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Work Text:

 

图书馆

 

这是zemo拒绝回家的第三天,他和他的合租舍友发生了一点争执,在无法解决矛盾并且还有愈演愈烈的趋势下,zemo选择了离家出走另寻住处。

要是搁别人身上,zemo一定想方设法让对方主动离开。然而谁让他的舍友是油盐不进的rumlow,准确来说是只对他油盐不进的rumlow。当初同意和他租一起简直是脑子进水之举。

看着rumlow比他健壮许多的肱二头肌,zemo选择了后退一步避免麻烦。毕竟自己几斤几两他还是心里有数的。

利用那张看起来人畜无害的脸, zemo成功气人的在Bucky和Loki那里得到了沙发的位置,这让正在追着两位的男士们气的牙痒痒。但这些都不是重点,重点是他要如何才能在论文死线前交上论文并且找到新住处。

或许更加重点的是怎么才能躲开脑子不正常舍友的追求。

Zemo绕到书架后边,努力的搜寻对他可能有用的书籍。他料定rumlow不会来这种地方,所以他很放松的浏览那些花花绿绿的书脊上的名字。然而太过放松注定不是好事,因为他没有注意到他选的书架过于角落,高大的木质书架和墙壁围成一个死角。

“在看什么?”

低沉的嗓音擦过耳膜,没来及让他尖叫,嘴就被捂住了。Rumlow把他整个圈在怀里,一只手捂住他的嘴,一只手抓住他的胳膊让他没有反抗的机会。

“图书馆不能大声喧哗。”

“唔.......”一个万年不会来图书馆一次的人还会遵守图书馆规则真是不可思议。

Zemo抬脚要踩rumlow ,却被对方看准时机用膝盖顶进他腿间分开他的双腿。该死的rumlow,腿比他长!

Rumlow抓着他的手慢慢从胸前往下移,现在这个气温的他们穿的不多,贴在一起的摩擦让他们体温不约而同的升高,尤其zemo意识到了顶在他屁股上的是什么玩意后紧张了不少,他选的位置妙就妙在,这不但是个视线死角也是个监控死角。Rumlow胆大妄为的抓着他的手解开他的裤链,隔着内裤揉搓自己的欲望。Rumlow的手指卡住他的指缝,强迫他和他十指相扣。

Zemo很快意识到自己的身体同样有反应,rumlow在他耳边轻笑着含住他的耳垂,用温热的舌头细细舔弄他的耳廓。那种感觉让他腿软,只能把重量倚在rumlow身上。

“唔,rumlow.......”

在嘴唇得以被放开的时候,zemo发出和小猫叫一般的呻吟,他自己都惊讶于自己能发出这种声音。

“嘘,别发出声音。”

Rumlow把手指压在zemo柔软的唇上,放开zemo的手而大胆的把手贴着他内裤的边伸进去肆虐,揉捏他已经半勃起的小兄弟,一直顺着囊袋底下的敏感区域摸到后面的神秘之处。

Zemo抗拒的扭动起来,rumlow用腿夹住他的身体然后把手指伸进他的嘴里压住他的舌头。

“啊唔.....不.......”

“别拒绝我,”

“rum........”

舌头被手指玩弄着不断分泌出唾液,为了不让自己等会太过狼狈,zemo不得不努力合上嘴吧去吞咽那些液体,于此同时他也在吸允rumlow的手指。

这似乎取悦了rumlow ,看起来是要强上他的人耐心起来,用一根手指插进了他的后面开始替他扩张。从来没有被这样进入过的zemo身体紧绷,又因为亲吻脖子的安抚动作而放松。

“你很紧,小东西。”

Rumlow开始说一些挑逗他的话,让他脸色发红,想要反驳却被手指操到没有力气。Rumlow用两根手指把他操的想要浪叫,抽插发出隐晦的水声,而他却有种全图书馆都回荡着他被操出水的声音的错觉。

突然响起的脚步声让zemo一下子收紧了身体,而rumlow却神情自若的用风衣把他裹到怀里,只露出一个头。所以管理员shimdt只看见了一对小情侣腻腻歪歪在书架上找书的场景,于是他摇摇头走了。

Zemo几乎是手指颤抖着摸上那本《商事法》的银蓝色书脊,rumlow 抓着他的手,控制着他的身体。

“rumlow,你到底要干什么?”

“干你啊,还能干什么。”

Rumlow低头啃咬着zemo的脖子,他发现zemo有时候真的是傻得可爱,居然一直没有发现自己邀请他合租就是想睡他,还傻傻的以为他一直暗恋着Bucky。

 

“我我我.......你......Bucky.......”

“我和他只是朋友,现在可以干你了吗。”

手指重新进入湿润的后穴,rumlow开合着手指不断替zemo扩张,等到差不多的时候,他从衣兜里掏出一个圆润的东西塞进了zemo的体内。

“什么东西?”

等到那个玩意开始震动的时候zemo才明白发生了什么,他无声大骂rumlow,居然随身带这种东西,果然是个变态。

然而rumlow替他理好衣服,抚平衬衫上的褶皱,伪装出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的样子----除了zemo滚烫的脸颊和发红的眼角。

Rumlow牵住他的手带着他往外走,而跳蛋的震动让zemo根本没有办法迈出腿,每一步对他来说都是折磨,肌肉的牵动改变跳蛋的位置使其撞上敏感点,让他几乎腿一软就要跪下来。

“这可是图书馆,你要是发出什么奇怪声音的话总是不太好。”

Rumlow笑的让zemo恨不得把他千刀万剐,然而对方俯身很快的在他唇上啄了一口。

“这是对你躲我的惩罚,表现好点,出了这里我就抱你回去。”

Zemo咬牙切齿的拽着rumlow的衣袖往图书馆大门走,他第一次感觉他们学校图书馆该死的大,他不应该太过低估rumlow的腹黑程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