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BY48捉妖系】34、fa情期

Work Text:

34、fa情期

胡杨是被煎蛋的味道给香醒的,尤其是还配有煎至油汪汪的培根。

他寻着香味下床,看到陈骁随意套着件衬衫在操作台做荷包蛋,风轻云淡撒胡椒粉的样子很难和昨晚相比。

“嗯?你醒了!”陈骁将简单烘烤的吐司同煎蛋培根盛好端上饭桌,“这里离卖早餐的地方太远了我就随便做了点你先吃着。”

胡杨赶紧去洗漱。

 

单身汉生活让他好久没有吃过正儿八经的早饭。

 

胡杨边切荷包蛋边问:“没想到你还会做饭?”

“助理不可能永远在你身边,一个人的时候就随便对付点。”

昨晚发生那样的事情,陈骁却没有丝毫尴尬的表情他一口一口地喝着牛奶。

“昨天晚上这样就行了?”胡杨想了想问。

陈骁笑笑,不带什么感情地说:“等今天晚上你就知道了。”

“那成,我出去一趟等到时间就回来。”胡杨觉得也没有想象中那么难以接受,他咽下最后一口吐司端着盘子要去洗碗池

陈骁歪歪头:“不行哦,今天你哪都不能去,只能在这里。”

“为什么?”胡杨刷碗的动作一震,“额我来吧。”

陈骁也端起自己的早餐盘子到洗碗池旁等,胡杨顺手结果一起洗。

没了碗的陈骁倚在冰箱边看着胡杨洗碗:“不好解释,也算是条约中的要求,你有很要紧的事?”

 

胡杨一想也是,人家七位数眼睛都不眨地签过来,买自己这几天全天侍候也是正常。

 

“也没什么事。”胡杨将洗好的碗放回碗柜,湿着手去找毛巾,“就是昨天拍的作业得修一修。这几天就得交给人家。”

“在你工作室还是在你家?”陈骁将挂在冰箱上的毛巾递给胡杨。

“工作室。”

“还有什么要带的?我让江勋一次性全送来。”陈骁掏出手机。

 

胡杨穿着家居服在修图,容大的小总裁盘着腿在他旁边玩手机,没有要离开的意思。

“小陈总!”

有个人在身边工作总归不方便,胡杨心里有些变扭:“你不用上班吗?”

“唔?”陈骁盯手机盯得有些犯迷糊,“这几天都不用,有江助理在。”

“困了?要不你去床上睡吧。”胡杨好心地建议。

陈骁没睬他,干脆整个人缩在沙发里,大有他去哪自己就在哪的架势。

胡杨只得作罢,继续埋头苦战。

 

胡杨察觉到陈骁不对劲是在下午两点。

像他们这种赶工作的连着五六个小时不抬头那是常事,少饭忘餐的那更是家常便饭。

等到他工作告一个段落他才猛然想起陈骁还坐在自己身边。

“小陈总?”

陈骁整个人缩成一团,就连脸也埋在双腿间。

“小陈总?”胡杨拍了拍他的肩膀,却被掌心下灼人的热度给惊了一下。

 

莫不是发烧了,胡杨暗自嘀咕。

 

“唔!”陈骁发出一声含糊不清的轻哼。

胡杨吓了一跳,他也是男生,这种声音他很熟悉,大学时期总是会宿舍男生三五成群地交换‘学习资料’或者一起分享,那里面的女孩子也会发出这样欢愉的声音。

“我。。。”胡杨慌忙起身,“我去给你倒杯水。”

“等等!”

“你以为我买你来干什么?”

在欲离开时被陈骁抓住手臂,“就是给我倒水的吗?”陈骁抬起头露出一张被情欲烧得通红的脸。

 

沙发上的抱枕被扫落一地,陈骁将胡杨压在自己身下,胡杨的身体还是比自己壮硕的多,这一下子用尽了自己最后的一点力气,也得亏胡杨的毫无防范。

陈骁阴阴一笑,饱满的额头出了一层薄汗,未打理的刘海垂落一根一根的黏在额头一副惨兮兮的样子。

他与胡杨贴得很近,唇贴唇,近得胡杨都能数的清陈骁嘴角到底有几颗痣,近得可以感知陈骁呵出的热气。

陈骁脑中的那根理智的弦紧绷马上要达到临界点,每月噩梦般的日子如期而至,“我现在告诉你你应该干什么”陈骁阴测测道:“干我!”

“干我!”

