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冰淇淋第二支半价 1

Work Text:

1

郑志勋的分化期来得格外的晚,和他较之于同龄人更为迟钝的感情经历如出一辙。

十二三岁的时候,同班同学都开始有那么点苗头知道对喜欢的人告白递情书,他上课坐在角落的位置发呆下课在打游戏;十五六岁的时候,学校里各色蠢蠢欲动的AO信息素砰砰炸翻了很多段故事,他上课在睡觉下课在打游戏。

十七岁终于去打了职业,同队异队很多选手要么在谈恋爱要么在想谈恋爱的边缘试探,他在一边吃吃吃一边打游戏,还吃不胖,超令人羡慕嫉妒的。

而他现在都快十八了,面对家人和同队哥哥们的关切,瞅着体检单上大大的一栏“分化期延缓,原因不明”,不以为然。

“唔……说不定是个beta呢,就这么普普通通地度过青春期。”他挠挠头,“检查结果说百分之九十会分化成一个alpha,但也不一定呀。”

谁都没有料到的是百分之一几率不到的可能。

那是一个没有任何戏剧小说中故事开端会有的隐喻和征兆的午后。

隔开了呼啸的北风和晚冬的寒意,铺设地暖的室内空气是闷闷的干燥。宿舍里只有郑志勋他一个人在,感觉到有点儿口渴,放下手中的混装坚果零食袋,去接了一杯热水喝。

头有些混混沌沌的疼痛感,躺在床上全身都热到不行,不自觉地咬紧下唇,努力克制住自己发出奇怪的喘息声。而自身体内部泛滥出来一种从未体验过的、渴望被填满的空虚。眼角也变得潮湿,红晕蔓延至了耳根。

在凌乱的床铺间挣扎着,脱得只剩一条睡裤,依然燥得慌。体内窜出一股一股的电流,小腹有微微的胀痛,身下的性器在没有被任何抚慰的情况下竖了起来。他把手塞进宽松的裤子里胡乱地揉弄着,却不得舒缓的要领……

当朴到贤走进房间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样一个情景——谁能告诉他,他只是来还个收音机的,世界线到底发生了什么变动?

狭小的室内,omega的荷尔蒙在空气里打着颤。

Omega?一个刚分化的omega,盛情地发散着信息素引诱alpha的靠近,引诱他对这具甜美的身体为所欲为,打上自己的烙印。

朴到贤深深地吸了口气,体内的本能开始有些控制不住地上了头。

他慢慢地走到床边,居高临下地看着床上的omega动情的模样。伸出手,一寸一寸地抚过他赤裸的皮肤,指尖刮到胸前粉红色的乳头,情不自禁地把那娇嫩柔软的乳尖揪起来,使劲儿一掐,激出一声吃痛的呻吟。

“痛——”郑志勋噙着眼泪,迷瞪瞪地睁开眼。看到是认识的人,神色又有几分放松,微微张阖着两片红润饱满的嘴唇,“到、到贤哥,我现……现在难受……”

软糯的语气像在撒娇。甜美的信息素扑面而来,很像他喜欢吃的一款冰淇淋的味道。
在视觉和嗅觉的双重冲击下,朴到贤的眼里闪过一道危险的光。镌刻在基因里的占有欲瞬间从内心深处喷涌而出,呼吸加重了几分。

该死……他狠狠地掐了一把自己的腰,试图让疼痛把在边缘游走的理智拉回来。队里的小中单分化成了一个omega,而关键时刻只有自己好巧不巧地闯了进来,怎么看都是只能用“糟糕的意外”来形容的场景。

Alpha强烈的气息近在咫尺,可这个人好像对自己一点兴趣都没有。一种难以名状的委屈与不安萦绕在心头,郑志勋吸吸鼻子,试图把眼泪咽回肚子里。没人会觉得一个一米八三的大高个儿能分化成omega,也没人告诉他该怎么做。欲火烧灼着肌肤和骨骼,叫嚣着无法被满足的渴求。

“你别、别哭啊。”看到郑志勋难受的模样,朴到贤也紧张起来。虽然平日里总是以一副淡然而理性的外表面对生活,可他也是刚满十八岁的年纪,还没能成熟到可以冷静地处理生活中的一切意外。

以前在学校里都怎么教的来着?抑制剂——哪能拿到抑制剂?还有,应该给omega保护协会打电话,他记得可以从什么网站上查到号码……

而绷掉了最后一丝理智的弦的郑志勋却没给他多加以思考的机会。几乎是拼尽全力撑起身来,一个发力,把身边正处于踌躇间的alpha扑倒在床,自己也软绵绵地栽了上去。

肌肤紧贴的地方是滚烫的温度。呼吸在耳边吞吐着一层化不开的雾气,清甜而不腻的草莓奶昔味儿含着热气扑鼻而来,烧掉了朴到贤脑内所谓的压抑与克制,身下挺起的阴茎隔着一层薄薄的布料,伫在柔软而平坦的小腹。

生理性发情来得迅猛而又炽烈。

“吧嗒……”有温热的液体滴落到唇边,朴到贤虚起眼,直视着贴在自己身上不安分的omega,沉着嗓子一字一顿地说道:“你现在知道我是谁吗?”

