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BY48捉妖系】30、随风而散

Work Text:

30、随风而散

韩沉醒来的时候,迷药香气不散,他晃了晃晕乎的头,自己双手长时间地被反剪铐着,麻痛在撕扯他的神经,韩沉这才看清四周的景象。

这是他第一次同何开心相遇的废旧工厂。

何开心被绑在另一边,头耷拉着。

韩沉内心一凛。

“何开心!何开心!”

他急促地呼唤几声:“何开心你醒醒啊。。。。”

 

就在韩沉连续呼唤多声之后,一名男声漠然响起:“你那么急切地想唤醒他,就不怕醒来的人再是我吗?”

韩沉一顿,看向何开心的眼神充满忧虑,回答的话却是冷冰冰的,他头也不回地说道:“你已经得到你想要的,我还需要再看到你吗?”

冰凉地大掌掐着韩沉的下巴强制性地转过去,‘开心’的面容映入眼帘。

无温度的掌心让韩沉微弱的瑟缩一下,感知到这一点的‘开心’自嘲地笑了笑:“尤东东做的这傀儡躯体,到底比不上真人。”

韩沉冷冷质问:“你是怎么骗过东东的?你把他怎么样了?”

‘开心’松开钳制住韩沉下巴的手幽幽道:“要骗过他还不容易,我对他又没什么企图,能把他怎么样?”

韩沉撇开眼不愿直视面前的人。

‘开心’蹲下身,面贴面,他们两人挨得很近,近得好像能感受到彼此的呼吸吐纳,近得副人格的瞳孔映满了韩沉冷漠的侧脸。

“为什么不看我!”开心问!

。。。。。。

“为什么要看你?”韩沉回答。

“我可是你的男朋友?”

开心眯了眯眼睛,眼中有暗潮涌动。

“对啊。我也曾以为!”

韩沉反口讽刺,他反剪于身后的指尖一直在悄悄摸索解开镣铐的方法。

“我们一直都是!”

开心着迷地抚上韩沉的脸庞,“不是吗?阿沉!”

韩沉没有说话,微微侧脸躲过‘开心’抚摸的动作就是最好回答。

对这样的韩沉,开心讨了个没趣,他起身走到昏迷不醒的何开心身边,看到韩沉追随而来的目光便压住满腔的妒火说:“他对你就是那么重要吗?比我还重要吗?比你自己还重要吗?”

韩沉摇摇头,一改刚才的漠然,他缓缓道:“开心,你错了!你从一开始就错了!”

这一句话就像是引火线,当小小的火花烧到尽头之时隐忍的一切将在此时爆发。

“为什么我错了?”

‘开心’大吼,他起身直视韩沉,愤怒侵蚀了曾柔情蜜意的眼眸,“我只是想得到我想要的,我做错了什么?”

“那你想要得到什么?”

韩沉淡淡问。

“我知道你不甘心,我也知道你是魔!”

。。。。。。

“我。。。我以为我能把你拉回来。”

说罢,他自嘲地笑笑:“但是现在看来我太高估我自己了,现在回头看看这都是我的一厢情愿。”

随着一声哗啦声,金属镣铐掉在地上,韩沉活动了一下手腕,他说:“放了他吧,有什么事情冲我来!”

‘开心’被韩沉一句要什么给问沉默了,他知道这小小的镣铐是锁不住韩沉的。

 

 

良久,‘开心’轻轻道。

“我要你,你给吗?”

‘开心’钳制何开心的手,他指尖在昏迷不醒的何开心的大动脉处点了点后,一字一句道:“我要你,你给吗?”

“当然!”

韩沉笑了,他敞开双臂对‘开心’微笑:“如果。。。你真的是要我,我就在这里。”

‘开心’一步一步走向韩沉,他在观察韩沉的表情,可是韩沉只是一直维持那样一个姿势不变笑意不减。

“我知道你当初是被我打散了元神,寄生在何开心的身上。”

“我也知道你为了一些目的付出很多努力。”

“从我察觉的第一天,我一直在想要不要做个了断。。。。。。”

“想来想去还是放弃了。。。。。”

 

因为我发现我根本拒绝不了你的笑容。韩沉默默地想。

 

“你没有再害人,我也就既往不咎。。。。”

“我愿意等,等到你愿意与我交心交底的那一天。”

“可是又有什么办法呢?我也陷进去了。”

“刘队长的事情。。。。。”

副人格停下脚步有些孩子气地说:“不是我杀的人。”

“我知道那是你的无心,可正是你的无心却丧失了四条人命。”

“长生晷不是你能碰的东西,你想要什么我都能给。”

 

副人格每走一步,韩沉都在说。

一句一个脚印!