 

陈骁刚说完这句话。

嘣一声。

那根理智的弦断了。

于二人脑中。

 

陈骁看着愣成一尊石像的胡杨,一咬牙龈:“真没用。”

说罢便对着胡杨的唇吻了下去,趁其不备直接将舌头伸了进去。

陈骁很直接,软软的舌头绕着胡杨的齿列打着转,勾得胡杨本能性伸舌头‘抵抗’却在陈骁的软舌一扫而过下落空后便直直地纠缠上来。

陈骁吻得很认真,舌头纠缠舌头,吮吸声啧啧作响,他闭目专心接吻的样子让他整个人都柔和了下来,少了那份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淡。

 

身上的一件衬衫松垮地掉落在腰部,雪白的躯体就这样贴着胡杨的身体。

他体温上升的很快,陈骁咬牙闭着眼睛用自己早已汁水泛滥的后穴磨蹭着胡杨有些趋势的下体,不多时红晕染上了自己赤裸的躯体。

胡杨回过神,他知道为什么陈骁完全不用担心自己是直男的事情。

 

 

根本无需担心。

 

此时的陈骁宛若一颗熟透的水蜜桃,浑身散发着香甜的气息。

一碰便能自动从枝头脱落,乖乖地落在你的手里任你处置。

那种发散性的求欢信息,任何雄性都不会拒绝。

 

 

陈骁一边胡乱亲吻着胡杨的脸颊挺身将自己的身体送进胡杨的手里,一边发出低声的呜咽:“摸摸我,求你。”

胡杨被这样的陈骁所感染,这一刻他再也不去考虑自己是否是个直男,是否能硬起来之类的废话。下身那处在陈骁的撩拨下硬到爆炸,接受求换信息的他一翻身便将陈骁压在身下他胡乱亲吻,在锁骨处留下几个印记后就直接将殷红挺立的乳首含乳口中逗弄。

 

胡杨虽然不是同,但是在签条约之前的小电影没少看,他也是知道两个男人做的时候是需要润滑液的,他安抚性地亲亲陈骁准备起身去找就被迷迷糊糊的陈骁拉着不让走。

“我去找润滑液,这样你不会受伤。”胡杨解释。

陈骁默不作声他咬着唇牵引着胡杨的手指到自己的身后的穴口。

胡杨倒抽了一口冷气,不应被用来zuoai的穴口此时已经汁水四溢,胡杨只是轻轻戳入一指指尖就被内里火热湿滑的肉壁热情地吮吸住。

找润滑液的念头被抛到九霄云外,确切来说是任何念头都被抛到九霄云外,胡杨现在只想狠狠操进这具柔软的躯体里。

陈骁一句话说不出,他被压在胡杨身下,身后肉穴被胡杨的三跟手指变着法地戳刺,前面被冷落的小巧性器及时地被套弄,

大脑还剩一丝清醒,他另一只手在身边胡乱摸索着tao子。

却被陈骁的手握住,陈骁的意识已完全混乱,他也是遵循本能去阻止胡杨。

‘不用戴!’

胡杨立刻明白陈骁的意思,三指撤出,穴口的软肉滑的溜不住,撤出时还曲起指关节回勾了一下,这一下让陈骁彻底软了腰,他伏在胡杨的身下大口喘气。

胡杨不给陈骁反应时间就顺着陈骁的意思扶着自己早早起立的勃起在软烂的穴口摩擦几下一插到底。

陈骁被插得发出一声可怜兮兮的哭腔,声音像是撒娇的猫也不知道是舒服到了还是疼到,他的手颤颤巍巍地要去抚慰前段挺立的欲望,胡杨被温热的肉穴包裹着舒爽地差点要骂脏话,作为一个摄影师的修养让他及时住口,无法宣泄的轻微愤怒全部转移到了身下人身上,他强硬地摁住陈骁欲抚慰自己的手,开始大力挺弄。

陈骁被情欲折磨昏了头,一开始还有所顾忌,只是发出些许压抑的低吟,后来被插爽了也不再遮掩一声一声随着胡杨的动作发出浪荡的叫。

胡杨附身一口咬上陈骁后颈的一块软肉,开始大力冲刺,大有恨不得将gaowan都插进去的趋势。

“不。。不要。”陈骁甩着头意识不清地求饶:“慢。。慢点,会插坏的。”

这样一句简单的求饶让胡杨插红了眼,他揽着陈骁的细腰将其抬高,在他耳边轻轻道:“不会的,我的小陈总!”

 

陈骁伏在沙发上,他整个背部光裸着向上,白皙消瘦的躯体青一块紫一块的。大腿内侧火辣辣的疼,翘起的臀部通红,那是拜胡杨所赐。两条腿合不拢,糟糕的液体顺着臀缝间留下。陈骁懒洋洋地瘫着一动不动。

胡杨套了一件T恤从厨房里出来,“我刚把粥煮上,一会儿就能喝了。”

他看到这样的陈骁还有些脸红。

“我。。。我帮你处理一下吧。”

“不用。”陈骁懒懒道,他伸长手在茶几上摩挲烟,摸了几下摸个空,才想起来烟放在卧室床头柜。

“你过来。”陈骁对胡杨招招爪子,胡杨在陈骁身边坐下。

“抱我一会。。。”

“在我下一波发情期到临之前别离开我身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