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如若巴黎不快乐 佟卓尧×戴靖杰同人】chapter 2

Work Text:

帮lofter的太太@宜静草·加油ing 代发的 不是我写的
↑↑↑↑↑↑↑↑↑↑↑↑↑↑↑↑↑↑↑↑↑↑↑↑↑↑↑↑↑↑↑↑↑↑↑↑↑↑↑↑↑


=====================================

 

 

 

“你就是我的亲爸,是不是?”

“当年就是你抛弃了我和我妈,是不是?”

“那你又何必假惺惺地摆出一副圣人面孔领养我?”

“你老婆张嘴闭嘴的狐狸精说的就是我妈对吧?”

“你们全家都知道我的身份,只有我,被蒙在鼓里,是不是!”

“这笔账,我迟早跟你们算清楚,你们欠我的,记着,你们佟家的人都给我记着!”

戴靖杰又一次一身冷汗的从梦里惊醒,三年了,他离开佟家只身来到巴黎已经三年了。这三年里,他每晚靠着安眠药勉强入睡,但是还会一次一次从梦中惊醒。

戴靖杰起身,半撑着身子戴上眼镜,拨开床头灯。

他不知道还有多少个夜晚,他会恐惧到难以入眠,原以为自己真的迎来了阳光,阳光真的驱散了心里的阴霾和恐惧。他还是轻信了别人,他从妈妈扔下他的那天开始就不断地告诫自己不要再相信别人,可是他又天真来着,他以为佟卓尧的爱是真的。

“戴靖杰你tm就是活该,你这个傻子,自作自受!”

啐了一口后,戴靖杰来到卫生间,打开灯,看着镜子中的自己。

“姓佟的,三年了,你们睡的还好么?”

“别着急,早晚有一天,你们欠我的我都会要回来,一分都不能差。佟卓尧,尤其是你,把我当傻子一样玩弄哈,没事,你有钱,觉得有钱一切都能摆平是吧?你欠我的,你根本赔不起!咱们走着瞧。”

三年的时间,戴靖杰用了三年,在巴黎一家金融公司做到了总经理的位置。人人说这个中国佬为了升职,为了挣钱,简直不要命了。

他白天在公司上班,晚上如果不加班,便去兼职。一开始,初来乍到的没什么人脉,他就去一些酒吧里打工,一副好皮囊倒是能收到不少小费。

当然,他不在乎这一副自己想起就觉得恶心的“好”皮囊;当然,他也不在乎有的猥琐男给完小费后顺势摸他的屁股揩油;

有的男人会更直白地问他,包一宿多少钱。

当然,他也没有那么洁身自好,为哪个王八蛋守身如玉呢?笑话!恋爱,他谈过几次,外国人的想法比中国更开放,当街亲吻的同性都不在少数。但他不得不承认,他忘不了佟卓尧,那个男人拥有过他的身体,拥有过他的心。他也咽不下那口气,他必须亲手把佟卓尧按到地上,踩着他的脸听他求饶。

外国的水远比国内深得多,戴靖杰刚开始在酒吧打工的时候不熟悉环境,倒是吃过亏。

能忍受到这的朋友们绝对都是真爱,来不及多说了,快,上车!

那天戴靖杰忙了一天,本来想直接回家好好休息一下,但酒吧的领班三翻四次地告诉他今天是IDAHO(国际不再恐同日),每年的今天生意都会火到根本忙不过来,不管怎样,他过去帮帮忙也能救个急。

戴靖杰刚到酒吧就感觉到了,领班真的没骗他……

虽然酒吧本身不算太大,楼上有客房,楼下是散台和舞池。但他在这工作的一年里,确实没见过这么多男男嫌酒吧里挤而在外面边“透气”边接吻的。

他进到酒吧里,跟领班交接了一下,便开始了工作。

今天是同性恋的狂欢,来酒吧庆祝的也大多是gay。不过并不是每个gay都是有伴的,也会有特意来这钓人的。这不,戴靖杰就碰着了一个。

“小帅哥,自己一个人在这工作啊,寂寞么?”

戴靖杰把他点的威士忌放到桌子上便想转身离开,他今天有点累,还真没那个闲心陪他玩。

“呦,还是个亚洲人,听说你们都是禁欲系的啊,在床上特别能叫,是么?”