副人格面色阴晴不定,他看向韩沉的眼神充满了不自信。

“为什么就这么确定我是那个妖魔剩下的最后一丝魂?”

“因为。。。。”

可当他想伸出手将韩沉重重揽入怀中时,一声呻吟打断二人。

何开心从昏迷中醒来一睁眼就看到一个跟自己长得一模一样的家伙暧昧地揽着韩沉的腰。

韩沉看到副人格的神色变了个模样,他大吼一句:“何开心闪开。”

话音未落,就见本应该走向自己的‘开心’身影如鬼魅般回撤,双手化作利爪直直刺向何开心的咽喉,韩沉在心中暗骂一声当机立断指尖一翻鳇呔子化作飞刃。

金属的碰撞声在废旧的工厂回响,闪耀着暗色光泽的鳇呔子竟然硬生生地替何开心挡下一击。

刚醒来的何开心楞个楞个被韩沉这么一吼彻底醒了过来,他下意识一侧身,恰好躲过了副人格的一招致命攻击。

当副人格不死心地重又攻击向何开心时,何开心胸口光芒四射,竟将副人格硬生生地逼退三米开外。

后退几步的副人格露出一个无比嫉妒的狰狞表情。

“护身符?”

当他要再次攻击何开心时就听见身后传来一身大喝:

“结界!现!”

副人格攻击不成撞在了透明的结界壁上,狼狈地反弹回来,他回头看到还维持着念咒姿势的韩沉露出一个嘲讽的笑。

“果然,还是他更重要!”

韩沉放下双手漠然道:“你。。。不能再害人了”,他的内心突然涌起一股无力感。

 

副人格不再打算去管何开心,他直直面对韩沉说:“呵!一个无关紧要的人罢了”,说罢他露出一个阴恻恻的微笑。

韩沉察觉大事不妙,他刚要再次行动起来,浑身却动弹不得,意识像是被控制般,一种奇异的感觉在全身蔓延。

“韩沉!”结界外的何开心看出了韩沉的不对劲想去救他,不料却被麻绳紧紧捆在柱子上,无论怎么挣扎都挣脱不开。

他看见结界里面那个跟自己有着同样容貌的家伙对着自己露出一个轻蔑的笑:“懦弱的家伙,你看好了!”

 

何开心心头一凛,一句你要干什么还没问出口就高度意会那人意图,随即呵斥:你住手,你不能这么对他。

可能是因为结界的原因,这种愤怒丝毫没有波及到副人格,他对着何开心露出一个示威的表情,掐着韩沉的下巴就疯狂地吻了下去。

不,不!

何开心狠狠地闭上眼睛妄图隔绝这一切诡异的情景,可是这样的韩沉他又从来没见过,着实是想看得不行,诡异的两股思维在内心挣扎。

他高声制止发现根本不能阻止什么,祈祷韩沉能用他纤长有力的大长腿照这个混蛋的蛋上狠狠来一脚,但是此时的韩沉就像一团刚击打过的年糕团子,无棱无角还好捏的很,软软的被那混蛋捧在手里为所欲为。

副人格松开手就见韩沉腻人地紧贴了过来,像是一条发情的蛇,寻着副人格的唇又吻了过来。

副人格安抚性地轻啄几下,给何开心一个正宫才有的挑衅眼神。

“没用的,他可听不见你的声音,这里现在只有我们两个。”副人格说道,他温柔地抚摸着韩沉嫣红的嘴角,动作轻柔的仿佛与刚才的那个暴力的他判若两人,他给何开心一个挑衅的眼神。

 

“阿沉!”

“我们做吧!”

