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明唐】包养一只喵哥

Work Text:

成熟稳重年上炮和契约情人年下喵的肉文

正文里没有提过,炮是雪河大大佬,喵是破虏小漂亮

 

唐嵊已经很久没看见这么符合自己心意的人了。

眉眼生的极清丽美艳,举手投足间俱是英气,好一个风流潇洒的美少年。

 

唐嵊是个唐门,做杀人生意做到江湖有名的那种。

这个江湖有名主要指唐嵊建的那个帮会名气挺大。帮会专收些做杀人生意的刺客,帮众分了甲乙丙丁待单主挑选,甲等最好,丁等最次。唐嵊自己是不下场的,凡接了单子四成交帮里,六成归刺客本人,帮里福利不错,唐嵊还算有钱。

陆泊是来投奔唐嵊的,理由是陆泊他师兄在唐嵊这个帮待过一段时间。唐嵊对陆泊师兄有点印象,一个模样成熟俊美的明教,退帮是因为身上老伤撑不住时日,同帮内老友告了别便往万花谷治伤去了,现在也不晓得走到哪里去了。陆泊来的时候风尘仆仆,脏兮兮的披风遮不住他的美貌,唐嵊心里有了计较,拿出帮内早已写好的放老了的契约,叫这野猫儿按上了手印。

上床这回事儿,端的是全凭感觉非诚勿扰,到了唐嵊这个年纪更是。唐嵊表面上多正经一人,野猫儿来帮里没俩月,把人叫到自个儿书房:“你很缺钱?”

“哈?”

唐嵊老神神在在的看着陆泊:“我需要一个长得好看的男人伺候我。”

因为不谈情,所以唐嵊打算用钱和权来交换。

 

陆泊从外头到唐嵊屋的时候,总听见些说不上好的话。

确切的说,应当是那些人故意让他听见恶心他的。说来那些话说的倒有七七八八都是对的,比如说陆泊能一年内在帮内统率一方部众是因为上了唐嵊的床,比如说唐帮主对陆泊宠爱有加,比如说陆泊十天在帮里八天都在唐嵊那边歇息之类的。唯独有人说陆泊是个卖屁股的,这点陆泊不能同意,毕竟唐嵊花钱买的是他前头。

陆泊想自己快爱上唐嵊了。他对唐嵊爱得发狂。

陆泊进屋的时候唐嵊正从里屋里边沐浴出来,披着一头湿漉漉的头发,白色里衣裹着瘦削的身体。唐嵊真正出任务的时候已经很少了,可他的身体还保存在最巅峰的状态——有力的肌背和健康的皮肤,这些都让陆泊由衷的迷恋。答应唐嵊的包养不过是逞一时之快,而爱是种微妙的感情:至少陆泊完全不知道自己怎么对唐嵊真正动心的,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他已经有些无法容忍唐嵊这副不在意的模样了。

有的时候陆泊伏在唐嵊耳边问唐嵊在想什么,唐嵊说他现在只想和陆泊缠绵悱恻。

陆泊知道唐嵊说这话是认真的,唐嵊从不撒谎,或者说以唐嵊的地位他完全没有对陆泊撒谎的必要。缠绵悱恻的不止是陆泊,也可以是别人;唐嵊在陆泊之前肯定还有别的情人,这点陆泊已经无从计较,但想到今后唐嵊或许也会有其他的情人,妒火就会像煎锅一样一点一点把陆泊的心搞个半成熟。

陆泊不确定唐嵊是否看出了什么——因为唐嵊毫无疑问是个具有统领才能的、能将众人状态全部看在眼里的恐怖男人。

但不管如何,陆泊已经处于忍耐的边缘了。

 

“你看起来很累。”

“这几天忙了些。”唐嵊坐在床上:“你提前回来了?”

“做完就回来了,”陆泊拉开他的衣领,“这任务没我想象中的难。”

头发下的脖颈总让人忍不住用手好好蹂躏一番,陆泊确实也忍不住这么干了,只是在干之前他忍不住亲了亲唐嵊的眼皮。唐嵊微微的闭着眼,这吻过于温柔,简直不像是金钱关系所能拥有的了;但陆泊以前也这么干,多少年唐嵊再没尝过被爱这个感觉,这吻给予的感觉让他非常舒服。

