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骑士出任务

Chapter Text

Eggsy得出一个结论——人的贪婪是永无止尽的。

-

Harry此时正闭着眼小憩,在到达目的地之前尽可能的休息,又或是消耗时间。

Eggsy看着躺在飞机坐椅上的绅士,视线游走在那修长的腿与安宁的脸庞,最后留连在随着平稳呼吸而微微颤动的眼睫毛,心跳不自觉地加速。

别看了。他命令自己,却夹带着一丝不情愿。 Shit,这个男人真像毒品,只是看着还会上瘾。 Eggsy莫名的觉得口干舌燥——他喝了一口Statesman制造的酒,耳边不意外的传来Merlin的声音。

「Galahad Junior,现在是任务时间,放下你的酒。你还记得我们上次喝了几口就醉了吧?」

「Oh?你是说那瓶几乎全被你喝光的酒吗?」Eggsy乖乖放下酒杯,不想打扰在闭目养神的人,小声的笑道:「知道了。」

他起身走进Kingsman专属飞机上的豪华厕所。

西装笔挺的大男孩摘下眼镜,把冷水泼在脸上让自己保持清醒。
他指着镜子里的人,在心里咬牙:「Hey, Eggsy,专心在任务上好吗?不要再对着Harry产生那些该死的念头。」
重新戴上眼镜后又是一个新时代好青年。


过去他花了很长一段时间才适应「Galahad」这个代号,又花了一段时间(包括平复雀跃的心情)才习惯同时有两个Galahad的事实。
说实在的,他对这个结果很满意,唯一的遗憾就是Harry不肯接下Arthur的职位,Kingsman现在处于一种空荡荡的局面——虽然任务还是像往常一样,既危险又有挑战性,但总有一天,他们会急切的需要一个统御大局的人,Harry就是Eggsy心中的不二人选。

 

这次的任务和上一个——和闯进Poppy Land比起来要简单的多,没有机械宠物守在门口,也没有操蛋的地雷。
说到地雷,上一次任务结束时,Merlin和他平滑的光头毫发无伤地出现在机舱门口,Eggsy第一个冲上去给他一个大大的拥抱和一颗厚实的拳头,和Harry的待遇差了十万八千里。

「现在是每个人都要装一遍死吗!」年轻的Galahad不顾礼节的吼了出来。
Merlin莫名其妙的被揍了一拳,倒也不生气,Eggsy的表达能力可能不够完整,但至少关心有传达给他。
「那罐冰冻的喷雾其实还有剩,但不多。我那时候不想让你们冒险,才说没了。」Merlin说,「后来我找了颗石头代替我被炸。」

那个时候Harry看见Eggsy抓狂,没有在第一时间阻止,因为好友归来的喜悦和对Eggsy的心疼两面夹击,他说不出那是什么感觉。
虽然Eggsy从来没有亲口说过,但他可是Harry一手提拔的大男孩,年长干练的Galahad看得出来他的学生恨极了自己的那次「死亡」。
他知道Eggsy在害怕什么。

飞机降落之际,年长的Galahad睁开自己仅剩的一只眼睛,对着空气轻声的说:
「I’m here, Eggsy. Don't be afraid.」


-

这次的任务属于卧底任务的基本款,需要有足够的准备和时间,最忌打草惊蛇。

目标人物Sam是某大财阀的继承人,前一阵子刚继承父亲的事业,雇了一堆干练的佣兵驻守自家宅邸,这才吸引了Kingsman的注意。
根据调查发现,Sam的企业表面上是投资银行,私底下却是以走私为主要商业活动,涉猎各种领域的「商品」,才有如今的家财万贯。而这次聘请佣兵,是为了与地下黑手党的首领谈生意,以防对方耍什么阴招。听说交易金额将会破亿,但没有人知道到底是什么商品。

 

卧底任务顾名思义就是要潜伏在敌人营队中刺探敌方底细。

但是「目标的情人」这个身份实在是……太令人作呕,一想到自己要去接近这个拐卖儿童的变态,Eggsy浑身都起了鸡皮疙瘩。
最让他无法接受的是目标是个男人,虽然他现在处于单身的状态,不需顾虑对象的感受,但作为一个有心上人的绅士,Eggsy感到很反感。
重点是他从来没有和男人「亲密接触」,为了任务会需要做到哪一步(又或是怎么做)他并不清楚,而且非常不安。