 

韩沉眼神空洞,他乖巧地开始脱衣服。

 

“韩沉你醒醒。”何开心伸直了脖子大喊,“你不是自愿的。。。”

 

被修剪的圆润指头沿外套扣边划过,厚重的大衣宛如流水般脱落,露出被衬衣包裹着的消瘦肩膀。

 

何开心见阻止不了,随即冲着副人格咆哮:“根据我国刑法的第二百三十六条和七十七条规定你已经构成了强奸加袭警罪,你现在收手还来得及。韩沉韩沉。。。。喂!你醒醒!”

 

穿在大衣内只一件黑色衬衣,修身的黑衬衣将韩沉的好腰身显衬得一览无遗。韩沉的腰太细了,细得就连合身衬衣都让人有一丝宽松的错觉,所幸纤细的腰部好像是被一条深色宽腰带给束起,韩沉指尖划到腰带的暗扣时犹豫地停了下来。

何开心咆哮归咆哮,但是对这样的韩沉却是羞于直视,直到他感觉到韩沉的动作停下时才敢瞥去,不过只是做贼心虚的一眼,却让他看到头皮发麻的一幕。

 

那根本就不是什么腰带。

那是一个装枪用的腋下枪套。

只不过被韩沉改成了刀套,泛着暗蓝冷光的鳇太子被变小规规矩矩地套在刀套里。

枪套的条条带带服帖的绕过韩沉腋下,缠过消瘦的腰身,金属的暗扣规矩地扣在脐上两指处。

 

副人格对何开心的咆哮置若罔闻,他抬起韩沉的下巴摸了摸,微笑着命令,“留下衬衫,接着脱!”

韩沉迷茫地眼中划过挣扎,但也只一瞬便继续脱了起来。

一声金属发出的‘冰冷咔哒’像是敲在何开心的心尖,繁琐的刀套被取下丢在一旁。

 

何开心徒劳无益,他嘶吼声开始绝望沙哑,“韩沉,韩沉!你醒醒吧!”

 

随着皮带扣的解开黑色长裤松松垮垮地褪下,连同鞋袜一起被踢到一旁,衬衫扣被一颗一颗地解开,解到最后一个韩沉停住了手,过长的衬衫垂下勉强遮住臀部。

副人格伸出一只手,韩沉像只吸了猫薄荷的猫凑了过去

“你看看你现在那么乖巧地窝在我怀里。”

副人格说着,他的手伸入衬衫不紧不慢地一下下抚摸,眼中划过一丝狠意。

“但是啊, 我还是不甘心。”

贪婪的唇吻上他赤裸的胸膛,留下一串印迹,意识不清的韩沉发出一声轻吟。

“我不甘心,我辛辛苦苦追了那么久的人最后落到他人的手里,不论这个人是男是女。”

双臂微微用劲便将韩沉的两条长腿盘上了自己的腰上,韩沉全身没有着力点,只能倚着身后的铁柱子,臀部不住下沉却被副人格两手托住。

 

“我费尽心机将他里里外外都沾染上了我的气息,但是未来的某天,这股气息会被另一个陌生的人代替。”

“我会恨。”

附上前端的手开始大力搓揉,这个人的自尊太强即使是被控制也在强迫自己不要发出过分的声音,所以韩沉被套弄的舒服了细小的吟咛声从紧抿的唇缝中涓涓流淌,在被欺负地狠了后的某下,欲望仿佛是找到了宣泄的突破口,韩沉压抑着的喘息断断续续随着副人格的动作起伏更迭。

 

“我恨我不是一个独立的人身,我恨我不能将他彻彻底底地占有。”

“我甚至在憎恨你,拥有了一切我渴望拥有的东西,但是你却总是表现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

这最后的话几乎是咬牙切齿地说出来的,副人格的手臂像是两条铁链将韩沉紧紧收入怀中,开拓后穴的手指被撤出,取而代之的是副人格的狰狞欲望。

当殷红的小穴一点点将那欲望吃下时,副人格发出了一声舒服地赞叹:“这身体着实是妙,就连欲望的勃起都能做的与真人无异。”

