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我们在这里相遇 4

Work Text:

Chapter 4

一不做二不休,高杨假装冷静地推开了玻璃门,面无表情凝地视着假装震惊的黄子弘凡。黄子一时间不知道挡哪里好,恼羞成怒地吼了一句:“高杨你干嘛!!”。

高杨不为所动,靠在门框上,也不管溅到衣服上的水滴,对着黄子微微一笑:“阿黄,你居然这样勾引我。”

“别瞎说,我没有……”黄子心虚地看着浴室天花板。

“哟,还不承认。”

“那你到底进不进来啊!把门关上我好冷……”

其实这并不是高杨第一次看到黄子弘凡不着寸缕的样子,儿时的他们早就把彼此看光了,但成年之后这还是他第一次审视黄子的身材。修长笔直的双腿,薄薄一层肌肉均匀地覆盖在略显单薄的骨架上,让人心生怜爱。浴室氤氲的蒸汽让他还透露着青涩少年身体看起来美好得不真实。花洒被开得很大,高杨的衣服早已湿透贴在了皮肤上,勾勒出隐约的轮廓,他只是噙着笑慢慢走向红着脸努力缩成一团的黄子弘凡。

黄子头脑一阵眩晕,明明只有几步的距离,他却觉得像是过了一个世纪那么漫长。高杨靠近了,头轻轻搁在男孩的肩膀上,偏过头咬住了他小巧的耳垂细细研磨,手也开始不安分得在黄子细腻的皮肤上流连。有烟花在脑海中绽开,黄子弘凡无力抵抗这陌生的快感,脚下一阵无力,退后一步贴在了墙上。“小心点,”高杨一把搂住了黄子,手护住他的头没让他磕到墙上,“这么快就受不了啊,阿黄。”

“你不要说话了……”黄子慌乱地伸出手扣住高杨的后脑勺,用力撞上了他紧抿的唇。

黄子唇膏的淡淡薄荷味,还有水的味道,顺着两人交缠的间隙里溜了进去。黄子一只手紧紧拽着高杨的衣领,忘情地吮吸着他微凉的唇瓣,舔砥口腔里的每一寸地方。本来是想看高杨为他失控的样子,没想到还是自己先忍不住了,想到这里,他报复性地咬了一下高杨的舌尖。

高杨当然知道他的这点小心思,反而讨好地捧住了黄子的脸,一双勾人的桃花眼笑嘻嘻地盯着他:“黄儿乖,在这里会感冒的,我们去床上吧~”说完便扯下了湿透的衣服,用浴巾把黄子和自己裹了起来。

两人都显得有些迫不及待,刚沾到床便滚成了一团。黄子弘凡笑着想挠高杨的腰,却被一把按住压到了身下,手也被按在了身体两边。“黄儿,”高杨只是轻轻柔柔地唤他,而眼底早已被欲望浸染,“别后悔啊。”

“你乱说什么,我又不是女孩子,要上就快点上,别磨磨蹭蹭不像个男人……”黄子不怕死的刺激着高杨,还顺便用大腿磨蹭了一下他的腰侧。高杨眼神一暗,低下头吻了吻黄子发烫的脸颊:“我会证明给你看的黄儿~”

一个接一个湿漉漉的吻掠过黄子的唇瓣,锁骨,乳尖,流连在线条流畅的腹肌,落到了黄子早已勃起的物件上。高杨抬头瞥了满脸潮红的黄子一眼。

“羊儿……求你了。”黄子弘凡的呻吟从齿间溢出,忍不住向恋人索求更多。

高杨握着他的欲望上下套弄着,不时玩弄着囊袋,另一只手也没闲着,蹂躏着黄子胸前微微挺立的乳头。黄子的顶部渗出了透明的液体,高杨丝毫不在意俯下身舔掉,舌尖在马眼处打着转,他灵活地舔弄着柱身,接着将大半个阴茎含进了嘴里。 他满意地听到黄子的惊呼和愈发勾人的呻吟声。吞吐了许久,黄子全身也基本上被高杨摸了个遍,高杨改用手继续抚慰着黄子,从床头柜摸出了润滑剂和避孕套。握紧黄子欲望的手逐渐加快了频率,高杨的右手摸索到了黄子隐秘的入口,试探地送了一点润滑剂进去。

