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你x长安

Work Text:

长安被送来的时候,已经被卸了四肢 无力地趴在刑场的草垛里。

你走过去,抬起这人满身伤痕的人的脸颊,对方的眼睛已经失了焦。

“虽然废了,却是有副好皮囊,卖青楼不亏。”

他目光一凝,抬眸看着你。这人也不做多余举动,没有呲牙咧嘴也未曾咒骂,那双盯着你的眼睛不卑不亢,偏偏刺得你心头一阵怒火。咯咯的笑声从喉中挤出,你掰开他的双腿。

他因为卸下关节处传来的疼痛,咬牙哼了一下,就不做声了,但你知道他已经疼得满身是汗,因为你的手已经贴上了他的亵裤 摸到了一层滑腻的汗。

他的大腿因为疼痛颤抖着,那是生命的活力,你知道这个倔强隐忍的影子还没有低头认输,他那看蝼蚁一样的眼神刺的你怒火中烧,你一把撕开了那沾满血迹的裤子,白嫩的大腿便呈现在眼前。

你在他穴口抹上媚药,看着他的呼吸逐渐紊乱,皮肤泛上层薄红。他的腰肢克制的扭动,你知道,他在压抑性欲。这药效可是青楼最猛的,你冷哼一声,挑起他的下巴——依旧是那无所谓的眼神,仿佛当你是个跳梁小丑。“你不过是个影子!”你愤怒地在他脸颊扇了一掌,随后慢慢稳住情绪,静待着他服软的那刻。

长安的身子越来越烫,他开始克制不住的喘息,失去了四肢的支撑,挣扎的身体像一条垂死的鱼。你像捕猎者一样靠近他,疼痛使他在情欲中勉强维持着神志,“滚……”只是这威胁听起来微小而无力。你觉得时机到了,凑在他脸边,“想要吗?”你伸手隔着布料掐住了他的乳尖。

被你一掐,他咬住了下唇,好看的脸皱成了一团,女气的下巴轻颤,虽没回答你一个字,那双细长惑人的眼睛却告诉你,他在想着另一个人。你怪笑着抚摸他因药效变的炽热的脸颊,“你的媚主子已经抛弃你了,她会有新的影子。”你满意地看着他被这句话钉在了原地,眼睛里的微光瞬间成为死灰。

“求我。”你俯下身,呼吸埋在他纤细的颈子处,长安的身子已经烤烫到炙热,连你的呼吸对他来说都是凉风,但你又故意若即若离,有如隔靴搔痒。“杀了我吧!”长安知道继续下去,他会做出更多生不如死般羞耻的举动。但你怎么可能如他的愿,“求我,就给你个痛快。”当然,这个痛快指得是你胯下肿胀的欲望,它也正急急地 渴求着长安的身子。

“给我个痛快……”他咬着牙说,挤出的声音虚弱又坚定,你笑了一下拉开他的大腿,正要把那勃发的性器抵上去,却不料对方又加了一句“杀了我”,真是……宁愿一死也不愿折了脊梁。你终是被气笑了,不管不顾地将粗长的凶器插入他的体内,“哪有那么好的事啊,谢欢。”

“你是…谁?”长安瞳孔骤然一缩。他穴内早已湿透,你又是一回猛然的冲撞堵得他一口气梗在喉头——欢愉的呻吟无处可藏。你脑中似是有根弦,被这男子的一声媚叫给击断了。你把他提拉到怀中,掐着他的腰,发泄着那些未能出口的话语和不甘的妒忌。他咬住下唇,承受着你的欲望。

虽然那冲破体内的东西是热的,长安却像解了渴一样,被这搅入体内的酥爽弄得浑身震麻,心里那块陷下的地方也逐渐盈满了起来,在身后急雨般的攻势中带入了昏沉的欲海。但每每拔出去,他又感到蚁噬般的痒,仿佛比先前还要渴起来。他不禁配合地迎送着,仿佛这样就能有个痛苦,你发现了他身体的变化,故意忍着火烧的不耐,拔了出来,“喜欢爷的粗棒吗?求我就给你。”

长安的意识却是模糊的,在你拔出去后他甚至露出不解的神情,那是药效在侵蚀他的理智。你的手指将他嫩软的臀肉掐出红痕,血脉贲张的性器一下一下戳弄着泛水的穴口,“求我。”长安似乎在努力分辨你话中的意思,他的四肢被卸,动弹不得,屁股却是迎合着你的动作,那被情欲击溃的隐忍面具下是他的天真,他像一个得不到糖的孩童,用身体力所能及的取悦你。淫荡而不自知,你拍了拍他的臀肉,喘着粗气再次狠狠插入他:“你可比你那主子媚多了。”

他撅着屁股,随着你胯下的摆动而在爱欲里沉浮。你用力在他的穴肉上辗转碾磨,你听着他那勾得肉心痒的哭叫呻吟,带着他在快感的云端飘忽忽的坠落又升起。他的辫子被汗浸得缩小了圈,在后脑勺摇摇晃晃。直到他把身子弓起来,肌肉紧绷着,整个人看着似是把镰刀——这人即使是在无意识的高潮,也刺人得很。

当你嘶吼一声泄在他体内时,他喘息地失了平衡栽入身下的草堆中,你把滴水的东西拔了出来,他的穴口一翕一张地像在挽留。你的手往下面一探,长安也泄了,但那根玩意儿又在你手中轻易挺立了起来,药效未过,你笑着把长安翻了过来,直竖的欲望可怜的暴露在空气中,你知道他一直在偷偷蹭着草垛,这么一弄,他只能像个娼妓一样扭着腰向你求饶。

“当年影子选拔的时候,你的媚术是第一的,现在看来,你还是。”你勾了勾他尖巧的下巴,摸到一手黏腻。他对你的话语没有反应,只是在你的手指触碰到下巴时张开了嫣红的唇,探出粉嫩的舌尖,像一种邀请。没说一句挑逗的话,却足以让你按捺不住再次袭来的冲动。下身疯狂顶弄着,你听到他发出断断续续的喘息,破碎的话语飘到你耳中,你好奇的低下头,凑到他唇边聆听着,操弄的动作也放缓,肉棒一寸寸碾磨烂熟的穴肉。

“去死……”

“什么?”你又凑近了一些。

“……去死!”

长安突然拔高的声音在你耳中轰鸣,然而你已经反应不过来,脖子上被他咬得开出一朵血花。他咬破了你的命脉,鲜血喷了他一脸,你以为他失去意识的眼睛此时却焕发出强烈的光彩。被骗了……你倒下去的时候思索着,是啊,从进入姽婳城的那一刻起,他不就是个骗子么。
你讽刺地瞪着眼睛,意识随着鲜声血一点点流走,唯有长安鼓动的心跳在提示着你——他会不计一切活下去。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