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洞房花烛夜

Work Text:

前几天和隔壁的大娘唠嗑,说到了你和你家夫婿的事情,还顺势谈到了生孩子的问题。你笑笑,只道时间还长,不急。
你已经和卖药郎成亲好久了,那种事情一次都还没做过。他白天除魔,一到晚上就累得直接睡下。而且自己是个女孩子,要怎么主动提出做这种事情啊。
你的脸飞上红晕。要不,今晚……
你捂住热的通红的脸蛋。
整理好卖药郎的背箱,背对着他,“那个……”欲言又止,几乎脱口而出的话又变成软绵绵的一句,“……你早点回来。”
他染上藤紫色的薄薄的上嘴唇微微上挑,淡淡地回了一个“嗯”,身形一动,走到你身边拥抱了你一下,嘴唇贴在你耳边,“等我回来。”
低沉的嗓音又让你乱了心境,脸颊染上薄红。
你手忙脚乱地推他出门。
“或许,我也该,”他好像猜到了什么,发出低低的笑,“准备些什么了。”

 

卖药郎带着一身倦意拉开了寝房的门,室内雾气缭绕,白色的水汽限制了视线的范围。
空气中还有焚香的香气。
似乎还飘着陈年老酿的醇香。
“唔。”屋内一角发出一声轻哼,接着一个柔美的女声悠悠道,“卖药郎……”
他拉上门,然后放下背箱立在墙边,才答到:“嗯,是我。”
循着声音走去,一幕屏风挡在眼前,屏风上的娇花像是散发出令人心醉的气味,鸟儿也传出清脆的鸣叫。
“你过来啊……”语调上扬,一股子引诱的意味,“还是说……你在害羞什么?”
“嚯哦~”绕过屏风,一张红润的脸趴在浴桶边娇笑地望着他。
“你醉了?”余光看到旁边摆放的白瓷酒瓶和一只小巧酒杯。
“哈?我当然没醉!”你大手一挥,手中没握紧的酒杯瞬间朝着他飞了出去。
卖药郎侧身躲过杯子,却不能避免飞过来的水珠。水滴微微沾湿了华丽衣衫的表面,酒杯泠泠滚落地面。
冷静无波的眼神紧盯着你,重复了一遍:“你醉了。”
“不,我没醉!”你委屈地哼唧。
“那你知道,”他纤长的手撑在浴桶边缘,俯视,“你在做什么?”
从上而下的视线并没有让你感觉到多少压迫感。你面带酡红笑嘻嘻,像个索要夸奖的孩子,“我知道!”伸出双臂揽住他的脖子使劲往下拖。
“我在勾引你啊!”

 

