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无题

Work Text:

雷声大给自己倒了一杯酒,坐在空空荡荡的屋子里。
屋子是真的空空荡荡,没有桌椅,没有床,没有唱片机,也没有地毯和挂画。唯一有的只有门和窗,门是新款的防盗门,谁都听不见里边的声音;窗户不大,刚刚好能够起到采光的作用。
屋里的东西是别人搬走的,他早就知道总有一天会这样,但等他意识到就是今天而赶来的时候,已经搬空了。他是个路痴,被人故意约到了稍微远一点的地方,就差点找不到回来的路了。
骗他的人他也知道,但他追不回来。那人是个小少爷,是个不想只当小少爷的小少爷。他们只有在挥霍人生的时候才能在一起,现在纷纷走上了正轨,就要分道扬镳了。
他甚至不知道对方的名字是不是真的,也不能把他们的感情告诉别人。
他叫他“冯少爷”,而冯少爷叫他“雷少爷”。下次见面,他还是雷少爷,那冯少爷还是冯少爷吗?
雷声大知道,他一定会有更大的作为。但他跳舞跳得很好,如果能每天只是喝喝酒跳跳舞就更好了。
雷声大也曾经想过,自己配不上他,因为自己从来没想过要去做更伟大的事情,也没想过要有更长远的理想。在他心里,快乐比较重要。
所以他只好给自己倒一杯酒,坐在这里,就好像迷路了一样,不走出这间屋子。
也许有一天他的少爷会来找他,也许不会。
也许有一天他能鼓起勇气去和他并肩作战,也许没有。
总之,在今天这个时刻,他只是想他了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