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不良·黑道(九)

Work Text:

才清晨五六点钟,nine club楼上的某一间房里,就传出来令人脸红心跳的声音。
蔡徐坤感觉自己就像一张煎饼,被陈立农不停翻过来转过去。陈立农的伤口终于愈合,忍了一段时间的陈立农,体力持久的吓人。
此刻,陈立农正将蔡徐坤的双腿架在自己的肩头,腰身持续不断的进出。
蔡徐坤闭上眼呻吟着,身体被操弄的十分舒服,但下一秒,陈立农就将他侧转身来,在背后抬高他的一条腿,侧入进去。就着这个姿势抽插了几十上百回,陈立农又将蔡徐坤的臀部抬高,让他趴跪着,从后挺入。
每次都快要攀上顶峰的蔡徐坤,都因了陈立农不停的变换姿势而前功尽弃,心中不由压了一口气。
等陈立农再将他翻正的时候,蔡徐坤终于瞅准机会,翻身骑在了陈立农腰上。
「你怎么还不射,老子都要干了!」蔡徐坤虽然发着火,但语气更像是在撒娇。
陈立农笑了,握住蔡徐坤涨的发紫的欲望,声音喑哑:「怎么?August想在上面了?」
蔡徐坤弯下腰,舔咬陈立农肩上自己留下的牙印,缓缓道:「我会让你舒服的。」
蔡徐坤将自己的胸膛凑上去,用自己的乳头绕着圈摩擦陈立农的乳头,两者接触到的一瞬间,陈立农浑身一紧,喉头发出一声舒服的轻哼。
蔡徐坤又伸手抚摸另一边,这才发现陈立农的身材有了不同于少年时代的触感,看起来还是清瘦,但已经有了明显的肌肉线条,摸上去也是饱满而坚硬。
但这幅美好的肉体上,却布满了大小不一,各式各样的旧痕新伤。
蔡徐坤抚摸着那些伤痕,有些动容,一时间竟忘了继续。
陈立农知晓蔡徐坤的心事,摁住蔡徐坤的手,引着它向下向后游走。
「怎么停下了,不是说要让我舒服吗?」
蔡徐坤被唤回来,手指已然抵达了陈立农的后穴。蔡徐坤缓慢而轻柔的亲吻着陈立农的腹肌,手指钻了进去。
陈立农又是浑身一抖,蔡徐坤舔舐着陈立农的挺直,手指同时在肉穴中钻研扩张。
等蔡徐坤进入的时候,陈立农发出了一声满足的叹息,自从他死里逃生,变身成LEO以来,还没有人能让他浑身放松,没有尊严的双腿大张。
蔡徐坤不轻不重的进退着,两人十指紧扣,脸紧贴着脸,蔡徐坤性感的喘息着,陈立农抱紧蔡徐坤的脖子,细细碎碎的点吻着自己心爱之人,下身也不由自主的绷紧夹住。
蔡徐坤大喘一声,泄了出来。
正当蔡徐坤在高潮的余韵中抽搐着的时候,陈立农忽然把住蔡徐坤的腰,将其狠狠的往下压,与此同时胯部顶起,准确无误的将自己贯入进蔡徐坤的身体。
「啊……啊……」
陈立农飞快的抬腰顶胯,每一下都抵到最深处。蔡徐坤被颠簸的上下飞起,在前面刚刚泄完,后穴又被充满的双重刺激下摇头晃脑的大声呻吟。
陈立农坐起上半身,搂住蔡徐坤,轻轻一翻,再次将蔡徐坤压在身下,这次他不再磨蹭,找到蔡徐坤那里的凸点,对准方向猛冲。
蔡徐坤发出难以自持的浪声浪语:「啊啊……好舒服,不行了,我不行了,要到了……」
蔡徐坤的眼神已然涣散,高潮的红晕在脸上舒展着,身体也逐步绷紧。陈立农知道蔡徐坤到了临界点,却戛然而止,缓慢轻柔地浅浅抽插着。
「不要,不要停,快点,快一点。」蔡徐坤感到心里有一群蚂蚁在爬,空虚感让他不由自主地环紧陈立农,在他身下喘息扭动。
陈立农仍旧不疾不徐,却露出一抹坏笑:「叫我。」
「LEO~」蔡徐坤听话的唤着陈立农。
「不对。」陈立农一个深入,撞得蔡徐坤浑身颤栗。
「农农?」
「不对。」
「嗯啊……」蔡徐坤眼珠子一转,试探性地吐出两个字,「老公。」
陈立农笑了,卯足了劲快速抽插,再次将蔡徐坤送到顶点。蔡徐坤第二次泄了出来,喷溅了陈立农一身,紧接着陈立农也低吼一声,将自己全数射在了蔡徐坤里面。
过了几分钟,缓过来的蔡徐坤又感觉到陈立农的欲望在自己里面再度跳跃着胀大,这下子,他却有些惊慌。
「不行,我不要了,我受不住了。」蔡徐坤去推陈立农,对方却一动不动,反而强势地堵住了蔡徐坤的口舌。
然后,蔡徐坤的台词便在「不行,不要」和「老公,快一点」两句话之间来回切换。

两人折腾到接近中午才起床,早餐也顺理成章的变成了早午餐。
蔡徐坤下床的时候,腿脚都有些软,差点儿倒在地上,但好面子的他非要去餐厅用餐,陈立农脸上带笑,看着蔡徐坤像一个裹脚老太太般一步一停。
蔡徐坤拿着刀叉的手有些颤抖,食物都收拾不了。
陈立农将自己的椅子拖到蔡徐坤身边,切好了东西喂到他嘴边:「来,老婆。」
蔡徐坤羞红了, 怒道:「什么老婆,我是男的!」
陈立农歪着脑袋假装想了想,道:「那……小老公?」
「你才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