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柚天】问君如故

Chapter Text

又是一个和外科搭死的白班。

第一台就是羽生的病号,大手术,看病历蛮复杂的。

金博洋在米沙出卖他的第二天就准备狠狠地敲他一顿,至少等级水平不能低于盘盘有肉。

米沙看在金博洋确实好像是被他坑惨了的份上,请他吃了一顿美其名曰颇为丰盛的午餐——还是在医院食堂。

那天中午金博洋一边嚼着咖喱鸡块,一边谴责着米沙的不厚道,同时还要吐槽米沙的抠门,多管齐下,险些噎着。

当然,他还是没逃过命运的安排,在他抬眼看见羽生结弦就站在他不远处的时候,实打实的噎住了……

这是什么冤家路窄?

不对,可能是狭路相逢……

大概是兵荒马乱和鸡飞狗跳吧。

总之金博洋不想回忆,大概面子里子都丢干净了就是这样了。

总在偶像面前犯蠢可还行?

羽生结弦端着餐盘过去的时候,金博洋刚好被饭噎的结结实实,还来不来回复羽生和他打招呼的那句话整个人就被憋的满脸通红。没有办法,他只好就着羽生的手,喝了一口端到他嘴边的那碗紫菜蛋花汤。

还是属于羽生的那一碗。

金博洋是不记得自己最后是怎么食不知味的吃完这顿午饭的,并且在饭后他发誓,下一次再敲米沙的时候,一定要躲开羽生出去吃!

取了药品的金博洋正在走廊里晃悠,患者还没送上来,他自然也是不着急。

这台手术在最里间,米沙还没上楼,羽生结弦自己带着病历先上来研究了一会,现在正在手术间外刷手。

哗啦啦的水声传来,金博洋捏着手里的药瓶左瞅瞅右看看,一副打算看不见羽生的样子,最好是装作没注意直接拐进手术间。毕竟在人家那里丢脸次数太多,单独对话少一点是一点。

正在他满脑子各种念头的时候,背后突然一个人扑了过来,一只胳膊揽住他的肩膀,整个几乎都挂在了他的身上。

想都不用想,肯定是王金泽。

“我的天儿啊!我都多久没见你了,你看咱俩这班啊,明显就是个牛郎织女,恶毒王母一定是看不惯咱俩这打小长大的情分,一条银河分开彼此啊!”王金泽吊在金博洋的身上,一张脸都贴着他的肩膀,仿佛真的像被人拆散了姻缘一样在那里哭诉着。

“行了行了别演了,你这嗓门要是再大点,桶总都被你喊回来了!你先松开我,下来好好说话。”金博洋两只手都在拿着药瓶没有多余的手把他拽下去。

更何况他们面前不远就是羽生结弦,他们两个这个造型确实有点有碍观瞻,他可不想再给人家留下什么坏印象了——虽然已经很坏了,但是总要抢救抢救才说的过去。

“不!咱俩现在这班排的简直太给力了,根本就没有能撞上的机会,要不是我交完班晚走一会,肯定就又是错开了!你之前说要和我一起去看电影的,结果你白班我夜班,你夜班我白班,咱俩见个面都难,还怎么愉快地玩耍?”

“额……要不你等我今天下午下班?”金博洋回忆着自己的排班表。

“好嘞!小的随时等您传召!”王金泽开心的熊抱住金博洋,还愉悦地拍着他的肩膀。

“下去下去,要勒死我了……”金博洋再一次推着身上那块膏药,其实是羽生结弦正在看着他们,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不想让他误会,至于误会什么他也说不清。

王金泽终于收回了手,摸着自己手术衣的口袋,拿出一块巧克力,顺手塞进金博洋胸前的小口袋里。

塞完还手欠地拍了拍……

“巧克力给你,今天工作愉快啊!我先回去补觉了,晚点给你电话。”王金泽说完就要转身离开,突然又像是想起了什么,停住了。

“对了,羽生主任这台是个脾脏切除的大手术吧?”他突然对金博洋不远处的羽生结弦说道。

“嗯。”羽生淡然地点点头,嗯了一声算是回复。

“天总你好好跟台,晚一点记得和我说一下这台的情况,我一直没怎么见过脾切除的,重要任务交给你了!”

“嗯,没问题。”金博洋应下了。

“那我先走了,羽生主任回见,拜拜喽我的天儿~”王金泽打完招呼后转身便离开了。

“不……不好意思啊羽生……我发小就这样。”金博洋略微尴尬地解释着。

“没事……不过天天看起来和他的感情很好啊。”羽生结弦眯着眼睛笑着说到。

“嗯,毕竟从小一起长大,很熟悉,要不是最近人手排不开,我和他也不至于很久都没见过,他这人就这样,大大咧咧的。”金博洋用手背蹭了蹭鼻尖。“我先进去准备了,病号也差不多快上来了。”

“嗯……”

