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风吹树舞画中人

Work Text:

(1)
刘易郡是在上海开往苏州的高铁上遇见丹尼斯的。他出门晚了些,一路上跑得呼哧带喘,等进了车厢找到相应的位置后发现邻座的男人已经在座位上闭目养神。刘易郡推了推自己的黑框眼镜刚想说话,方才还静如雕塑的男人就已经起身站在一旁了。刘易郡记得自己扯动嘴角笑了笑,混合着还有些急促的呼吸,进去的时候顺便把随身的小行李箱搁在了行李架上。男人见刘易郡安顿好了,便点头示意随后坐下,十指交握放在腿上,又如方才般闭上了眼睛。身边那人穿一身休闲西装,看起来严谨却温和。刘易郡没来由地想起了自己在上海碰到的那些面试官,形形色色千姿百态,邻座的这位倒活像是其中的一员。衣兜里的手机突然震动起来,刘易郡手脚麻利地接通了电话。
“姐你放心吧,我马上就能到苏州。……对……小宝交给我没问题……”好不容易挂断了电话,抬头却发现邻座不知什么时候睁了眼,正盯着自己看呢。刘易郡心里一个激灵,对方的声音就像他外表看上去那样温和:“您也在苏州下吗?”
刘易郡大脑里的小雷达“叮”地响了一声,他“嗯,是啊”地模糊回应着,顺便也把那声微弱的响动稀里糊涂地糊弄了过去。

(2)
苏州当真是好地方。在大上海摸爬滚打了近一年的刘易郡几乎在下车的那一瞬就感谢起姐姐帮自己谋得的这个偷闲的机会了。只要不是面试官,让他带十个小宝他也愿意。刘易郡一直觉得小宝和他的甥舅关系颇为和谐,两人第一次单独相处这么长时间,刘易郡奉行投其所好的原则,小宝也很给面子地从不挑剔刘易郡糟糕的厨艺。革命友谊顺利达成,直至刘易郡发现姐姐留下的时间表里清楚明白地列着一项“带小宝上钢琴课”。
上午九点的课程,早晨五点半刘易郡就被小宝硬生生地从床上拖了起来。
“舅舅,你快起来做早饭呀,我今天还要去上课呢。”小朋友天真无邪地眨着眼。
“不是九点才开始吗?”刘易郡从床头柜上摸到了自己的眼镜,一路连滚带爬地被小宝拽到了厨房。那小鬼活像催命似的,刘易郡拗他不过,只能跟着孩子一路狂奔。到那老师家门口的时候他看了眼手表:七点三十分。他正想动用武力把小宝从人家门口端走,就发现熊孩子笑嘻嘻地“当当当”敲了三下门。刘易郡的手僵在半空中,他面试失败的时候都没有这种无力回天的强烈感觉,他把小宝拉到一边,压低声音摆出了长辈的威严:“咱们来这么早干什么,打扰到你老师可……”后半句话被刘易郡吞下去半截,门被打开了,那老师站在门口看着一大一小两人。
“快请进。”
那声音有点耳熟,刘易郡抬眼一看就认出来了:不正是那邻座先生嘛。

(3)
如沐春风。刘易郡特坦然地坐在丹尼斯的布艺沙发上,特坦然地喝着丹尼斯亲手泡的大吉岭,特坦然地眯起眼睛欣赏音乐,活脱脱一副主人的做派。邻座先生等于小宝的钢琴老师等于丹尼斯,这个等式恒成立,perfect。
小宝弹琴时的认真样子和平时玩变形金刚模型的时候完全不同。刘易郡瞥了一眼丹尼斯精致的五官,忍不住腹诽:怪不得上个课都心急火燎的,见色起意的小鬼。阳光透过窗玻璃落在刘易郡的肩膀上,胃里还消化着丹尼斯做的丰盛早餐。他暂时把那些数据模型公式之类都抛在脑后,注视着丹尼斯的手指轻盈地接触黑白键,仿佛从上海带来的那份忙碌与烦躁也渐渐卸了个干净。
“刘先生也喜欢听小宝弹琴?”乐声停止,那人轻声问。
“啊是是是。”我是喜欢看你弹琴。
“像他这样有天赋的孩子实在难得,平日他父母太忙,这些话我也一直没机会和他们讲。”丹尼斯礼貌一笑,恰到好处。
“是吗?那我一定会转告他们。”能再见到你也实在难得。
“等我回英国之后,一定把他托付给我信任的朋友。请务必叮嘱他不要荒废。”丹尼斯认真了起来,笑意虽未褪去但却隐藏了三分。
“哦好……英国?”刘易郡一下子抓住了重点。
“假期结束,自然是要回去的。”丹尼斯帮小宝收拾好了书包,走过来递给刘易郡。两人的手在交递时堪堪蹭过。
“叮”“叮”,刘易郡脑中的小雷达响了两声,他咬了一下嘴唇,稍稍提高了声调:“小宝,快点回家了!”

