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无题

Work Text:

彭达看着镜子里的自己重重地叹了口气,都怪自己人太好,没事儿瞎帮什么忙,你看,这不又把自己搭进去了不是,唉~~~
三个月前,彭达中了一张彩票,足足两万块呢!这可把他高兴坏了(瞧你这点出息)。于是便想着去旅游一下,英美?呃,英文不好;欧洲?呃,最近好像有点危险;东南亚?呃,蚊虫太多;香港?呃,明明常去;澳门?呃,上次龙哥去好像连内裤都当掉了。就在彭达凑字数一般把能去的地方过了一遍后,终于想起了一个地方,台湾,教科书上写过的,那是祖国的宝岛,“嗯!我应该去那里寻寻宝,没准能找到一个周杰伦o(^▽^)o”然后,可爱的彭达听着小公举的可爱女人到了并不怎么可爱的台湾。
第五天,他捡到了一个会说话的皮卡丘
第七天,这只皮卡丘告诉他,它叫史博海,是附在皮卡丘身上的生灵
第十天,彭达把皮卡丘带到了史博海的病床前。
第十五天,彭达发现自己救活了一个人的同时,破坏了另外一个人的婚礼。
第十七天,秉承着“no zuo no die, why you try”的优良传统,比可爱女人更可爱的彭达达去安慰了一下失婚青年何不凡,然后……然后……然后……就被人轰出来了╮(╯-╰)╭
第二十天,当不屈不挠的达达再次出现在何家客厅时,何不凡彻底怒了(╯-_-)╯╧╧
叫嚣着“你拿什么赔我一个老婆”的何不凡,指着一旁电视里唱歌的人冲着彭达吼道:“你想心里好过一点是吧!看到没,穿成这样陪我去看耶诞大战,否则免谈!”
“砰!”随着何不凡的摔门而出,何家的客厅仿佛凝固了一般,半分钟后,可怜的达达对着电视机瘪瘪嘴、委屈地说道:“乔任梁,你唱歌扮什么不好,干嘛偏要扮鲤鱼精嘛!这下丢死人了啦( ▼-▼ )”
【K:扮个鲤鱼精而已嘛,有什么大不了,你怎么不说胡宇威扮金刚芭比丢人咧( ̄_, ̄ )///G:阿嚏,谁,谁在背后讲我(◎﹏◎)】
再之后,就出现了开头的那一幕。可怜的达达把自己打扮成了一个漂亮的小姑娘,在第二十一天的上午,拖着行李箱出现在何不凡家门口,惊得何不凡一身冷汗。
谁说口是心非是女人的专利?某些特定的事情上,男人也是如此,当何不凡对着彭达呼呼喝喝翻白眼的时候,其实他心里在想“仔细看看,这个彭达还挺好看的。”
台湾→纽约
当彭达尚未明白耶诞为何物时,他已经跟着何不凡到了纽约,也正是在他落地看到圣诞树的那一刻,他明白了耶诞=圣诞╮(╯-╰)╭“我嘞个去,圣诞就圣诞嘛,叫什么耶诞,整得跟椰汁蛋挞似的,一点圣人的气势都木有,这是欺负耶稣他老人家不能爬起来的节奏啊”彭达如是想。
(⊙_⊙)海鲜大餐
(⊙o⊙)无敌蜜月套房
这哪里是赎罪,这根本就是享受嘛o(* ̄▽ ̄*)ブ(咦,好像有哪里不对)
对啦,就是不对劲。因为达达不小心拿错了徐曼曼的剧本。话说何不凡是打算带徐曼曼来度蜜月的啦,但是,徐曼曼现在在和史博海度蜜月,so sad~~~
【以下省略达达讨好何不凡的方式1000字、何不凡刁难达达1000字、达达鼓励自己1000字、去看比赛途中相关事宜1000字及比赛现场相关描述1000字】
“进球了!”
看着自己支持的队伍不断地进球真的是件很爽的事,巧合的是,每次进球,不凡和达达的欢呼、击掌都来得如此默契,甚至在球员失误时的反应都如此相似,同步到所有人都觉得两人是情侣,更何况当时的达达还是一副甜美萝莉打扮。
理所当然地,来自亚洲的这对情侣成为今次圣诞大战KISS CAM的对象。
当何不凡的脸出现在大屏幕上时,何不凡下意识就揽过彭达的腰吻了上去,这是一个很意外的吻。
