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柚天】问君如故

Chapter Text

手术做完也不过两个小时,患者家属找来了大外科的大主任主刀,羽生不过是旁边的一助,一台手术下来也是很轻松的。

患者大概是疼的狠了,只上了局麻就昏昏欲睡,这倒也好,至少比清醒着听各类器械破开皮肉的声音更让人舒服些。

金博洋就坐在监视器后面盯着,偶尔从机器的间隙中探出目光,也不过刚刚好能够看到羽生的半个侧脸——还被帽子口罩遮挡了大半。

手术完成的很成功,大主任摘了手套下了台,金博洋从电脑后面闪了出去到手术台旁,羽生在忙着缝合。

见金博洋站到不远处,他抬眸看了一眼便迅速地低了下去,速度快到好像只是在眨眼。

大主任自觉地去填了术中,金博洋在手术室泡了这么多年也不是那个没有眼力见的人,自然提前把位置让好,也免了让人提醒的尴尬。

羽生在快速地缝合打结,手指翻飞,十分灵活。

也就十几分钟,羽生这边的缝合就结束了,大主任术中也填好提交上去,走回台前看了看,觉得没问题后交代了羽生几句,便提前下去了。

金博洋忙着给药,没太注意羽生在干嘛,患者恢复清醒的速度很快,几分钟后就叫楼下护士送患者回病房。

屋里的巡回和器械也是临时叫来凑台的,这台一散便也不多做停留,打了个招呼就撤了。

金博洋收拾完手上剩下的药品,一转头发现羽生还在,屋子内已经没有其他闲杂人等。

“你咋还没走?”金博洋见他还在诧异的问着。

“你不也没走?再说我们主任说了,要把手术后的各项事情安排好了再走,现在我还有的最重要的人没有安排好,你说我能走去哪里呢?”羽生说着就要靠近他。

“停,咱俩出去说。”金博洋急忙制止他。

手术室这种地方向来都配备的高清摄像头,他可不想和羽生有什么不该留下的画面被摄像头记录下来存档一个月。还不一定什么时间会被人翻出来封存,做呈堂证供。

金博洋看了看时间,这会离接班还早,他还可以换个衣服下去找个地方吃顿晚饭,然后再回来。

于是他和羽生一前一后地往更衣室走着。

“你一会儿直接回家?”金博洋打开柜门问到。

“不一定,你呢?今晚夜班吧?”羽生站到他身旁问着。

“是啊,夜班,我也得先回去吃个饭,然后回来接班,不知道今晚会不会忙。”拿出柜子里的衣服,又把日常用的瓶瓶罐罐拿在手里,准备带着衣服去隔壁淋浴间洗个澡再走。

羽生他们外科上来手术的柜子都是临时的,离开的时候要带走自己的东西,并且还要将钥匙交还给接待护士。可金博洋他们不用,他们的钥匙都是自己保管,柜子也是固定的,可以说这个柜子里面几乎装了金博洋的全部家当。

他们麻醉是没有独立办公室的,所以有什么东西都会往柜子里塞,好在他们的柜子足够多,而且容积大,否则还真装不下。

其他科室如果有来手术后想要在浴室洗澡的,多半也会管麻醉借点洗发水和沐浴液什么的。只不过这也要看运气,如果麻醉不去更衣室,他们想借也没有人给拿。

“你今晚没有班?”金博洋问到。

“原本有,和一个同事换了,他说家里有事,明天下夜班之后要出门,所以他值今晚。”羽生回答着。

“哦,那你是休?”他问。

“嗯,今天是休班。”羽生点头。

“明天呢?”

“明天晚上夜班,不过这样要连着上两个夜班才能倒回来。”

“哦……这样啊……”金博洋抬头看着他,显得有些忐忑。“那……你明天下了夜班后要不要过来我这边休息?”

