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ALL出】桃源乡.02

Work Text:

  

 

 

  “欢迎来到――桃源乡。”

  

  绿谷出久在十分钟内做完清洁后稍一停缓就回过神来开始冒汗,戴面具的男人已经走了,绿谷出久连呼吸都仍然不敢大声。

  十分钟,从窗外投来的阳光已经又热了一些。绿谷出久屏住呼吸后肺里憋的满满一口气,直到他眼前发昏,脸憋的通红,他撑着发软的身体站起来一路跌跌撞撞地冲到厕所吐了出来。

  本来已经长时间没有进食,绿谷出久只能干呕,酸水一股又一股地往外冒,绿谷出久的眼前朦胧一片,眼泪快速地从脸颊滚落下去。

  房间里弥漫着一股酸臭和之前已经留了一整夜的精液的味道,像腐坏过期的情欲。

  厕所里打进浅浅的阳光,绿谷出久趴了好久后抬起头,灰尘在通透的光芒中漂浮,他忽然觉得饿。

  

  绿谷出久把窗户和门全部打开了,任四面八方吹来的风从房子里穿过,他蹲在门口发呆。

  到现在为止他还没有看到除了那些明显是一伙的人外的其他人,他蹲在门口已经很久了,这里就像一个普通的城市,除了房子分布地有些稀疏,街上也没有行人。

  等到房子里唯一的钟开始报时,绿谷出久忽然听见空气里一阵杂乱的电流声,然后不知是从哪里传来的声音响了起来。

  找不到声音的源头,绿谷出久循着声音抬头看,一瞬间竟然怀疑这声音是不是来自天上。

 

  
  “十分钟内到中心仓库领取补给。重复一遍,十分钟内到中心仓库领取补给。”

  说完广播就干脆利落地停了,一阵刺耳的杂音后空气彻底安静了下来。

 

  绿谷出久撑着腿站起来,去屋里找了半天翻出大门的钥匙,想了想又在厨房拿了一把水果刀放在了身上。

  就当是他被无辜牵连进了这里,想到那个男人死前的丑态他还是觉得应该防备一些,毕竟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算是那个男人的“替代品”。

 

  
  绿谷出久关上门就沿着街边漫无目的地走了起来,本来以为广播之后街上的人会多起来,结果直到过了他这个街区,他才看见零星的人影。

  都行色匆匆地,而且都是一个人。

  一旦绿谷出久试图靠近他们,对方就会加快脚步面色惊慌地跑开。

  “……”

  眼看着十分钟就要到头了,绿谷出久才跟在这群人后面找到了所谓的中心仓库――如果这里算是一个城市的话,它就在城市最中心空出的巨大空地。

  冰冷严肃的黑色建筑比周围的建筑要稍微高一些,从上面能把四周所有的建筑收在眼底,但是也并没有太高,它的占地面积才是绿谷出久惊叹的地方。

  门口已经排了很长的队伍了,绿谷出久刚准备跟在后面,一群原本落在后面的人忽然挤上来把他撞到了一遍。

  绿谷出久重心不稳,差点就要摔倒,一只手揽在他背后扶住了他。

  

  “小心。”

  绿谷出久听见背后传来声音,侧过头,一头紫色的头发就落入了眼里。

  “谢谢……”

  绿谷出久退后一步下意识地离对方远了一些,站稳之后再看向对方的脸时实在是吓了一跳。

  对方并不丑,五官反而很好看,但是绿谷出久看见他眼底一片青黑的时候不由想起了昨晚那个男人的脸。

  一模一样的青黑眼圈,配上男人瘦削的脸,绿谷出久不由自主地就怀疑对方是否也是一个受害者。

  “我是心操人使。”

  绿谷出久防备意味十足的姿态落在心操人使眼里,他没有生气,反而伸出一只手到绿谷出久面前。

  “……”绿谷出久犹豫了很久,对方伸出来的手臂结实有力,横在他身前没有半点要挪开的意思。

  “我是绿谷出久。”

  绿谷出久把手伸了出去。

  

  欺软怕硬这种事情果然是在哪里都会存在的,绿谷出久本来就被挤到了队伍的最末,又退了一步站到了心操人使后面,鬼事神差地就成了这条长队的最后一人。

  排队期间心操人使一直没有再回头和他说话,绿谷出久也低着头,手隔着布料时不时地摸一下兜里的那把恐怕会引人发笑的武器。

  他跟着心操人使不时挪动的脚步一直向前走,直到心操人使的脚忽然钉在了地上没有动作,绿谷出久抬起头发现心操人使也在看他。

  神色并不太明朗,心操人使盯着他看了会儿,下巴朝仓库里扬了扬。

  绿谷出久朝里看了一眼,巨大的仓库里剩下一个大箱子。正在往外走的人手里都一人抱着一个一模一样的。

  这就是所谓的“补给”?