“宝贝儿……”陆泊吻他的耳根。

唐嵊的回应是坦然环抱着陆泊脖颈的双臂。这双臂无疑是十分有力的,但当它抱着脖颈的时候陆泊又能看见那之下的美景了——唐嵊穿的里衣的领口松松的抬起,最漂亮的是锁骨,乳头在衣物里间隙若隐若现。唐嵊惯常对这事儿是坦然的,坦然得不像是平日里那个沉默冷肃的帮主,又让人觉得确实应该是这样;这可是个主动要求自己在下位的强势男人,他想得到什么就必将得到什么,得到什么就必将享受什么。陆泊揽着他的腰,这副身体的手感在他的怀抱中暴露无疑:看似纤细的外表下藏着这每一寸筋骨都经过了岁月的洗练,足以在危险的时刻爆发出强大的力量,可它又是柔软妩媚的,会在陆泊的每一寸亲吻下软成一滩春水,会在高潮时意乱情迷的颤栗。

陆泊早已品味过了无数遍,而他的回味总是比品味多一回。

“上来。”唐嵊说。

陆泊乖顺的脱下鞋,爬上床。唐嵊确实是累了,陆泊让他轻靠在自己胸膛上,手指暧昧的自耳后滑上来,用不轻不重的力道按揉他的太阳穴。

“舒服吧?”

“嗯。”

唐嵊倚在陆泊身上昏昏欲睡,但下头那话儿不老实。刚才那一亲无疑勾起了他的情欲,细想起来二人大半个月没见,唐嵊自己也没弄过,确实是有些想了。陆泊是个有心的,过来之前还沐浴了一番——那皮肤上约摸带着澡豆的清香,这情形过于暧昧,唐嵊只觉得下头又硬了几分。

“——你喜欢我这么弄你吗?”

陆泊的嘴唇在唐嵊的耳边翕动着。唐嵊闭着眼,没有回答陆泊的问题。陆泊不再问,只将手伸进这人的领口,大力梭巡每一寸皮肤。他很用力,搓磨过的地方很快泛红,捻了两下乳头,乳头也默默的充血立了起来。唐嵊抬腿转过身吻陆泊,他们之间接吻总是陆泊激烈些,唐嵊是沉静的年长者,陆泊就在年长者的包容下进攻。当唇舌勾带着情丝退却的时候,陆泊感到了异乎寻常的情欲和缱绻:他晓得他将拥有这个人了,在无法得到的今天短暂的拥有他的一切。

唐嵊的里衣被陆泊伸进去的手拉的松松垮垮,他自个倒是不甚在意,只环抱着陆泊的脖颈,用衣服里的乳尖蹭陆泊的胸肌。这触感相当微妙,软软两粒小豆在衣服下顶出两点在裸露的皮肤上磨蹭,唐嵊显然是为了舒服所以这么做,看起来反倒比没穿衣服时看起来更刺激。陆泊被他搞得底下那话儿硬了几分,手紧了几分,大力摩挲着这人的后背——后背上有伤疤,但肌肉紧致,该有的肉都有,反倒勾起几分陆泊的征服欲。

屁股也是好摸的,大力的薅几把,陆泊的手指卡着沟进去,浅浅进了一个指头后又出来。唐嵊皱着眉,他前头翘着乳头没被抚弄,脖颈锁骨更是透着风儿的凉——前戏不够,完全没爽。陆泊笑了声,两只手托着唐嵊的屁股往大腿上一坐,头一低就叼住了这人脖颈上一块肉。

宝贝儿,你太棒了。他的话语含糊在喉咙里。

唐嵊完全没压抑欲望的打算,他的喘息闷如春雨,勾着陆泊的嘴,勾着陆泊的情。陆泊含着他的喉结:每当这人发出哪怕一点声音,这地方都会微微一动,简直跟把性命送到敌人嘴里咬一样的。陆泊很难受,当他隐忍着对唐嵊的爱但唐嵊不爱他的他都如此愤怒难受,帮主大人夺走了他的情欲,帮主大人还是帮主大人,但陆泊不再是陆泊了——他是一只风筝,如果主人放开了线,他就会一路飘到不知名的地方然后默默死去了。这点子愤怒迫使着陆泊惩罚唐嵊:如果是更加放肆的啃咬皮肤,施暴一样在脖颈和锁骨等明显的地方留下凌虐的、宣誓主权一般的吻痕的话。

唐嵊只觉得陆泊跟以往不同:比以往来说更加激烈了。确切来说这种状态倒不稀奇,大略近三个月都这样,只是这次格外严重,小朋友年华正好精神时常不稳,这点唐嵊表示理解。但唐嵊觉得有点不舒服,因为脖颈上的吻痕过于明显,这种东西露出来无疑会给人无数暧昧的想象空间,这种状况是唐嵊不愿意看到的。

