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Magical

Work Text:

赵品霖的微博经常访问列表里有一个不太常规的bot。
不是那种投稿人天天对着男孩子的照片喊姐姐妹妹小妈老婆的bot——虽然那个他也有在看——而是一个坦然交流分享各项成人经验的平台。
“但是我的高中时代没那么精彩诶。”
他转头对趴在旁边栏杆上的周艺轩说。今天是一周之内他们唯一能拿到手机的日子,要抓紧不太长的时间上微博发工作人员事先写好的文案,和导师互动,偷偷摸摸上一下微信给朋友发个生存报告,还能再看一眼经常访问列表就已经能算奢侈,更何况还是囤了一周的内容。
“嗯?”
周艺轩还在回消息,头也没抬,“正常人都是这样吧,哪来那么多打胎跳楼出国劈腿,青春疼痛电影不要看太多。”
“谁看了!”赵品霖不轻不重地踹他一脚,“不过说真的,谈恋爱打架之类的也还算平常吧,太过分的就,呃,不太好说……”
“都说了少看点那些东西,你自己的经历写下来不也足够投稿了么,干嘛还要去看别人的。”
“我又写不了那么精彩。”
好不容易才翻到三天前,有点累了,赵品霖把手机塞进口袋里,伸了个懒腰,像只猫一样在栏杆上咕噜噜地滚一圈:“以前我们高中不让上天台的,天台幽会也好天台约架也好都没经历过,还有点遗憾。”
周艺轩也按灭手机屏幕,没去看他,反而仰起了头,“那现在不就在做么。”
“……?”
透过城市的霓虹光竟然还能勉强看到几颗星星,在每周四溜上天台稍微缓口气几乎成了他们俩心照不宣的秘密,班上成员也接受了每到这个时间段老大总会消失一段时间的设定,依旧能够照常进行休息和训练——那句话怎么说来着,具有极强的自我管理能力。
“是说,我们现在不就在天台幽会么。”
“…………”
赵品霖翻了个白眼,连个眼神都不愿意赏给这个一把年纪还犯中二病的老年人:“那你怎么不说是秘密基地呢。”
“秘密基地也行。”周艺轩竟然真的开始认真思考,“等过个几十年,我们都蹦不动的时候再碰见的话,什么事情都做不了,就可以聊聊秘密基地的话题。”
“你有病啊周艺轩。”赵品霖嗤笑一声,“只有你会蹦不动好吧,不要用你这种上了年纪的思想来揣测我们年轻人。”
“哦?”
周艺轩凑近他一点,压低声音:“可是有个年轻人会哭着求我这个上了年纪的人慢一点呢。”
“哦?是哪个年轻人这么没出息?没见过世面,下次让他跟着我去开开眼。”
“开哪边的眼?”
眼见话题越来越刹不住车,赵品霖非常识时务地率先投了降:“行了行了我知道了,姜还是老的黄行吧,你不累么今天,都训练那么久了要不要好好休息一下。”
“今晚的任务不就是观察新一期节目的反响吗,还正好是第二期公演,紧张都来不及,还休息什么。”
“那你好好紧张去呗。”刚说完就似乎被勾起了什么不堪的回忆,赵品霖抬手捂住脸,“我是不乐意看了。”
“你们是真的表现挺好,但就……没办法的事。”
周艺轩想揽过他的肩,手刚举到一半却有点儿犹豫,顿了两秒又放下来。
“我也知道是没办法的事,可还是会不甘心啊。”
赵品霖裹紧节目组统一发的羽绒服外套,二月的无锡还有些冷,空调的暖气没办法覆盖到天台,连呼出的气都还带着白,才一会儿没动弹就能感觉到关节都生了锈,稍微挪动一下都仿佛能听到少了润滑油之后摩擦得嘎吱作响的声音。
“对着镜头当然要说没关系,谁都知道要按着剧本走,但谁又不想去改写剧本。”
“我原来以为我可以改写剧本,每次偷偷点开看投票榜的时候,每次给新一期节目片尾录人气榜第一位的30秒彩蛋的时候,怎么说……有种被撑了腰,似乎可以正面挑战既定事实的错觉。”
“但错觉毕竟只是错觉。”他叹口气,鼻尖被冻得发红,刚染回不久的头发毛茸茸地堆在头顶,黑色比夜空还要纯粹,“我能做的都已经做了,她们能做的也已经做了。”
“说是要说努力了就不会后悔,但是谁又不想自己的努力能得到相应的回报。”
“赵品霖需要舞台,但是舞台需不需要赵品霖,这一点我不知道。”