“额……我没有其他意思,我正好休班,可以……做饭的……”他越说声音越小,甚至目光都有些不敢放到他身上了。

羽生表情没什么变化,金博洋也看不出他什么想法,况且他也不敢看。

“那个……你要是有其他打算就算了,我先去洗澡了。”金博洋说完抱着衣服就想当逃兵,结果刚迈出去两步,还没等走出更衣室,就被人从背后抱了个满怀。

温热的身子在他背后包裹住他,脸颊贴上他的耳边,将人紧紧地锁在怀中,莫名的,两个人十分契合。

“天天这是在邀请我吗?”羽生的贴着他的耳朵说话,湿热的呼吸打在他薄薄的耳骨上,带出一片酥麻。

“我……”金博洋吞吞吐吐。

“嘘……不用说的,我知道你是什么意思。”羽生亲了一口他的侧脸,将人放开。

在更衣室调情确实不是一个明确的选择,这个道理羽生结弦自然是知道的,所以他老老实实地放开了金博洋。

“那等我下夜班之后就将自己交给天天了。”羽生笑着说。

这是变相地答应他了。

金博洋红着脸背对着他点点头。

休息的羽生回到自己狭窄的职工宿舍收拾了一下,他的衣服不多,日常消耗也少,倒是白大褂丢在宿舍里两件,长袖半袖都有,比正常衣服都大了一圈,收起来也更占地方。

他刚住进来的时候还没有觉得自己这间小宿舍有多破败,如今看起来越发的有些嫌弃了——他太期待后天的到来。

羽生的所有衣物全部收起来也不过只装满了一个行李箱,他挑挑捡捡,还没打算全都搬过去。

他坐在床边看着行李箱里乱糟糟的衣服,忽然叹了口气。他是不是该考虑一下找个地方租个大一点的房子,这样两个人就可以搬到一起生活。

这只不过是他一闪而过的想法,还需要再商量。

挑了两件换洗的衣服,一点洗漱用品,通通码好装到双肩背包里。东西不多,松松垮垮的,几乎没什么重量。

下了夜班的金博洋没有立刻回家,转道去了一趟附近的超市。

昨晚的患者并不多,只是急诊陈伟群那边call了他下去一趟,一共也没用上一个多小时。一晚上的觉让他在值班室睡的断断续续的,光影轮转间他总能见到羽生的那张脸,还有在N市时发生过的,光怪陆离的景象。

早起他打着哈欠和科里交了班,揉着朦胧睡眼还被跟着接班的火苗给揶揄了一番。

他只是笑了笑,没多说些什么。

交完班后他又匆匆忙忙冲了个澡,换好衣服就回去了。

早上的超市就连职工都是怠懒的状态,理货员在不慌不忙地打点着货品,一排排货架间鲜少看见有顾客在挑选东西。

金博洋也不是那种特别爱逛超市的人,以前不忙的时候,偶尔会和王金泽一起来转转,转来转去也不过是买些着急用的东西。平时家里也不太做饭,肉啊菜啊的几乎不怎么储备,附近还有一个小菜场,偶尔路过会顺手买点菜叶下面条。在家的时候速冻食品和挂面是常备的吃食,泡面更是他的最爱,只不过太不健康,所以自己也有意控制,偶尔才吃一次。

不过以后就不会自己一个人糊弄一口了,他想。

早上的青菜也有不够青翠新鲜的,金博洋将伸出去的手又收了回来。羽生明天会过来,青菜当天再去附近的小菜场买也来得及,于是转去了肉类区域,割了一块肥嫩的牛腩。

他是想给羽生好好煮一顿家常菜,不像食堂大锅饭那样煮的粗糙怪异,也不像各种饭店一样重油重盐。

走到调料区拿了些必备的炖肉料,各种酱油醋料酒配齐,他又推着车去了日用品区。

拿了两只新牙刷,牙杯专门挑了一个维尼熊的,毛巾拖鞋也各备了一份,转了一圈后又随手扔进去几样杂七杂八的东西,推着车子到出口结账。

等着前一车扫码结款时,金博洋看了看面前架子上摆着的一排排的东西,随便抓了一包就扔进车里,全程表情没有任何其他变化。

哗啦啦地提着购物袋走回家,将各种东西都翻出来摊了一沙发,肉和菜都放进冰箱,调料类的也都安置到厨房里,毛巾牙杯牙刷没有拆封就被放到了卫生间,这个要等羽生来了自己拆,至于最后剩下的那个小盒子……

金博洋将它拿进卧室,外面的塑料透明的包装拆开丢到垃圾桶里,带着外部的盒子就塞进了一侧的床头柜里,开封后是什么样的,他这会还没兴趣研究,反正到时候也不单纯是自己用……

将东西都摆放好,他换了睡衣洗漱完毕爬上床睡觉。

迷迷糊糊的时候还在想着,自己好像还没有换一套新的床单被套,这个不忙,等他睡醒的吧。

羽生晚上值班的时候去了一趟护士站取病例,值班的一个小护士和他还算熟悉,趁着刚换完一圈液的空档,和他有一搭没一搭的聊了起来。

“诶?羽生主任您是日本过来的啊……”小护士像想起来了什么突然间问到。

羽生点点头。

“那我想问一下,去日本看樱花的地方您有没有什么可以推荐的?我有朋友打算去,可一直没考虑好去哪里。”

羽生合上病例,将病历本递还给护士,放下手后回答道:“去日本看樱花重要的还是要看你的时间,不同时间段的不同城市会有不一样的樱花美景,至于你说一定要推荐什么,我觉得网络上可能说的比我还要详细,具体的旅游建议我还真不太好说,不好意思了。”

“这样啊……那好吧,谢谢羽生主任了。”小护士还蛮不好意思的。

“没什么,那我先回医生办了,有什么事你喊我。”羽生微笑着说。

“嗯嗯,好的。”小护士应到。

羽生转身走了回去。

樱花吗?

他倒是想让天天穿着绣了自己家徽的传统服装和他一起去看樱花呢。

笑容绽放时的八重齿一定比樱花还要可爱。

羽生想。

——t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