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光切】白槿小警官~

Work Text:

“小警官,”银发男人转了转手中的枪,“这次抓捕是不是也失败了?”
下巴被带起,身上一丝不挂的被五花大绑在椅子上,双腿绑上扶手强迫其张开,根本不得动弹半分。
“源赖光,我定要把你抓捕归案。”
椅子上的黑发青年咬牙切齿的说着,瞪着面前笑得游刃有余的银发男人。
“哦?”源赖光眉毛一跳,“那就要看看你有没有这个能耐了。”
俯下身,手指摸到鬼切胸前的一处软软的粉点,细细揉捏起来,惹得鬼切身体一颤。
“唔....”
抬眼看了看鬼切晕红的脸蛋,又看了看在反复揉捏下逐渐挺立的乳首。
“这就有反应了?”
松开手一把抓住鬼切微微颤抖着的嫩茎。
“哈啊...”急促的喘息。
指腹在铃口处来回搓弄,很快顶端就渗出些许粘稠的液体。
源赖光将沾上液体的手向后方探去,被碰到的穴口紧紧缩了一下,却被源赖光用两根手指轻易撑开。
慢慢的抽送,看着鬼切咬着下唇像是舒服却又隐忍的表情,起了点点坏心思。
一手扶上嫩茎的铃口,另一只手继续在后穴里面摸索,似乎是碰到了哪个点,鬼切突然挺起身。
在那腺体周围打着转,时不时再按一下。前面想射又射不出,后面的敏感点又被一下一下的按着,鬼切难受的几乎哭了出来,小腹前的嫩茎也憋的发紫。
“松开....”
“松开哪里?”
“就,就是....啊...”
说话间,源赖光将手指从后穴抽了出来,转而被冰凉的触感代替。
啊,是枪头。
“呜....”
似是看见鬼切低下头不安的看着自己将枪头插进的手,源赖光用沾满嫩茎溢出的液体的手扶上鬼切的后颈,浅吻着鬼切嫩红的双唇,随后张口。
“不怕,没有上膛。”
“你....”
鬼切牙齿一用力,咬住了源赖光的嘴唇,直到有铁锈味传到口腔里才松开。
“嘶..”源赖光抹了一把嘴角的血迹,“很不乖啊,得好好教训教训。”
伸手将只插进前面一小部分的枪整个推进,虽然开始有用手指简单的扩张过但还是很疼。
“唔嗯....!”
后面突然被填满,没有被手指扩张过的地方被强行撑开,穴内媚肉紧紧的咬住入侵者。
鬼切疼的身体一颤一颤,眼角也哭得红红的,努力咬住嘴唇不想让甜腻的叫声漏出,力度过大把嘴给咬破,殷红的血沿着嘴角流下。
源赖光见状不悦的皱眉,再度吻上那唇,将其牙齿撬开,蛮横的掠夺他肺里的氧气。一阵阵窒息感,泪水顺眼角流下,熏红眼角下的泪痣显得楚楚可怜。
“呜.....”
快要窒息到昏却时,源赖光终于松开了他的嘴,还不忘把鬼切嘴角的血舔干净。顺着脖颈,源赖光狠狠的咬了一口鬼切脖子上的嫩肉,疼的鬼切倒吸一口凉气。
“我可没告诉过你可以自己咬自己,”看了看鬼切脖子上血红的牙印,“还咬的话下次会更狠。”
“混蛋。”
“呵,那既然这样,”源赖光伸手把鬼切后穴的插着的枪拔出,慢条斯理的解开自己的腰带,露出了粗壮挺立的性器。
看着鬼切惊恐的表情,源赖光突然心情大好。
解开鬼切身上的绳子把他从椅子上抱起来,被勒过的地方都泛着红,像是在宣誓主权。
后背贴上冰凉的墙面,穴口被源赖光的性器顶上,还未来得及反应,性器便直接一通到底,惊的鬼切一把抱紧源赖光。
花心被顶到,微电流般的快感刺激着鬼切的大脑,迷迷糊糊的张口呻吟出声。
“啊唔....恩...”
快速的抽送,次次直捣花心,鬼切瞬间软了手脚。嫩茎上的液体流到交合处,为源赖光起到了很好的润滑效果。
“我的小警官。”源赖光轻抚着被顶的连话都说不出的鬼切。
“这样的抓捕,源某可愿再多来几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