他正想着这事,陆泊一咬他的乳头,他的思考也就就此被打断了。乳头这东西说敏感不敏感,只是含着往外吮吸跟吸母乳似的未免过于羞耻,再一咬就是疼,疼的左半边身体都在发痒,下头那话儿梆硬。陆泊的手沿着唐嵊的人鱼线往下,分明是不轻不缓的力气,勾着那点子痒的余韵摸到囊袋的时候硬是让下头那话儿硬得流水。唐嵊只觉得两个人都叫这情欲蒸出绵绵的热气了,他喘着炽热的空气,命令陆泊:

“右边也给弄弄。”

陆泊含笑应下,“弄。”

陆泊含唐嵊右乳的时候叫唐嵊看着也是别有一番风味。这家伙的美人脸在床上更是别有风韵,红着眼尾红唇吞吐,看一眼就晓得是天生的尤物。唐嵊对自己的眼光很满意,只是他一边满意一边就软了身子,吞咽着口水溢出的声音媚得陆泊不由得加大了几分力气。

难以想象这位平日里惯以冷酷模样示人的帮主在床上是这么个德行,不过在床上要什么德行,唐嵊觉得他自个儿不需要,谁伺候得他舒服他就给谁送钱。

“唐嵊……”

陆泊几乎难以自持。

谁能想到唐嵊现在这副模样呢,坐在怀里,衣裳半解,冷静严肃全不见了,半遮半掩着求人疼爱的屁股和前头那话儿。他现在很妩媚,但不下流,陆泊将人半放在床上,抬起这人腿,舔这人的腿根。

只要想到这大长腿紧紧环住自己的腰,陆泊就觉得自个儿下头那话儿硬得要爆炸了。

扩张这活儿陆泊向来是做惯了的,事到如今二人在一起做这事儿已将将有一年,唐嵊自然也是适应良好。只是前头那话儿硬着,唐嵊不大舒服,只是不晓得陆泊有什么新花样,唐嵊索性等着。

陆泊进去的时候颇是忍了一阵那快感,而后才向里边撞。唐嵊被撞的一声闷哼,娇得勾着尾音让陆泊眼尾发红,让陆泊发狂。陆泊几乎要笑了,若非是条件不允许,他真想着勾着唐嵊日日夜夜的做爱,他早晚得被这人勾得死过去。

“唐嵊……”

唐嵊忽然有不好的预感。

陆泊握住了唐嵊那话儿,眯着眼笑了:

“宝贝儿,乖一点儿,等我一起。”

后边便是极为要命的事儿了。唐嵊那话儿本是将将要射,教陆泊堵着龟头自是什么是射不出来。陆泊笑得极魅人,唐嵊几乎被这美色迷了眼,只要细看之时后庭忽然被猛一顿操弄,陆泊大力抓着他的大腿狠狠操他,从外头顶到里头那点儿,唐嵊被操得身体反射性的战栗,进去一下抖一下,理智抛飞到九霄云外,生理性的流泪带着哭腔说着全是慢些之类的爱语。陆泊不放过他,顶进来时顶着那点儿,前头高潮将至,那点儿又牵着那话儿,又把他拉着坐起墩着屁股从上往下插,似灭顶之灾又似灭顶之乐,陆泊的精液尽数灌进了唐嵊的后头,唐嵊前头跟着射精,一股一股的出来,给憋的狠了竟像是有些不畅。

这精液喷了陆泊一手,二人腰腹间全是粘腻的白色。陆泊把手上的精液随意抹到唐嵊的耳后,和唐嵊接吻,舔去他的眼泪,薅着的每一寸皮肤,几乎要将这副身体拥进骨血。

唐嵊没玩过这种玩法,只觉得这快感几乎要冲昏人的理智,十分不悦。陆泊埋首于他的脖颈,只觉得意识十分清明,心间滚过一句话:

唐嵊,我绝不会放过你,我也不放过我自己。

你是我的。

 

唐嵊时常会和人商量帮内的事务,对象一般是直属的几个部下或者直属的几个部下的部下。

只是今日有些特殊。人说那人在帮主说了浑话,差点给撵下职位,唐嵊心里有点烦,便泡了茶喝。

唐嵊向来是不爱附庸风雅的,只苦丁茶有降火清心的作用,醒神解恼倒是不错。他不悦那人把话说到陆泊头上,至少到目前为止唐嵊对陆泊还算非常满意,还没有换个情人的打算。

他一眼望到院子外,陆泊正好来找他。年轻人拎着酱鸭,是唐嵊爱吃的那种,现在是来献宝了。

唐嵊心里突然一松。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