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剑三/求欲同人/驯养同人】邪教老曲大喵和萧绝(三)

Work Text:

第三章

沙沙沙——

城外一条人迹罕至的小道上,除了那赶路的马蹄声外,只能听到风吹树叶的沙沙声,静谧漆黑的夜间其实并不方便,但对一些人来说那淡淡的月光已然足够。

唐绝身影如同鬼魅般快速在枝衩间飞掠而过,漆黑的夜色和树叶吹动的响声就是他最好的遮掩,完美的掩盖了他本就轻不可闻的踪迹。

唐绝一个跳跃身轻如燕半跪着落在一根视野极佳的枝衩上,看着小道上的几人,嘴角噙起一抹笑意取下别在腰间的弓弩,而后抬起手中的弓弩对准目标直接一发追命然后跳下枝衩。

箭矢划破空气的破鸣声在静谧的小道上响起,等路中的人发觉时箭矢已然到达眼前,那人连惊呼声都来不及发出就被一箭射穿心脏摔下马。

"吁——"

陡然的变故惊的其余几人猛拉缰绳,抬头就对上从空中降下的唐绝。

在唐绝面前他们的抵抗显得过于苍白无力,刀剑箭矢碰撞的锵锵声以及拳脚碰撞的砰砰声不过几息的功夫就已停下。

唐绝收回弓弩别于腰间向回走去,身后则是一具具没有丝毫声息的尸体。

回到客栈后,唐绝双手交叉枕在脑后躺在床上有些无法入睡,无聊的左腿曲起右脚脚尖有节奏的轻点着,借着窗外射进的月色在屋内随意环视,待不经意间看向桌面时突然停下了动作,而后眼珠一转心里顿时有了主意,直接一个鲤鱼打挺从床上跃起。

跳下床后,唐绝握了握手腕走到桌前点燃蜡烛,拿起桌上的糕点唇角翘起,这是他今日午时排了好久的队才买到的糕点,也就买了两份,他自己打开一份吃了一块,剩下的还没来得及吃。

那张还带着青涩的英气容颜展颜一笑,眉宇间尽是少年儿郎的意气风发,低头轻笑:"那家伙也爱吃这家的糕点,反正闲的无事,找他喝酒去。"

唐绝自言自语间直接定下了接下来的行程,伸手将拆开包装的那份小心的用油纸重新包好和另一份一起拿在手中向床边走去,走至半路时突然停下脚步,将手臂抬起放到鼻翼下轻嗅,而后那双好看的眉毛随之皱起,有淡淡的血腥味和尘土味。

"该死!"

他方才回来时嫌麻烦是直接从窗户跳进来的,身处唐门的缘故他早就习惯了身上那点轻微的血气,因此也没叫小二上来送热水,看来现在必须洗个澡了,唔,顺便也换一身衣服。

说干就干的唐绝返回桌前将糕点放回桌面走出房门让小二送一桶热水上来,待洗去一身的疲惫和淡淡的血腥尘土味后从包裹里取出一件干净的衣服换上。换上衣服后,唐绝拿起桌上的糕点就要放进怀中,不想却在半路停下了动作,只见他沉吟了几下后又转身打开包裹取出另一件衣服。

看着床上的驰冥套装,唐绝有些迟疑,这是他这次出门新带的衣服,还未从穿过,要不要穿这个呢?

不过好在他并不是一个拖拉的人,很快就干脆利落的将身上的衣服换下,换好后,唐绝伸展了下身体,低头打量了自己几番,随后满意的点点头,好像,还不错?

换好衣服后,唐绝取下床头的弓弩和机关翼别在身上,接着将油纸包小心的揣进怀中,做好一切后径直走到窗户旁,双手撑着窗沿一跃而下,半空中打开双翼向皇宫飞去。

来到皇宫后,唐绝熟练的躲过一批批侍卫向记忆中的那间房走去,黑暗中他身姿矫健如同一抹影子般不可追踪,诺大的皇宫如同自家庭院般来去自如。

唐绝悄无声息的降落在一间屋顶上,半蹲下后小心地探头查看四周是否有人出没,待确定无人后飞身降落在门前,看着屋内隐隐的烛光,唇角翘起,看来那家伙还没睡,正好。

唐绝伸手推门而入,不过为防止引来别人的注意他的动作很轻,等他走进房内后顺手将门关上,顺着烛光向室内走去。

走到内室唐绝伸手掀开帷帘笑着开口:"唐萧,我来……"

唐萧原本闭着的双眼瞬间睁开,两眼锐利的向来人看去,待看到来人是谁后转变为惊诧:"唐绝?"

