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繁星共舞的风幡》里的车

Work Text:

16
由于第二天要前往神户乘火车回到京都,大包平吃过晚饭与阳子聊了一阵,便回到客房重新铺整布团。

透过窗户的月光清晰地将院中交错枝叶投影在地,大包平来到窗边合上窗扇时,障子门便传来一声响动,让他疑惑地扭头看去。

“你明天就走了,能多陪陪我吗?”

合拢的纸门前,莺丸穿着单衣抱着褥子,向大包平投来柔和似水的目光,整个身子被月色映出模糊银光,几乎要融化在同样纯白的拉门上。不知是不是自己的错觉,大包平感到他半垂的面庞上有着不易察觉的红晕,晶亮眼神噙着赧然般地闪动。

暧昧气息飘荡房内,让大包平也莫名地不好意思起来。他挠着后脑应下,一开口舌头却打了结,惹得莺丸噗嗤笑了笑。

大包平接过莺丸手里布团铺在自己边上,又抖了抖被褥放上。当两个人相隔不到一米睡下时,大包平只听到胸口传来击鼓般的隆隆心跳,热烘烘的温度像是闷在香炉里的烟雾,萦绕心头得不到纾解。他想扭头去看看莺丸,脖子却被钉在枕上一般无法动弹,流动的夜风似乎都带上一阵淡淡茶香,似远似近漂浮,令人难以捉摸。

于是大包平不自在地挪了挪身子,想拉开距离掩盖自己的无措,手背却传来肌肤擦过的柔软。他本在挪动的身体倏地一僵,便感觉到莺丸的小指调皮地穿过指缝,勾起了自己的小指,像是在暗示什么似的用指尖顺着皮肤纹理轻轻摩挲,触电般的酥痒立刻沿神经窜上,大包平手掌顺势一抬,按住了莺丸的手。

莺丸下意识地缩了一下胳膊,反应过来后便没有再动,任由那只大掌将自己的手完全包裹。他从刚才便始终望着大包平闭着眼假装正经的侧脸,在对方因为自己勾起小指微微蹙眉时忍不住弯了弯嘴角,悄悄凑近那张棱角分明的面庞,将微翘的睫毛与挺拔鼻梁尽收眼中,不肯放过任何细节。

手掌交握的一刻,大包平也扬了扬唇,笑容带着一如既往的嘚瑟,干脆扭头睁开眼,却不想霍然撞进莺丸笑意盈盈的目光。毫不掩饰的专注与喜爱像是温暖的泉水顺着视线涌入,大包平一瞬微微红了脸,“你又在故意耍我!”

“我哪有,明明是大包平又在犯傻了。”

莺丸说话时夹杂了低低笑声,往前又靠近些许,鼻尖几乎要贴上大包平面庞,属于对方的温度也随着吐息笼上脸颊,让肌肤染上绯色。

大包平因为他的靠近绷紧了身子,却发现莺丸不知何时面对自己闭上了眼,扇面般抖动的睫毛、泛着薄红的面颊与微微张开的嘴唇都是如此接近,宛如被露水氤氲的花瓣,充满一种纯净的诱惑。

心脏跳动的剧烈声响填满耳膜,大包平近乎呼吸凝滞的紧张,手掌反倒不受控制般地搂在了莺丸腰间。隔着单衣,腰部紧致而柔韧的曲线与掌心紧紧相贴,每一次轻微的擦动都带来撼动心魄的冲击,回过神来时,他的嘴唇已经贴在了莺丸唇上。

被吻上的一瞬,莺丸的身子略微一缩,而后便感到一股质朴热情、却不知该如何表达的力量撬开双唇,凭着最单纯的本能霸道地涌入,又在口中渐渐软化。齿间的轻碰,口腔粗粝的刮擦,舌尖试探性的触碰与纠缠,都几乎要让二人溺死在这个吻中,疯狂又温柔的空气自嘴唇相接处荡漾开来,仿佛点亮一盏盏明灯,徜徉于漫无边际的时空。

大包平的手下意识地按在莺丸后背,鼓动的心跳透过紧密相贴传入掌心。莺丸在他的推动下愈发向前,亲吻中不由得发出低低呜咽,双臂死死搂住大包平肩头,像是要把自己嵌入他的身体一般。当大包平的吻顺着唇角而下落在颈上,莺丸随他的动作仰了头颅,向后微曲的身体被宽大手掌托起,发出了类似小动物的软软低吟。

“可以吗?”