草率的扩张后的强制进入带来的后果就是韩沉压低的呻吟中夹杂的痛苦呜咽。副人格眼中划过一丝心疼,“对不起,阿沉。”他温柔地吻了吻韩沉的唇,便开始摆腰动起来。

韩沉两条长腿紧紧盘在副人格的腰上随着副人格愈演愈烈的挺腰动作“咿咿呀呀”的叫唤着。

 

何开心瞪大了眼睛,他完全愣住,副人格说道那一番话让他的大脑失去了思考。从他的角度他看见韩沉两条瘦长的腿瑟瑟地夹着那人的腰黑衬衫松松垮垮地半褪至臂弯,被黑衬衫显衬的更为白皙的脖颈连接的锁骨胸膛一览无遗,甚至可以看到随着副人格的顶弄时裸露出的窄腰以及时隐时现的被吮吸至嫣红透亮的乳尖。

而且他发现一件让他无比羞耻地事情:他硬了,彻彻底底的硬了。

 

“我曾经无数次都在想,我走了能不能把他一起带走。”副人格不平不淡地语气激起何开心一身的冷汗,他抽出深埋于韩沉体内的整根欲望又重重地插进去,韩沉发出一声闷闷地嘶吼。

当最原始的欲望摆在自己面前,一切其他行为都化为空谈。

 

何开心从没见过这样疯欲成魔的副人格,为数不多的接触让他对副人格产生的印象:沉稳、腼腆、疏离。

他曾经在心里偷偷想过是不是这样子的气质才会吸引到韩沉,甚至还试图模仿妄想拉近二者的距离。

现在看来一切都是假象,究竟是对这个人有着多么可怕的执念才会产生这样的想法。

 

“为什么。”何开心几乎是喊出声,急促的情绪沾染着自己都没有察觉的失控,他死死地瞪了回去:“你错了。谁都不属于谁,每个人都是一个独立的个体,韩沉就是韩沉,你没有权利这么做。”

 

天知道在这家伙说出带他走的一刹那何开心的心脏骤然停顿了几秒。

 

“不,他是我的。我都说了,这是他亲口承认的。”那张和自己一模一样的脸带着扭曲的笑。

“你知道他是什么时候这么说的吗?”副人格微笑。

何开心有种不好的预感,他一点也不想听到接下来的话。

“看样子你已经知道了!”

副人格俯身在韩沉精细的腰身和白皙的大腿内侧落下数个吻痕,搂着韩沉腰的双臂猛然收紧,被反复折磨的腺体在最后激烈的撞击下生生地再次达到了高潮,韩沉舒爽地仰起脖子露出漂亮的喉结,引人采撷。他发出了一声哀鸣,双腿夹紧了副人格的腰。

“是在我进入他的时候。”开心伸出指尖在韩沉的肌肤上描绘,脸上露出着迷的笑。

“唔!”

“你看他现在多乖。”

被射精快感侵蚀大脑的副人格穿着粗气对何开心微笑。

“现在,我可以让他亲口说给你听。”

 

何开心大吼:“疯子。你就是个疯子。”

 

“不管怎么样你也就是一个赝品,一丝寄托在我身体内的可怜虫,一个随时都会消失的孤魂野鬼,你马上就要消失了,我马上能彻底摆脱你们了。”

 

 

“看来你该听的都听到了。”副人格冷冷一笑,他将韩沉小心翼翼地放好,他整理好衣衫迈步向何开心走来,四周的结界顿时土崩瓦解。

“该看的都看完了,现在我可以好好收拾你了!”

 

何开心挣脱徒劳,他已筋疲力尽,绳索将他手臂与柱子牢牢捆住。

他笑得狰狞:“没用的,是我的法术没错,你是逃不掉的,等我杀了你,吃了你的魂魄夺了你的肉身,这个世界上就再也没有何开心了。”

副人格猛地凑上去,何开心无处躲避,在那欲望纠缠的眼底,何开心看到了自己的脸。

“其实那怪物早就已经死了,但是最后一刻你的心魔让他的仅剩一丝魂魄苟延残喘了下来。”

利爪贴紧了何开心脖子上的动脉血管。

“何开心,你睁开眼好好看看,我就是你,我就是你的心魔,我是你对韩沉的肮脏执念幻化而成。”

“何开心,别把自己想得那么伟大了。”

“事情已经发生了,你觉得你能把自己择得那么干净?”

