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薯片你要哪种口味的 13

Work Text:

13

强撑着逛完了野生动物园,去吃当地美食的时候没什么胃口,面对旁人的关心也敷衍到不想答话,婉拒了队友们说要一起出门续摊的提议,回到酒店后的孙施尤就这么直直地栽倒床上,把头埋在柔软的枕头里。

意识渐渐混沌起来,是较之于感冒更为难捱的温度,身体里乱窜的热流叫嚣着某种不可言说的渴望,陌生的恐惧感渐渐蚕食着他的理智。微不可闻地呜咽了一声,紧紧咬住牙关,蜷在床角,整个人都在止不住地打着颤。

当李承勇走进房的时候看到的便是这样一副场景。

因为比较担心所以向志勋借了房卡回来得早,恰好撞见一个omega的发情期这种事情——而且这个omega对自己来说是……

他下意识地锁上了房门。

小小的屋内,信息素的味道交融碰撞着,在空气里四散开来。李承勇深深地吸了一口气,额上渗出了一层薄汗。内心名为欲望的猛兽在嘶吼,试图冲破克制的牢笼。

见有人进屋的响动,孙施尤的眼里闪过片刻的慌乱,而在看清来人是谁后,又松了口气。他现在很不好受,在情欲的折磨下时而清醒时而又陷入昏迷。空调度数开得很低,他全身上下只穿了一件T恤,在柔软的床铺间挣扎着,却依然觉得热到不行。

“哥?”关切中暗含一丝压抑的声音在耳边想起,alpha的味道充斥着孙施尤的整个身体,席卷着他的神经。

李承勇小心翼翼地把他抱起来,和他的视线齐平,哑着嗓子问道:“要我给你一个临时标记吗?”

后颈处的地方泛起一阵酥麻的热流,孙施尤缓缓地闭上眼,心头莫名地产生了一种类似于委屈的情绪。他别过头,声音里带着颤抖:“你就是不肯碰我……”

虽然好像发现的时候已经过了太久,可不知不觉间便对眼前这个温柔可靠的弟弟产生了超过某种阈值的依赖,把自己弄得乱糟糟的懒得动弹是等他的目光转向自己,人前人后那些用玩笑掩饰的比普通朋友更亲昵的小动作也是。

如果说几个月前的临时标记是在他以为藏得滴水不漏的心尖划开了一道口子,而到现在乘得满当当溢开的心意都快藏不住了。

“咬一口又没什么用,如果不可以的话那就出去啊,我随、随便找个alpha过来都可以,反正……”语气里染上了一丝哭腔,声音渐渐变小,“反正你也不喜欢我。”

虽然知道说的是气话,可还是因为眼前人话里的“随便哪个alpha都可以”而有被激怒到,李承勇的目光沉下来,拧紧眉关,不受控地抱紧怀里的孙施尤,修长的手指用力嵌进那细胳膊的嫩肉里,像是要把人揉碎的力道。

发出一声吃痛的嘤咛,孙施尤的双腿胡乱地蹬着,后颈的腺体发出细密的痒意,而更难熬的地方还是湿了一大片的臀缝,咕啾咕啾地发着水。一直有严格按照时间表吃抑制剂,这样刺激的发情热体验自他分化以来还是头一回,全身上下都软乎乎的,连心也变得柔软,戳一下便很轻易地陷进去。

李承勇不再多言,亲亲他泛红的眼角,又吻上他的嘴唇,撬开口腔,舌头舔舐着上颌的敏感地带。他抓住孙施尤乱动的脚踝,轻而易举地掰开他的双腿,将湿漉漉的小口暴露在视线里。

“好热……”孙施尤挣扎的动作显得无力,他前段的性器已经挺得笔直,身后的小穴正一缩一缩地翕动着,肌肤紧贴的地方变得敏感而火热,像一窜一窜的火苗将涌现的情潮点燃得更甚。

李承勇的眼底是一片晦暗不明的光,他将孙施尤宽松的T恤撩到胸口以上的位置,揉搓着他挺起的乳尖,又埋头含住其中一边,狠狠地咬上去,激出一荡一荡的呻吟。退出去的时候胸前的乳粒被玩弄得红肿,开出淫靡艳丽的花来。

他又将手往下探,摸到了股缝里黏糊糊的液体,沿着流到了腿根,滴落到洁白的床单上。里边那个小口见有人来,立马迫不及待地缠上修长的手指,一口将其吞进去。

“哥你下面好湿。”刻意用了敬语,加快了手下的动作。

“呜……”孙施尤脸上的潮红蔓延至耳根,泄出的喘息和淫靡的呻吟放佛不像是自己的。alpha极具侵略感的气息铺面而来,插进去的三根手指在灼热的肠壁来回按压捻弄着,饥渴的小穴不停地往外冒水,更深的没能被抚慰到,勾出了阵阵磨人的情欲。