(4)
刘易郡拿着两张评弹票去邀请丹尼斯的时候,觉得自己简直滑天下之大稽。他虽然不怎么懂音乐,也觉得该请丹尼斯去个交响音乐会什么的。谁知道买票的时候自己是怎么想的,冲动消费不可取。丹尼斯欣然同意的时候刘易郡觉得自己歪打正着,对方一如既往温文尔雅:“到哪个地方都一定要感受当地的艺术。”刘易郡附和的得心应手,却无意间看到丹尼斯眼中闪烁着些许狡黠。他顿时觉得自己像被看透了一般,在上海磨练出来的生存技能似乎变成了拙劣的把戏,带来的只有难堪和尴尬。气氛急转直下,倒是出乎意料地被丹尼斯力挽狂澜了:“刘先生在美国留过学吗?”
“是。”刘易郡不明所以地看着对方的眼睛。
“果真如此,我们第一次在高铁上碰到的时候我就想问了,只是当时怕太唐突。”
刘易郡愣了愣,他几乎差点就抓住了某个一闪即逝的念头。
“刘先生中午有时间吗?”男人盖好了钢琴,状似无意地说着。
小宝跑到刘易郡身边抱着他的腿耍赖,刘易郡忍俊不禁,顺手摸了一把小宝的头发:“……有。”
“一起吃个午饭吧。”丹尼斯的眉眼在阳光下变得模糊起来。

(5)
吴侬软语,婉转顿挫。台上二人一人手执三弦,一人怀抱琵琶。台下无不屏息静气沉浸其中。小宝的座位夹在刘易郡和丹尼斯之间,整个人精神百倍,盯住台上的人目不转睛。刘易郡不时瞥一眼丹尼斯的侧颜,对方一如既往地专注,倒是让刘易郡有些惭愧于自己的心不在焉。散场后三人也不急着回去,顺便在附近的湖边散步。小宝开始时还上蹿下跳,之后被刘易郡买的一份冰淇淋堵住了嘴,乖乖地跟在一旁。苏州城的夜晚又是另一番风韵,清风拂面温柔和煦,倒是像极了丹尼斯的琴声。
“青山碧水,山河如梦。你在国外读书的时候想不想这片土地。”丹尼斯在湖畔的路灯下回眸,刘易郡听罢一愣。
“当然想家了,睡觉的时候都在想呢。”这不是丹尼斯想要的答案,刘易郡知道这一点。可他和艺术丝毫不沾边,也想不出什么合适的回答。
丹尼斯倒是笑得一脸轻松:“我离开得久了,倒像是将自己忘得干净。”
“老师,我会一直记着你的。”小宝嘴里塞满了冰淇淋,说话的时候含含糊糊的。
“老师也会一直记着小宝。”丹尼斯笑的时候眼睛会微微眯起来,看上去温暖又真诚。刘易郡欲言又止,遇到这个人,他曾经引以为豪的那些能力就像是突然退化了一样。他最终只是攥了攥拳,然后狠狠地环顾了四周的风景,将小桥流水与粉墙黛瓦都往记忆最深处压去。
刘易郡脑中的小雷达“叮”“叮”“叮”响了三声,他有些没办法再略过这些信息的存在了,但拿起和放下的抉择,从来都不是能轻易说清的。

(6)
碧波荡漾,天地传情。水上有白帆,水下有红菱,水底鱼虾肥,水边芦苇青。刘易郡同丹尼斯沿山间小径一路攀至山顶,太湖边缘曲折,有村落鱼庄点缀其间,浑然天成。风吹动山顶树木,树叶舞动沙沙作响,一时间周身皆被这飒飒声包裹,闹中有静密不可分。丹尼斯穿一身浅灰色的登山服,他无论何时何地都保有着那份独特的气质。就如他们初次相遇一般,本身就如同一件精心雕琢的雕塑。山水如画,人亦入画。和着风吹映着树舞,那人也自然如同画中的人。
刘易郡脑中的雷达早已叮叮叮地响得沸反盈天,他的心莫名地抽动了一下,身体比理智更先做出反应。
“这样留恋,为什么不干脆留下?”
“风景过目不忘,芳名如梦如幻,但无一是我能留住的。”
“可他们就在这里,不会改变不会迁移,他们是想留住你的。”
“那你呢?”丹尼斯将目光落在刘易郡身上,他饶有兴味不紧不慢,仿佛前一瞬还是那个在高铁车厢里闭目养神的他。
“我也是想留住你的。”连同花草树木,故土山河。刘易郡的心终于平静了下来,就像是在外游子的最后一次归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