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铃木悟X吉克尼夫】安兹乌尔恭:变人!(21)

Work Text:

如血的残阳斜照入书房中,吉克尼夫安静地站在身材高大的不死者面前,表情模糊。

“...吉克尼夫殿下,您是因为方才遇袭,认错了吧?”强制冷静闪过安兹的全身,他强作镇定地看着面前微微低着头的金发青年,大脑中一片混乱。

[为什么...吉克尼夫会知道... ...他发现了?

不...不可能... ...但是他的确喊出来了...我的名字... ...吉克尼夫从来不会做没有把握的事...

...要承认吗?]

“...你是在说笑吧,”吉克尼夫意识到自己的声音中带着颤抖,他咬了咬下唇,用痛感让自己清醒,尽量保持着语气的平缓,“我不会认错的...悟的气息... ...”

安兹眼中的红光闪了闪,作为不死者的他,本该不存在内脏这种东西,可他却清清楚楚地感受到胸口的剧烈收缩,连带着肋骨都在震颤。

“...气息... ...”他下意识地呢喃出声。

“是啊,气息...”吉克尼夫的嘴角颤抖着向上扬起,露出嘲讽的笑容,“和你水乳交融的我又怎么会认错,连同那瓶一模一样的药水...就更是证据确凿了... ...悟...不... ...安兹乌尔恭大人,您还打算玩下去吗?”

“... ...”

安兹怔怔地看着他,良久后,他心里终于下定了决心,紧张地捏了捏衣角,在吉克尼夫的面前变回人类的姿态:“吉克尼夫...你听我解释... ...”

后面的话,吉克尼夫一句都没能听清。

面前特殊的黑发黑瞳与面孔倒还有可能由魔法假扮,可他不经意间的细微表情和习惯动作却是难以模仿的独特标识。

吉克尼夫只觉一阵天旋地转。

[...悟...安兹乌尔恭... ...]

他的身体晃了晃,靠着身后的木桌才堪堪站定,眼前的铃木悟露出关心他的紧张表情。

[... ...他还想玩吗... ...曾经的爱人被发现是自己的仇恨之人,而以这种身份向我表示温情...是想看我会有什么反应吗?]

大脑的极度混乱与心理上的痛苦使吉克尼夫耳中响起一片轰鸣。

[真是游刃有余啊... ...这家伙...

帝国作为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主动向他臣服的人类国家,必然会变成各个国家的众矢之的,被其他国家派来的人暗杀或是陷害也是迟早的事。]

他忍住因耳鸣而升起的不适感。

[魔导王的目的从一开始就是这个了吧?

只要在这时候适当的出现,就可以合理地向他国开战,还能给帝国做个顺水人情。]

咬牙压下心底的难受,吉克尼夫强迫自己靠深呼吸冷静下来。

[...为了把握这一时机,他还真是用心良苦... ...编造的身份、令人喜爱的性格、博得信任的冒险和陪伴...

我的感情... ...恐怕也在他的意料之中...]

心脏随着自主的跳动而一下一下地抽痛着。

[...很自豪吧?我向他告白的时候...哈哈...我竟然在他的地盘担心他的安危...还把自己给献了出去... ...

而如今的我已经没有什么新奇的地方让他赏玩了,加上原本的目的也已经达到,所以他才厌倦了,便暴露身份来看我的反应对吧... ...]

“恶趣味...”他无力地喃喃出声。

[恶趣味的混蛋...]

“...所以,我...”吉克尼夫耳边的轰鸣声开始减弱,铃木悟的声音也渐渐清晰起来,“...我并没有想到会便成这样... ...我不想瞒着你,但是...”

“骗子。”

短短的一个词便将铃木悟解释的话语打断,其中没有愤怒,也没有悲戚,吉克尼夫的声音平淡得像是在陈述一件再普通不过的事实。

“...吉克尼夫... ...”铃木悟只觉如鲠在喉,他无措地望着面前一脸淡然的吉克尼夫,“...我... ...”

“你赢了,”吉克尼夫轻轻勾起嘴角,“已经没有装腔作势的必要了吧?”

[...啊,看呐,终于露出生气的表情了...]

“我没有装腔作势...”铃木悟抓着吉克尼夫的双肩,焦急地反驳。

“我这跳梁小丑般的表现让您满意了吗?”

[如此不尊敬的忤逆... ...我大概会被杀掉吧...

...无所谓了...]

“... ...别这样...”铃木悟看着精神状态明显不对劲的吉克尼夫,完全慌了神。

“只是贵为至尊的您竟然有这种趣味,真是令人...”

“我让你别说了!”

