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心沉】绝对特权

Work Text:

把车稳稳的停在停车位上,刚跟相亲对象吃了个饭,心情还挺好。何开心呼噜着嘴哼着小尾音下了车。家里的停车位上有一辆跟他的路虎同款的黑色揽胜,不知道是谁的车,开心他哥只含糊的说是有朋友住在开心附近,租了何开心的停车位。
何开心从医院回来的这几天,这车有时候在有时候不在,倒是一次都没见过车主。
有租金收就好,何开心并不是很在意这些。
洗澡之后还泡了个澡,今晚相亲对象很可爱,也没有一点大小姐的脾气,又软又乖说话也好听,虽然何开心总觉得有什么不对。
擦干身体穿上浴袍出了浴室,把要换洗的衣服丢在浴室外面的更衣柜里。转身要扑回松软的大床里看几页书就睡觉。
!!!!
眼角瞥见床前沙发上坐了个人,何开心吓得后退一步撞上了柜子,双手护胸,惊得心脏砰砰直跳。
坐在沙发上抽烟的瘦高男人站起身,重重的呼出一口烟。脸色不善的朝何开心走来。
“你怎么在我家!!!!”
一步步退到门边,手抓住门把转身就想拉开逃跑。被快步上前的男人按在门上。
“何开心你够胆啊。敢背着我跟别人约会了?”被一口烟喷在脸上,男人把他按在门上,身子压了上来,带着怒意的低沉嗓音在耳边响起,湿漉漉的软舌在他耳边舔了一圈,惊得何开心瑟缩了下,用力想挣脱对方,被更大力的按回门上。
何开心脑子里想着逃脱的办法。这个男人何开心当然认识,他的一个病人,是个GAY,被前男友抛弃,来他这里做心理咨询。
一边骂着前男友,一边说着跟前男友的床事。还信誓旦旦的说他和前男友没分手。只是那傻逼忘了他。
被抛弃的人多少都有这种想法,何开心内心叹气,一边疏导一边坐着记录。他不太想接这个病人,虽然对方长得又帅身材又好但是每次何开心见到他脑子就一阵阵的抽疼,而且每次心理咨询都瞪着他活像他就是那个渣男前男友。
还有,这位职业写着刑警的男人,正在疯狂追求他。
半强迫的请他吃饭看电影,还对他性骚扰,两个人一对一单独心理咨询时甚至还曾坐在他大腿上,还把他按在椅子用手抓住他裆部撸。吓得何开心每次都赶紧拍桌上的按钮让助理过来。
移情这情况何开心遇到不少,像丽莎都曾经把对男友的爱移情到他身上,但是这位不一样!比他有力气还能打!还是何氏的重要合作对象不能得罪!
“韩....韩沉...你冷静点,我是何开心啊。”感到对方双手搂上他的腰,何开心紧张的话都说不流利。
“我当然知道你是何开心。”双手收紧,把何开心紧紧的搂在怀里,下巴搭在对方肩上,嗅着还带着湿气的短发,熟悉的淡淡奶香。受到盅惑的伸出舌舔上耳下那一截软肉,双唇贴上在对方微微颤抖的皮肤上吮出一个红痕。
“医生说你不能受刺激”舌尖细细的描着吻痕的边缘,感受身下人惊恐的挣扎。
“我受够了,你不记得我,我可以等,可你偏偏要碰我的底线。”抓住浴袍一边衣领用力拉开,何开心雪白的肩膀现在眼前。
“韩...韩沉你冷静,你搞错人了...”
“你到底有什么魔力呢?我韩沉的耐心遇到你之后就跟愣头青一样。”
托着何开心的后腰把人扛在肩上,快走几步,在何开心还没反应过来前,把人丢到了床上。
刚来得及翻过身,就被人压在了床上。韩沉像只饥渴了许久的豹子,骑在他身上眼里全是赤裸裸的欲望,深不见底。何开心心里咯噔一下。
“韩沉!放开我!我会报警的!”
“警察叔叔就在这里,你要报案吗?”犬牙咬住吸了一半的烟,笑着把何开心的双手抓在手里,熟练的用毛巾捆起来。
韩沉穿着件墨绿色的衬衫,胸前镶有一颗颗黑色的水钻,拼成个漂亮的图案。
大概是刚下班,枪套还好好的系在身上。系紧的枪套像少女的文胸一样,把胸部勒出小小的弧度。
“你这是强奸!我要告你!”
“你试试?我韩沉吃软不吃硬,你有本事随便来。”跪在何开心腰上,两手解开皮带扣。把整根皮带抽出丢在一边,手按在会阴处隔着西裤重重的抓揉两下。
“哦~不对,你这里硬起来--”手放在何开心的裆部隔着浴袍重重揉了两下。唇边挑起一抹痞笑,白晃晃的牙亮了出来。“我可爱吃了。”
把何开心的浴袍下摆撩起来,小兄弟还在双腿间沉睡。舔湿唇瓣。低头在柱身落下一吻。
”你.....你!!!!“听到韩沉小声的吞咽声,何开心气得像坐起身,又被压回床里。
“你什么你?我没有名字吗?”
“韩沉我冷静点,我不是你的.....”
“给-我-闭-嘴-”恶狠狠的吐出几个字,立马让对方怂的闭上嘴。
何开心看着韩沉叼着烟坐在他腰上脱裤子。又惊又怕。呼吸都急促起来。
黑色的西装裤被快速脱下丢到了床下,双腿分开跪在何开心身上,黑色蕾丝丁字裤若隐若现。