“嚯哦~那我也就,”他艳丽妆容的浅笑恍惚了你的眼,“恭敬不如从命了。”
指尖稍稍使劲儿抬起你的下巴,然后低头,噙住你的上嘴唇慢慢研磨。
突如其来的亲近使你清醒了一瞬,颤抖着身子去看他。他眼睛里满溢笑意,红色眼纹昳丽非常,再加上鼻梁到鼻尖的一笔红色让他更添神秘感,就像来自哪个不为人知的国度一般。
“你到底是谁呢?”手指不自觉描摹着对方柔和的脸庞,喃喃自语。
“我么,”他轻笑,微热的气息吹拂到你的耳侧,“只是个普通的卖药郎而已。”
你缩了缩脖子,痒痒的感觉从心底升起,就想伸手去抓。
他一只手轻巧地擒住你的手腕,一只手探入水中,问道:“加水?”
由于你长时间待在这间水汽弥漫热气沸腾的屋子里,整张脸都被蒸的通红,脑子迷迷糊糊摇了摇头:“好热……”
————————————————恨铁不成的续写—————————————————
“既然如此。”他说着,见他穿着衣服就进入水里,“的确很热。”
他的到来使得桶内水一下子涌出来许多,一部分热量流失反而让你清醒了几分。
见他穿着衣服进来,你却光着身体,有些嗔娇的说着:“热的话把衣服脱掉呀。”
木桶一个人洗空间倒是够,但是两个的确空间有些狭窄,你们两个人的距离堪勘接近。
本身你是坐在桶内,但是因为他的进入导致桶内没有足够的空间,也因此借着醉酒胆子也大了不少,让你有机会跨坐在他腿间,想想酒真的是好东西。
你扒着他的衣服,他那一向冷静的灰紫色也因为此刻的情景而慢慢加深,就这样任由你胡搅蛮缠的扒着衣服,难得表情有些生动。
他的衣服特别的多,而且里面也有很多层,你连腰封都没有解开,有些使用蛮力的扯着他的衣领,口中还念念有词,“一层...二层...”头上有些冒汗略带委屈的看着他,“你的衣服好难脱。”
“呵。”他轻声一笑,你借着酒劲的有些羞涩的抬头看着他,那艳丽的妆容用朱红点缀着,还有勾起的藤紫的唇,突然让你有一种一辈子都忘不掉他的感觉。
他笑着起身讲身上的衣服脱下,在这寝房内一切都变得有些若隐若现,隐约能看到露出薄薄的一层肌肉,没有多余的赘肉也没有什么肌肉。
桶里的水因为他的起身,顿时少了不少,乳白色的液体也从你的肩膀位置讲下,露出圆融的胸,温度降低让你起了冷颤,连带着那有些浆糊的脑子也清醒了一些。
你一手捂着胸娇羞害臊,两颊泛起片片红霞,一只手伸手拉住他的手臂,让他做下来。
瞬间水位又恢复正常,还因你与他的动作,又让桶内的水减少了一些,并且桶内位置狭窄使得只能跨坐在他身上。
卖药郎与你及近,还能闻到从你身上传来的酒香,你的体温比他的要高出许些,也需是混合着酒精的作用也有可能是这桶内的温度。
有些酒精的作用还在继续,让你努力的迈出自己内心的一大步,不去看他此时的容颜,也是隐约害羞而低下头,主动的抱住他。
“嚯哦~夫人....真的在勾引我。”他带着笑意在你耳边说出这句话。
耳朵被他的气息差点软下去,但是总觉得他这句话在嘲笑你一般,好不容易才借着醉酒诉说着自己的想法,不想被他看不起,有些气呼呼的说着:“都说了是勾引你了!”
鼓励勇气直视着他,今晚他的嘴角不知为何一个挂着笑容,真是有些难得一见。
但是你不知为何,每次看着他笑,不,不如说每个女性见到他笑都会面红耳赤,现在看着他笑,莫名有些吃醋。
“你到底给多少人笑过。”气呼呼的说着,“反正我不管你这幅样子没有给其他人看过吧?这是我一个人才能看的!是我的!”你对着他宣示着主权。
“没想到....喝醉是这个性格。”他似乎对你说出的话有些意外,毕竟平常的你面对他时比较的害羞,有些话只能接着酒劲才能吐露出来。
卖药郎也看着你,自从经历了怪化猫本来对人性有些冷漠,但是直到认识你,他才知道并不是每个人都会是他们那样,自私冷漠的,而你也之前听他或多或少的提起过,你们彼此相互温暖着对方,你从他身上感受家的温暖,他在你身上感受到了人性的温暖。
“真是....贪心不足。”他张着紫藤色的唇缓缓的说出这句话。
你才意识到自己说什么,好不容易消下去的脸又开始起了红霞,但是却也有些不愿意在靠近他。
“罢了罢了,有些事终究还是要为夫来做。”说完这句话,搂住你的腰,朝着你吻了起来。
他有些不太熟练的吻着你,但是吻着凭借着男性本能快速学习起来,微冷的舌滑入口中,贪婪地攫取着属于你的气息,用力地探索过每一个角落,这一瞬间的悸动,让你有些忘乎所以,全身心与他交织在一起,彼此交换着,甚至忘记了呼吸。
感觉快要溺死在着充满诱惑的吻中,他才放开,你微微张开嘴喘着粗气,他的手握住你的腰部,顺着你的脖颈慢慢吻着,你背着突如其来的刺激有些不知所措,他的气息带着唇的触感又痒又带着一起刺激,激起你一层又一层的颤栗。
你抱着他的腰,他的吻下意识让你的脖颈微微向后倾,在空中形成一个优美的弧度,更是让他顺势向下慢慢移动到锁骨附近。
身体也软成一团,这种奇怪的感觉让你下意识想要叫出来,但是觉得太羞耻了,咬着唇,抑制住这种原始的冲动,眼中也因为抑制住这种感觉渐渐起了一层水雾,突然想到是不是因为你怀着恶作剧的心情往他箱子里塞入一本本不可描述的书,他的反应带着一丝青涩但是动作有些老练。