 

何开心眼中失了焦,他不可置信地喃喃自语:“不可能,不可能,怎么可能,这太荒唐了。”

 

“开心!”

一声微弱的呼唤引得两人同时停住了动作。

韩沉头偏向一边,他又轻轻低吟:“开心。”

二人同时开口:“我在!”

二人对视一眼,又马上移开目光,副人格仗着自己比何开心自由点迅速移到韩沉身边。

“阿沉我在!”副人格抓住韩沉的手放在面颊上摩挲。

 

韩沉用尽全力在他耳边呢喃了一句,副人格愣住了。

一种很难形容的感觉在他的内心弥漫,一滴、两滴、甚至更多他从未分泌出的液体自他眼眶而出,大粒大粒地砸在韩沉的脸上。

“哭什么?”韩沉虚弱一笑,“别哭了,你看看我。”

副人格没哭,他是无声的抽泣。

 

何开心离得远,他没有听见韩沉在他耳边说了什么而导致这个变态哭成这样。

“对不起。阿沉。”

“对不起,韩沉。”

副人格开始道歉,道一个不够,一个接着一个道。

 

“好了。看看我。”韩沉摸摸副人格的头发,仿真的手感不比真人。

副人格不情愿地瞪大那双波光潋滟的眸子看着韩沉。

何开心在后方看得不是很清楚,只能看见韩沉的眼睛突然宛如妖怪般鬼魅,深沉的黑被妖冶的暗红代替,一个符号标志在韩沉的眼中渐渐浮现。

他看见韩沉主动吻上了他的唇。

刹那间四周被银色的温柔光芒包裹。

 

 

于万丈光芒中,他听到一声长叹:

 

“往生去吧!”

 

 

接着何开心只觉得手腕一松:

他挣脱了束缚的锁链。

也可以说,锁链自己消失了。

 

========================================================

 

温和的银色光芒充斥着整个废弃的厂房。

 

直至消散。

何开心无声地站在韩沉身旁。

韩沉满身血污瘫坐在地上,全身都是青紫色的痕迹,两条修长纤细的长腿勉强合拢,大腿根附近流出糟糕的红白混合液体。

他歪在一个柱子边微微喘息,周身打着颤,在听见有动静,失了神的眸子看过来:“你。。。还没有走?”

 

没有得到回答也猜到自己此时的不堪模样,他下意识地夹紧大腿自嘲地笑笑:“这个东东,把什么都做的那么逼真。”

何开心没有回答,他静静听韩沉说完反问:“冷吗?”

韩沉拢了拢胸口前形同虚设的单薄衣料,无声地点了点头。

温暖的大衣兜头批下,韩沉愣了一下,收紧了盖在身上的大衣。

陷入黑暗的感觉不好,让韩沉很没有安全感,他低垂眼眸。

一阵冰冷的过堂风吹的穿着一件羊毛衫的何开心一阵瑟缩。

韩沉好像感受到了什么动静他抬起迷茫的眼睛仿佛是在询问。

“外面下雪了。”

何开心蹲下身给韩沉描绘,“雪很大,也很白!”

韩沉那被大衣遮盖的身体还能看得过去,不然一身情欲痕迹看得自己眼睛发红。

“是吗?”

韩沉低头喃喃道:“那一定很美!”

何开心看着韩沉双眸半阖、侧脸安详,不自觉地脱口而道:“是啊,很美!”

何开心翻遍了两人的衣兜都没有找到手机,他看韩沉像只黑猫般默默缩在角落里一动不动只能一弯腰将韩沉打横抱起。

韩沉没有拒绝也没有说什么,可能也是累的什么都不在乎了,只是微微攥紧胸口那一块羊毛衫的手暴露了他的心情。

何开心有点吃惊,他没想到自己能将韩沉轻而易举地抱起来,他掂量着怀里的人根本没多少肉。

他感觉到怀里的那个意识逐渐模糊,头一点一点的下沉,直至轻靠在自己的胸口发出平稳地呼吸。

在这之前,何开心听到很细的一声呢喃:

 

 

“你自由了!”

“开心!”

 

 

 

 

直到最后,韩沉都没有违背自己的诺言。

他真的保护了何‘开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