戴靖杰用力挣脱着他钳着自己的手,“大哥,不巧,我今天没心情叫给你听。”

男人看戴靖杰没那个心思,但还是不想放弃,手臂用力一拽,将戴靖杰搂进自己怀里,坐在了自己的腿上。“小帅哥,别急着say no啊,试试哥哥的尺寸?”说着,边前倾着去够自己的矿泉水,边用尺寸确实可观的弟弟顶着戴靖杰。

戴靖杰不是没遇到过这种情况,对他来说,曲意逢迎而后自保并不是难事。

可当戴靖杰刚要张口回话,就看见男人含着一口矿泉水想要渡给他。戴靖杰躲闪不及,真的在挣扎中吞进去了一些。

戴靖杰好不容易在地上站稳,抬头看看那个嘴角擎着坏笑的男人,暗暗骂了一句shit。

“先生,领班叫我,我得走了”

可男人却更加不想放过他,刚想伸手拉住戴靖杰,却被另一个男人制住了手肘。

“先生,不要强人所难啊。”

男人一看戴靖杰有了帮手,今天的计划可能会泡汤,便恼羞成怒。“你是哪条道上的,想抢男人?滚!”

“哈哈哈,先生,你可以叫我宝玉,我不想跟你抢男人,但人家不愿意不是?”

“我看你是找死。”说着,男人便举起拳头,朝着宝玉挥去。

但宝玉确实也是道上的,一个格挡挡住了男人的拳头,又一个右肘击在了男人的胃部。

男人被打的后退了好几步才稳住身形,一只手捂着胃口,痛苦地抬眼跟宝玉说着狠话,“算你走运,一个男人么,想要说一声,老子还不稀罕呢”

宝玉看着男人矮着身子踉踉跄跄地走了,回头看了看戴靖杰,刚想问下他是不是还好,就发现他可能不用多此一问了,戴靖杰不太好……

“谢谢哈,你要是能再帮我找口水喝,我,嗯……真的感激不尽……”戴靖杰原本皙白的脸染上了一层红,他咬着嘴唇,抑制着自己的声音。

“没问题,你还好吧?”宝玉说着转身冲路过的服务员打了个响指,告诉他快点拿杯水过来。

戴靖杰心里清清楚楚,他被下药了,还是挺刺激的药,今晚上可是有戏了……

“我没事,呼,不不,我现在有点急事,刚才真的谢谢你,”戴靖杰觉得自己已经到了边缘,如果再忍一忍,可能就控制不住自己,当众做出点什么也说不好。

“我帮你开间房,走”宝玉已经明白他脸红的原因,自己也无所谓帮人帮到底。

戴靖杰一脸疑惑地抬头看着宝玉,继而自嘲了一下,呵,原来这也不是个善茬。

“那就谢谢了。”

一到房间,宝玉刚关上门,还没来得及开灯,戴靖杰就再也忍不了了,他快速撕扯着让他浑身燥热的衣服,可是越着急就越不得章法。

宝玉看着他情急之中碰到自己的性器,呜呜咽咽地活像只小猫崽,心思也就动了。

“额,其实,如果你需要帮助,可以跟我说,毕竟我现在也不好袖手旁观”宝玉不知道戴靖杰还能不能听到自己的话,只好理解成他同意了。于是,摊摊手,上前开始帮他解扣子。

“啊……”当宝玉摸上了戴靖杰的下身,戴靖杰知道自己真的控制不住了,理智的那根弦完全地绷断。他开始依着本能找寻宝玉的嘴唇索吻,开始撕扯宝玉的衣服,开始把手伸进宝玉的裤子里逗弄。

“嗯哼……”在戴靖杰一只手逗弄宝玉的弟弟,一只手握住了边上的囊袋时,宝玉的理智也光荣地绷断了……

他看着被他压在沙发里的戴靖杰,满脸通红,眼神迷离,还没来得及从刚才激烈又绵长的亲吻中缓过来,嘴角挂着一丝透明的银线。

“你知不知道你这样很危险。”说着,宝玉又再一次俯身,舔去戴靖杰嘴角的银线,又和他交换了一个深吻,边开始将亲吻向下蔓延。

掠过锁骨后,宝玉一只手抚上戴靖杰的乳首,时重时轻地按压、揉捏,同时,又用嘴唇不断地刺激着另一侧。

“啊,别,别,别弄了,呼……”宝玉看着戴靖杰难耐地咬住嘴唇,但还是抑制不住地呻吟,放过已经被吮吸地充血而挺立的乳尖,抬头去拯救他被虐的快出血的嘴唇。

宝玉的另一只手也一直没闲着,上下撸动着戴靖杰的性器。

这时候的戴靖杰已经再没有挑逗宝玉的想法,双手攀上了宝玉的脖颈,享受着急躁又刺激的感觉。

“快,再快点,不不”戴靖杰在爆发的边缘被人放弃了,他抬眼看着,始作俑者的脸上挂着看他欲求不满而出丑的坏笑。

“我叫宝玉……”宝玉边说着,边从戴靖杰的嘴唇开始了亲吻,蜻蜓点水式的一带而过。嘴唇,下巴,脖颈,锁骨,乳首,腹肌……

戴靖杰觉得这个叫宝玉的男人在自己的身上燃起了一股股邪火,烧得他浑身炙热,烧得他饥渴难耐。

“啊!”这一声呻吟让宝玉非常满意,因为他吻过了戴靖杰的腹肌之后,直接跪在地上,低头吻上了在爆发边缘的小靖杰。

“叫给我听,宝贝”

