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苏打汽水(车)

Work Text:

胡浩亮瞬间转过身抱住了韩宇。

韩宇的双手无处安置,满眼写满了不可置信。委屈还挂在眼角的一抹红上,嘴角扯出一副哭笑不得的表情。

胡浩亮发狠地冲撞过来,双手紧紧扣住韩宇的双臂,缓冲了几秒,直到心脏的轰鸣声消散在喉咙深处,化作一句压在嗓子底沙哑地顺着舌尖递来的触感。

韩宇,要你。

胡浩亮舔了舔韩宇眼角的一抹红,脸颊贴脸颊,压低了声音道。

小师傅的拥抱舒服极了,韩宇听着那句气声从耳畔吹过,顺着耳后最敏感的肌肤融到脊柱,身下仿佛触电般地滚烫了起来。

“亮亮,要谁?”

压抑着极低的笑声从耳边闷闷地发出,胡浩亮的手早已顺着小徒弟的肌肉伸进了不知名的黑暗处。

两人还紧紧挨在一起,韩宇抿了抿嘴角,仗着几厘米的身高优势和locking舞者的力量感把胡浩亮囫囵托举起离地几厘米。

胡浩亮抿着唇,任凭小徒弟把自己半托半抱地推到床上,正准备腰腹用力一个翻身压上去,却正撞见韩宇眼里还带着的一点儿委屈。

带着欲望的热烈,和一如之前不自信的胆怯。

胡浩亮瞬间心软了下来,一同软下来的还有腰腹间的力量。眼角带了些偶然学到的爵士的骚气,吐着气息在韩宇抓着自己的手臂上打圈。

韩宇被招惹的满脸通红,满脑子都是胡浩亮眼里炸开的情色。

身体比意识先行,他甚至没理会一向人前强势的胡浩亮,腰腹力量怎么会柔软到仿佛完美契合。哆哆嗦嗦地摸了两把那人紧贴着自己胯骨的腰,韩宇的脸红了红,再次抱上胡浩亮。

“哥哥,可以吗?”

然后手就伸向了他身后的隐秘地带,手指稍微迟疑了几秒,不确定地打了个转。

胡浩亮眼前一晃,不可置信地抬起头,身前的小兄弟已经有了反应,身后打着转的手指甚至要让他怀疑是韩宇坏心眼地学了不该学的。

然而,抬起头对上的,却是韩宇略带不确定的眸子,以及稍作抱歉的情愫。

那一刻胡浩亮确定,如果他问出口,韩宇会马上用一种极度受伤的表情离开。

所以胡浩亮换了动作,甚至索性不去管韩宇如何继续下去,而是自暴自弃般地卸了脸上故作镇定的伪装,一手撑着韩宇的胸肌勉强分开,一手向下摸索去。

抓住了。

他听到韩宇倒抽一口凉气。

以及,

自己身后突然停下打转的手指。

稳稳地按在了穴口。

于是胡浩亮也倒吸了一口凉气。

 

【或许只有你,懂得我

所以你没逃脱

一边在泪流,一边抱紧我

小声地说,多么爱我】

 

胡浩亮没松手,韩宇便自然而然地往床上推了推,等到胡浩亮整个身体都被推上床后,韩宇便松了右手,左手还绕着那个穴口打了个转,才用另一只手扒开身下人的双腿,面无表情地点了点那位坚挺已久的小兄弟。

胡浩亮的脸稍微有点烫。只是手依旧抓着韩宇的那里不肯松。

只是从他作出妥协的第一步,接下来的步骤就不是胡浩亮能控制的。

比如韩宇从枕头底下翻出来一盒……

膏体……

???