开始这个吻的是何不凡,结束这个吻的也是他,从头至尾,达达都是被动的那一个,可触动最深的也是他,深到后半场比赛中,脑袋混乱到只能全程低头吃零食,别的什么都做不了,其实……其实达达对何不凡有那么点不一样的感觉,就那么一点点……可现在呢?何不凡呢?
那之后,彭达每天都会问何不凡“你为什么亲我?你是不是喜欢我?”一开始,何不凡真的很烦,可是……如果有一个人每天掐着点给你打电话,而且是照着三餐准点打的话,你很快就会把他的电话当成闹钟来用,七天后就会形成一个习惯,十五天后你就会有点离不开了╮(╯-╰)╭
“何不凡,我问你,你~~~”这天,彭达的电话被无情地掐断了,因为何不凡的手机当街被人抢了,于是不明真相的达达伤心了,不娶何撩啊亲(T_T)再之后,达达就深深地陷入了我该怎么办的思绪中。而对岸的大街上,何不凡在追了两条街后将小偷偷走的手机追了回来。之后~~~
手机被追回的第一天,很安静。
手机被追回的第二天,很安静,但有点不习惯。
手机被追回的第三天,不习惯,好像有点难受。
不凡挂电话的第一天,为什么不理我?
不凡挂电话的第二天,是不是讨厌我?
不凡挂电话的第三天,你喜不喜欢我?
第四天
彭达想通了,亲了就要负责,你不娶我,我就娶你好了。想透了的彭达抱着视死如归的决心,把自己打扮成火影皮卡的样子高喊着“要岛不要人,只要何不凡”的口号踏出了家门,就在他斗志昂扬踏出老街的那一刻,“砰!”
都说习惯是件很可怕的事,尤其是在感情的天平早已倾斜之时。已经整整三天没听到达达的问题了,何不凡承认他有了……不一样的感觉……然后他拿起手机,“嘟——嘟——”
“哎呀,你怎么才来电话,彭达快不行了。”当电话那头传来龙哥的声音时,何不凡的头皮一阵发麻,他的心随着手机一同做着自由落体运动一直往下坠。“彭达……不行了……”“不可以,我还没给你答案,你还欠我一个老婆。”何不凡在心中反复地喊着这句话,向着机场一路狂奔……
“喂,喂?”龙哥发现对方没了声音便大声吼了回去,但见对方仍无回应只能挂机了,“有毛病。”
“龙哥,你在跟谁打电话啊?”
“诶?”龙哥转过身来,看到SUSAN站在身后,“不知道,我一开始以为是你。”龙哥将手机放回口袋拉起SUSAN的手,“SUSAN啊,你总算来了,彭达那个臭小子真是一个都不放过。”
SUSAN跟着龙哥走进老街的那一刻,整个人都惊呆了,半边街道一片狼藉,就差没人员伤亡,不然真以为这块地震了。“还真是彭达出征、寸草不生的节奏啊!”
说到这件事,要怪就怪彭达火影皮卡装的道具太多,导致走路时道具带松了脚手架的螺帽引起连锁反应拖累了半条老街被砸了个稀烂,而始作俑者正被街坊们围着骂呢!
何不凡到达老街再见到彭达的时候,彭达正在帮忙装着脚手架,远远看到何不凡焦急的样子不由得忘了自己并不在平地上,一脚迈出,从脚手架上掉了下来,呃,还好,脚手架离地面不到两米,而且下面有人接着。
“啊~~~”龙哥痛得叫了出来,没错啦,接到达达的是何不凡没错,但是,达达掉下来时,脚不偏不倚地踹在了龙哥的脸上。和龙哥的脸一样痛的还有何不凡的心。
“何不凡?”
“嗯。”
“你放我下来吧,我还有工作没做完呢!”
“不放,从今往后都不放,”何不凡贴近彭达耳畔,“不是想知道答案吗?我现在告诉你,我喜欢你,我爱你我要把皮卡达达抓回家好好养着q(≧▽≦q)”
“那我也得去看看龙哥的伤啊……嗯……”
何不凡的吻同上次一样毫无征兆地落在达达唇上,一开始,达达还有些不好意思,可转念一想,这样挺好,不就是欠你个老婆吗?把我自己还你还不成吗!

后记:
史博海:“老大,你是不是又把红线牵错了,你这次……”
月老:“我错,我怎么会错,我怎么可能会错,史博海你离我远一点,我还要去找董卓和夏流吃饭,走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