“哥?”眨眨因情欲而水色泛滥的眼睛,郑志勋低下头,在他的喉结处小心翼翼地啜了一口,“你、你是……到贤哥……”

接收到肯许和默认的信号,朴到贤挺身坐起,一把扯下郑志勋的睡裤,用膝盖顶开他闭紧的双腿。

伸出两根手指探进去,泛滥的蜜液使得插入变得轻易无比。柔软而有弹性的穴肉立马饥渴地缠上自己的手指,享受着按压和捻弄的动作。另一只手紧紧地箍omega堪堪一握的纤细腰肢,不让他因为乱动滑下去。

“呜嗯……”口中的呻吟不受控制地泄出来,郑志勋弓起腰,摇晃着脑袋,眼泪一颗一颗地从紧闭的眼角溢出。

“你下面流了很多水,手指都堵不住。”语气里的戏谑让怀里的人羞红了脸,朴到贤轻嗤一声,伸出手解开牛仔裤的金属扣,弹出蓄势待发的阴茎,对准白皙肥美的臀肉中间那一条水色淫靡的缝隙,直直地刺了进去。

“啊————!”

Alpha近二十公分的粗长性器就这么挺挺地捅进了屁股里面,一点一点捣鼓着郑志勋紧致的肠壁,让他情难自抑地叫出声来。体内乱窜的电流直冲脊骨,使得他抽噎的声音更大,后穴也紧紧咬着那根给自己带来无上快感的肉棒不放。

坐在身上扭着腰的omega赤裸的身体表面泛起了粉红色,而自己全身上下的衣着完好,只露出尺寸骇人的阴茎在他的身体里肆无忌惮地驰骋着。强烈的对比爽得朴到贤头皮阵阵发麻。每一次拔出性器都带出了淋漓的汁水,又狠狠地撞进去,戳到omega最隐秘的那个小口。

“呜呜……”郑志勋吓得缩紧身子。朴到贤的那根东西太长,也太粗,让他产生了一种自己要被撑坏的恐惧,快感和痛感的双重夹击让他一直止不住地哭泣,“疼……”

“放松。”交融的信息素催生出了迷乱的气息,也催生出了alpha平日里很好地蛰伏在内心深处的恶劣本性,朴到贤不管不顾着撞击着那处入口,压低声音说,“让我进去。”

“啊……嗯?”下边张开的小嘴正迎合着强力猛烈的入侵,意识都被撞得支离破碎,郑志勋迷迷糊糊地问他,“哪里?”

“打开你的生殖腔,我要肏进去。”低哑性感的嗓音里缓缓地吐露出蛊惑的话语,连朴到贤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仅仅是alpha天性的驱使吗?他不愿去想太多,只是很清楚一个事实。

他要眼前这个omega,要他只能是自己的。

潮水般一波一波袭来的快感冲刷得郑志勋的腰身化成了一滩春水,本来就脆弱的理智被刮得断片儿。他全身都瘫软了,任由着alpha的摆布。双腿止不住地打颤,唯一的支撑点是身体相连的那处。后穴吐出的蜜液顺着臀缝流到了大腿根,不用看都能想到是怎样一副淫靡的画面。

他怎么能够拒绝呢?

感受到生殖腔怯生生地对自己开了口,朴到贤抬头吻住郑志勋的下巴。一个浅浅的、不带有侵略性的吻,让激烈的性事平添了几分缱绻的温柔。又搂住他的腰,将他轻轻地托起,稍稍换了一个角度能让他好受些,性器缓缓地挺进了omega的生殖道。

郑志勋忍不住发出声声呜咽,混合着忽而拔高的呻吟和起伏的喘息。那强烈刺激带来的快感让他整个身体都仿佛不是自己的,只能撑着最后一点气力搂紧alpha的脖子。在体内逞凶的性器上布满的纹络擦刮着敏感的肠壁,每一次都那么清晰,引得他的淫水流个不停,迎合变得更为顺畅。

朴到贤的双唇又在郑志勋后颈腺体的部分摩挲着。自己辛辣的信息素味道太呛人了,而眼前omega甜美的气味就让他很是享受。感觉到了肩头颔首表示顺从的动作,他狠狠地咬上了那处突起。

与此同时,顶着入口的阴茎也涨大了几分,朴到贤猛地攥紧郑志勋的腰,攻城略地的动作越来越猛烈,频率也越来越快。在绞紧的快感中,伴随着一记深到极致的插入,涨大的结卡住了omega生殖腔的口。

滚烫的内壁在高潮的快感中紧缩乱颤着,漫长而有力的射精过程让刚刚分化初次经历发情热的omega无比清晰地明白了一个事实:他被一个alpha标记了。

-T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