「为什么是我!」Eggsy下飞机前都还在抱怨,「他可是个会贩卖人口的变态!」

「没办法,他就喜欢你这种的。」Harry调整领带的位置,挑眉看向Eggsy,「谁会喜欢我这个瞎了一只眼的老男人?」

大男孩呼吸一滞。
Fuck,就是我喜欢你这个超有魅力的老男人。

「Alright,你等着,我一定会把交易内容从他嘴里套出来。」一切都是为了任务,而不是为了眼前的这个男人。
Eggsy催眠自己。

「等你的消息,我们两周后见。」Harry拍了一下Eggsy的肩膀,走下飞机,只留下背影。

两周,实在是太遥远了。
这是从上次重逢后,两人第一次的长时间分离,短短两周显得比失去他的那段时间还漫长。
-

两周后——

不幸中的大幸!虽然Eggsy认为是自己的演技高超,实际上是因为对方意外的接受了他「纯情boy」的设定,目前除了偶尔被吃豆腐,他甚至都还没和那个变态接过吻。

幸亏刚继承家业的Sam没有父亲干练精明,甚至可以说是很好欺骗(他又怎么会想到一脸青涩的大男孩会是特务机构的卧底),两周前Eggsy只不过是在目标常出没的gay bar假装醉倒,就被对方看上,到现在已经在那栋豪华宅邸有一个自己的房间。

「Merlin.」Sam前脚刚离开宅邸,Galahad Jr. 就马上躲起来联系总部,「目前为止都很顺利。」

「Good.」
眼镜接收器传出另一头的回应,然而这个赞赏的声音却不是出自驻守Kingsman的光头魔法师。

Eggsy马上就认出那个声音。

「Harry!」

「It’s me. 我们今晚见面,Good luck.」

有人的心脏十分不受控的狂跳。

明明已经隔了一段期间没有听到他的声音,心里却还是在打鼓。
Eggsy原本以为自己能靠时间和分离来冲淡那份对Harry不该有的心思,可是他克制不了,尽管他千方百计压抑自己,只要再次和Harry接触,一切努力又都会白费。
大男孩的想法很简单,既然什么都不能做,那就待在他的身边,把一些见不得人的思想藏在心底。
但Eggsy不肯承认,人总是贪心的,喜欢的人就在眼前,光是看着又怎么会满足。

「Shit shit shit!」

「What?」Merlin的声音突然跳出来。

「Nothing!」作为一个绅士,Eggsy假装自己没有口出秽言(虽然他的语气极度烦躁)。

「Eggsy,Harry已经跟你说了吧?今晚他会以买家的身分过去宅邸,得到重要情报后,你尽量找空隙跟他讨论下一步动作。」

「Copy.」

 

果不其然,当天晚上Sam从外面回来时,带着一个身穿灰色西装的年长男人。

「Hey, sweetie. 这位是我的客人Cardon。」Sam看起来心情很好。

「您好……My name is Brian.」配合他腼腆男孩的设定,Eggsy在和所谓的宾客Cardon——Harry握手的时候露出一个害羞的微笑。

三人在一间华丽的书房里各自坐下。

Sam大致介绍Cardon是个生意人,两人在午餐的时候已经商谈过,交易基本上已经敲定好了,就差验货。

Eggsy并不知道Harry的任务内容,这么听下来,似乎是打算购买Sam的某个商品,基于两人说话的方式十分隐晦,他不禁怀疑这个买卖的合法性。
他只不过是看过去一眼,男人的视线就像影子一样跟随。

「你的眼睛可真迷人。」Harry看着Eggsy轻轻地叹息,眼神带有一丝侵略性,让后者心跳漏跳一拍。
Eggsy认为Harry Hart真该拿个奥斯卡影帝,光是一个眼神就魅力爆棚。

Sam似乎不在意自己的情人被陌生人如此……调戏,完全没有表现出任何愠怒,甚至可以说是兴奋的回答:「对吧!」
或许这个变态是在为自己的眼光感到自豪——这是Eggsy唯一想得到的解释,不然要怎么说明他的反应?

「Brian,去拿我柜子里的红酒,今晚我们要好好庆祝。」Sam在桌上摆好精致的高脚杯。

「庆祝什么?」

「庆祝……交易成功!」Sam笑道。

 

-

Eggsy直到被Harry打横着抱进房间才意识到发生什么事(要不是他太惊慌失措,可能会因为这个公主抱原地爆炸)。

Shit.
他用一片混乱的脑子重新想了一遍,那两只Kingsman的老狐狸耍了他。难怪目标那么轻易就把自己捡回家,而且从来都没对自己下手,因为大男孩Brian他妈的只是个商品!