金博洋听到微不可察的应声后便溜进了手术室,羽生结弦还在门外不知道在看着什么,眼睛眯了起来。

脾大切除,羽生叫了肝胆科的一起来会诊过,术前商量了几种手术方案,最后敲定了这套可操作性强,风险小的。

手术一共做了三个多小时,金博洋除了正常的麻醉监测外,一直站在手术台旁观摩着。

羽生的手术做的简直太漂亮了。

灵巧的指尖翻飞,分离神经血管时熟练细致,三个小时的术程下来双手竟然没有丝毫的抖动,可见他的控制力有多强。

金博洋觉得这个人太厉害,也太过传奇。

平时的小手术根本显现不出来他扎实的基本功,只有到这种时候,他的本领和能力才能更好地凸显出来。

刀口缝合的也很漂亮。他也只能用漂亮这个词来形容。

这台手术在金博洋的脑海里留下了很深的印象,以至于某一天羽生被他按在身下胡闹的时候还讨论过,这个刀口如果换个角度切,会是什么模样。

周六的排台总是很少,更何况是这样一个不知道究竟要做多久的手术。

手术结束后羽生结弦坐在手术间的电脑后填了很久的术中记录,切下来的脾脏也一并封好送去了病理室。

金博洋帮护士将患者抬下床送出手术间,米沙跟着下去回病房,巡回护士去送了病理,器械护士也收拾好器械带着需要消毒的东西送回消毒室。等到金博洋回来的时候,只见羽生自己一个人摘了口罩坐在电脑前边敲敲打打,偶尔还活动着脖子。

“术中还没填完吗?”金博洋摘了手套丢进黄色污物桶,一边走过去一边问着他。

“没有,这个复杂一点,患者术中其实状态并不是特别好,这些需要详细记录。”说完他又动了动脖子。

也是从准备到结束的接近四个小时的时间里羽生一直都处在高度集中注意力的状态下,低头手术很容易引起与颈椎有关的疾病,这会肩颈一定是酸痛的。

“好吧,你写你的,脖子别动,我给你揉揉……额……你不介意吧?”金博洋见他不舒服就想给他按摩一下,话都出口了才发现面前这人并不是他爹妈,而是羽生结弦。

他本科的时候溜到中医专业学过几节针推的实践课,每当逢年过节他回家,总要帮父母揉揉按按,至少不要让他们吐槽自己学了个医结果啥也不会。

话都说完了才想起来征求人家的意见,金博洋也忍不住在心底说自己有病。

“当然不介意,只不过要辛苦天天了……”羽生转过头看向他,笑着说。

“不辛苦不辛苦……举手之劳而已。”金博洋站到他的身后,托正他的脸,顺着肌理开始揉按,一双手仿佛带了魔力一般将温度和放松透过肩颈薄薄的皮肤渗入进去。

酸痛僵硬的肌肉开始有所缓解,温热的触感让羽生觉得自己的心底仿佛被一只手轻轻抚过。

他凝神静气地敲着剩下的记录,心下却将这些温暖牢牢锁进记忆里,他指尖的每一寸滑动,他指腹的每一分施力,深深浅浅,都随着他刻意放缓的呼吸而被他认认真真的铭记。

金博洋的注意力都放在了他肩颈处僵硬的肌肉上,丝毫没有察觉到羽生已经停止敲打键盘转跳到提交页面。手掌根揉着他两侧的斜方肌,感受到手下坚实的触感,不禁心底感叹着作为医生的苦累。

“天天,可以了,再按下去会累的。”羽生通过电脑屏幕的反光看着金博洋认真的模样,自顾自地笑了好一会才出声提醒他。

“我没事,不累的,这才按了几分钟啊。”金博洋嘴上回答他,手上也没停。

羽生也不再劝他,伸出左手向后,反手抓上金博洋放在他肩膀的手背,轻轻拉过身前。

“手掌都揉红了,还说不累?而且我现在脖子舒服多了,记录也写完了,有天天帮忙真的是事半功倍呢。”羽生拉过他的手,轻揉着小鱼际上的红痕,贴到唇边给他吹了吹,仿佛这样就能缓解一样。

“你觉得舒服了就好,额……”金博洋再迟钝也发现了他们俩现在的状态好像哪里不太对。

“我的手没事的,那个……没什么事我先去看看接下来的排台……”金博洋抽回自己的手,还没等羽生说什么就快速地走出了手术间,跑到最里间的拐角处靠在墙壁上喘着气。

羽生见他像受惊了的小兔子一样窜了出去,自己坐在凳子上无声地大笑了起来,这么蹩脚的理由都被他拿来搪塞他,自己的小粉丝也真是可爱的紧。羽生怎么会不知道金博洋今天只排了他们外科这一台手术,看来他真的是惊慌到理由都找不到一个更为合理的了。

他站起身,脖颈处的温度还在,大概是经络被疏通了的缘故吧,这让羽生觉得那人的小手仿佛还在自己的后颈处贴着。

走出手术间,羽生左右瞧着却没发现金博洋的身影,知道他可能有些害羞了,于是也收起了逗弄他的心思,离开了13层。

金博洋听着羽生离开的声音,好一会才敢伸出头去看走廊里是不是空无一人,直到只剩下他自己,他才长出了一口气,整个人放松了下来。

刚刚是什么情况,为什么他觉得他们俩之间好像……

好像……有点……

暧昧?

不不不!金博洋你要矜持!这怎么能叫暧昧呢?这明明是同事之间的相互关爱!好哥们之间的相互支持!

天总可是个钢铁直男!

就是不知道flag高高挂起后能坚持多久……

——t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