知道接下来将要发生什么,大包平停住动作,凝注莺丸的目中闪烁着晶亮的光,虔诚得难以自拔。

莺丸没有回答他,只是放下搭在他肩上的手,埋头解开单衣系带,又慢慢退下肩上衣物。带着体温的风在他的动作下从衣内荡出,扑面时散发出清澈香味,此前掩在领口下的胸脯与小腹随着单衣的敞开逐渐显露,又被月光染上同样的雪白。

大包平蓦地想起几个月前与莺丸同乘在汽车上时那宛如冰淇淋的月光,以及二人在颠簸中相贴时透过衣服渗入的体温,如今这座只属于他们的宫殿已高高筑起,朦胧爱意也化作了沸腾的热切。他像是被一种神圣而巨大的力量推动一般,吐出一声充满磁性的沉沉鼻音,用另一手捏住莺丸的下巴,低头再次吻了下去。

下巴收拢的弧度让大包平感觉正握着小巧的瓷器,纤细的骨骼仿佛稍一用力便会破碎,使得他的动作更加小心翼翼,入侵的唇舌却依旧带着难以抗拒的强势。

他托着莺丸后背的手慢慢下滑,沿着脊骨一节节描摹,将那坚硬又脆弱的轮廓印刻指尖。抚摸与亲吻产生近乎战栗的刺激,身体与精神都失控地亢奋,莺丸感受着从未有过的体验,在唇齿纠缠中伸手探进大包平领口,沿着胸膛肌肉抚过,乳首擦过掌心时带来细细的瘙痒。

单衣在他的抚动下轻轻滑落,露出大包平结实的手臂与小腹紧致的肌理。他似乎也在莺丸的撩拨下难以自持,眼里填满了对方迷离的脸,手掌沿着凹进的腰线掠过,满满将臀肉捏紧。

饱满肉体挤在大包平手中,带着衣料从指缝溢出,莺丸感觉神经被什么弹起般地一颤,那些揉动与按压像是弥漫了整个身躯,让他无法抗拒地平躺在布团,却没发现自己低软的呻吟里藏了多少诱惑。

单衣的衣摆遮在他的腿根,大包平不知不觉怀着一种走进秘密花园的心情,轻轻掀开腿上的衣料,露出白嫩的腿根与半仰的欲望。微凉的空气让莺丸的双腿稍稍拢了拢,又被宽大的掌探入腿缝分了开来,握住分身捋动。

“唔……大包平……够了……”莺丸突然绷紧身子,涨红了脸拽住他的手,再没了刚才的主动,反而在情事里显出几分羞涩。

大包平没有放开他,只是将他圈在怀里,贴在他耳边低低开口,“把你交给我。”

温热的耳语成为最上等的催情剂,莺丸的坚持几乎是被那浪潮般的爱意冲散,软软靠在大包平怀中,闭着眼咬住嘴唇,喘息却在大包平不断的套弄中越发沉重。湿滑的水声响亮回荡房中,强烈的刺激让莺丸把头埋在了大包平颈窝,发出颤抖的低吟。他似乎想叫出大包平的名字,却总是连不成字句,最终在一声轻喊下射在大包平手中。

大包平就着手里液体摸进臀缝,指尖伸进小穴。莺丸感觉粘液湿漉漉粘在臀瓣,虽然红着脸,依然配合地抬高了双腿。他低头看见大包平一手托在自己腿下,一手扩张着后方,一绺绺红发随着他的动作轻轻摇摆,全神贯注得表情一本正经,忍不住噗嗤笑了出来,“大包平,这种时候也这么认真呀。”

“……我、我是担心弄痛你!”大包平被说得脸颊一烫,力道忽然一重。听见莺丸吃痛地闷哼,他忙不迭地说了抱歉,在莺丸笑着表示没事后松了口气,待到甬道足够容纳自己的欲望,才扶着莺丸的双腿将挺立的分身顶入穴口。

“啊……”异物的挤入像是摩擦出滚烫的旋风,席卷了莺丸每一处神经末梢。一时间,他感到视野里只余下大包平的存在,空气中也只有大包平的气息,一下下的顶入让疼痛中生出一丝甘美的舒爽,仿佛苦涩咖啡甜美的回味,伴随过程的进行越发浓郁。

火红刘海被汗珠凝聚,大包平不断律动的身体与喉间的沉重喘息充满鼓动心脏的魔力,使得莺丸感觉灵魂都溶解在了遥不可及的星空。他抬手抚过大包平面部分明的轮廓,望着那双几近燃烧的银眸和挺拔鼻梁下微微吐息的薄唇,身体被填满的同时精神也充斥了难以言明的满足,如同寻不到宣泄口的洪流,臌胀得泪水悄然溢出。

“嗯……大包平……”莺丸敞开双臂搂住他的肩膀,手指在富有弹性的后背轻轻陷入,“我想和你在一起……”

他的身体在顶动中一次次摇摆,不断擦在大包平胸前,急促的呻吟声声回荡。大包平抹掉他脸上莹亮的泪珠,在泛红的眼角落下亲吻,说出的每个字都缀满真挚的郑重。

“莺,我一定会给你一个家,一个你想要的家。”

明亮眼波流转着沉沦的爱恋,莺丸在深深浅浅的叫声中极力控制,捧着大包平的脸笑了起来。

“笨蛋……只要在你身边,哪里都可以是家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