想到这里有些想笑,很难想象他看着小黄本的样子同时也很开心,你和他生活一直属于特别清淡并且彼此相敬如宾,你虽然很想却没开口,以为他不会与你有更进亲密的关系,至少现在知道他也在为这层关系默默地付出,内心自然欣喜若狂。
他察觉到你的分心,“怎么了?”
你只是笑笑,“你看过了?”
“嗯,看过了。”接着说,“是时候,检验我的学习成果了吧。”
听到他这样说,又有些害羞了,双手有些紧张的抱着他的腰。
他的手留着指甲,划过你的背脊,下意识娇喘着,这一下彻底有些抑制不住了,在他的身上娇喘连连。
他也轻抚着你的圆润,把玩着,一阵轻拢慢捻抹复挑,直接令你害羞的闭上了双眼,不去看他,甚至开始有些胡思乱想起来,想要分散着这股被称为‘快感’的感觉。
没想到闭着眼睛后,身体反而更加敏感了,水拍打在身上的感受,以及....卖药郎抚摸着你的腹部并且更一步向下探去,似乎摸到了你某个开关似的,一个激灵下意识着加紧双腿,双眼滴落着泪水,望向他,双手也更加紧张的抓住他。
“别怕....放松。”他的声音似乎在忍耐着什么,脸上也有了不知道是汗水还是你乱动打在他脸上的水珠。
下一秒便放松了身体,身体软的更加厉害了。
任由卖药郎扶着,他也着重的抚摸着你这个点,倒在他身上,感受着水还有他的身体传来的炙热的体温,像是也在燃烧着你,仰着头,身体还是第一次承受着这份刺激,很快你就缴械投降起来。
双手搂住他的脖子,他也扶起你的身体,微微张开伸开双腿将你的打开,手在你的下身探去,缓缓深入你的花穴内,此时感觉就是异物进入体内的不太习惯的感觉,能够清楚感觉到水被手指带入进去,并且在里面激烈的搅动着,一切的一切让你感觉到一股股陌生的快感。
他的手在手臂在手里弄出一圈又一圈的波纹,轻微的水波拍带着你裸露在水面外的皮肤,莫名让你放松了身体,因为快感而蜷缩的脚趾,一切在水下变得有些妙不可言起来了,不停的感觉手指带入了什么,又像是卷走了什么一样,此时你感到眼前的白光,随后全身开始颤抖着,嘴里伴随着长长的喊叫,泄了出来。
全身以及没什么力气,并且一直感觉股间有股又灼热又粗大的东西,还好由于桶内的水是浑浊着,你并没有看清它的模样。
你有些害怕...莫名觉得这种东西真的能进入身体里面而不会坏掉么?
他似乎注意到了你的情绪:“别害怕。”轻声安慰着你。
你点了点头,又开始有些害羞起来。
他扶着你的身体,让你从上方缓缓把他的吃进体内。
颤抖着,慢慢做了下来,感受那股硕大有些吃力,身体还在刚刚的高潮中有些反应,所以没感觉到什么痛感,只是不太习惯。
不过,既然是自己提出来的,哭着也要做下去,一咬牙一口气做了下去。
感受到那股硕大在你体内似乎又变大了,生理性的眼泪也落了下来。
坐下来的同时,你也喘息着,,没什么气力直接倒在他怀里,他看了你,抚摸着你的脸颊拭去你眼角的泪水。
“辛苦...你了。”他亲吻着你的脸颊。
“没...没什么。”眼睛完全不敢看着他,手指握紧成拳,贴近他的胸膛,似乎还能感受到他的心跳。“赶紧开始吧。”你想结束这一切,真是太羞耻,感觉就像做梦一样。
他开始缓缓动了起来,身体带着周围的水,拍打着你们彼此的身体,甚至比刚开的还激烈,因为太过舒服,反而没什么安全感,眉头紧皱着,下意识想抓住什么。
他像是知道你在想什么似的,拉着你与你双手合十,你轻颤着坐在他身上承欢着。
并且随着着这种感觉自己像鱼般飘荡着,紧紧地抓住身下的浮木,身体不停的承受着撞击,因为体内的原因,进入的一次比一次的深,像是快要进入了更深层次的地方,你紧紧地吸附着他。
最受不了的就是他抓住你的手,移动到你的腹部,摸着腹部完全能感受体内的凸起。
“感受...到了吧。”他轻笑,放开了你的手。
脸上简直红成一片,话都说不出来,只是吐出喘息与娇喘声,一瞬间的羞耻,更是让你有些紧张,体内剧烈收缩,伴随着熟悉的白光,陷入某种不可自拔的韵语里。
已经累得眼皮开始打架,完全摊到在他身上,他似乎还有力气,他扶住你的腰,开始更加剧烈的摇晃了起来,抓住他的背,剧烈的撞击有些疼痛但是又伴随着一丝痒却又带着一些说不出来的快乐,已经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形容了。
终于知道为什么那些图里面的小姐姐笑的那么开心,心理莫名的特别满足。
第一次经历人事的你,直接晕了过去.....

 

 

 

 

 

 

 

 

 

 

 

 

 

 

 

 

 

 

 

 

 

 

 

 

见他还想说些什么,晕晕乎乎地伸手拍在他脸上,努力睁眼看他,快敌不过强烈的睡意了。
“嘘……食不言,”高声渐变低语,“寝不语……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