"你……"

唐绝看着坐在浴桶中的人,猛地转过身支吾着开口:"我不知道你在沐浴。"

看着自己衣不蔽体的处境和转过身的唐绝,唐萧有些无奈,这家伙怎么会突然过来,皇宫的侍卫是干什么吃的,一次也没拦住他。

"你先去外面等我。"

"噢……嗯……"

听到唐萧的话后唐绝如同得到了赦令一样快速走到外室在桌前坐下,坐下后拿起茶盏给自己倒了杯水,端起茶杯举至唇边却不曾张口,就那么维持着那个动作,眼眸没有焦距的颤动,脑海里全是刚才惊鸿一瞥看到的景象。

唐绝抿了抿唇,耳尖有些发红,其实也没看到什么,唐萧大半个身体都埋在水下,他也只看到胸膛以上而已,况且两人都是男人,他刚才跑什么跑,他还能占了他便宜不成?

好像显得他做贼心虚一样!

"你怎么过来了?"

就在唐绝自我恼怒的时候突然听到唐萧的声音,猛地抬头才发现唐萧不知何时已经出来了。

看着一身白色袍子的唐萧,唐绝猛地站起身放下手中的茶杯,他向来衣着严紧得体,这副懒散的模样,到是第一次见。

不过,还挺好看的。

唐绝侧头躲过唐萧的视线这么想着。

"喂,你怎么了?问你话呢?"

对于唐绝的反应唐萧有些莫名其妙,这家伙怎么了?

"啊?……喔……我来找你喝酒……",说着唐绝从怀中取出糕点放到桌上,"你不是也喜欢这家糕点么,喏,今天刚买的"

瞟了眼桌上的糕点,唐萧就将视线转到唐绝身上:"你这身衣服……"

"衣服?",唐绝下意识的理了理胸前的衣襟,"不好看吗?"

"没",唐萧轻笑,眼里带着些许惊艳,"只是第一次见你穿驰冥,还挺好看的,你向来不是一身儒风么,怎么突然想换了?"

听到唐萧的赞美唐绝眼里带上得意,恢复了以往的肆意飞扬:"那是,小爷当然好看。穿这个只是因为这次出任务正好拿了身驰冥,而先前那件不好在怀里放东西而已。"

"哦?这样啊,我还以为你来这里专门换了身衣服呢",唐萧一副原来是这样的点点头。

"小爷来见你又不是见漂亮姑娘,换什么新衣服",唐绝摆摆手一副你想多了的模样,同时脑海里却回想起客栈里本以穿好衣服却又突然莫明想换此刻这身衣服的自己。

"原来你见漂亮姑娘还要换新衣服啊~"

"胡说什么,你这里应该有好酒吧,喝酒喝酒,一会天要亮了。"

对于唐萧的打趣,唐绝别扭的扯开话题,嚷嚷着让他快点取酒来,不想继续这个话题。

"你来找我喝酒还得我自己备酒。"

"我这不是带了糕点么。"

唐萧白了唐绝一眼后从柜子里取出两小罐酒坐到桌前将一小罐递给他:"喏。"

唐绝笑着接过酒罐打开泥封仰头灌下一大口,豪气的抹了把唇边的酒渍:"好酒。"

看到他这样唐萧也仰头灌下一口,不过或许是因为常年呆在皇宫的缘故,他的动作豪气却带着些许矜贵,颇有几分赏心悦目的味道。

两人就这么吃着糕点喝着美酒闲聊着,待酒见底后,都有了三分微醉。

"喂,你当初怎么想进宫了,这里跟个牢笼一样,半分自由也没有,哪里有江湖来的肆意快活。"

唐萧闻言眯眼轻笑:"你以为谁都像你一样?"