胡浩亮看着那盒包装明显暗示了功用的膏体半天,脑子里才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这里的地点是酒店,有那种东西实属正常。

韩宇的笑声从颈侧传来。

胡浩亮只感觉后面一凉,还没来得及反应,身后便传来密密麻麻地失控感。

好像有什么在从不知名地地方进入他的身体,这种前所未有的感觉让他不知道该调起哪块肌肉去控制身体。眼里难得的慌乱被身后的手按到床单上。

入眼的只剩下白,床单的白。脑子里也只有白,炸开的烟花白。

“哥哥,别怕。”

韩宇拍了拍胡浩亮的后背。

在他的视角,其实他是没见过这样失控的胡浩亮的。

印象里的胡浩亮,身体的每一根骨骼,每一块肌肉,都是为了跳舞而天生具有的,失控这种事,往后推四五十年也不会发生在这个人身上。除了腰上那说不清的青紫痕迹在考虑范围外,剩下不听话的肌肉,大概只剩舌头了吧。

毕竟是个操着一口塑料普通话走天下的人。

但在他身下的胡浩亮,他未曾见过,只是近乎本能地想要去抓住更多面的他,于是身体的动作越来越快,幅度越来越大。

直到胡浩亮压抑着的呻吟声传过来。

一如那日午后在舞蹈教室的时候。

 

 

阳光刚好。

“你腰什么情况啊?”

——当然是带着笑的语气,只是更多的是色气。

身下的人一顿,带着薄薄一层汗的额头偏过来,用沙哑的声线说着,

“嗨,不就那天晚上,喝多了点嘛,扭了,没事,没事啊。”

 

 

韩宇突然惊醒,胡乱抽插了几下就从胡浩亮身体里退了出来。

胡浩亮眼前的白光还在闪着。其实被韩宇进入的感觉说不上舒服,小徒弟没做过top,只是遵循着本能想去占有身下的人,这会子突然退出来,胡浩亮只感觉后穴陡然放松,他不知韩宇此举根源为何,只能转过身,撑着脑袋一言不发地盯着他。

那个眼神太像胡浩亮刚教韩宇跳舞时的了。充满试探又沉寂,一如多年前挥洒汗水的维多利亚溜冰场上,胡浩亮也是带着这样的表情,面无表情地盯着因为一个动作反复练了也跳不出的韩宇坐在地上撒欢。

然后,韩宇也一如那年一样,拍拍手,抬起头,眼神直直撞进胡浩亮心里。

“亮亮,你来。”

 

 

韩宇再醒来的时候,身边是空无一人的床铺。整整齐齐,被单上毫无褶皱,仿佛那人从没来过。

半拉着的窗帘旁,阳光洒进屋子。韩宇揉了揉脑袋,如果不是后知后觉的腰疼,仿佛昨晚的一切只是个梦。

“嘶——”

胡浩亮的声音从浴室传出来,韩宇一愣。

胡浩亮腰上搭着条白毛巾,左手正拿着另一条白毛巾擦脸,右手扶着门框出来。

韩宇表情呆滞地看着自家小师傅难得的手脚不协调。

“亮亮?”

胡浩亮闻声,擦脸的动作一停,松了腰上的毛巾便抛了过来,笑骂道,“这一幅子可怜兮兮的样子干嘛,韩宇我告诉你,别给我整什么脱了裤子不认人。”

扔毛巾的力气用得大了几分,左手又赶紧扶住腰。

“这小崽子昨晚……妈的。”胡浩亮在心里腹诽。

小崽子竟然做到一半突然拔出来撒欢不干了,天杀的上了床还有回头的,搞得胡浩亮忍者刚被开拓的酸胀把韩宇里里外外操了个透。以至于早晨睡醒,被开拓了不到三分钟的后穴倒没什么感觉,腰却因为后来几乎撞了一晚上而酸痛不已。

抛过来的毛巾稳稳地落在头上,稍低的温度终于让韩宇清醒了过来,昨晚的记忆轰然飞回脑中,脸瞬间红了起来。

“啊亮亮啊不是亮哥,那个你还疼不疼?”讨好似地把胡浩亮扶到床上,小豹子韩宇心里念叨着怎么自家师傅一副反倒是一副被日了的模样。

后者却一副你说的是废话吗的表情看着他。

韩宇嘴角一抽,“不是我的意思是就是这应该还是因为你身体不好.?其实当时你也没撞太狠不过我真的挺爽的不是诶亮哥你真的锻炼锻炼还是年龄的问题诶亮亮你别踢我我腰疼诶师傅你别走……”

胡浩亮难得被气笑,一副“我由着你胡说”的表情似笑非笑地盯着韩宇,也顾不得腰上一抽抽的酸痛,恶狠狠地踢了韩宇小腿一脚就走,韩宇揉着腰,一边跟着一边胡言乱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