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姒宝的第一辆车呢

Work Text:

白羽瞳因着他的动作稍稍拉回来一点思绪,一把扣住展耀的后脑勺吻了上去,动作凶猛而果断,像是对着自己势在必得的猎物。

  这个吻之间牙齿磕碰在一起,没有丝毫的技巧性可言,与其说是吻,倒不如说是报复似的噬咬。白羽瞳鼻尖若有若无的蹭过展耀的脸,那人顺从的回应着。

  这个绵长的吻几乎压榨干净了二人齿腔内的所有空气,白羽瞳餍足的舔舔嘴唇,看着展耀被咬的水光盈盈的唇忍不住又往上蹭了蹭。

  展耀安抚似的拍了拍白羽瞳的背,下一秒天旋地转,他落入一个坚实的怀抱里,下意识的环住白羽瞳的脖子,只拿那对疑惑的猫瞳盯着人看。

  “我永远爱你——”

  白羽瞳吻了吻展耀的额头,动作虔诚恭敬。

  他抱着展耀进了浴室,打开花洒,空气温度是令人暧昧遐想的味道,他伸手把展耀囚禁在自己的怀抱里,细密的吻接着落下,眉毛…眼角…鼻尖……他咬开展耀领口的扣子,亲吻他精致的锁骨,微微吮吸一口便在那里留下了一个粉红色浅浅的印子。

  抬头去寻找那抹被吻成艳色的唇,唇与唇碰到一起,他能感到对方的唇纹。他就像涸辙之鲋寻找久违的水源,饥渴地掠夺对方的一切。他要在窒息般的亲吻中做下标记,证明这个人属于自己。这里,那里,都属于自己。

  展耀笨拙的回应着,白羽瞳并不纯熟的吻技显得又霸道又凶猛,他有些怵这样的白羽瞳,平日里都是将他放在心尖儿上宠的人,此刻倒是显出几分黑道大哥的味道。

  白羽瞳三下五除二扒下展耀的衣服,扣子落地的声音混在水声中根本听不清,他抱起展耀小心翼翼的放进浴缸,自己也迅速脱下衣服踩进了水里。

  展耀大概也能猜到接下来会发生的事情,糯着嗓子叫了一声白白,主动向他靠过去,白羽瞳奖励似的亲了亲展耀的耳朵尖,怀里人一个战栗的动作让白羽瞳瞬间反应过来这个是展耀的敏感点,坏心思的包住耳垂舔舐,惹得怀里那只猫猫鱼不安的动了动。

  白羽瞳环住展耀的腰肢低下头去啃咬他的锁骨和胸前的乳珠,白羽瞳的手上长着一层厚厚的粗茧,在身上柔嫩的地方打着圈儿地轻轻抚摸。另一只手则探下去抓住了展耀微勃的性器,先是从头到尾摸了一遍,十分有技巧地揉了一会儿顶端,又去玩弄两个囊袋。双重刺激让怀里的人差点叫出声来,连忙一口咬住嘴唇,却又被白羽瞳半强迫地给舔开了,夺了一个深吻。

  敏感脆弱的地方被人尽数掌握,展耀哪里受过这个,喘得声音都抖了,抓住白羽瞳在胸口作乱的手指,哑着嗓子叫他的名字:”....白羽瞳。”

  白羽瞳亲了他一口,便去摸他臀缝间的小口,展耀紧张得整个人都弓了起来,得像只红透的虾米,白羽瞳才探进两个指节,他就痛的连呼吸都乱了,攥紧的指节都显出青白的颜色,连脸色都白了一层。

  白羽瞳忙退出来,安抚似的去抚摸他背后的蝴蝶骨,一个比一个温柔的吻落下,使出浑身的热情去挑逗这只害羞的猫,这份来自深海的馈赠眉眼细腻,温润,像是一块质地上乘的暖玉,可白羽瞳坏心眼的又探进去一个指节,这一下深的几乎像是要将他的玉髓都要划坏。

  展耀忍不住从喉咙里溢出一声奶猫似的咕噜声,环住白羽瞳脖子的手又紧了两分,白羽瞳怕他疼,轻轻的吻过他眼角,带起一抹艳色。

  展耀闭着眼睛回应着他生涩的吻,身后的疼痛也渐渐因为白羽瞳的动作转换成酥麻的快意,白羽瞳捏着他的腰窝又加进了一根手指,被进入的感觉过于强烈,展耀一口咬在白羽瞳脖子上,留下一个小小的齿印。