铃木悟将吉克尼夫按倒在桌面上,以深吻堵住了他的下文。桌上的文件被二人挤落,哗啦啦地撒了一地。

听见纸张的声音,铃木悟稍稍冷静了一些。

[不行,不能在这里和吉克尼夫吵起来...得换个地方...]

而吉克尼夫则被禁锢在铃木悟身下动弹不得,本就抱着不再反抗的心思的他只稍稍挣扎了一下,便顺着铃木悟的力道任由摆弄。

[...这又是在做什么... ...

最后的羞辱吗?]

感受到身边魔力的波动,下一秒他便发觉自己落在了柔软的丝绸制品之中。

口齿相交间,他感受到身体被温柔地抚弄着,对床笫之事早已熟悉的他心下了然。

[这是...我的房间...不杀我,是因为我还有这种用处吗... ...]

“吉克尼夫...”铃木悟松开他的双唇,小心地开口,“...别说那样的话...我们好好谈谈...好吗?”

看着与自己对视的漆黑的双眸,吉克尼夫心脏猛地一缩。

[明明是个不死者...却拥有这样的眼神... ...是啊,我就是输在了这完美的伪装下了啊...]

他神色黯然地环住铃木悟的脖颈,仰头附上他的嘴唇。

“?!”铃木悟不解地回应着他的动作。

[怎么回事... ...刚刚的...只是气话吗?]

未等他细想,身下的吉克尼夫便用双腿缠住了他的腰。

“进来...”酒红色的眼眸中透着蛊惑,“... ...想要...”

[想要的话...就拿去吧... ...我反正早就不是自己的了...]

“吉克尼夫...你明白自己在说什么吗... ...”铃木悟的呼吸乱了乱。

“明白...我当然明白...”吉克尼夫半阖着眼,探出舌尖在铃木悟的喉结上轻轻舔舐。

在这暧昧的话语与带着邀请意味的动作下,铃木悟本就有些混乱的理智被彻底冲垮:“... ...我知道了...”

他将身下人的衣物尽数扯去,一边为其做简单的扩张,一边给自己施上抵消被动的魔法。

而本以为心死的自己不会再有感觉的吉克尼夫,却事与愿违地在铃木悟熟练的动作下泛起了情欲。

他清晰地感觉到,身体上被抚过的肌肤变得炙热难耐,肠道的内壁也诚实地依附着铃木悟按揉的手指轻轻蠕动着,渴求他的进一步深入。

[自然而然地就起了反应...而且丝毫没有抗拒的想法...哈... ...我可真是称职的玩具...]

“... ...唔...”

咬牙抑制住差点不受控制的呼吸节奏,吉克尼夫羞耻地闭上眼,不想再管自己渐渐沦陷的身体。

可就连这一举措也在铃木悟倾身进入后失去了作用。

即便不愿意承认,体内舒爽的快感也还是席卷了他的全身直至大脑,被充分润滑好的甬道极尽全力地感受着铃木悟温柔的爱抚,随后,下体传来的接二连三的刺激让他彻底缴械投降,再无抵抗之力。

“...呵唔... ...哈...啊... ...”

细碎的呻吟从紧咬的贝齿间漏出,吉克尼夫手指反射性地揪住身下细软的床单,扯出数道细褶。

铃木悟俯下身的深吻反而让他轻松了许多,将呻吟和紊乱的呼吸全数交给铃木悟吞下,吉克尼夫失神地攀住他的肩膀,又因为身下的刺激而手臂发软,转为抱住他的背部。

[身体...不受控制... ...哪怕知道他是魔导王...我也还是... ...

...我当初就不该...爱上...铃木...悟... ...!]

“啊...!唔嗯... ...”

瞳孔由于性欲的剧增而扩大,同时,内心的绝望使他眼中渐渐失去了神采。

[... ...没用...没用的...我都已经... ...爱上了...

哪怕是被他当做禁脔对待... ...我也拒绝不了...就像现在我的身体拒绝不了他一样...]

吉克尼夫随着铃木悟的动作颤抖,接近临界点的他遵从本能迎合着身下的顶弄。

铃木悟自然发觉了这一点,他爱惜地将细密的吻落在吉克尼夫的身上,熟练地刺激着吉克尼夫的敏感部位。

“... ...哈...哈啊...嗯啊~”

力度加大的动作令吉克尼夫失声吟喘,他的身体在快感的作用下出现痉挛,脑海瞬间变成一片空白。

在吉克尼夫释放后,铃木悟稍稍慢下来,帮他调整了一下呼吸。面色潮红的吉克尼夫搂着铃木悟,气息混乱地在他耳边低声喘着气。

铃木悟被他的动作弄得耳尖酥麻,轻笑着再次加快速度。

被完全开发的身体异常敏感,本来找回了些许神智的吉克尼夫再一次陷入了快感中,他无意识地娇吟着,抬起身体主动配合铃木悟的每一次深入。

同时,铃木悟的呼吸也渐渐急促起来,吉克尼夫的身体则如同过电般酥麻兴奋,情动的呻吟伴随着交合处的水声在房内回响。

“哈啊!咕呜... ...嗯...”

