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嗜甜患者 16

Work Text:

吴世勋那个疯子到底是什么意思?先前拒他千里之外,满口说着不在乎,结果就在张艺兴和朴灿烈在一起之后态度突然大反转,对张艺兴处处殷勤,甚至...甚至还做出一些出格的事情来。


张艺兴回到家洗过澡躺在床上,他就是再呆也知道,吴世勋今天出格的动作说明,他对他不是没有意思的。


想到这里张艺兴就一拳捶在了朴灿烈送他的大熊上,那个熊一直摆在他的床边,每天和他一起睡觉。
当初是你自己不要我的,现在又做尽了暧昧的事情,到底是想试探我还是单纯的想气朴灿烈?


张艺兴咬着下唇,不过说起来,吴世勋靠着他摸他的那种感觉,就算再不想承认也必须要说,他真的很贪恋。


这应该是他原来梦里无数次出现过的和吴世勋亲密的场景,吴世勋胸膛贴在自己的后背上,把他整个人都圈进怀里,下巴放在他肩上,声音糯糯的凑在张艺兴耳边说着悄悄话。


而且张艺兴不得不承认,在众目睽睽的画室里和吴世勋那样亲密,确实带给他一种极端的刺激感。


想到这里,他感觉自己身体火烧火燎的,后面开始微妙的空虚起来,张艺兴的目光不知不觉看向了自己的床头柜,拉开抽屉里面静静地躺着一只按摩棒。


张艺兴微微喘着气,跪在床上,将开关打开,按摩棒就嗡嗡的震动起来,他将那个玩意儿轻轻抵在了尚未经过人事的穴口,闭上眼睛进入难以启齿的幻想。


吴世勋和他在一个空旷的房间里,两个人都没穿衣服,却一点都感觉不到羞涩,吴世勋低下头和他接吻,霸道又温柔的绞着他的舌头进进出出,似乎要榨干张艺兴身体里所有的氧气。


他无力的趴在吴世勋宽阔结实的胸膛上,两人身体紧紧相贴,吴世勋轻重得当的揉着他细腻的臀肉,时而拢向中间,时而向两边分来,手指时不时往臀缝里试探,触到他敏感湿润的花穴。


吴世勋一边给张艺兴做着扩张,一边吮吸他的胸前,发出啧啧的声音,等时间差不多了,揽着张艺兴的腰将人按在墙上,扶着自己胀痛的性器缓缓没入湿润的甬道,开始九浅一深的抽插,张艺兴塌下腰,配合的晃动,想把吴世勋吃的更里面,吴世勋也伴随着张艺兴的呻吟声发出性感的低喘,囊袋撞击着两人联结的地方,花穴红肿不堪,吴世勋像是不满意张艺兴的叫声太小了似的,时不时一巴掌拍打在他白皙的臀部上,留下鲜明的掌印,快感伴随着突如其来的痛感,像火烧一样从张艺兴的脊椎骨一直燃烧到头顶,又再次淹没在情欲的深海中。


张艺兴向后仰,被吴世勋顶的一耸一耸的,吴世勋手没闲着,向上去揉捏方才宠幸过的双乳,水一样柔软,唯有顶端的乳粒是硬的,吴世勋手指灵巧的拨弄,另一只手伸进张艺兴的嘴里,绞着他让他浪叫的更大声。


“..勋...嗯嗯..世勋——”


在张艺兴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已经要快射出来,于是他赶紧跑进洗手间,对着马桶将自己释放出来。


高潮过后袭来的便是一阵阵羞耻感,他又想着吴世勋安慰了自己,而且他分明记得他有一个男朋友叫做朴灿烈。


张艺兴懊恼的将按摩棒收拾干净,发气似的扔在了抽屉里,将抽屉一把合上,突如其来的电话声让他吓了一跳,看见来电显示那三个字也让他从未那么心虚过。


【大狗狗】来电


“喂?”张艺兴做贼心虚的接起电话,那头仍然是朴灿烈轻快的声音。


“在干嘛?”朴灿烈愉快的问,每天的心情都很好的样子。


在想着你弟自慰。


“在看剧呢”张艺兴随口说谎。


“噢..我打来就是想问你一下,明天周六...要不要约个会?”