李承勇又在里面搅动了几下,黏腻的水声昭示着蜜穴已经准备好,迫不及待地欢迎着他的进入。

便没再犹豫,一把扯下自己的裤子,粗长的阴茎弹出来,堵在了孙施尤的双腿之间。

“我进来了。”低沉的嗓音吐露出温柔而不容抗拒的话语,身下的性器毫无保留地撞进吐着蜜液的幽穴,进入得彻彻底底。

刹那间,从未有过的感官体验让孙施尤的大脑一片空白,哽着嗓子说不出话来,一股电流在身体里四处乱窜。而没等他反应过来,埋在体内的巨物便大开大合地肏弄着,来去之间牵扯出许多黏稠的液体。

“啊……唔嗯……太、太深了!慢、慢些……呜……”眼泪不自觉地流了下来,孙施尤的双腿环上李承勇的结实的腰,撑着力气紧紧夹着。起伏的快感让他仿佛置身于茫茫大海中央的漩涡,而眼前的alpha是自己唯一的救赎。

“哥你放松点。”李承勇被箍得太阳穴青筋跳动。哪怕是在发情期,紧致的小穴要含住他完全勃起的性器还是有些吃力,这样下去会容易受伤。他低下头,吻去孙施尤眼角的泪光,又咬上他的唇,卷弄着舌尖勾起omega回应他。缱绻的安抚持续往下,在锁骨、胸口留下一串串细密的亲吻。

孙施尤微微张着嘴,努力适应着alpha对自己的侵占。发情热的影响下,后穴也逐渐得了趣,分泌出让抽插变得更为顺滑的蜜液,疼痛与不适感褪去,快感层层地攀了上来。最里边的那条缝有隐约打开的迹象……

“砰砰——砰砰——”

而这时,急促的敲门声响起,孙施尤吓得一阵紧缩,捅进体内的性器仿佛又涨大了几分。

“施尤哥你在屋里吗?承勇哥把我的房卡借走了,可是我现在找不到他。”

“是志勋。”突如其来的到访让怀中omega的动作有瞬间的抗拒,alpha天性的领地意识和占有欲让李承勇难得地恶劣了一回,“哥你要怎么回答呢?告诉队里最小的弟弟,平日和他亲近的哥哥现在正被alpha肏到哭?

“你……呜呜……”体内性器强势的穿刺激得孙施尤泪水涟涟,他别过头,硬着头皮朝门外喊道:“志勋啊……啊嗯……我现、现在……和你承勇哥……总之,不、不用……”

也不知道含着喘息与呻吟,支离破碎的话语被听进去几分。在一阵咕哝后,敲门声戛然而止。

回头,对上一双深邃的眼眸。

“你的里边……”李承勇暂停抽插的动作,微微挺起胯部,“我要进去。”

信息素的味道在交叠的体温之间氤氲开来,语气里是不容丝毫拒绝的压迫感。

那实在是一种很奇妙的感受。敞开身体让另一个人为所欲为,灵魂放佛都不再是自己的。而又难以抑制地催生出了一种渴望,或许是AO之间天性使然致命的吸引力,或许是在点点滴滴的相处出感情逐经发酵而显得弥足珍贵。唯有一点可以确认,这样的渴望越过了企图逃离的不安与恐惧,变得很迫切,很迫切需要被进犯,被占有。

“嗯。”孙施尤听到自己轻轻地应了一声。伏在身上的人又凶狠地刺进来,向着窄而高热的甬道挺进。被填满的感觉如此鲜明,紧咬住巨物不放的肠壁放佛能勾勒出阴茎的每一寸形状。红晕又一次爬上了他的脸颊眼角,呼吸也变得急促。

孙施尤大口大口地喘着气,努力放松着身体,一点一点地打开那处的钳制,omega的生殖腔变得柔软湿濡,一颤一颤地收缩着。

“唔……你……进、进来。”他喃喃地开了口。

得到omega肯许的李承勇身体前倾,终于开始大肆地加快抽插的节奏,腔体内泛滥的蜜液让进入的动作显得尤为顺畅,那里温软而又丰润,紧紧地吮吸着卡在里面的硕大龟头。他们的身体无比契合。

李承勇又扣住孙施尤的腰,将他固定在怀里坐好,托着他的屁股将他抬高,又猛地放下。挺动的力道加大,撞出了声声甜腻的呻吟。

渴求来得延绵不绝又迅速猛烈,体内的每一处都被点燃,攀上了高潮。喘息也越来越大声,变得纵情而肆意,毫无顾忌。

李承勇亲呢地吻住他后颈腺体的凸起,舔弄着留下一个牙印。几乎同时挤进了狭小的空隙,破开那最隐秘的洞口,成了结,射出一股股强劲有力的精液……

快感持续了好长一段时间,当孙施尤恢复意识后,全身黏糊糊的,还有一种不真实感。自己这是彻底被人标记了?被——

“哥你现在感觉怎么样?”李承勇把他整个人抱在怀里,看向他的目光温柔而坚定。

“累。”声音哑得几乎说不出话来,他把头埋进结实的胸膛,“抱我去洗澡。”

“嗯。”

当然,omega汹涌的发情期离结束时间还长。浴室中,还没来得及清理,又是新一轮的侵占与迎合。

-T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