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我曾一路与你相遇

Work Text:

我曾在人群中无数次遇见你。
我终将在故事的最后找到你。

这一年十月的最后一天是一个很深的深秋。
秋风温柔和沉重的手指扼住年轻人的喉咙,寒意杀死细胞,献祭给即将到来的严冬。
展超把双手揣进皮夹克里,并不是因为冷,而是因为无处安放。
他在兜里摸到了一张纸,那是一张快递到单位的邀请函,指尖顺着铜版纸粗粝的质感和细腻的纹路摩挲下去,划出了俗气的烫金字轮廓——
“灵魂相见——万圣节主题PARTY期待您的参与”
——人死了就是一堆灰,见你个大头鬼。
虽然心里这样想着,百无聊赖的小警察下班后揉了揉铜版纸的边角,还是朝着纸片上的地址进发。
深秋的城市在下班高峰期的时候已经半黑,到处都是荧光粉画的小鬼魂和亮闪闪塑料南瓜灯以及形成城市光污染的霓虹广告牌。展超穿梭在拥堵的马路上,到不远的街区去乘地铁。
糖炒栗子的香味没有受到堵车影响,肆无忌惮地在汽车尾气里钻来钻去,展超听见自己的肚子发出一声暧昧的呼唤,然后四处看了看,走进栗子摊后面的水果店。
展超从水果店走出来,叼着一个刚买的苹果,清脆地印了一个齿痕上去,挤在人群中排队过马路。
一辆奥迪从他身边擦了过去,挨得很近却没有撞上,吓得他呛了一口苹果。
闯红灯吗?!
他忿忿不平地盯了一眼,开车的是个男人,长得竟然和他有点像,不过没有他写在脸上的为了和谐社会而不懈奋斗,冰山一样不情愿的脸上似乎还有那么几分心满意足,险些撞到他似乎是因为没有专心开车,倒是眼神斜斜地飘向副驾驶,副驾驶坐车的也是个男人,手里抱着一捧玫瑰,整个人的脸都要埋了进去,软绵绵的刘海搭下来,除了流露着幸福喜悦的细长眼尾,看不清楚面容。
——现在的人,什么节日都过成了情人节吗。
单身的人民警犬更加忿忿地,狠狠地咬了一口苹果。地铁站的位置要先过马路再穿过一片老社区,饭菜的香味从加了防盗网的人家中传出来,路边一个小弟弟牵住了他的衣服,小孩子胖胖的,鼓着肉墩墩的小脸问他:“叔叔能给我一个苹果吗?”警犬这才想起来小学英语课上老师讲过,万圣节会有小孩子来要礼物。
“延宗快回家吃饭了,二叔等你呢。”
说话的人从单元门里走出来,穿着灰黑色的长风衣,裹着厚厚的围巾,带着一副金属细框眼镜。展超抬头去看,和那人模糊缥缈的温柔笑意撞了个当面。
——这个人我好像在哪见过。
从社区里出来的时候展超手里的苹果给路上的孩子分得七七八八不剩下几个,不过心情倒是满当了起来。一路穿过拥挤的人潮钻进地铁里,竟然还在晚高峰捡到一个座位。
空位在一个栗色头发的少年旁边。
“你好我能坐在这里吗?”
少年带着耳机,没听见他说话。展超只好又问了一遍。少年取下耳机愣了两秒,说了一声“随便”,又带着耳机缩回角落里。
这下换展超愣着了。
这人不是刚才的黑风衣吗?
后面的人往前挤了挤,展超赶紧坐在空座上,支着脑袋偷偷看。
长得一样,但是好像不是一个人呢。
的确不是一个人,但是真的长得一样呢。
脑子暂时不太够用的小探员奋力地回忆着,却越回忆越想不起刚才那个人的模样。
——真是活见鬼。
小探员低低地骂了一声,心中默念三遍世界物质统一性原理。
——不过万圣节好像就是个见鬼的日子吧。
展超把地铁坐了个通透才到百度地图上说的目的地,等到他下车的时候旁边的少年还是一言不发地窝在角落里带着耳机听歌,周围的人群各自玩着手机刷着剧漠不关心,只有展超又看了他一眼才下了车。
地铁的安全门滴了一串声音之后合上开走,展超站在指示牌之前回过头,少年的背影在急速的飞驰中变得透明。
展超回过头,掏出手机打开导航,跟着抖动的箭头回到地面上来。
天色完全暗下来,城市边缘的酒吧近在眼前,传出嘈杂热闹的声音,门口一盏孤灯照出隐隐约约的三个字。
——仙空岛?
展超拍拍手,推门而入。
吧台前坐着一个人,银色的燕尾服迤逦地曳在吧椅的边缘,像一双收拢的翅膀。
翅膀的主人把杯子的液体灌进喉咙里然后转过头来,是一张展超在一路上反复看到的脸——
“展探员,我等了你好久了。”

我穿过无数属于你的灵魂碎片。
早已在故事的最初就认识了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