"为什么不向老太太求求情,你和师兄一文一武,你们二人联合起来没多少人能在你们手中讨得到好处,你们这么厉害想必她也舍不得。"

"呵,我们必须进宫。"

"为什么?"

"为什么?"

唐萧轻喃着重复唐绝的问题,看着眼前意气风发什么都不知道的少年,眼底划过一抹嘲讽,因为她舍不得把你关进这个吃人不吐骨头的地方,所以我们必须在这。

见他半天不说话,唐绝前倾身体向他靠近,不想因为距离过近嗅到了唐萧身上的淡淡清香,抬头看着他,眼眸倒映出唐萧因刚沐浴醉酒的缘故有些微红的脸庞,眼底划过迷醉:"你身上好香啊。"

"香?泽兑身上可没有信息素。"

"不是,你身上有一股香味,好像是……是……青草芳香。"

"青草?",唐萧歪头用那双迷醉的紫眸扫了唐绝一眼,拿起桌上的糕点递过去,"你闻到的是糕点的艾草味吧,想吃这个?"

对上那双迷人的紫眸,唐绝一时有些大脑空白,他无意识的挥开唐萧递过来的糕点,倾身向唐萧靠去,眼目迷茫,好想……

唐萧伸手挡住唐绝靠近的脸庞,轻笑

"把我吃进肚子可不行,没分化的小鬼。"

被挡住的唐绝伸手推开唐萧的手,而后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自己方才做了什么,英气的俊脸蓦的一红,脑子里只有唐萧的那句把他吃进肚里。

"嘿,小鬼,回神了,你再凑近就要扑我怀里了。"

此时的唐绝半个身子都朝着唐萧倾去,两人的距离不过拳头大小,近的可以清易感受到对方的呼吸。

"我长大了,不许叫我小鬼!",唐绝原本正要起身,在听到唐萧的称呼后瞬间止住了动作,眉头一皱不高兴的看着唐萧开口,这个年纪的少年总是心比天高,不喜欢被人当成小鬼头。

"啧,小鬼都不会承认自己是小鬼。"

"你!",看着唐萧那副随意的态度,唐绝有些恼了了,心里一急直接压过去,顿时两人从凳子上跌下去摔倒在地面上。

地面上,唐绝压在唐萧身上,猛地摔在地上再加上身上还挂着一个少年的重量,唐萧吃痛轻呼,唐门的人习惯疼痛不并代表他们就不怕疼痛。

听着他的轻呼,唐绝一时着急直接伸手摸上他的脸:"很疼吗?我不是故意的,你没事吧?"

此时的他完全忘记了唐萧也是一名唐门杀手,这点疼痛对他们来说根本算不了什么。

"没事",唐萧抚上唐绝放在自己脸上的手打算拿开,待覆上唐绝的手后却发现两人的姿势距离过于不合适,过近的距离导致两人的呼吸缠绕,一时气氛有些尴尬。

"小鬼头,你是不是该先起来?",或许是叫顺了的缘故,唐萧张口就是一句小鬼头,松开手示意唐绝该起来了,完全忘了他为什么会被压在地面了。

"我说了不要叫我小鬼!"

"好好好,唐绝,你先起来。"

唐绝对他敷衍的态度十分不满,可又不知道该怎么办,脑一抽直接低头覆上唐萧的嘴,想要堵住那张说着让他不高兴的话的嘴。

唐绝的举动让两人同时怔住了,瞳孔扩大,颤抖着看着对方。

感受着唇瓣接触的柔软触感,唐绝受到惊吓般抬起头从唐萧身上翻下坐在一旁的地面,涨红了脸:"我……我……"

唐萧随后坐起身,原本怔愣的神情在看到唐绝的不知所措后转变为了哭笑不得,果然还是个孩子。

"没事,一个意外而已,你不用在意",唐萧轻松的说着让唐绝不用在意,同时在唐绝看不到的地方那双垂下的眼目深邃的让人看不懂。

"你怎么可以这么轻松的说不用在意!",唐绝猛地转过头对上唐萧的双眼,唐萧那副不在意的口吻让他又恼又委屈,这怎么可以不在意!两个人是能随随便便亲的吗!他……他还想着以后和自己的媳妇……

