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咸蛋黄联文【瀚冰衍生-梁永泰×庄森】《㚻》(二)

Work Text:

“你……不收钱?”

 

梁永泰没憋住笑出声来,直到庄森恼羞成怒拍了拍他才停下。

 

“是你的话不收,免费。”

 

庄森的脸经过刚刚那波挑逗本就有点红,现在梁永泰上了手,那手从他腰际开始,一点点往上,又配着低声说出的话语,引得庄森连耳朵尖也红了透。

 

“没想到庄医生那么纯情,你不会还是第一次吧?”

 

“……怎么可能。”庄森忍无可忍推了推身上的人,语气里带了轻喘,“先去洗澡。”

 

“行。”

 

话音刚落,只觉梁永泰手从他身下穿过,稍一用力就把人打横抱了起来,他一路嘴角上扬,心情十分舒畅,能吃到庄森这等美味,就算不收钱也是赚了。

 

可他全然没注意到同样扬起嘴角的庄森,而且这笑里还带了点不怀好意。

 

梁永泰家浴室不大,堪堪能容下两个成年男人,连浴缸都没有,马桶旁边一个花洒,就是洗澡的地方了。

 

庄森已经太久没住过这样的房子,但是他没有半点儿不适应,半推半就着跟梁永泰蹭到花洒下,虽然红着张脸,但手上动作却十分撩人。

 

梁永泰忍了忍,只在庄森脖子上吮吸了一口便退出浴室让他先洗。

 

“我就不跟庄医生一块儿了。”

 

庄森没再要求,迅速冲了个澡,还特意把自己身下那物认认真真洗了两遍,毕竟这是对炮友的负责。

 

梁永泰是他的理想型,外型理想那种,至于这人怎么样那就不是他考虑的范围了,他只想爽一两次而已。

 

三个月前第一次见面庄森就有这想法了,只不过时间地点都不太合适,他也不是那精虫上脑的蠢货,就没表现出来。

 

不过真没想到那么快就能……庄森抬头看了眼紧闭着的浴室门,居然难得地生出一种兴奋又紧张的感觉,就像第一次约女孩儿开房的小处男一样。

 

他从包里一一拿出待会儿要用的道具,把它们全藏在枕头下,现在还不能掉了诱受的皮,得让梁永泰彻底放下戒心时来他个出其不意。

 

等梁永泰擦着头发出浴室的时候看到的便是已经乖乖坐在床上的庄医生,脱去了第一次见面时候的白大褂,现在的庄森只套了件衬衣在外面,两条长腿光着,衣摆下也不知是三角内裤还是什么更好的景象。

 

“庄医生?”梁永泰看他好像在发呆,便轻轻叫了一声。

 

“嗯?”庄森回过头,平时都用发胶拉起的刘海这会儿都成了顺毛,乖乖搭在额头上,使得他整个人看上去年轻了好几岁。

 

梁永泰心尖一痒,这等尤物自己送上门来,真的是血赚不亏,他是行动派,想多的没意思,不如直接上手。

 

这么想着梁永泰慢慢爬上了床,位置刚好,正好能把庄森圈在怀中。

 

庄医生穿着白大褂或是西服的时候还看不出来,脱了层衣服才发现他很瘦。

 

梁永泰双手撑在两边压了下去,庄森也不挡不推,看似手摆在胸前,顺着躺下去的动作倒是没怎么犹豫。

 

“庄医生想玩儿什么姿势。”

 

身下没有回答,只见庄森直愣愣地盯着他看,半晌才飘出一句:“你把眼线卸了挺好看的。”

 

“……”

 

梁永泰不知该笑还是该叹气,最后只能低头吻在庄森唇上,偷偷咬住人下唇一吸,惩罚地说道:“专心点,让你点姿势呢。”

 

庄森唰一下红了脸,“都有什么姿势?”

