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无题

Work Text:

“小鲤这是最后一晚,到殿下这来。”
“本王本想明日便进谏皇兄,册封你为国师。”
“国师何等殊荣,况且,小鲤是被殿下的诚意所打动。故而愿祝大齐,完成此段治世。”
“此段治世,可……”
“殿下是想长治久安,世上机缘的交换,岂是易世。”
说着,戴面具的人缓缓移出寝殿外。高演和这个异类做完了交易。

“王爷,可否愿与贫道做一个交易。贫道助你打赢百战,开疆拓土犹如战神,而王爷,用二十年寿命来交换。”
安德王思索着,没有轻率说好,即便超过四哥高长恭是他梦寐以求的。“本王管你是什么仙人、神人,就算是神人,我也不会和你交易。六叔……好,皇上的天下,有我来守护,我不能因一时名声舍弃生命。我死之后,皇上被那些宵小之辈欺负怎么办。”
道士笑了几声,说:“有时候你得到的,会比失去的更多。”
安德王马上命人把道士抓下去,不知为何,道士平白无故消失了。

邺城的繁华更胜从前不知多少倍,周齐兵戈也没有真的燃起。
可是高延宗从边境赶回城中,城中已经是一片紧张的气氛。
皇上已经不久于人世,高延宗千里迢迢是为见他的六叔最后一面。
高延宗万万不信六叔会不久于人世,当他进到寝宫,听到很熟悉的箫声,突然一阵欣喜,“我就知道,那些传话的个个都该死,六叔不是好好的吗。”
箫管落地,高延宗连忙去扶住。高演脸色惨白,嘴角的笑容让人心疼。
“朕的大限之期将到,也好,延宗回来了。”高演靠在延宗怀里,想去捡那一只箫。
“六叔,我回来了。你别想别的了,太医……太医是干什么吃的。不就坠马而已,怎么这么严重!一定是高湛!一定是他!”
“阿湛即将是新皇,不可直呼其名……”
“好,只要六叔好过来,要我做什么都行。”
“咳——只要……你好好的,不管大齐谁说了算,你都平平安安,就好了。”
高延宗正要说什么,高演说:“这些年算是国富民安了吧?”高延宗哽咽着,用力点点头。
“繁华盛世,都说不上值得还是不值得。我想告诉你一件事,这个治世是我用阳寿换来的,那时那么绝望……真的等不及了……没想到,好短暂……好短暂……”
高延宗这才想起数年前那个奇怪的道士,还有出入高演府中的神秘人。“妖道!”
高演坦然一笑:“盛世和长寿……我要盛世。”
高延宗责怪的口吻,像是小孩子哭着发脾气:“笨阿演,你不能长寿,怎么看邺城以后的繁华。”
“当时朝堂之上还有什么希望呢……唯有……”高演已经说不出话来。
“不管什么希望不希望,繁华不繁华与我何干,我只要和你在一起……”

夜幕降临,高延宗红着眼睛,没有人看到,缟素都在灯火下都透出不一样繁华。
这座城,明天就要换主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