"喂,你这样好像是我轻薄了你一样。"

"可是……可是……",唐绝涨红了脸,憋了半天却说不出一个理所然来。

"这种事没什么大不了的,等你以后分化了你就懂了",唐萧拍了拍唐绝的肩膀,说完后从地上站起来,拍了拍身上微不可闻的尘土,"好了,天色不早了,快回去吧。"

唐绝站起身,看着身前背对着他的唐萧沉默不语,一动不动的站在原地,没有要离开的意思。

"怎么了?",唐萧扭头看向身后。

"你懂?",唐绝直勾勾的看着唐萧开口。

"什么?",什么意思?

"你懂那些事?",唐绝再次开口,神色带上了几分固执。

察觉到他气息的变化,唐萧转过身看向他:"怎么?"

"你教我。"

"你说什么?"

"我说你教我。"

唐萧神色一下子变的危险起来,深邃的紫眸对上唐绝的双眼,轻声开口:"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我知道",唐绝上前一步走到唐萧身前,"师兄既然懂得,那教教师弟有何不可?"

唐萧抚脸轻笑一声,笑声中带着莫明的意味。

唐绝。

我本想放过你的。

既然是你自己主动撞上来,那就别想逃了。

我也绝不会允许你逃离。

"你……",唐绝伸手就要向唐萧抓去,他这是什么意思。

下一刻,唐萧放下挡在脸上的手,抓住唐绝伸过来的手腕,脚步一掠压着人瞬移到门框上。

唐绝背靠着门框,眼眸一转看了眼自己被抓着的手腕,抬头看向唐萧:"你这是做什么?"

"做什么?",唐萧轻笑着低头凑近,"教你你想学的"

说完后,唐萧不等唐绝反应过来直接低头吻上那抹他日思夜想的唇瓣。

覆上那抹唇后,唐萧先是轻抿着唐绝的下唇,同时探出舌尖细细描绘,待下唇湿润后又辗转到上唇,用同样的方法去描摹。

唇上湿润的触感让唐绝有些不知所措,他伸出舌尖想要舔一下唇,却不想直接撞上了唐萧探出的舌尖,相碰后他下意识的想要收回去,然而唐萧并没有给他这个机会,直接顺着他缩回的路线追了上去,灵巧的撬开他的牙关,缠住那条软舌与之共舞。

"唔……"

酥麻湿软的触感让唐绝有些不知所措,小声呜咽一声,没有丝毫经验的他只能被动的任由唐萧加深了这个吻。

感受到他的乖顺,唐萧内心深处被隐埋的欲望挣脱枷锁冲破牢笼,叫嚣着占有他。

唐萧松开握着唐绝的手腕,伸手抱住他的头,歪头极近缱绻的专心在这一吻上。

唐绝闭着眼,感官被无限放大,他感受到唐萧在他口中攻略城池,不断的舔舐他的牙关,啃咬他的唇瓣,纠缠他的舌尖,他却只能节节败退,任由对方掠夺他的呼吸。

不知过了多久,唐萧终于松开了唐绝,松开后两人唇齿间牵扯出一道淫靡的银丝,唐绝探出舌尖舔了舔唇边的水渍,伸手抹去唐绝唇角的银丝,看着他微红的脸颊和迷蒙的神情,低头抵着他的额头,语气温柔的能拧出水来:"呼吸,笨蛋。"

"嗯?",尚未缓过神来的唐绝迷茫的看着唐萧,在感受到胸腔的憋闷后才缓过神来,张嘴大口的呼吸。

看到他这般可爱的举动,唐萧闷笑出声,抱着唐绝头部的手缓缓下移,左手下滑到他腰间细细摩挲着那纤细的腰肢,右手缓缓划到唐绝胸口停了下来,指尖准确的找到那颗茱萸,隔着衣料轻拢慢捻。