 

“正面,后入,侧入,骑乘……还有一些不好描述,但我可以给你找图。”

 

庄森看他顶着脑袋上的纱布,还跟报菜名似的列举那些性爱动作,脸不红心不跳,不愧是夜店抢手MB。

 

“……骑乘吧。”

 

这选择完全出乎梁永泰意料,他本来想着庄森这种外表衣冠楚楚,说话待客彬彬有礼,脱个衣服就能脸红的纯情男,应该只会选些正面类似传教士等等的基本动作,没想到开头就是要自己动。

 

“可以,来吧。”梁永泰拍了拍庄森屁股,手触上去才发现他还真的没穿内裤,那臀肉手感极佳,不是小电影里那种硕大的蜜桃臀,反倒是带点儿软肉的,微翘的可爱臀瓣。

 

庄森翻了个身跨坐到梁永泰身上,明显感觉到屁股下坐着的那物瞬间就硬了,他顿了顿,拍拍梁永泰的大腿,道:“你把腿蜷起来一点儿,我腰不太行,想靠着点。”

 

梁永泰没遇到过这种要求的,但一想也有道理,而且这要求不过分,便照做了。

 

“……阿泰,闭上眼,我要扩张。”

 

梁永泰一笑,伸手拿了床头上准备好的润滑油递过去,“你自己能扩张好么?”

 

“废话。”

 

恼羞成怒的庄森太可爱,梁永泰差点舍不得闭上眼睛,还是在对方丝毫不让的瞪视下才终于妥协,闭眼享受单纯触感刺激去了。

 

窸窸窣窣的声音响了一会儿,梁永泰感觉上有一处软软的,还有点儿湿,估计是庄森在亲吻。

 

眼睛被蒙着,身体的触感放大了好几倍,梁永泰抬起手想搂一搂趴在身上的人,却被对方毫不犹豫推了回去。

 

真有意思,庄森和他的外表简直太不相同了。

 

庄森从脖颈开始细吻,细细碎碎的,时不时还挑逗似的舔一舔,一路往下这么亲到胸膛才终于停止,梁永泰感觉到他起来了点儿,想着应该是要开始扩张了。

 

庄森一手拿润滑油,另一手在下面捧着,他嘴角上扬的弧度越来越大,如果梁永泰没闭眼,估计会被这狐狸得逞似的样子吓到。

 

透明滑腻的液体滴落在手心,庄森抹了点在手指上,抬起梁永泰一条腿就往他后面探去。

 

与此同时,闭着眼满心期待的梁永泰突然感觉身下某处一凉,那是他从没用过在这种事儿的地方,他先是一愣,随即便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起身,把那不听话的人掀翻压在了身下。

 

“庄医生?”

 

庄森手里还没来得及用上的润滑油抹乱了一大片,他没想到梁永泰对这个如此抗拒,而且反应速度还那么快,让他措手不及。

 

“谁1谁0有区别么!爽不就行了。”庄森死鸭子嘴硬,人都被牢牢制住了也不愿意松口。

 

梁永泰气不出来,只越发觉得这庄医生有意思,他换了只手抓庄森手腕,另一只手探到人身下,硬生生挤进紧闭的大腿间,一点儿不怜惜地攥住了半硬的东西。

 

“嘶……”庄森挣了挣,奈何力量过于悬殊,他根本动弹不得。

 

“没区别,那你也可以躺下享受啊,我技术挺好的,”梁永泰低下头,凑到庄森耳边贴着他说道:“庄医生想试试吗?”

