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我舅太好客怎么办-秦辫

Work Text:

“…嗯,别摸。痒——”
“别把我腿分那么开,累”
“我不想这么趴着,腰疼”
“那儿不能露,那儿肿的厉害呢…!”
“旋儿——”

郭麒麟人在卧室,郁闷的靠门上听着客厅的动静。

一回家张云雷就给郭麒麟赶卧室去了。因为秦霄贤想找他当模特画画。于是俩人就这么给客厅霸占了。

听这声儿也知道,画也不是什么正经画。

……模特也不是什么正经模特。

郭麒麟真是日了。怎么就防着他呢,明明那小子比他还小一岁呢。

不平衡的时候胆子最大,郭麒麟那手给门把手上一搭一拧。咔嚓门开了,郭麒麟气也泄了。

泄气不打紧,门开了客厅的人自然而然就看了过去。郭麒麟杵在门口,回去也不是出来也不是。

“嗯?”倒是张云雷淡定,“怎么了大林?”

张云雷趴在沙发上,身子底下垫了个抱枕。因为抬头望郭麒麟的方向看,于是仰了点头,显得颈子更加修长。他只在后腰上搭了条毯子,其他地方全都暴露在空气中。没露出关键部位,反而显得欲迎还拒。

“……我没事儿。我也想看看。”郭麒麟说。

“看我还是看画儿?”张云雷问。

“……”郭麒麟不知道说什么好。

结果这时候专注作画一声不吭的秦霄贤突然说话了:“你挡我光了。”

郭麒麟悻悻回屋了。

他想着,哪怕是见着他跟其他男人乱来,晚上能跟他一块儿睡睡,顺手也能揩两下油。他的念头已经很单纯了。

结果不知道从哪儿冒出一小破孩儿,大晚上还来拐着他舅舅当模特。

郭麒麟自然不高兴,躺床上裹着张云雷的被子睡觉。张云雷习惯裸睡,想着这被子每天晚上贴着他的身子,郭麒麟莫名觉得有点满足——他自个儿都觉得自个儿变态了。

夜渐深,郭麒麟那儿已经睡熟了。客厅里头张云雷趴在沙发上,抬眼等着秦霄贤的笔停了,歪了歪头:“画好了?”

“嗯。”秦霄贤给工具收起来。

张云雷给盖在身上的毯子掀了,坐在沙发上。他身上什么东西都没穿,两条长腿分开一些,乖巧的看向秦霄贤:“里面那个…可以拿出来了吗?”

“去浴室吧,我帮你拿。”秦霄贤虽说年纪小,个头和张云雷差不离。他捞着软在沙发上的张云雷起身,挪进了浴室。

张云雷很乖,趴在冰凉瓷砖墙壁上,抬高屁股,安静的等着。

温热的液体淋在身上,小辫儿舒服的哼哼了两声。还没有反应过来,两根手指已经挤进了湿软内壁,撑开他那微微泛肿的穴口。

张云雷只是轻轻呻吟了两声儿,就配合的任秦霄贤将他体内跳蛋取了出去。那折磨了他好几个小时的东西依旧不知疲倦的震动着。

可算是没有了东西折腾,他松了口气,身子后仰,靠进了秦霄贤怀里。

“辫儿哥。”秦霄贤打量着张云雷身上那难以忽视的情爱痕迹,给那跳蛋送到了张云雷唇边,“我想你了。”

张云雷探出舌尖,一点一点给那跳蛋上的淫液舔净。另手已经伸下去,拉着秦霄贤的手去摸他的身子:“辫儿哥叫你随便玩,好不好?”

秦霄贤没言语,按着张云雷身子贴在墙上,倾身覆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