唐绝身体轻轻颤抖起来,这种酥麻的感觉实在是太过难受,好像有一只羽毛不断的在他心头轻挠着,挠的他心痒痒。

察觉到他的轻颤,唐萧笑着扣住唐绝的腰身旋转着向室内移去,在移动的同时一件件解除他身上的衣物。

等两人摔倒到床上时,唐绝才意识到自己身上只剩下一条裤子,他看了一眼后直接利落的脱掉将其扔下床,而后抓住唐萧身上宽松的白袍,唐萧顺从的让他脱掉自己身上的衣物,自此两人终于赤裸相对。

唐萧低头吻上唐绝,唇齿纠缠间啧啧的水声平添一分色情,吻过后,他的唇缓缓下移来到唐绝脖颈处,还未彻底长开的少年喉结并不是很明显,但却异常敏感。唐萧张口叼住那小巧的喉结,舌尖灵巧的在上面打着转,不时再吮吸啃咬几下,轻而易举的让唐绝呼吸紊乱。

然后是锁骨。

唐萧埋头在那漂亮精致的锁骨上,从左到右一点一点的吻过,循环往复,最后停留在锁骨中间,探出舌尖在那小小的凹槽舔舐,如同猫儿喝奶那般,痒的唐绝难受。

紧接着他下滑到胸膛。

伸手抚上唐绝发育良好的胸膛,微凉指腹轻轻掠过,手指在那胸膛上画着圈,而后一点点的缩小圈子直逼中间而去,绕着那粒茱萸打着转。

唐萧低头将左边的那粒茱萸含在嘴里,吮吸啃咬,舌尖不时划过,同时指尖捻上右边的那粒茱萸,短短的指甲不老实的骚刮着。

唐绝大口的喘着粗气,侧头咬住手背防止呻吟出声,他清楚的感受到唐萧舌尖那不明显的凸起在他胸膛上滑过,只觉得胸部敏感的如同一个女人一样。

等口中的茱萸变大变硬后,唐萧又将现场辗转到另一粒上,左手以同样的方法照顾着吐出的那粒茱萸。

"唔……不要……你快点……"

接连的刺激让唐绝有些受不住了,推搡着唐萧埋在他胸膛上的头颅,想要快点结束这漫长而磨人的前奏。

唐萧抬起头,伸手钳制住唐绝的双手放置在两侧,看着他难耐的神情,不怀好意的勾唇一笑:"既然是我教你,当然得听我的。"

说完后他又低下头向腰腹处移去。

照旧是细碎的轻吻,磨人的啃咬,酥麻的吮吸,呼吸间温热的气息喷洒在唐绝被舔舐的湿漉漉的腰腹处,唐萧耐心的将自己的痕迹一寸寸的覆盖在唐绝身上,同时他的两只手仍旧禁锢着唐绝的双手,不过他只是意思性的轻握着,倘若唐绝想要挣开,轻而易举就可以成功,但不知处于什么心思,明明难受的不行却,唐绝却任由他禁锢着自己,不曾挣脱。

唐绝被刺激的眼角有了轻微的水花,他突然意识到今天这场教习可能就是这个节奏了——缓慢、磨人、拖沓,这是他最不擅长的,他喜欢粗暴直接,但是唐萧似乎喜欢这磨人的前奏。

唐绝有些模糊的大脑胡乱的想着,他虽喜欢粗暴直接,但是这种缱绻似乎也不赖,他喜欢和唐萧这般亲近。

然后再往下。

吻过腹部后,唐绝身下那物早已站起彰显着他的存在,唐萧这次并没有吻上去,稍微抬高身体伸出手在那粗壮的家伙上弹了一下,待听到唐绝的闷哼后对上他那双欲求不满的双眼,坏心眼的在铃口骚刮了一下后就将战场转移到了别处,让唐绝那翘起的小家伙孤零零的站着。

紧接着唐萧坐起身,伸手抓住唐绝的脚踝抬起,一寸寸的抚上那肌肉线条流利地小腿,顺着线条一路向上,直至大腿。抚摸过后,他又恢复了那磨人的教程,从脚踝一寸寸的向上吻去,直至大腿内侧。

大腿内侧的皮肤要敏感细腻的多,唐萧原本的轻吻渐渐变成了啃咬,温热的呼吸喷洒在唐绝腿部内侧,痒的他下意识合拢双腿,却在半途被唐萧用手撑开。

"嗯……呃……我难受……哼嗯……"

