别人知道……真的会很麻烦呢。

红发大猫收拾着床铺和金发猫儿,打理好一切以后抱着少年睡下。

两个时辰过后,陆晌宇醒了。

即使伊穆尔给陆晌宇暂时标记,平常习惯服用抑制剂的他,如今被催情剂非自然发情,那么情欲自然是会反弹数倍回来。

「呼呜──……哈啊……」

伊穆尔被陆晌宇细小的喘息和呻吟声惊醒,跨在少年腿间的右腿感觉到一阵湿濡,陆晌宇夹着伊穆尔的腿磨蹭着,甜腻的乳香散发在空气中,伊穆尔收紧双臂,右手温柔地握住对方在抚慰下身的手轻轻滑动。

「咦、不啊……」衣着凌乱的金发猫儿哽咽着喊出声,身体知觉被下身涌上的快意主宰,身后的天乾还模仿着抽插着动作,下身紧紧贴着自己,他能感觉到那巨大物什隔着布料,正在硬挺地抵着自己泛潮的穴口磨蹭。

──好想被那根东西填满……想被这个天乾强暴肏干到哭……想要被这个天乾标记、想被这个天乾完全标记……完全──

湿热的小穴被包裹在布料下的硬挺轻轻顶开,受不了刺激的猫儿弓着身体仰头高吟射出白浊,猫儿高潮的瞬间,伊穆尔差点就把自己身上衣物给撕个透彻、暴奸陆晌宇一顿,可理智还是压住了那股天乾的本能。

地坤的啜泣声让伊穆尔的心口被狠狠地捶一下。

「小、小宇啊──我……」伊穆尔难得支支吾吾,陆晌宇摇摇头把自己抱得更紧。

「对不起,给哥哥制造麻烦了……」小猫儿咬住自己的唇、忍着哭声,哽咽的嗓音让伊穆尔一阵尴尬又心惊,有些心慌地抱着陆晌宇开口哄道:「哎不是……小宇你别哭啊……」

──明明吃亏的是小宇啊啊啊啊啊!为什么小宇要哭啊啊啊啊!

压下心中的慌张,伊穆尔把陆晌宇翻了过来,只见猫儿的眼泪啪搭啪搭地掉着,伊穆尔叹气。

「唉……听着、小宇……乖,别哭……看哥哥。」伊穆尔轻轻捏住小猫咪的下巴让他看着自己,看猫儿红着眼眶、泪光闪烁,伊穆尔一阵心疼。

「听着,你没有给哥哥添麻烦……」红发大猫的神情慢慢柔和下来,连说话也止不住地轻下几分,温柔的语气让少年颤了一会,他又接着道:「所以小宇,别难过。」

语毕,红发大猫低头吻去小猫儿眼角的泪珠,陆晌宇剎那间脑中一片空白,下身传来一阵燥热适时打断了小猫儿的呆滞,陆晌宇呃了声,速速钻回被窝用棉被包紧自己不敢看伊穆尔。

「在房里待着。」伊穆尔心想着这样直接上了标记好像也不太好,于是他转身要离开房间,身体左半边的衣料却被扯住而无法离开。

「小宇?」「别走……」

缩在被窝里的小奶猫死死地扯紧红发明教的衣角,语气带着委屈和泣音听来十分委屈,语尾的颤音更是让伊穆尔心化了一大块。

「别闹,哥哥去拿抑制剂……」伊穆尔察觉到自已已开始受到陆晌宇信息素影响,呼吸开始急促起来,他试着去平稳自己狂乱的呼吸和心跳,下身已胀痛许久,不知何时才能得到解放。

下一秒,伊穆尔被陆晌宇拖回床铺。

「没用……普通的没用……」小猫儿被情欲给侵蚀,连话都快要说不清楚,身子渴求着眼前天乾的触碰和施虐,下身传来搔痒感,磨蹭床单的双腿又再次夹着被子并起,奶香味再次弥漫整个房间。

天乾的理智终于断裂,掀开被子后压着地坤一阵猛吻,津液在两人口中尽数交换,舌片交缠的吻黏糊糊地,烧刀子和奶香不停交缠着,陆晌宇双手挠着伊穆尔的后背啜泣,红发明教的手指再扩张几下后,衣袍尽数落在床边,火热的物什就这么顶着金发猫儿的穴口,那穴口还主动地吮着伊穆尔的性器冠部。

──妈的妖精!