从头到尾Gary Eggsy Unwin都拿到错的剧本,他整个卧底任务的身份根本就不是「目标的情人」,而是「目标的商品」。

当时Harry说的「Good luck」曾经让Eggsy心动不已,现在他只觉得特别操蛋。

「Fuck damn Harry!」

「Hey, “ little Brian” .」男人把微微挣扎的大男孩放在床上坐着,「不要说脏话。」

「Fuck you!」
Eggsy决定顺从自己的意志骂个痛快,这时候谁还是个绅士。
天知道Sam在他的酒杯里加了什么,他现在全身无力,只剩一张嘴可以虚张声势。
「你有打算跟我解释现在的情况吗?」

基于Eggsy研究过这栋房子的隔音,他完全不打算再继续伪装身份。

「Take it easy, Eggsy.」Harry用自己年长的优势来压制脾气暴躁的年轻人,「我没有要害你。」
Harry从西装的口袋里摸出一个小罐子,里面装着一颗白色的小药丸。

「你先吃了这个,我晚点再和你解释。」

「这又是什么?」坦白说Eggsy看到这颗小小的药丸,又想起刚刚被下药的那种无力感,不只是身体方面,还有内心的无助。

「我不知道Sam对你下了哪种药,可能是你不会喜欢的那种……You know,我们的买卖不是那么正经。」Harry倒了一杯水递给Eggsy,有些闪避他的视线, 「Merlin说吃这个至少可以避免你摄入毒品。」

所以这个还不算是解药?
那他到底得维持这种该死的状态到什么时候?

他伸手去接那杯水,结果平时空有一身蛮力的Galahad Jr. 现在浑身使不上力,刚接住就全洒在自己身上:「Shit……I can't hold it.」

水在Eggsy的深蓝色衬衫上面晕开。
这不是他平时的穿衣风格,但为了符合Sam的喜好(现在他也不确定到底是为了配合谁),Eggsy咬牙告别Kingsman的防弹西装和他最爱的混混装扮。

「Oh, 是我想的不够周到。」绅士重新倒了一杯水,走近坐在床上的可怜虫,盯着那片因为水而紧贴皮肤的衣服,悄悄的勾勒出大男孩腹肌的形状。

Harry手抚上Eggsy的脖子,让他头稍微后仰,「Open your mouth.」

男人的动作很温柔,把药轻轻放进Eggsy嘴里,「我喂你喝水。」
他把杯子抵在对方看起来很好吻的嘴唇上,慢慢的让水流进去。
Eggsy长这么大没有被别人这样伺候,有些战战兢兢,甚至因为太紧张,一直有水从他不受控的嘴角溜出,一路爬到锁骨。

不知道是不是房间营造出来的气氛本来就如此暧昧,Eggsy觉得Harry这样对他可以说是很……色情。

「Enough.」
他举起手推开水杯,虽然这样有些失礼,但总比突然对着Harry贴心的举动起反应还要有礼貌。
他不想知道Harry对他这种心思会有什么反应。

「Alright. 你的衣服都湿了,要不要换件衣服?」 Harry一边脱下自己的西装外套一边问,「你需要帮忙吗?」

「不用!」
自己暗恋的人一边脱衣服、一边说要帮自己脱衣服?这他妈太刺激了,恕我拒绝。
Eggsy怕自己到时候会失控,他的脸现在大概已经红得像颗番茄。

他的眼睛死死黏在那个叫做Harry Hart的男人身上,看着对方摘下眼镜,露出左眼的伤疤。
原本快要着火的脑袋一瞬间冷却下来,只留下叹息。

「Harry.」他轻声叫道。

「什么事?」

「I miss you.」I miss you very much.

「I……I know. 」Harry给他一个浅浅的微笑。

两人都知道对方说的不是指这短短两个礼拜,但不需要真的说出来。就好像Eggsy自以为把感情藏得很好,Harry也能从他的眼神看出端倪。

「Umm……我要去洗个澡。」Harry移开视线,「你还有哪里不舒服记得叫我。」

这个男人一说完话就立刻以逃跑的速度走进浴室,仿佛上一秒差点脱口而出「I miss you, too」的人不是他。

Eggsy又再次看着他的背影。

这时大男孩终于能把衣服换下来了,湿掉的衬衫贴在身上真的很不舒服。他叹了一口气,伸手解开那些恼人的扣子。
就连平常(不是全身无力的状态)Eggsy都无法顺利的把那些该死的小东西扣好或解开,所以当他终于奋斗完成已是5分钟后,直接赤裸着上身瘫倒在床上。

毫无预警的,就在他刚放松下来的瞬间,他突然感觉到有股和冰凉的空气相反的热度,像爆炸般从身体深处直往外冲。
他差点尖叫出声。那种感觉太难形容了,几乎刺激到让他没办法顺利地换气。
What the fuck!
这他妈是什么!
灼热的的温度像一条小蛇在身体里四处游荡,把他原本的肤色染上一层淡淡的红。

Eggsy敢保证,他被下的药绝对是Harry说的「你不会喜欢的那种」,但他视线开始迷蒙,也无暇再继续思考。

_t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