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我老舅太好客怎么办

Work Text:

一下午除了张云雷口中那孟鹤堂小哥哥来了一回,一个人影儿也没见。生意惨淡,也不见张云雷着急。郭麒麟就在那儿玩张云雷柜台上的电脑,张云雷窝在一边儿躺椅上眯着眼打盹。倒是安逸。

傍晚来了一对儿情侣,男的看着文质彬彬的,结果要了两盒大号的套子,还是带颗粒的那种。女的可能是头回来这种地儿,脸上不怎么自然。正眼瞧见张云雷的时候,脸立马红了。好几回趁男朋友不注意偷偷瞄他。郭麒麟心想这就是个祸害,还是男女通吃的那种。

傍晚张云雷领郭麒麟去下了个馆子,再回店里已经晚上了,零零散散来了几个顾客,倒是每个来的都是大手笔,买了不少东西。最后一个西装革履的还买走了一套SM工具,临离开还试探着想跟这白白净净小老板拉扯拉扯,郭麒麟不知道平常张云雷都什么样儿,反正今儿他是婉言给圆了过去。

郭麒麟觉着这地儿真不适合他,眼睛落在哪儿都觉着别扭。这会儿他正盯着墙.上挂着的那带铃铛的项圈发呆。

“看什么呢?”张云雷拍一下他肩膀, “你想要啊?”

郭麒麟有点尴尬的把目光移开,“我随便看看就。”

张云雷走过去给那皮质项圈摘下来,笑的像个狐狸。

郭麒麟喉结滚了滚。

张云雷不好好儿穿衣服,那衬衫也没系上几个扣。细白脖颈暴露在空气中,颈侧还有两个深色印子。他手上拿着那黑色皮质项圈,铃铛一摇一晃,仿佛勾着人过去给他戴上似的。

“您给它挂上行不行!”郭麒麟叫他勾的没法,可着劲儿憋着凶了他一句。

 

快晚上十二点,张云雷才给店里落了锁。他住的也不远,郭麒麟一打听,才知道人住的地方也是租的那个杨九郎家的。不知道怎么的,就觉着不老乐意,还郁闷了好一会儿。

张云雷住的还挺舒服,八十平那样,两室一厅,精装修,采光好。对于北漂来说,这是神仙待遇了。

“您自个儿住?”郭麒麟问。

张云雷点点头。

“您到底什么身份啊,侯府嫡女是怎么的…”郭麒麟小声嘟囔着,四下看了看,又转了回来,“小辫儿,你老实给我说,你是不是叫那个富二代包养了?”

“…你有病啊。”张云雷白了他一眼。扭头就进了浴室。

俩人都洗漱完换好衣服,也差不离凌晨一点了。郭麒麟困得不行,迷糊着被张云雷给推进了主卧。他快困傻了,倒头就睡,结果张云雷很自然的就躺在了他旁边。

郭麒麟一下就醒了。

“…您干嘛啊?”

“…? ”张云雷没懂。

“您不是还有一卧室呢吗?”郭麒麟问。

“那屋九郎的。”张云雷给衣物脱干净 了,说道。

郭麒麟更精神了,气不打一处来:“您不是说您一个人住吗!”

“他不常来,就想找个人给他看房子。条件就是给他留一房间。所以房租才便宜收我的。”

郭麒麟也不知道说什么好。

见人没声儿了,张云雷也就不理了,平躺床上闭眼睡觉。

这一天信息量太大了,郭麒麟还是觉着有点不能接受。张云雷贪凉,腰_上搭着一条毯子,其他地方的皮肤全都裸露在空气中。屋里已经熄了灯,借着窗帘缝透进的月光,郭麒麟仔仔细细打量着面前的人。

其实张云雷的身子他不是没见过,小时候俩人不知道一块儿睡了多少回。可这是郭麒麟第一回觉着别扭。

张云雷微微仰着头,脖颈上的深色吻痕依稀可见。锁骨上,肩头也不能幸免,零星带着点痕迹。就连乳头都是肿的。

不知道被哪个男人啃的,郭麒麟恨恨的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