过于刺激的感受让吉克尼夫的声音带上了轻微的泣音,可他却没有任何叫停的意思,只是一味地接纳着、接纳着。

终于,铃木悟低喘一声,在他的体内完全释放了。感受到体内流动着的黏腻温热的异物,吉克尼夫全身一颤,接着便脱力般软在了床榻间。

[... ...]

连思考的力气都失去,他侧过头闭上眼,将蜷起的双腿轻轻放下,安静地平复自己的气息。

“...吉克尼夫... ...”铃木悟轻轻将他搂在怀里,有些不安地试探道,“吉尔...”

“... ...”

吉克尼夫偏向一侧的脸被手臂遮盖,阴影中的眼眸里充斥着复杂的情感,他再次闭上眼,深吸一口气后,以清冷的语气开了口,“...魔导王陛下...”

铃木悟瞬间僵住,这疏远的称谓让他如坠冰窟。

[...怎么回事...吉克尼夫为什么... ...]

“之前...我...臣对您的好意不知感激,甚至对您的恩宠报以怨恨,言语多有冒犯,愿陛下降罪。”

铃木悟被他前后温差过大的反应弄呆了,一时不知如何是好。

而吉克尼夫还在继续着:“...今日天色已晚,贵国也与教国大战在即,陛下若是无暇顾及臣这等无知无礼的罪人,就让我自行了断也可... ...”

“吉克尼夫!你在说什么!!”

“...臣...”

“你刚才就一直在想这种事情吗!”被吉克尼夫的样子吓狠了,铃木悟手足无措地看着他,“吉克尼夫...你若还在生我的气,又为什么要我和你做... ...”

“这不正是...您想要的吗?”吉克尼夫反问道,“臣只是想满足您的意愿...”

“若你不想做我也绝不愿强迫你啊...”终于听明白了吉克尼夫的意思,铃木悟只觉手脚冰冷,“你不是臣子...你是我唯一的伴侣...”

[不对,现在该说的不是这个...]

“臣不敢,之前有幸得陛下宠幸,实为冒犯,”吉克尼夫顿了顿,“若您已经厌倦了,就请另寻佳人...”

“在你的面前我不是陛下!”铃木悟的声音带着颤抖,“你对我怎样都行,因为这都是我的错,但是我不要你这个样子!”

[不行...不可以这样大吼,不能对吉克尼夫发火...不行...]

“至高无上的魔导王陛下,您不必...”

“够了!!!”

“... ...”

“够了...吉克尼夫... ...够了...”铃木悟的脸上带着自嘲的笑,“我知道了...你恨我... ...我早该想到的...在和你确定关系前,我就该想到这点的... ...对不起...”

吉克尼夫没有回话,只是闭上眼安静地躺着。

“哪怕你不相信,我也是真的...爱着你... ...”铃木悟握了握拳,“我愿告诉你...我的一切...只要你想知道,任何事我都会告诉你...

我不想说什么你听了就一定会原谅我这种话,但是...”

“有什么意义... ...”吉克尼夫喑哑的声音弱弱地响起,“这样的事有必要吗?事到如今,我对您已经没有任何价值了吧,那么我这种微不足道的感情又有什么关系?若您喜欢,我的身体随您处置就是...这早就是属于您的东西了。”

“看呐...我现在...”吉克尼夫的声音中带着崩溃,“我现在被你调教得连强迫都不用,只消先刚才那样随意挑逗一下就能像发了情一样和你上床... ...该死的我连拒绝都做不到,甚至甘之如饴地接受... ...

我明明厌恶你,可我在床上却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去享受你的摆弄!哪怕是现在,留在我体内的精液都能刺激得我想要再和你做一次... ...

我恨你,安兹乌尔恭...因为你...我的尊严、身份、骄傲,在你身下我全都可以亲手丢掉...”

“吉克尼夫,你不是...你不是你说的那样...”

“怎么不是!我已经无可救药了啊!”他的声音带上了哭腔,手臂下藏着的眼角隐约闪着泪光,“... ...安兹乌尔恭陛下...若这就是您想要看到的我的话... ...恭喜您,您做到了...我已经被调教成这般不堪的模样了...

既然您的目的已经达成,那么算我求求您,若您还存有任何一点的仁慈的话...请放过...不...请抛弃我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