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簇邪】月上柳梢

Chapter Text

在云南表亲家住了小半年,黎簇回京时已然过了冬至。到了黎家,汪管家早候在门口,指使小厮们搬运行李。他自己下了车,慢悠悠地朝里边儿走,看到院子里红梅开得正好,还顺手折了一枝。

苏家小公子记着他归期,一早就送来帖子请他去喝茶赏雪。但他远道归来,总得见过父亲才好出门,便朝大院走去。不料芳枝在垂花门外头截住了他,说是老爷现下在三太太院里。

黎簇一愣:“我也就走几个月,怎么突然多了个三太太出来?”

芳枝说:“也就是入冬前刚定下来的,想着您就要回京了,就没单独知会您。”

他听后更奇:“父亲好端端的,为何突然想起要娶亲?”

他是黎家嫡子,也是独子。母亲在他儿时因病离世,黎一鸣严苛的教管方式和他性子又不对路,使得多年来父子感情渐有疏远,但即便如此,他也知自己父亲行事作风皆属正派,不是耽于声色之人。芳枝左右看看,见四下无人,才凑近他耳边说:“少爷,二太太病了快半年了,老爷怕是孤单了。”

黎簇当下心里明了,不痛不痒斥她:“别胡说,这不是你能多嘴的。”

“是,少爷。”芳枝吐吐舌头。“那您可要去见见这位三太太?”

“见肯定要见的,老爷不是还在那儿吗。”黎簇想了想,又问,“这三太太什么出身?”

芳枝答,“是长沙吴家的独子。”

“吴家,那个吴家?他家会肯把人给老爷做小?”

“怎么不肯呢。”芳枝言语多有不屑,“您是不知老爷给他家许了多少金银,隔日就赶着送人来了,跟卖儿子似的……”

“住口。”黎簇冷声喝她,“你什么身份,轮得到对三太太无礼?”

他平时待人接物无甚架子,芳枝伺候他几年,一向见他随和惯了,鲜见真的动怒,吓得忙低头认错。

下人对主人家不敬,按理说黎簇是该管教,可他想的其实同芳枝差不了太多。

这两年但凡在各色名利场出入人等,茶余饭后的谈资里定少不了长沙吴家。这吴家原也是名门望族,声势大到位列九门之一,可惜自上代家主去世,生意便连遭亏损不说,主家又子息单薄,仅家主吴一穷膝下有一唤作吴邪的独子,可谓是分崩离析在即。

其实这吴邪听说本是极聪明伶俐一个人,帮着他二叔打点吴家生意期间,吴家竟小有了几分起色,人们都说再有几年,或许吴家真能在他手中起势也不可说。

可他偏偏是个给人家生育的身子。

——天要绝吴家,谁也拦不住。

不过吴家若要苟延也不是完全无法,黎簇此前就有猜想,九门当中,唯解吴两家最为亲厚,更有传言说解家现任当家解雨臣和吴邪结的是娃娃亲,若是顺水推舟,两家结成姻亲,以解家财力,扶持区区一个吴家不成问题。

然而眼看吴邪一路过了适婚年龄,也不见有人提这一出,便又有传言说是解家元老不看好吴家,从中百般阻挠。可黎簇怎么也想不到,这素昧平生的吴邪竟辗转到了他家。

黎家发家于黎簇祖父辈,说来也是近年京城一代新起之秀。黎簇心里清楚得很,人们表面称颂他家财力雄厚、出手阔绰,背地里议论起来,终究绕不过“暴发户”三字,根基比起解家这种百年世家差得可不是一分半点。不过以吴家现状,大概选择也不会太多。

至于父亲怎么相中吴邪,又怎么迎回来,他对当中委曲并不清楚,但确如芳枝所言,黎家的彩礼对此时吴家来说势必是雪中送炭。倘若他们有东山再起的一日,这份恩情定将成黎家强大助力,甚至借此举一跃跻身九门之列也未尝不可,就是没有,那也就是吃饭添双筷子的事,横竖是赚多赔少的买卖。父亲这算盘着实打得不错。

黎簇一合计,先差人转告苏万改日再聚,又令芳枝到自己屋里,去取前些年从新月饭店盘回来的一个玉扇坠。芳枝原本心细,念着刚才说错话,还特意寻来一个小礼盒盛着那扇坠以示郑重,接着领他去三太太的院子。

才走到正厅门外,便能够听见里头言笑晏晏。正门没关,黎簇在院中看得真切,父亲坐在桌旁,一个高瘦男子傍他坐着,正把一小瓣切好的蜜瓜喂进他口中。

那男人生有一副上挑的勾人眉眼,眼光流转间有万种风情,虽过了盈嫩如水的年纪,却更有一番别致韵味。待他看清那男人眉目,忽然对方才推断出的父亲所图有了怀疑。

黎一鸣看见他,招招手:“簇儿,来见你三太太。”

等他走到近前,这人又俨然是一副名门闺秀做派,姿态端庄规矩,微微噙着笑看他,仿佛刚才的轻薄模样只是黎簇错觉。

然而黎簇看他生得这狐媚相就觉不妙。

他从未见过父亲与人有如此狎昵之态,虽说漂亮是漂亮,父亲喜欢也无可厚非,但到底是底细不明的外人。他心中警铃乱作,面上还是摆出笑来,从芳枝手里接过礼盒递过去。

“今日匆忙,只来得及备一点薄礼,还请三……三太太笑纳了。”

吴邪抿嘴一笑:“少爷怎么这般客气,还备了礼。”

他大大方方地接过那礼盒,打开来端详两眼,笑道:“这算是哪门子的薄礼。这明代的玉麒麟料子极好,雕工也细,连底下穗子都是南海冰绡纺的,说是世间罕品也不为过。少爷还真是大方。”

“只是……”他话锋一转,又将那礼盒递回来,“我人微福薄,受不起这样重礼,更不敢夺少爷爱物。”

黎簇对他眼光毒辣稍有惊讶,也没料到他竟要还。两人推让几回,最后还是黎一鸣出面,将吴邪的手连着那扇坠一并握住:“行了,簇儿拿这个当宝贝,他肯送你,定是下足了决心,你也不要负了他一片好意。”

“是,老爷。”吴邪这才乖巧应了,笑着对黎簇道谢,“那就多谢少爷了。”

“一家人何必见外。”黎簇也对他笑了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