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我亲爱的马克

Chapter Text

2#

詹姆斯趴在掩体后,津津有味地观看德国同事的拆弹作业。

Jäger用防爆毯把放射源裹个严实,小心翼翼地塞进事先预备好的隔离袋,封死,正要放在一边,却见几步外一名伏在血泊中的暴徒竟然还有口气,挣扎着爬向他与炸弹的方向。

好在他们全队上下都有个能保命的好习惯,那就是走过路过把武器从倒地敌人手中踢飞。

早在行动刚开始时他们就已经抓够俘虏了,再多抓也没地方可以接收,因此这个倒霉催的即使已经对他们构不成任何威胁,也只有被补枪的份儿。

Jäger抓着个危险品一时腾不出手,詹姆斯于是抬手一枪替他打爆了那颗头。

队友们也不约而同地做了同样的事情,子弹从四面八方把那个可怜虫射成了筛子,鲜血汩汩地从弹孔涌出,顺着他伸向前的手淌进了地砖缝里。那血在昏黄灯光之下红得发黑,又反射着光线,有点刺眼。

Jäger顿了一下,但马上重新进入了状态,把那炸弹剩余的线路给三下五除二拆了个干净,然后朝在远处警戒的队友们高高竖起大拇指——Clear!

詹姆斯和其他人从各自的位置向Jäger靠拢,一同简单清理了现场。脏弹已经拆除,敌人的尸首也都在墙角码得整整齐齐,可事情好像还没完。他们互相帮忙把身上厚重的防化服扒了下来,恢复轻装,然后面面相觑。

除了他们以外,这地堡里分明已经没活口了,可他们的击杀数和之前根据情报预估的敌人数量有些出入。

“嘿Mute,少了十二个!宝贝儿你是不是记错了?”詹姆斯他们俩就住隔壁,平时训练也总在一组,所以当队伍在非紧急状态下与Mute通讯时,就由他作为代表在频道里发言。他在战场上说话也是这么的欠。

彩虹小队这一趟只出动了两名工程师,其中Jäger跟着他们下到地堡里来拆弹——这家伙并不是研究拆弹出身的,可干活儿仍然漂亮得令人咂舌——另一个则是留在地面上的Mute,负责和Bandit分头行动搞些小动作。奇袭嘛,不断电断网干扰通讯怎么能叫奇袭?Bandit去搞强电,Mute则去搞弱电,俩人倒数“三,二,一”把敌人的供电和通讯网割了个稀巴烂。Jäger一行人同时趁乱攻进地堡,肃清威胁,整个行动流程如丝般顺滑。

如果不是最后人头对不上的话。

Mute是这次行动里负责管理情报的,詹姆斯已经做好了准备,无论小天才回答什么,自己都要趁机嘲讽一番。毕竟要抓住Mute在工作上的失误实在是太难太难了,机会千载难逢,不容错过。

可是耳机里没有回答。

没有回答。

“宝贝儿?”詹姆斯心中泛起疑虑,“收到给个回复!”

没有回答。

约定的通讯频道里响着嘶嘶的噪声,詹姆斯试图从那里面听出什么,可什么都没有。

“其他频道的屏蔽解除了。”Vigil调试着通讯器,跳了几次频之后说。

“Bandit也联系不上,中继失效了。”Jäger则是几次呼叫另一名队友,都像詹姆斯一样没有收到任何回音,于是断言。

詹姆斯的心咯噔一声沉了下去。低声的议论立刻从他们这一小群人之中扩散开来,大家的视线几经交错,每个人都想到了这意味着什么。

作为行动的第一环,Mute早已对常用无线电频段释放了干扰信号,只保留几个犄角旮旯的频道用于队内通讯,并为他们备好中继器,让地面与地下的通信不至于中断。可现在,所有频段都能用了,却也联系不到地面,Mute的工作成果完全消失了。

是Mute主动关停了装置,还是地面上出了什么岔子,他被迫关闭装置,又或者是,地面设备已经被什么人摧毁了?那Mute人和设备在一起吗?詹姆斯紧接着想到,Bandit的预设路线和Mute的基本不重合,如果Mute那边真出了事,Bandit的支援不一定能比他们到得更早。

Lion与詹姆斯交换了个眼色,然后启动了他的侦查无人机。一度闹僵的关系并不影响S·A·S和GIGN在任务中的默契配合。

万幸,他们的行动时间选在凌晨,这恐怖势力兴风作浪的镇上仅剩的平头老百姓们此刻都在睡觉,不会跑出来扰乱视听,Lion的本领因此才好用。否则他们身在地下两眼一抹黑,等分辨出哪些人是在做平民布朗运动、哪些人可能正威胁着队友的人身安全之后,再赶过去恐怕给队友收尸都来不及了。

侦查结果通过软件几乎是实时地投到了每个人臂上电脑的荧屏上,那张由红色人形轮廓和绿色辅助线构成的三维建模图让人看得头皮发麻。

地面六点方向有密密麻麻十几号人正朝着某个建筑物的角落逼近,而反方向则有另一个人从远处朝着那儿奔跑,脚步飞快。

而就在那一刻,地上传来轰然巨响,是C4或者什么类似的炸药爆炸发出的声音。这座中空的地堡成了振动波的绝佳介质,随着大地一起剧烈地震颤了起来,尘土飞扬,砖石坍塌。之前Bandit在地面上为了方便Jäger拆弹才恢复的供电系统,此时算是彻底歇了菜,所有灯泡齐刷刷地灭了,有些还掉到了地上摔个稀碎,一时间玻璃和土块像下冰雹一样在天上地下来回乱跳。