拉起衬衫下摆,半勃起的性器撑起前面那薄薄的一小块布料,鼓鼓的一团,包裹不住的头部探了出来,前端挂着滴晶亮的清液。
手伸进内裤里抓着性器撸了两下,韩沉的东西挺大,形状饱满,颜色却是偏深一点的粉色。
还没抽完的烟头被碾在床头柜的玻璃板上。
韩沉腰沉了下来,上身趴在何开心身上,手掐着何开心双颊,逼着何开心张开嘴,湿软的舌钻进去舔着上颚。
会阴处贴上何开心半勃起的阴茎,摆着臀部在柱身上前后摩擦。
舌头推拒着韩沉的舌,忍着屈辱感,想挣扎起身。
湿漉漉的液体随着下身的摩擦涂在何开心的阴茎上,液体越流越多,顺着茎身滑进下身的毛发里。
何开心想看看韩沉在搞什么鬼,却被韩沉更用力的捏住下巴。
一吻结束,舔着唇边的银丝,小小声的骂了句什么。才依依不舍的直起身。
手指轻捏着何开心勃起来的阴茎,就着上面黏连的液体撸了两把。拇指抹掉马眼溢出的液体。
“我还挺喜欢不戴套的,特别爽。”手探入阴茎后面的会阴处,手指探入两腿之间,何开心看不到韩沉做了什么,就感到大股的滚烫液体喷在了他勃起的阴茎上。
韩沉抬头看到何开心眼直的盯着他下身,狂笑了声。
脸上是收不住的笑容。看着何开心的脸,手扶起垂在双腿间的性器,让何开心能看到会阴处的风光。
湿漉漉的肉唇还在张合着吐着水,粉色的内里若隐若现。
“觉得我是怪物?”韩沉哼了一声。
何开心摇了摇头,他对韩沉那个不该存在在男人身上的地方一点没感到惊讶,甚至内心深处觉得自己知道里面是什么滋味。
扶着何开心的阴茎对上湿漉漉的穴口,龟头吻在小豆上,沿着肉瓣不轻不重的画了一圈,沾了不少淫液。才慢吞吞的含住头部,一点点的吞吃进去,软热的穴肉缠了上来,吞咽挤压着入侵的异物。
“!!!!”被绑住的手抓着床单,忍着小兄弟被包裹上的快感,想狠狠的顶进去,却放不下面子。
吃了小半停下腰,拇指捏着下唇,舌尖舔了舔拇指上的淫液。收缩着内里,下面的小嘴咬着最爱的家伙不满足的紧了紧。
韩沉对性事从不避讳,跟何开心交往时一直很大胆,想要什么就身体力行的做。做得爽了还会给何开心点奖励。在何开心身下,追求快感成了韩沉的本能。何开心那套磨磨唧唧的爱抚韩沉比较喜欢爽完后再弄。
双腿放松,放任整个腰臀落下,把粗大的阴茎一下子吞到了底。子宫口被龟头狠狠撞上又爽又疼,韩沉弓起上身达到高潮,脚趾蜷缩起勾住了身下的被子。身体深处涌出一股股液体裹上了体内的巨物。
双手撑在何开心小腹上,绷紧双腿小幅度的上下动着,嘴里吐着小声的呻吟。
等到肉穴整个被操软操热,湿滑的液体源源不断的从穴口溢出。才大幅度的晃起身子,身前勃起的阴茎随着动作上下晃着,韩沉抓过何开心的手,放在上面让何开心给他撸。
被湿热肉穴吞咬得很爽,手握在粗大的性器时还没回过神,看清了手里的东西,惊得差点用力捏住。
呻吟一声,韩沉惊喘着缓了缓。朝何开心笑了笑。
“你可以在用力点,那根坏了下半生你负责到底。”
惊得放开了手中的巨物,又被韩沉笑着拉了回来。
“我侍候得你爽不爽?”手按在被顶得一下下凸起的小腹上,用了点力按下去。
“不.....不要!”前端突然被紧紧压上的肉壁碾上,爽得头皮发麻。
韩沉自己也不好受,阴茎重重碾过体内被手掌挤压的深处。G点被碾了一遍,身体瞬间僵硬着达到高潮。撑着身子才勉强没软倒,喘着气跟何开心对视上,在对方的注视下邪笑着舔了舔唇边的小痣。
“嘴上说着不要,你在我里面不是硬得挺厉害的?”
等身体缓过劲才重新直起上身,感受体内依旧硬挺的阴茎。眯着眼呼气。
俯身在何开心太阳穴旁落下一吻,舔着耳朵轮廓,朝着耳朵呼着湿热的吐息,如此缠绵的气氛,说出来的话却是带着玩味的狠厉。
“你敢比我先射,今晚把你弄死在床上”
何开心抖了抖,看着韩沉撑起身上下晃动,雪白的大腿一下下重重的吞吃着深紫色的阴茎。
一时间房间里只有噗嗤噗嗤的水声和粗重的喘息声。
感到体内的阴茎又涨大了些,韩沉仰起头,甩了甩汗湿的发。收紧的内壁搅紧体内的硬物。
“射给我吧,我早该让你把我操怀孕,也不用现在重新想办法追求你。”咬着唇。拉起何开心色手凑到唇边狠狠的亲了一口,叼着手背小块皮肉在齿间细细研磨。
起落的速度加快,每次落下几乎想把下面两颗浑圆的阴囊也吞吃进去。
最后一次身体重重的落下,甬道痉挛的咬紧巨物。
拽着何开心的衣领拉起来,凑上去狠狠的吻住,把高潮的呻吟咽在唇齿之间。
舔着唇线将人放开。
“还是你这根东西爽,按摩棒没法比。舒服。”

 

T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