  绿谷出久还没有明白心操人使的意思,直到心操人使叹了口气,手指向了旁边。

  一个身形结实脸上带着疤的男人手里抱了不止一个,两个白色的箱子摞在他身前几乎要把他的脸全挡起来。

  察觉到绿谷出久的目光,他还挑衅地笑了笑,一口黄牙露出来,配上胳膊因为用力而虬结起的肌肉,神情猥琐地绿谷出久直想吐。

  绿谷出久脸色发白,手指贴着水果刀不停摩擦。想了想冲心操人使说,“你拿吧,本来就轮到你了。”

  “……”心操人使没有再拒绝,径直走到仓库把箱子搬了出来。

  那个拿了两份的男人竟然没有走远,好像是想看看热闹,站在原地看着绿谷出久发笑。

  绿谷出久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他好像很喜欢低着头,心操人使想。

  这怎么行呢?

  “还是给你吧,”心操人使皱着眉毛,冷冷清清一张脸扮出担忧,“这里发放补给是不定时的,这次过了就不知道什么时候再有了。”

  “那你呢?”绿谷出久咬着嘴唇,被心操人使的话引诱地有些感动,但是更加肯定的是他绝不能拿走这份原本属于心操人使的东西。

  他也说了,补给来的并不容易。

  “之前发的还有多余,我勉强可以过一段时间。”心操人使咬字在勉强上,说话的声音放的很温柔。

  勉强……

  绿谷出久看了一眼心操人使眼底的青黑,又看了一眼一旁看热闹的男人,咬了咬牙朝男人的方向走了过去。

  男人眼神直接而赤裸,上上下下地扫视绿谷出久的腰腿,等绿谷出久走近了甚至吹了声浑浊的口哨,舌头在嘴唇周围舔舐了一圈。

 

  
  “请把多拿的还给我!”

  绿谷出久壮着胆子和男人对视,但是很快就受到嘲笑。男人笑的很张扬,脸几乎要凑的和绿谷出久挨在一起,“到手的哪有给出去的道理?你当这里是什么地方?”

  “……”绿谷出久退后一步避开了那阵顺着对方呼吸喷洒出来的恶臭,“请还给我!我没有剩下的可以备用了。”

  “我管你!”男人忽然空出一只手搂住了绿谷出久的后腰,手掌严严实实地盖在绿谷出久的屁股上搓了一把,“你跟我吧,你跟我了,我就把这盒东西还给你。”

  四周的人都还没有走的太远,好多人就在周围停了下来,抱着自己的那份东西看热闹,看着绿谷出久的眼睛里简直要发出绿光。

  “滚开!”

  绿谷出久下意识地推了一把,男人手里的东西一个不稳全摔在了地上,他下意识地地看向了心操人使的方向,却发现自己周围已经被一层又一层的人围了起来。

  男人原本搂着他的手直接提住了绿谷出久的衣领,绿谷出久虽然瘦但并不轻,男人轻轻松松把他抬起来后没多久,绿谷出久的衣服不堪重负,在一声布料撕扯的声音中从衣领处直接裂成了两半。

  绿谷出久穿的是一身黑色的工装,他早在出门的时候就发现了这里的人穿的大多是这种款式的统一服装,只有颜色上的差异。

  衣服的布料本就偏薄,撕开后绿谷出久赤裸的上身半遮半掩地全露了出来。

  绿谷出久的身体在阳光照耀下白的惊人,特别是挣扎之后,白皙上覆上了一层薄薄的粉。

  男人的呼吸陡然粗重,喷洒出来的鼻息一股腥臭。

  人群中忽然传出来一声兴奋的尖叫。

  

  “操他妈的!这小子是个新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