看他已经到了极限,唐萧也不再戏弄,收回唐绝身上那煽风点火的手,如同唐绝所希望的那样抓住他那胀痛的性器。

唐萧扶着唐绝让他坐起身,右手仍旧揉捏着他的性器,左手扣住他的后脑和他交换了一个湿漉漉的吻。唐绝是个很好的学生,仅仅两次的接吻就已学了个有模有样,两人啃咬着对方,唇齿交缠极近缱绻,灵巧的舌尖你追我赶,恨不得把对方吞进肚里,那来不及咽回的唾液顺着唇角流下,伴随着啧啧的水声显得色情而又淫靡。

唐萧手下加快速度撸动着唐绝的柱身,指尖或轻或重的揉着着底端沉甸甸的囊袋,绕着柱身盘旋而上直至铃口。那常年握着弓弩和暗器的手指在长年累月的累聚下覆盖着一层薄薄的粗茧,这使得他骚刮着唐绝的铃口时让刺激放大了一倍,几道循环后,唐绝很快就交代了出来。

唐绝仰头喘息着,大脑一片空白,等回过神来后才发觉他在唐萧腰侧留下的几道红痕,看着那几道痕迹,唐绝将手移到唐萧腰处摩挲。

唐萧虽然比他大了几岁,但或许是因为骨架小的缘故,他的身材高挑瘦削,而且他皮肤很白,腰肢纤细的仿佛两手就能握住,让他看起来美丽又惑人,糅杂在一起生出一种让人想要凌虐的美,唐绝眼眸一深,心间生出一股想要将唐萧方才对他做的那些事尽数施展在他身上,让他周身也遍布他的痕迹的念头。

看见他眼底毫不掩饰的欲望,唐萧眼眸危险的眯起,伸手拍掉唐绝放在他腰间的手,挑起他的下颌:"现在是我教你,老实点,嗯?"

唐绝抬头看着这样危险而又魅惑的唐萧,心中的欲念更是膨胀,但他暂时忍了下来,轻轻嗯了一声。

唐萧看出他的念头,不过他并不在意,相反心里有一种隐秘的喜悦,看来他对他并不是没有感觉的,即便现在只是身体上的欲望。

唐萧屈膝半跪在唐绝腿间,伸手手弹了几下那并不小巧的性器,待唐绝不满的哼哼后才停下戏弄。

唐萧抬头看了唐绝一眼,而后直接低头舔了一下铃口,他先是绕着铃口舔舐几圈,然后扶着粗壮的性器张嘴吞了进去。唐绝虽并没有分化但他身下的那物一点也不小,想要吞咽下去并不容易,感受着那硕大的蘑菇头顶着他口腔,唐萧放慢速度将那物吞进去,同时舌头绕着柱身舔舐几圈。湿润让吞咽变的稍微容易一些,唐萧也不急着将那物直接吞下去,他一手扶着柱身一手揉捏着囊袋,含着铃口不时吮吸几下,待难受时直接将那物吐了出来,而后再次含进去,等适应后给了唐绝几个深喉。

生理性的刺激让唐绝爽的脚趾蜷缩起来,快感让他本能的挺动腰身将自己向唐萧口中送去,察觉到他的动作唐萧也不制止,纵容的加快速度和深度让他更加舒服。

唐绝并不清楚唐萧是什么感觉,他只觉得自己爽的头皮发麻,两腿都有些颤抖,这样从未享受过的快感让他沉迷其中无法自拔,只能双手撑着床板稳住身体不至于周身无力。

唐绝仰头伸长脖颈,汗水顺着脸侧一滴滴的滑下,修长的脖颈显现出性感的弧度,这次没有手背的阻挡他只能紧紧咬住下唇以防呻吟出声,但是即便如此仍旧有断断续续的呻吟从他口中溢出。

不知过了多久,在唐萧的卖力伺候下,唐绝再也忍不住的射了出来。

伸手抹去唇边的精液,唐萧移动身体覆在唐绝上方,捏着他的下颌静静等他回过神后开口:"爽了?"

"嗯",唐绝双眼还是有些迷茫,他感觉仿佛身处云端一般飘渺。

"既然这样,那我们步入正题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