 

“不想。”庄森别过头去,终于意识到了今天的处境不太妙。

 

他从第一次见梁永泰就觉得这是个极品0,不是他眼神不好,实在是这世道0太多,健身房肌肉0一抓一把,梁永泰虽然又凶又壮,但在看谁都是0的庄森眼里也没差。

 

梁永泰才管他想不想,都到这步了,不做完不是男人。

 

庄森的衬衣已经被撩起一半,扣子开了几颗露出肩膀来,显得更加色情,梁永泰低头吻上他后颈,握着硬物的手上下撸动起来,没一会儿那小头上就渗出了点点透明液体。

 

庄森一动不动,梁永泰隔着衬衣都能感觉到他紧绷的肌肉,只好先放过下面,打算把人安抚好了再继续。

 

他尽量使得自己手上动作温柔,几乎是小心翼翼地把庄森翻了过来,让他和自己面对面。

 

“庄医生……该不会是第一次用后面吧?”

 

“我说了,我是1。”

 

“好好你是。”梁永泰没怎么在意,反而俯下身吻了吻人的嘴角,看他没有反抗才含住唇瓣舔舐。

 

梁永泰的吻技可谓是炉火纯青,舌头绕着舔了一圈牙齿才探进嘴中,里头软嫩的舌也没躲,大着胆子迎上,明明是最常见的湿吻,愣是被他吻出色情的氛围来。

 

庄森被那灵活又有力的舌头带领着,渐渐放松身体,连梁永泰一只手摸上他屁股都没感觉。

 

医院常年的加班让庄医生没有足够的时间补充营养,全身上下都没什么肉,也就屁股上多点儿。

 

梁永泰摸着那团肉反复揉捏,跟上瘾了似的,捏够一边还不忘也去顾及下另一边。

 

等到庄森被亲得七荤八素时,梁永泰手指已经摸到了后穴口。

 

他明显感觉到怀里人瑟缩了一下,倒是没有挣脱的预兆,只是抖着声音问道:“是不是特别疼。”

 

梁永泰差点儿被逗笑了,他手上动作没停,轻轻抚摸按压着穴口使其放松,嘴上却没那么收敛:“庄医生以前当1的时候考虑过这个问题吗?”

 

见对方愣怔的表情,跟自己预想的也差不多,梁永泰笑了笑,手上却微微用力,就这么顶进了紧闭的小口。

 

庄森脸瞬间僵住,紧接着开始变红,红得他自己都感觉像是要烧起来了,“你能不能轻点儿,我第一次。”

 

“我是真没想到,庄医生还是个雏,”梁永泰拿过润滑液挤了些在手上,重新就着液体探入手指,“好久没遇到过雏了。”

 

“嘶……”手指增加了一根,庄森缓了半天才缓过劲,咬着牙道:“只是后面,我不是雏。”

 

“好好,不是。”梁永泰感觉越发喜欢这个医生,总有些点很能戳到他,也说不清具体是什么。

 

他看着此时此刻的庄森:头发凌乱,眼睛紧闭,睫毛上都沾了点儿泪水,因为痛所以嘴唇微微张着,但是这唇形很好看,又翘又有形,嘴角还是天生上扬的,这么看反而更有情欲的感觉。

 

庄森的脖子上有两处刚刚被吮吸出来的淤青,锁骨上也有,身上搭着的衬衣要脱不脱,梁永泰越看越恍惚,觉得这医生忒勾引人,他下边已经疼到不行了。

 

“庄医生自己知道吗?”梁永泰两根手指还塞在庄森后穴里扩张,突然低下头对着他耳朵轻声问道。

 

“什么?”

 

“像你这种骚的,就该被关起来,好好调教。”

 

从小到大受的都是高等教育和礼仪的庄森哪受过这种言语侮辱,当下就黑了脸,抬脚想把梁永泰踹下去,

 

庄森的脚腕又白又瘦,梁永泰轻轻松松一手一只抓住,稍一用力,就把人整个下体都门户大开,腿给摆成了M型。

 

这种姿势庄森哪儿做过,好容易获得自由的手正要抓东西砸,却被梁永泰眼疾手快抽了皮带过来三两下绑住,根本挣脱不开。

 

“梁永泰,”庄森声音颤抖,眼睛狠狠瞪着上方的人,“你是要强奸吗?”

 

T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