黄子紧张地缩紧了穴口,高杨忙吻上了黄子的唇角,安抚地揉了揉他的臀肉,让他放松点。黄子弘凡委屈地皱起了眉头,将注意力集中在前面的快感,努力适应在后穴里开拓的手指。冰凉的润滑剂被肠壁捂热,黄子克制不住地微微颤抖,无法忽略这异样的感觉,这种想要被什么东西填满的感觉。高杨给他的刺激早已累积到了极点,在前后双重刺激的夹击之下,黄子捂住自己的眼睛,闷哼一声,射在了高杨的手上。

他高潮后失神模样让高杨看入了迷,随便把精液擦在餐巾纸上,就回过头亲吻黄子轻启的薄唇,黄子弘凡大脑一片空白,只能任由高杨摆弄,只有喘息声在卧室回荡。

“阿黄,你这里真的好紧啊,不放松点怕你等下痛。”高杨刚伸进去两根手指,就感受到了壁肉的层层包裹,阻止更进一步的深入。黄子闷闷的声音从紧捂脸的手底下传出来:“……我不怕疼,来吧。”

“傻啊,我怎么能让我的宝贝受伤。”高杨狡黠地眨了眨眼,“放心,会让黄儿爽到的。”

他把黄子弘凡的腿稍微抬起了一点,努力回忆之前翻解剖学教材找到的前列腺位置(dbq我自己都笑了)。他的手指在湿热的甬道里四处探索,终于在摩擦到某个凸起的位置时,听到了黄子低声的喘息,前面那物件又颤颤巍巍站了起来。

接着便是三只手指在后穴中肆虐,黄子被高杨翻了过去,挺翘的臀部对着高杨。流着水咬着手指不放的淫穴看得高杨乱了分寸,草草抽插了几下便抽出来,换上了自己硬的不行的欲望。

汗已经浸湿了黄子弘凡的鬓角,流进了枕头,尽管他努力将脸埋进枕头,但是对氧气的渴求又让他偏过头急促地呼吸着。黄子已经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那里第一次被贯穿带来的感觉过于强烈,而高杨又是不客气地每次全部抽出再顶入。他感觉自己像是在暴风雨中飘摇的船只,任由高杨给予他一次又一次快感。

高杨被眼前色情的景象刺激得几乎要缴械,黄子无意识扭动着的屁股,一开一盒吞咽着自己欲望的小穴,还有他因为太过猛烈的操弄而留下的泪痕。他放慢了速度,探过头去吻掉湿漉漉的印记,轻声哄着黄子:“弄痛了吗?要不我慢点?”

“不…不要,我想要你……”黄子努力抬头望向高杨,眼神迷离,满脸的情欲。

回答他的是更加坚定的挺入和操干,空气被带了进去,和润滑剂一起发出了噗嗤噗嗤的声音。黄子只能把头埋进枕头假装没听到。

在高杨对他敏感处的猛烈攻势之下,黄子弘凡呜咽着被操射了,灰色的床单留下了一串淫靡的痕迹。高潮使黄子后穴也收缩着,高杨还是没能抵挡住这种刺激,射在了避孕套里。

简单收拾了一下现场,两个人躺在床上聊天。

黄子已经从高潮余韵回过神来了,边戳高杨的脸边有些狐疑地问:“我怎么觉得,你好像很熟练的样子?”

“我无师自通啊,”高杨搂着黄子就是一个接一个粘腻的亲吻,“而且,我早就想上你了。”

“唔……你别碰我!我好累!你别乱摸!!”

高杨于是被打了。

—————————————————

“凡凡,真的不要我帮忙吗?我会做烤鸡翅诶!”陆宇鹏蹦蹦跳跳进了厨房,一脸期待地看着正在洗菜的贾凡。

贾凡瞥了一眼小陆同学,在心里翻了个白眼:“烤鸡翅并不能被称之为菜好吗,你在旁边学着点,帮我打打下手什么的好了。”

陆宇鹏哼着小调开始帮贾凡洗菜切菜,看着贾凡有条不紊地处理食材放入各种调料,熟练的翻炒着,不一会儿就做好了几样卖相不错的家常菜。“哇,哥,你做饭这么厉害的吗……”陆宇鹏望着香气四溢的红烧鸡发出了由衷的感叹。贾凡好笑地看着他说:“我待在美国的那会儿,好吃的中餐馆特别少,所以只好自己做了啊。不说了,快吃饭吧,我早想说你了,这么瘦还不多吃一点……”