他撑着扶手轻盈地一跃,坐到了栏杆上,小腿有一下没一下地晃着,低头看周艺轩。
“我没办法预知到以后的事情,也不懂未来会不会跳槽到别的公司,能不能大红,可不可以真的走到让大家都看见我,都能记住赵品霖这个名字的那一步。”
“没办法说服自己手上拿的其实不是主角剧本,你知道这种感觉么轩哥?”
周艺轩没有回答。
他只是站在那里,朝着赵品霖张开双臂,做出一个迎接拥抱的姿势问道:“来么?”
“我可是25岁的成熟男人了。”
赵品霖吸吸鼻子,没接他的话,也没想万一对方突然收回手的话自己会不会摔倒,眼睛一闭,干脆利落地跳进了周艺轩的怀抱里。
在以团之名里能排进前三的身材真的没话说,不至于像他一样单薄,连接纳的胸膛都炙热可靠得过分——他的脚甚至没沾到地,就这么被抱了起来。
于是他说:“我突然很想。”
“嗯?”
周艺轩听不清他嘟嘟囔囔地在讲些什么,就更凑近一点,鼻尖几乎要蹭到他的,赵品霖摇了摇头,攀住周艺轩的肩膀,稍微低了头,亲了上去。

他们之前其实很少接吻,只有在做到兴起时才会偶尔有唇舌之间的交流,但最近这种交流莫名其妙地变得有点儿多,连在洗手间碰到时,周艺轩都会避过其他人捉住他躲到最里面的隔间亲一口。度把握得恰到好处,不会深入到擦枪走火的地步,又能得到正正合适的满足感,似乎就只是单纯地对“接吻”这个动作有着莫大的兴趣。
更多时候是周艺轩主动,赵品霖偶尔会拒绝,大部分时候不会,但在录要放出来的小视频时总忍不住要暗讽一句“轩哥总是没轻没重的”——他确定周艺轩能看到。
他本来不会对床伴有太多的在意,反正都是各取所需,不存放情感,没了这一个还有下一个,对于彼此都只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类似于同事一样的存在。
但不知道为什么,周艺轩似乎有点不太一样。
他也不知道这个不一样是不是双向的。
赵品霖记不清这是不是自己第一次在完全清醒的状态下主动亲吻对方,只是突然很想这么做,也许只是现在的情景过于适合,也许只是觉得该给对方一些回馈。
他闭上眼睛。

就算是大家的哥哥周艺轩,也没办法随时随地从自己身上变出一只润滑剂,但又舍不得现在的气氛被浪费。
“会很疼,没关系么?”
赵品霖抵着他的肩膀摇头,一边腿抬起来方便他用润唇膏艰难地一点一点开疆拓地。实在太冷了,周艺轩也舍不得真的把他的衣服扒掉,就只是伸了一只手进去,带着冷空气的手探进赵品霖裤子里时冷得他一抖,话都说不出来,只恨不得更缩进周艺轩的怀里一点,至少能让对方给自己挡点风。
“你这只唇膏不能用了吧?”
“……废话。”
“但是我之前从来没想过还有人能用唇膏干这种事,不愧是轩哥,跟着轩哥真的长见识诶。”
“在遇到赵姐之前我也没想过自己会沦落到连支润滑剂都找不到,还要需要用唇膏的这么一天。”
“不许这么叫我!!!”
赵品霖看起来很想在周艺轩的肩膀上磨磨牙,无奈两人之间唯一直接的皮肤接触只在下半身,只能狠狠地绞紧了缓慢揉按着试图进入他的那根手指。
“行行行赵哥,有话好说,先放松一点成么?”
真刀实枪上阵的时候还是不太够,赵品霖紧到两个人都不怎么受得了,在刮着风的天台上甚至闷出了一头的汗。赵品霖连看都不敢看,只是抱着周艺轩的肩一声不吭,咬牙忍耐。好不容易进入三分之二的时候周艺轩却忽然停下了动作,揽住他腰的手也放松,伸进自己的外套口袋里摸索了起来。
“……怎么了?”
赵品霖话音刚落,就感觉到自己衣领被拨开,有轻柔的触感绕上他的脖子。
是今天刚播出的这场公演中他戴的黑色choker。
“我在看到这个造型的时候,就很想让你戴着它和我做一次了。”
“你想法也太多了吧。”
“没办法啊。”周艺轩声音里带着笑意,“轩哥的脑洞就是这么大,我以为你习惯了。”
“干嘛要习惯这种奇奇怪怪的东西啊。”
“就是有点可惜,这里没有灯光。”听起来竟然还有些遗憾,“我还挺喜欢你喉结上那颗痣的,戴上choker之后位置也好,更适合亲吻。”
“……”
“不过看不清也没关系。”
周艺轩咬住他嘴唇,用力顶了进去。
“全世界的星光都被我抱在怀里了。”

可能是最后一次,也可能不是最后一次。
赵品霖被顶得喘不过气,扬起头盯着天边一颗遥远又渺茫的星。
“可是我这颗星星大概再过几天就会熄灭了吧。
“没事,你不是唱了么。”
那句管他什么明天的派对呢,当下先来一场酣然大醉。
眼前的快乐才最重要。

“况且我一直相信,叫做赵品霖的这束光会像魔术一样出现在舞台的最中央。”

赵品霖沉默半晌,时间久到周艺轩错觉自己埋在他体内的分身都能感觉到温度的升高——大概是不好意思了吧。
然后他说:“好巧,周艺轩应该也会。”

 

他将自己全部交给周艺轩和欢愉,又深又长地叹了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