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柊斐】蛊

Work Text:

柊一飒低下头冲着甲斐的唇深吻了下去,侧开的鼻峰让脸更紧密地贴合在一起。柊一飒一手抓住他的手,另一手钳住他的下巴,不让他摆动身体逃避掉这个吻。甲斐没有接过吻,不知道现在这个时候如果用嘴去咬的话还会有一线生机,只能承受着侵犯。
不得不承认,老师的舌尖探进他嘴里的时候,他竟然有了感觉。
什么样的感觉说不清楚,放松了却是真的,连舌头被舔舐、被逗弄都默默接受了。柊一飒感觉到这个变化,看到甲斐因为透不过气而留下的眼泪缓缓滑落进他的发丝里,慢慢放轻了手上的力气。
甲斐立刻开始挣扎,桌上的电脑都险些被碰掉。
“果然是不能可怜你。”
柊一飒冷冷地抛出这句话就把甲斐拽到了地板上,顺手扯下他的校服外套扔到了一旁。
甲斐终于意识到自己接下来会受到什么样的惩罚。
老师动手解开了他的领带,用它绑住他的双手。柊一飒骑坐在他身上,就像不久前他的学生对他所做的那样。
“这样你就会乖一些了吧。”
白衬衣被粗暴地撕开,扣子“叮叮当当”落了一地的声音让甲斐几近绝望。
男人的大手覆盖在敏感的身体上,肆意游走着,
“没想到你的身体这么软,地板有些凉吧?抱歉,现在是非常时期,没有更好的条件了。”
“那你就放开我——唔啊……”
一声破碎的呻吟从口中不经意间泄了出来,撩拨着男人的欲望。胸前左侧柔软的红晕被一把捏住,顶端被指尖不停拨弄着,又痒又酥,初遭侵袭的乳首立刻站立起来,在准备室昏暗的光线下显得粉嫩惑人。柊一飒俯下身,带着怜惜含住少年一侧的小肉珠,用牙齿轻轻啃咬着,惹得小家伙浑身颤栗个不停。
“看来是喜欢呢。”
“我没有……”甲斐惊恐地闭上了口,几乎不能相信这样软腻的声音是从自己口中发出的。本能地害羞起来,倒是放任了老师的动作。男人的手缓缓下移,略过他丝绸一样的皮肤,摸向他更为敏感的腰窝。
“啊……别碰那里……”
柊听到这种有着屈服意味的求饶,心里软成一片。但也没有停止动作,反而是变本加厉揉捏着腰上的软肉,弄得少年不耐地摆动着腰肢,心中的燥热渐渐铺满开来。
裤子被轻易扯下,就连身上最后的遮挡都无一幸免。甲斐的身体已经被这个斯文败类看了个精光。柊显然很满足,和自己所想完全一致,全身都透着淡淡的粉色,不常见光的身体白皙娇嫩。虽然总是打架,但少年身上没有一点经过严格锻炼而产生的肌肉,腹部更是柔腻,衬得胸前两处红嫩更加诱人。
眼泪一下子蹦跳出眼眶。现在他的同学们已经睡觉了吧,没有一个人想起他,没有一个人关心他,他却要在这里受着魔鬼老师的侵犯……这么想着,眼泪越发控制不住。
柊温柔的贴上他的脸颊,伏在他的耳边,“为什么哭呢?”
少年没有回答。只是别过头去咬住下唇,心中止不住的发酸。
男人轻笑一声,转过他的头逼迫他与他对视,伸出细长的手指将泛着水光的唇从牙齿的轻咬中拯救出来,另一只手抓住他的头毛,再一次深深吻了进去。
“有我在。”他是这样说的。
甲斐闭上眼睛,没有拒绝这个吻。
终究是个脆弱孤单的少年。心中隐隐的感动和依赖持续了没多长时间,就被小腹上突然传来的炽热吓了一跳。老师的分身抵在他身体上,吓得少年几乎不敢去看,同时也意识到柊这次是来真的——并不是所谓的“吓唬”他。
“一会要是痛就告诉我,别忍着,也别乱动。”
柊的语气强硬地有些骇人,在这阴暗的空间里显得更为低沉,轻而易举就让甲斐缴械投降,听从他的话语。甲斐的一条腿被抬起来,折在男人的腰侧,露出下身那个娇嫩的蜜口,那里看起来更加害怕,一张一缩的。
当柊试着把顶端放进里面的时候,甲斐有了一种下身被劈裂的错觉。男人还算温柔,等待他适应了之后才一点点往里进。但是这并没有什么用,丝毫减轻不了一丝一毫的疼痛。甲斐哭出了声。
柊看着小家伙的娃娃脸上糊满了泪水,放轻了下身的动作,趴在甲斐身上亲吻着他的锁骨和胸前的突起,小家伙渐渐住了声,轻轻抽泣着。柊坐起身,继续着动作。
被填满的时候,甲斐头脑中一阵恍惚,身体和内心的空虚感似乎已经消失了,既然老师要拉着他一起进入欲望的漩涡中,为什么要拒绝呢?有谁阻拦他或者拉他一把吗?
没有,眼前这个男人是他唯一看得见摸得着的依靠。
柊解开了他手腕上的束缚,引着他环住他的脖颈。甲斐搂住他的时候,就已经逾越了他们之间那条名为“师生”的鸿沟。主动权在他自己手里,不是吗?
疼痛感和快感交织在一起,蚕食着理智。甲斐主动曲起另一条腿盘在男人腰上,这个动作让身体中的欲望埋得更深,有意无意划过深处那一点软肉。
“啊!”
重重叠叠的软肉裹着粗壮的巨物,温暖而紧致。柊喟叹一声,开始了动作。
甲斐随着老师的动作摆动着腰,重复着律动。男人不住研磨着他身体里那个软点,吸引着他更用力的侵犯。少年面色潮红,近乎痴迷地望着在自己身上耸动的男人。初次性交让他迷上了这种快感。
“啊……嗯啊……太快了……”
“叫我。”
“小飒……老师……老师……”
男人双手捏住了他的乳头——他似乎很喜欢触摸他那里,用了很大的力气,捏痛了都没有放过。下体在男孩的身体中进进出出,加快了抽动的频率。被操弄的甲斐迷迷糊糊泄了身。
又是一轮激烈的性交。甲斐已经脱力,只能任由男人大开大合操干着自己,带着水雾的双眼迷离地望着伏在自己身上的男人。也不知过了多久,男人终于抵进他的最深处射了出来,浓精喷进身体里,男人也趴在甲斐身体上喘息着,两具身体贴合纠缠在一起,这个时候倒像是一对亲密的爱侣一样了。
柊恢复了往日的冷静,看向躺在地上满身爱痕的甲斐。他已经沉沉地睡了过去,脸上软软的,平日里装出来的霸道早已经不见踪影了。柊帮他套好衣服,亲吻了他的额头,才开了锁出去打了一盆水帮小家伙擦洗身体。
自己似乎太着急了吧。
零点已过,日历已经显示三月三日了。
很好,一切都在自己掌控之中。马上,自己怀里的这个小家伙就会迎来自己的蜕变重生。
等这件事结束,好好对他说清楚一切吧。柊对自己说。
他的目的,他的心意,还有他对他的爱。
如果那个时候,他还愿意听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