  白羽瞳手下动作不停,等展耀后面适应了三指的样子,便迫不及待的眯了眯眼,突然握着那人的腰往下一带。

  白羽瞳的硕大一下子全根没入,被进入的感觉如此真实激烈,展耀从喉咙里溢出一丝哭腔,生理泪水虚虚的挂在羽睫上,倒是让白羽瞳更想好好的欺负他,占有他。

  白羽瞳亲吻着展耀的脸颊,只觉得那处被展耀的小口缴的又涨大了一分。性器被软肉包裹的快感使的他掐住展耀的腰快速的抽动起来。

  硬热的顶端狠狠擦过展耀的一处突出的小点,突如其来的快意让展耀下腹的性器几乎是迅速充血勃起,他双手扣住白羽瞳的背稳住身形,腿根因无法承受的快感而打着颤,几乎软在了白羽瞳身上。

  白羽瞳使坏般的调整姿势故意蹭过那个敏感点,惹得身下那人喉咙里连连溢出甜腻的轻喘,他在他脸颊上轻轻咬了一口,舌尖舔过他紧闭的眼睑和纤长的睫毛。

  “小乖不舒服吗?”

  展耀睁开湿漉漉的眼睛,那种像是无害小鹿的眼神让白羽瞳罪恶感更甚,手下揉捏着那人粉白的臀瓣儿,身下动作不停,又去舔展耀的耳垂。

  “小乖怎么不叫呢?”

  展耀咬着嘴唇意乱情迷的看着他,灭顶的快感将他快要淹没,齑灭成粉末,浴缸里温热的水抚慰着他的肌肤,薄雾将他的肌肤蒸腾成淡淡的粉红色,这个人看起来就像一到美味的甜品。

  “好舒服…那里啊唔…嗯啊啊啊,不要…轻点…嗯唔唔唔啊…”

  环在白羽瞳脖子上的手快要没有力气,偏的白羽瞳还使劲的顶弄着那处敏感的软肉,后穴在一次次的肏弄中食髓知味,不自觉的收缩着,白羽瞳一次比一次往最要命的地方撞,肏的展耀难以招架,像猫一样弓起脊背。

  “白白,轻…啊嗯…轻…嗯嗯啊嗯…轻一点……”

  脸上满是情欲的味道,眼角一抹嫣然的红,展耀被顶的忍不住从嘴里伸出一小截粉红色的舌尖,小心的吐着气,白羽瞳咬上去,含住他的舌尖去攫取他口腔里的体液,这个吻逼得展耀快要窒息才放开辖制。白羽瞳细致的亲吻他的下颌,灵巧的舌头绕着他的喉结划圈。

  “展耀……我想听你叫我的名字……”

  展耀大大的吐出一口粗气,身下的快感将他所有的理智全数推翻,身前又是自己最信任的人类,此刻正是有求必应,压着嗓子小声:“白…羽瞳……”

  白羽瞳摸上二人结合的位置,去咬他胸前的乳珠,猛地又是一个冲刺,展耀缴了械一下泄在水里,白浊混进水里,说不出的情色。

  “说爱我。”

  白羽瞳捞起软成一团的展耀将他翻了个身,让他趴在浴缸边上,抬起他的臀瓣打算以后入的方式再次占用他。

  展耀身后还湿湿答答的淌着水,一张一合的收缩着,像只没吃饱的小口,白羽瞳掐住他的腰再次将他的肉棒挤了进去,这个姿势只能进入的更深,展耀昂起脖子,被身后那人凶猛的攻势逼得不堪的落泪,操着哭腔喃着:“我爱你…我爱你。”

  白羽瞳伸手将展耀的双腿分的更开,接踵而来的更为激烈的动作,每次都直直捅到花心,肏的展耀半边身子都是酥的。

  肚子都被顶出一个小小的弧度,展耀一只手撑着浴缸边上,一只手摸着那处凸起,恍惚之间想着自己会不会被这样玩到坏掉,惹得白羽瞳又是一个深顶,舔着他的蝴蝶骨说他不专心。

  “我爱你,我也永远爱你——”展耀哼着勉勉强强说出这句话,又一波快感袭来,他不禁发出一声舒爽的喟叹。

  我永远爱你,不是指我十年二十年一辈子都爱你,而是指,我这一刻爱你的程度,让我有勇气说出来我永远你。

  直到展耀哭着喊着要求结束这场疯狂的性爱,白羽瞳才安抚似的射在他体内,滚烫的液体烫的那人在他怀里一阵战栗,白羽瞳扳过他的脸舔掉他眼角的泪。

  “别哭,夜——还很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