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时光机

Work Text:

他结婚了。
听他的朋友说,他结婚了,你知道么?
哦,现在知道了。
朋友好久没说话,我也只是翻着手机里和他的照片,等着,等着她再说些什么。
那你去么?
我沉默了下,我不知道怎么回答,只是脑海里忽然闪现某个倾盆大雨的午后,摩天轮里的他笑容很耀眼,他说,崇光,我们以后要一起步入婚姻礼堂。然后我就鬼使神差的对着那个朋友说,好呀,不然,你和我一起吧。你知道的,我这么杰出的青年如果单身一人去会被咸猪手的哟。看着她,我突然很轻松,很轻松地就说出这句话。是呀,说好要一起去礼堂的,要有神父,要有我们的亲友(也许她也算我的朋友吧),要有、、、要有神的祝福,不论是不是对我们的。
她似乎是吓了一跳,只是稍稍愣神,笑着对我说:好,不过,真是没想到。最后陪着他的不是我,却也不是你。
是呀,我也没想到。
婚礼那天一切都很好,虽然我老是嘲笑他是个浴霸狂人,但朋友说整个礼堂和所有设计都是他一人设计,不落成旧。就像我们拉钩约定时一样,在大教堂里。
绚烂的彩色玻璃,美丽的花球,可爱的花童,神圣的唱诗班,戴着眼镜的老牧师。阳光暖暖的,所有“亲友”脸上的笑容都很温暖,最重要的是,新娘很漂亮。
这样的场景对于我和他来说,只是一场梦,即使我们走到最后了,也许不会有这样的结局。全程下来,他都只是默默的看着我,微笑着,和以前一样。至于我,当然是毫不客气的回给他一个大大的SUNSHINE SMILE。
然后,他只是摇摇头笑着向我走来,穿越人群,我们笑着走向彼此。
新婚快乐。我笑着说。
怎么没带着她来?他依旧温柔的看着我。
因为他今天结婚呀,在今天,我和他约好的七夕。我继续微笑着说。
你知道么,我刚才有一刻,特希望你能在下面,向你小说里那样,冲破一切然后上来对我说我有异议。我想,如果有那一刻,我一定马上带你离开这里。他眼神不定的说。
我今天就只是来蹭吃的,虽然一切都像是在做一个预演,虽然,你身边的人不是我。我依旧微笑着看着他,我在心里发誓,回去一定要给宫洺道歉,原来笑也是一门力气活。
他内疚的抱住我,在我耳边轻轻地呢喃,我说乖,知错就改就是好孩子,我看着远方和新娘聊天的她,心里还是安慰的。
许多年前,我说没灵感写不出稿子的时候,他在电话里给我讲了七夕的故事。通过手机,他在耳边说“在一起”。许多年后的今天,同一个日子,同样是在我耳边,他只是轻轻一句“对不起”。然后这个梦就结束了,关于七夕,关于我和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