“好啊”张艺兴想了一下明天确实没什么事情做,欣然答应。


“唔..那你还记不记得明天是什么日子?”朴灿烈小心翼翼的问,他其实不指望张艺兴会记得。


“明天吗..”张艺兴真的认真想了一下,“我们一个月的纪念日啊”


“你记得?”朴灿烈又惊又喜。


“我怎么不记得,你太小看我了”张艺兴撇撇嘴不高兴的说道。


“好好好,是我的错”朴灿烈在那头高兴地笑出来,“那说好了?明天我来接你,我们去约会”


“好”


其实说是专门过纪念日,倒也不是很特别,一切流程还是像两人平时约会一样,手牵手逛街,腻腻歪歪的靠在一起看场电影,然后吃饭的时候说说笑笑,偶尔轻飘飘的接个吻,直到朴灿烈提议说我们去电视塔顶看看夜景。


两人亲亲热热牵着手坐电梯上了塔顶,还没有睡着的城市依旧车水马龙,每一盏闪烁的车灯都是落在地上的一颗星光,沿着街道汇聚成美丽的银河,张艺兴靠在扶手上吹着早秋的晚风,心情好极了,朴灿烈从背后轻轻抱住了他。


“一个月快乐”


“你也快乐”张艺兴轻轻捏着朴灿烈的下巴,绵绵的和他接吻,他和朴灿烈在一起的每一天真的很快乐,这是他以前从来没有体验过的。


他想他可能同时爱上了两个人。


朴灿烈不知道从哪里变出了一堆仙女棒,用打火机点燃了交给张艺兴,告诉他一根许一个愿望。


“唔...我现在也不缺什么”张艺兴嘟着嘴说,随即又笑了,小狐狸似的转了转眼珠,凑到朴灿烈面前,“我就希望,我的大狗狗一直能这么开心就好啦”


朴灿烈一愣,随即绽放了一个更大的微笑,他没有想到张艺兴唯一的愿望会是自己,长久以来自己都是低姿态的爱着张艺兴,没想到今天能收到他这么真切的回应,这一切像梦境一样幸福,可又比所有梦境都要真实。


他也点燃一支仙女棒,说出了一直没有勇气说出的那句话,“大狗狗只要兴兴一直陪在身边,就能一直快乐下去”


张艺兴望着朴灿烈闪闪的眼睛,狡黠的一笑,“我知道,stay with me”


“你知道?”朴灿烈今天太高兴了,不仅得到了回应,张艺兴连自己没有说出过口的话都能知道,他真想一把抱住眼前的人儿。


“你怎么一直小瞧我,我又不傻”张艺兴装作生气的说,看样子自己对朴灿烈的付出还不够。


“我的错我的错...大狗狗的主人最聪明啦,以后大狗狗再也不乱怀疑主人的能力啦”


朴灿烈赶紧认错,心里甜的能生出蜜来,看张艺兴的仙女棒燃尽了,又赶紧给他点上新的一支。


张艺兴像个轻松就能被取悦的小孩子一样,拿着仙女棒舞着,有时候在空中给朴灿烈画一个爱心,有时候画一个星星,接下来又是我来比划你来猜,张艺兴胡乱画着,朴灿烈也胡乱猜着,谁都没有去计较对错,眼里只有今晚的对方。


燃烧的花火照进张艺兴的眼里,像从天上跌落的星星,朴灿烈这一生看过高山盘旋雄鹰,看过大海跃出鲸鱼,看过沙漠升起太阳,也看过草原闪烁繁星,但回过头来,人间所有的美景竟都不及张艺兴眼底的半分。

 

T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