地底下伸手不见五指,队员们纷纷打起战术手电,三两成组地散开寻找结构较为稳定的角落去避险。待震动停歇下来,Lion马上再次出动了无人机,可这一次的结果和之前相去甚远:那一群人影全都消失了,飞奔的人也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团乱线。或许爆炸现场着起了火,干扰了无人机的侦查波。

他们几乎可以断定,留在地上的两名队友,其中一名发现事情不对正在赶去增援,而另一名之前兴许就在那十几个人的包围圈里躲着不动,可在爆炸过后两个人随着敌人一起没了踪迹,生死不明。

他们所能想到的最坏情况,此时此刻可能正在发生着,墨菲定律的诅咒总在最不该灵验的时候灵得过分。

他们有理由相信被包围的是Mute、跑得飞快的是Bandit,因为在所有男性队友里Bandit是最擅长跑步的几个之一。Mute跑得倒也不慢,但冲刺速度达不到那么快。当然,也有可能是他们大家都猜错了,那其实是个飞毛腿的敌人;也有那么极小的可能性,这一切都是误会,地上那十几个其实并不是敌人……谁知道呢?

詹姆斯有点心慌。

他还记得几年前Mute,马克·R·钱德尔这个孩子刚刚入队的时候,他们之间曾生出一点摩擦,可事实是Mute在那之后没有再在工作上和任务中犯过任何原则性错误,反倒是詹姆斯,当初装大尾巴狼讽刺马克的那些话,如今原封不动地应验到了自己的头上。

他祈祷着方才的爆炸是马克或者多米尼克用遥控炸药搞出来的——这两个疯子总是随身常备炸药——是有什么工程上的需求,或是要杀敌,而非被敌人的爆炸波及。

詹姆斯止不住地去想,想马克可能受伤,甚至遭遇更可怕的事情,走神走得像要丢了魂一样。

 

 

队伍迅速回撤,准备撤向他们来时经过的地堡入口,回到地面去救人,可负责断后的Jäger却突然开口叫停了所有人。

“等等,发现异常,我回去看一眼。”

Jäger几步走回到方才那被补枪的恐怖分子旁边,发现其身前的地砖已经在爆炸的震动中塌陷了。他用手电往下照了照,看见,那下面赫然是一条颇深的坑道,拐了个弯向水平方向延伸着,从上方一眼望不到头。

之前鲜血沿着渗下去的原来并不是什么地砖缝儿,这里实际上藏着一条密道。那恐怖分子冒死也要爬到拆弹现场附近,原来不是要舍生取义阻止Jäger拆弹——取恐怖主义——而是,他的同伙很可能是抛下了他,从这儿跑了。

詹姆斯也回到了Jäger旁边,看看这黑漆漆的洞口,又看看那具尸体,感觉自己快要背过气儿去。要不是杀俘的念头来得太快,他们保不齐早就发现这码事了!

Jäger在如此讽刺的境况之下仍然保持着乐观,脑瓜也转得嗖嗖快,他毫不迟疑地摘下一只手套,将裸手探向洞口:“有空气流通,不是死路,外面那十几人如果真是敌人,肯定就是从这儿出去的。我下去看看。”说着纵身跃进那漆黑一片的暗道里去了。

“这样吧,B组C组走原路,A组跟着Jäger走这边。”詹姆斯冲着队友们简单交代了一下,回过头扭亮几根荧光棒丢下去,然后像地砖烫脚一样急匆匆地跳进了通道里。

 

 

这条半人多高、简陋却稳固的暗道八成是恐怖分子自留的逃生路线,根据Lion的侦查结果,从这儿逃出去的人应该都已经上到了地面。他们由此判断通道当中不会有什么危险,因而走得很快。通道尽头大概就离Mute被包围的地方很近了。

到现在为止,整件事情的轮廓已经变得明晰了起来。

他们的突袭伴随着断电和通讯干扰,尽管把敌人打了个措手不及,却由于地堡有一定的纵深,而没能做到瓮中捉鳖。小部分敌人趁乱、趁他们还没打到眼前来,钻进暗道扬长而去。

——然后在出口附近发现了守着设备的Mute。

至于这个出口的具体位置,他们在重回地面之前都无从得知。可无论它在哪,都肯定位于被他们划为“非交战区”的“安全”地带——如果早知道有这么一条暗道,他们绝不可能让Bandit和Mute各自在敌人可能现身的地方落单。

詹姆斯焦急地往暗道另一头跑,他甚至在这基本容不下两人并排的空间里硬是挤到了Jäger前面去。

“Smoke,稳着点儿,万一尽头有敌人把守……”Jäger出言提醒,却见英国人的速度不减反增。

Jäger感到诧异,对Smoke那好像救个人连自己的命都不想要了的架势感到诧异。奋不顾身去救队友可以理解,他自己也一样,队里任何一个人出了事,只要能救,他都会毫不犹豫地去救的,比如他现在就是要去救Bandit和Mute,他已经跑得很快了。可Smoke此时显然情绪不稳定,对体力的安排看上去也不科学,这让他困惑:前去救人的人,怎么可以不冷静?

詹姆斯和马克,这两个人平时关系好到这种程度?去年圣诞的派对上,詹姆斯不是还跟他诉苦说被马克嫌弃了吗?这才过了一个季度,就不嫌弃了?

Jäger想不明白。

 

 

TBC

美咸

201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