脑子一热,凶刃就挺进了前半段,少年的哭吟也因此从喉咙中迸出。

「不、疼……出去……不要……啊……别碰那──嗯啊!……」少年哭着推身上的青年,伊穆尔才推进没多少竟是顶到少年的敏感,陆晌宇就发出了蚀骨媚吟,听得伊穆尔一阵上火,性器硬是多胀一圈,撑得陆晌宇一阵爽利地哭喊出声。

「小宇……」

天乾沙哑的叫唤让陷入迷茫的地坤稍稍清醒过来,情热还在持续升高着,后穴传来异样的肿胀感让陆晌宇不太好受,可想到是自己也喜欢着的人,陆晌宇渐渐地放松了,他颤着唇瓣开口:「哥哥……小宇不要标记……」他不想害伊穆尔被罚教鞭……

伊穆尔漫身邪火被一桶冷水浇灭,原本亮灿灿的邪佞猫瞳因陆晌宇的话而黯淡几分。

身上天乾的沉默让陆晌宇有些不安,正想开口说什么时,伊穆尔抓住陆晌宇的腰肢疯狂抽插起来,快感如山洪暴发似地排山倒海而来,少年止不住的浪吟回荡在整个房间。

「啊、啊……太快、哥哥……伊穆尔哥哥……嘤啊……」

咕啾咕啾的交合水声缠绕在地坤蚀骨媚人的呻吟中;肉体拍打的声音也夹杂着几分天乾无可奈何的喘息,肉刃顶撞着地坤下边不停流水的小道,对方不允许他标记,伊穆尔很是委屈地看着被自己顶得茫然的小猫儿。

陆晌宇抱着肚子撇开脸低声啜泣;讲真,伊穆尔粗鲁的表现像是初次,陆晌宇很痛,可却是被催情剂产生的数倍快感硬是压下了疼痛。

淫邪药物催化少年初次承欢所得的快感,疼痛竟是消逝无踪,只留下快意和肿胀,陆晌宇急得想哭──他不知道如何去面对伊穆尔和情感,他看见伊穆尔在他说不能标记时,眼里的失落像刀子似地插在他心口上那般难受。

可他害怕,一旦被标记他就再也无法离开伊穆尔,他还没准备好要跟别人共度一生。

「不要……呜……不要标记……不要啊──!」少年哭得惨兮兮,边求饶着不要标记却又扭着腰贪婪吞吃着抽插着自己的肉刃,伊穆尔绷着脸再次深插,肉刃冠部似乎顶开了一处小口,少年求饶的哭声更加凄厉。

伊穆尔到底是不想让陆晌宇埋怨自己,缓缓退开生殖腔不再去恶意攻击,攻势转移到小道里那块敏感上,拔山倒树而来的快感让陆晌宇哭叫着呻吟,最后少年高潮出精时,伊穆尔也没把热液留在对方体内,而是拔出来射在陆晌宇的腿间。

「好了,小宇不哭,哥哥没有标记你……累不累?哥哥带你去洗澡休息……」

身心俱疲的不止有陆晌宇,伊穆尔同样也身心俱疲,看着陆晌宇眼角那抹艳红,伊穆尔还是心软了,低头亲吻陆晌宇的额头时,小猫儿却一把翻过伊穆尔,红发大猫震惊地看着小猫儿拿着皮带把他的双手捆在床柱上。

「小宇!?你醒醒!住手!」

最要命的不是地坤的拒绝,而是地坤的主动。

伊穆尔慌张地挣扎,只见少年满脸通红、双目呆然地扶着伊穆尔那狰狞粗硕的肉刃慢慢坐了下去,回到湿热温暖的后穴中,伊穆尔的脑袋也一片空白,直到耳边传来陆晌宇的喘气声,大猫才回过神来斥责。

「陆晌宇你给我清醒过来!」

-T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