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始隼-禁忌之吻

Work Text:

《禁忌之吻》
Cp:睦月始×霜月隼

“他尝到了他唇间他一直很在意的味道。”

正文:

“OK!”导演看着监视器中呈现的画面,对着面前的青年点头示意。

青年躺在道具组花费很大的心血制造出来的布景中,一层垫子上铺满了羽毛,场外还有一台鼓风机制造着轻柔的风,将这些轻飘飘的羽毛吹至半空,却又不至于太过狂舞,打扰了这静谧的一幕。

霜月隼穿着长及脚踝的白色长袍,听到导演的话后,从地上坐了起来,对着一直没有停下忙碌的staff们鞠躬致意。

“辛苦了。”

他为了效果需要提前去接的长发自然流泻,扎起来垂在身前,鼓风机关掉后,失去浮力的羽毛纷纷扬扬落下,有一些停在他的肩头,让他看上去像坠落凡间的天使。

他赤着脚走出羽毛的势力范围,披上外套,在staff的陪同下向休息室走去。

但是他并没有走向专门为他准备的那间,而是敲响了贴着“睦月始 様”名牌的门,在里面的人应声之前,率先转动门把,推门而入。

坐在化妆镜前的黑发青年闻声回头,看了他一眼。

“隼,把鞋穿上。”

跟来的staff小姐姐并没有进门,而是礼貌地敲敲门,通知始因为摄制组需要更换拍摄的布景和场地造型,需要等候半个小时左右。

她离去之后,站在门边的隼悄悄将门锁上,却被始轻易捕捉。

“这可是工作现场,你别乱来。”

隼却忽视掉始的警告,像一只狡黠的白猫一般,眯着他碧色的瞳孔,轻巧地跨坐在始的膝头,环住他的脖颈,从上往下俯视着始的眼睛。

他有精心画过妆,这次myth×kiss公司为了宣传化妆品,从前期策划到后期宣发全都不遗余力,不仅在产品的系列上下足功夫,还重金请到人气组合Six Gravity和Procellarum的两位队长做代言,不仅是妆面,服装,造型无一不精细。

隼的脖子上是一圈金色的颈环,上衣的领口开得很大,暴露出他纤细的锁骨,并不像平时他经常带的黑色颈环那样,将他的皮肤衬得愈发苍白,而是让他看上去气质出众,华丽又不食人间烟火。

他们的身份是天使和恶魔,为了吸引眼球,服装和造型都繁复而精致。隼扮成天使,他纯白的袍子宽大,胸前一颗剔透的水晶,长长的头发细细地绑缚,配着金色饰品,纤尘不染。始则是恶魔的扮相,黑色的衣裤贴合着身体的线条,腹部裸露,靴子和裤子连体紧身,无时不散发着诱惑。

隼最后拍摄的是一组堕天的概念照片,将最外面的外套和鞋都脱掉,只剩单件长袍和露腿的裤子。他嫌弃过膝的长靴过于麻烦,拍摄完了也不愿意穿上,光着脚就晃来了。

始叹口气,将他拦腰抱起,放到刚清出来的化妆台上,想去给他拿鞋,却被隼抓住衣服不放。

白魔王大人得寸进尺,抱住黑国王的腰。

“工作了这么久可累坏我了,让我充充电吧,国王大人~”

他的头发蹭着始裸露的腹部,细腻的瘙痒让始涌起一种奇异的燥热感和干渴,他猛地推开始,强迫自己把视线从隼领口泄露的春光上移开,用去拿靴子这个借口狼狈逃开。

始强迫自己平静下来,低着头给隼穿鞋,还好这个鞋的复杂程度超乎他的预想,让他分出一部分心神折腾隼的脚。

但当他把靴子往上套的时候,就意识到自己好像是控制不住了。

他一寸一寸地抚上隼的腿,从后跟到脚踝,从小腿到大腿,手指逡巡游走,他戴着黑色手套的手将白皙的皮肤牢牢把握,握住他的情欲,他的爱恋。

他的喉结缓慢地上下滑动,偏偏那只被他掌握的白鸟还在不知死活地扇动翅膀。

隼的手指缓慢划过他的腰际,毫无阻隔地贴上他的皮肤,有细小的电流从相触的地方逸散到全身。

“真的不想让别人看到啊,始这么性感的样子。”

明明说着任性的话,却一脸的理直气壮,这人怎么这么可爱!

他们最近都挺忙的,身为一队之长更是责任深重,热恋中的两人已经很久没有肌肤相亲。就算是以敬业著称的始,脑子里也一瞬想要罢工的念头浮出水面。

外面工作人员敲了敲门,示意始可以准备拍摄了。

他将隼抵在镜面上,狠狠亲了一口。

“等我回来。”

“我期待着~”

话虽如此,隼还是跟着始出去,站在导演的旁边注视着始。

难得有能够和国王大人一起拍摄的机会,不看个够本,怎么能算是始的狂热粉丝呢。

他看着始站在镁光灯下,对镜头展露的每一个有意识无意识的举动,散发出来的魅力恐怕连始自己也意料不到,他的视线一直紧紧跟随着那一个身影。

从隼第一眼看见始开始,他就知道他的头脑为他转动,他的血液为他流动,他的生命因他而存在,他一直看着他。

那是他的神。

只是看着他就能感到灵魂久久不能平复的激荡,陷入了不知何时不知何地的,深刻的悸动。

他们推搡着进入始的休息室,一墙之隔是staff们在校对镜头,收拾布景。

他们在隐秘地交颈,在耳畔留下低沉的爱语和轻柔的吻,爱和欲像是遇到汽油的火般,熊熊燃烧,愈演愈烈。

宽大繁复的外套极其碍事,他们脱去那层层叠叠的禁锢,完整地拥抱彼此,始拿过化妆镜前的一瓶保湿凡士林,挤出一手,往隼的身后探,他们已经挺久没有亲热了,他不确定能不能让隼不那么不适。

指尖刚探进去时,隼蹙了蹙眉,始顿时不敢轻举妄动,隼对他安抚地笑着,主动凑上前亲吻他,努力放松身体,始纵容他的恋人,小心翼翼继续推进。

他们的身体已经记住了彼此,记住了做爱的快感,前戏并不需要太久,内部就能够容纳三指的进出。

始将隼翻过去趴在化妆台上,选择背入,给隼一个缓冲的时间,他慢慢将自己楔进去,隼的额前还是冒了一丝丝冷汗。

他大可以用一点点小魔法缓解甚至解除这疼痛,但他不愿意。他想用身体记住始赋予他的一切,包括疼痛。

始吮吸着他的侧颈,这里算是他的一个敏感带,始特别钟爱亲吻这里时他的反应,每次不将他的另一面榨出誓不罢休。

绯红如同樱花般痕迹缀在苍白的脖颈,颜色更加艳丽的是他的脸,隼抬起头,面前是一面镜子忠实地记录着他的每一个反应。

他们的妆还没卸,隼随着始的动作颤抖着,伸出手摁在镜面,他们身躯交叠,眼角眉梢都是春色。

像是恶魔玷污了圣洁的天使,像是天使爱上了魅惑的恶魔。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