“哈,宝玉?啊,不要,嗯……”

宝玉听到了自己想要的动听的声音,便不再保留,含住了小靖杰来回吞吐。

不多时,宝玉感受到戴靖杰攥紧了抚摸着自己头发的手,果然,还没等他退出来,戴靖杰就把精液一半射到了他嘴里,另一半,一点也没浪费,射了他一脸……

戴靖杰大口大口地喘息着,胸膛上下地起伏。他看着宝玉把射进嘴里的精液吐到手上,听着宝玉跟他说,“宝贝,你还真是好久没弄过了。诶,你知道精液是最好的润滑么”。

说着,宝玉将精液涂到中指,一手搂起戴靖杰,一手向他的后穴寻去。

“唔……哈”

宝玉按压着戴靖杰后穴的褶皱,不时地探进去一个关节,随后,他发现小靖杰又硬了……

“进来,宝……玉,哈,够了”

“宝贝,你可真是个妖精”宝玉听着戴靖杰的呻吟,觉得自己再忍下去以后就可能都做不了男人了……

宝玉搂着戴靖杰移至床边,把他推到在床上,蜷起他的膝盖,一挺下身,直插到底。

可能真的是疼极了,宝玉看着戴靖杰的眼里蓄满了泪水,好像一眨眼,便会决堤。这也怨不得他,谁让这个妖精在他的手刚抽离的那一刻还叫嚣着催他快点,别拿出去。

不过即便如此,宝玉还是忍不住地心疼身下的男人,所以他进去之后一直也没有动,而是塌下身子,拉开戴靖杰因为不想他看到他的泪水而挡住眼睛的胳膊,吻住他的眼睛,抿着他的泪水。

戴靖杰却因为宝玉亲吻眼睛而带来的身下的轻微活动心跳加速,小靖杰也难耐地开始敬礼,于是他只好推开宝玉的身子,看着宝玉的眼睛,“动一动,可以了”

宝玉低头看了看小靖杰,稍微一动,也感觉戴靖杰的肠道里也确实分泌了不少粘液,便开始活动了起来。

“啊,慢,慢点……”

“真的么?刚是谁瞪了我一眼,让我快点的?嗯?”说着,宝玉又使劲往里探了一下子,戴靖杰捂着嘴,努力克制着呻吟,因为宝玉的挺动,差点撞到床头。

宝玉使劲探过之后故意不动了,晾着戴靖杰,等着他的求饶。

戴靖杰明白了他的意思,这个男人在床上还真是一套一套的,但我也不是吃素的啊,笑话,我就陪你玩玩。

戴靖杰是这么想的,也是这么做的。他嘴角一勾,一个翻身便把宝玉压在了身下。可是……

他立马就后悔了,他忘了小宝玉还在他身体里……他这么一使劲,不仅小宝玉一下子涨大了许多,最要命的是他后穴不由自主地收缩,差点把自己弄射出来……

“我靠……”宝玉一下子还真没想到戴靖杰会这么做,“这可是你自己点的火,今天就算你被干到合不拢腿下不去床,你也得把我这火给灭了!”

戴靖杰从来没这么后悔过,因为自己的“一时冲动”,他现在被宝玉紧紧地箍着上下活动,次次直捣到底;小靖杰还因为想射而被自己的领带绑住。戴靖杰从来都没有觉得自己的领带可以有这种用途,看着宝玉在性器上打的蝴蝶结,真是不能更羞耻。

“啊……不行了不行,啊,别弄那!”戴靖杰被触到了临界点,“放了我,快……啊……”

“宝贝,你真的不知道自己很迷人……等我一起”宝玉扬起身子,右手按住戴靖杰的后脑,与他交换了一个深吻。

冲刺的速度突然加快,把戴靖杰逼得想死。

“艹,你是不是人啊,这么长时间都唔嗯……没完没了啊你”

“快了快了,宝贝,”说着,宝玉一只手解开了戴靖杰的领带,反压回去把他放躺,又加速着冲刺了几下,跟戴靖杰一起射了出来。

“啊哈!嗯……”

“宝贝,你才不是人……”戴靖杰还没在高潮中缓过来,迷茫地看着宝玉,不明白他为什么突然蹦出这么一句,是不是脑子档掉了?

“你这个妖精,我今天不把你弄得下不去床,我都怀疑自己是不是人了……”

“我靠,你不是吧,还来?啊…………”

夜,还长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