陆宇鹏低下头乖乖地吃着饭,心里有些雀跃又有些失落。雀跃的是与贾凡相识不过一两个月,他便能踏入这个人的私密空间里,还有幸吃到了亲手为他做的饭。失落的是,听到贾凡和他讲述这些年留学生活中的趣事时,他会恍惚地想到,他们之间隔着的鸿沟,似乎不只是时间。

饭后,两人坐在沙发上看电视,陆宇鹏还沉浸在刚刚的思绪中,眼神空洞。

“想什么呢陆宇鹏?”贾凡的手在他面前晃了晃。

“凡凡,你以后的安排是……你会在国内待到什么时候啊?”陆宇鹏搓了搓衣角。

贾凡愣了一下,戳了戳手里的小蛋糕,依旧看着电视的方向:“应该是待到明年暑假,之后要回波兰开个音乐会,再之后就是写论文了……我也不知道那个时候的具体安排。”

“这样啊,”小陆挖了一勺贾凡给他买的蛋糕,露出了乖巧的笑容,“那……你走了之后我也会努力学习的。”

贾凡看着陆宇鹏的表情,心里有些不忍,踌躇片刻还是轻轻摸了摸陆宇鹏的头:“我相信你啊。”

“但是我想好了,无论以后怎样,现在都不能让自己后悔。”他的声音很轻,却又很坚定。贾凡的呼吸微微一窒,他似乎是想到了,但是又不确定眼前的男孩下一秒钟究竟会说出什么惊天动地的话。

“贾凡,我知道我比你小很多,对你而言可能只是弟弟或者学生。我知道你的过去我没有参与,现在也没有什么能给你,”陆宇鹏澄澈的目光望向贾凡,“但是我是真的喜欢上你了,想一直陪着你。”

贾凡叹了一口气,慢慢挪到了陆宇鹏的旁边,无奈地看着他:“其实吧,我必须得承认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我也有些动心。你确实是我喜欢的那种类型,但是……”

陆宇鹏放下蛋糕,一把搂住贾凡的手臂晃了晃,语调带上了十二分的委屈:“没有但是,不要说但是好不好……”

“我必须要说清楚呀,但是我们真的不太适合,在一起需要克服的东西太多了,我现在已经有点经不起折腾了。”贾凡慢慢讲起了道理,这个他一直以来绞尽脑汁试图说服自己的理由。陆宇鹏的眼神太干净,他不想成为那个让他失望的人。

“可是你还是喜欢我对吗?”陆宇鹏直击贾凡要害。

“这个……我现在也不是很确定,但是我们这样真的不太好,我现在还算是老师呢,这要是——”

说到一半的话被打断了,陆宇鹏做了在心里演练了无数遍的事,贾凡的头和腰都被他霸道地扣住,倾身堵住了贾凡正喋喋不休的嘴。本来只是蜻蜓点水般的吻,但是小陆同学一旦沾上了贾老师就无可救药地沉溺了进去,吻得愈来愈热烈。

被强吻这个念头足以让贾凡失去一半的思考能力,而陆宇鹏侵略式的深吻让他仅存的理智也沦陷了。不知过了多长时间,贾凡才反应过来自己现在的处境。他一把推开陆宇鹏,恼怒地瞪着他,尽管染上红晕的脸不是很有说服力。

“现在确定了吗?”早已预料到会被推开,陆宇鹏只是目光温柔地看着他。“什……什么啊。”贾凡已经全然忘记刚刚话题进行到哪里了。

“贾老师,我知道你喜欢我,也知道你没做好和我在一起的准备。但是没关系的,我会等你想明白。”陆宇鹏摆出一副深情且忧郁,路人见了都要感叹一句“好惨的一男的”的表情。

贾凡现在心里五味杂陈,怎么最后还变成他是坏人了呢,这小子就会恶人先告状让他心疼!

“好了陆宇鹏别装了,”贾凡无奈地躺在沙发上,“谈恋爱可以,但是不能公开;在学校里不要做出奇怪的事情,尤其不准喊我凡凡;不要黏着我,要好好学习知道了吗?”

陆宇鹏头点得像个啄木鸟,笑着凑到了贾凡旁边:“我会好好表现的,那我今天可以留宿吗贾老师~”

“……不可以别想了,我一会儿送你回去。”

陆宇鹏:贾老师好冷漠哦嘤嘤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