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金光/妖邪/煞邪】非渡02

Work Text:

在中原以默苍离为首的反击之下,修罗帝国七大军势已失其六,再加上通道受阻难以输送魔世大军,如今只余下暗之军势苟延残喘。眼见着中原的反攻愈盛,独立难支,煞魔子紧急催动六道恶印。数万魑鬼大军四起集结,形成恐怖之势。虽单独魑鬼之力不足为惧,但如此恐怖庞大之势,足以在顷刻间将失手闯入之人撕碎,因此也需要更多的术力予以维持,而暗之军势,恰恰就是帝鬼为紧急时刻施展六道恶印的恐怖实力而建立的军队。

众所周知,煞魔子和邪神将于魔世师出同门,众人皆知,邪神将是魔世公认的术法高手,却不知煞魔子的六道恶印正是由邪神将指点的。六道恶印术法消耗甚伟,身后的战友不断力竭而亡,煞魔子虽然有心维持,却疲于体力不支,已然成型的魑鬼大军霎时已有消散之势,煞魔子之前为梁皇无忌设下遮掩气息的咒术,留存了部分实力,此时见状不妙,叹息之下顿时将术力撤回,运行全身功力维持结界稳固,“师兄,对不住了。”

与此同时,已被帝鬼带回至鬼祭贪魔殿的魔茧此刻竟散发出诡异绿光,迷雾重重之中,破茧而出之人,俨然是重生的网中人。网中人虽然之前安身魔茧,却对外界所发生的事情全然有所感知。属于魔世的独特气息唤醒了他潜在的记忆,跟随帝鬼的峥嵘岁月是网中人最为怀念的时光,妖神将不仅是他的称谓,更是他的荣光。辗转百年,网中人也该重取回自己的荣光。

眼见着鬼祭贪魔殿没有任何人的踪影,网中人不再多做停留,寻着风中残留的魔气而去。途径偏僻山洞,突然间,空气中炸裂开一股浓郁的沉香味,伴随着熟悉的魔气,阻挡了网中人的脚步,“这是……”

自网中人受困于人间之后,所有的纠葛都围绕着黑白郎君而展开,他是天乾,黑白郎君也是,他能感受到黑白郎君身上所散发的强烈的天乾气息,令人不快,这也是他们结下宿仇的起源。而如今这种气息,显然是一位地坤所散发出的,浓郁的,对于天乾足具诱惑的信息素。而其中掺杂的魔世气息,正是曾经与他携手并立,并称为帝鬼的左右臂膀的魔之左手——邪神将!

遭受背叛的愤怒和信息素的绝对诱惑将奔赴战场这个念头从网中人脑海中抽离,迫使他进入洞窟一探。

梁皇无忌自煞魔子离开后便闭目凝神,恢复先前耗损的功力,却每每在达到一个临界点时无法再恢复半分,而偏偏再多进半分功力,他就有办法挣脱咒链的桎梏。煞魔子的进步使他欣喜,却也万万没想到自己会站在这种处境为他的这位魔世师弟而高兴。

梁皇无忌心中烦闷,思索脱身之法。突然间,一股异样自鼠蹊部而起,迅速为祸全身,性器逐渐充血挺立,渗出粘液,后穴如蚁咬噬,酥痒难忍,更加令人难以忍受的是随着后穴渗出粘稠滑腻的液体,也油然而生一种空虚寂寞之感,那是地坤对天乾的最原始的渴望,也是梁皇无忌最耻于开口的地方。魔世风气向来开放,虽然梁皇无忌未经人事,却也在军中见识专职为军中天乾泄欲的地坤。只见那些地坤细腰曼妙如蛇舞或骑或迎合着天君的挞伐,娇语盈盈吐出污秽之语。思及此,梁皇无忌脸上霎时红如朝霞。

梁皇无忌双手紧握,指甲嵌入掌心刻出半月印记,借以抵御滔天情欲的侵袭。照理,他虽受咒链桎梏却有师弟帮忙隐匿气息,只怕魔世的进军遭受到了空前打击,煞魔子不得已将帮忙压制自身咒术的术法暂放一边,只是……怕是两人都未曾想到,由于依靠着咒术压抑气息已久,这次的发情期来得如此之快,更无法想象竟如此强烈。如今已然进入发情,只怕要不了多久自己的信息素就会引来一堆天乾,而此刻唯一的解决方法便是挣脱咒链。梁皇无忌虽有心脱困却难敌情欲积压已久,汹涌而来,吞噬神智。

网中人一进来,看到的就是这幅场景。梁皇无忌反手缴紧了锁链半昂着头,他的身体像极了一张绷紧的弓,额间沁出细密的虚汗,眉心紧拧着像是抵御莫大的痛苦,双唇紧抿却难掩时而溢出喉口的呻吟,性感的喉结随着体表不时滑落的汗滴滑动。

网中人神色显然一滞,而后更加厉然,“邪神将,你果然在此!”

“妖神将……”熟悉的声音落入耳廓,伴随着天乾强烈的威压,空气中浓厚的血腥味本该使人作呕,此刻却点燃血液煽动着情欲,只有这时,梁皇无忌才清楚地意识到,他身为魔面对欲望的诱惑所无法改变的一面。纵使梁皇无忌脑中尚有一丝清明,话语中也不免透露着几分示弱,“快,快离开……呜……”

“你有什么资格命令我。”网中人哼声出口,话语中带着不容置疑。他自始至终都无法释怀身为剑被盾所背叛的事实。他们,本就该成为修罗国度所向披靡的利刃,直至灵界大战之时,仍然试图唤醒昔日的同袍。“你是地坤,你可还记得修罗国度的规定,地坤不得从军。邪神将,你不仅是叛徒,更自始至终罔顾修罗国度的法规。修罗国度不许杀害地坤,那就由我,来管束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