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小哥哥睡粉嘛》10章&标记番外

Work Text:

10章
十平不到的小客厅没开灯,毛榕不知道进行到哪一步了,只知道自己下半身光溜溜的,稍微扭一下,屁股凉飕飕。
“不行……不行……”他还在做无谓的抵抗,然而omega对alpha本能的臣服,已经让他浑身都软成一摊水。
唇齿间还留着余抒成刚才在里面肆虐的味道,他整个人要飘起来似的,承受着余抒成的亲吻和爱抚。
大手一路往下,在柔软的腰部辗转流连片刻,然后一把拖住他的臀部抬高。余抒成的脑袋趴在他胸前啃咬着已经挺得高高的小豆豆,毛榕心知这陌生的战栗是危险的,可他根本无法拒绝,按着那颗脑袋的胳膊都使不上劲。
“你别……啊……”
随着一声惊呼,余抒成把舔得红肿的乳头咬起来又松开,鲜艳的小红豆弹回去,颤颤巍巍地立在白嫩的胸膛上,顶端覆着一层水光,在昏暗的房间里更显淫靡。
“舒不舒服?”余抒成一边问着,大手一边继续在他肌肤上游走,修长的手指顺着饱满的臀瓣戳进臀缝,摸到一手湿黏。
毛榕自然也感觉到了,他羞耻地咬着唇往后躲,在心里安慰自己——我也不想的啊,这只是发情期面对alpha的正常生理反应啊。
“不舒服?”余抒成皱眉,不太高兴的样子,无名指和中指继续往里伸,借着黏液的润滑,指尖直接戳到隐蔽的入口。
“啊——”毛榕身体弹动一下,从未被其他人碰过的地方猛地收缩,他抖得厉害,喉咙里哼哼唧唧,眼睛都红了,“别……别碰那里……”
余抒成还在气头上,哪会听他的话,毛榕越是这么说,他越是要反其道而行之,手指又往里进了两分,在那小口开合的瞬间,猛地挤了进去。
“呃——”毛榕挺了挺腰,后面被异物入侵的陌生感让他害怕。作为天性淫荡的omega,他自认算是比较自持的,活到这岁数,自己都没弄过后面,实在难受就打打手枪,用前面高潮,后面再痒也忍住不去碰。
这样厚此薄彼的结果就是后穴在发情期尤其敏感,比如此刻,余抒成刚插进一个指节,肠道内壁互相摩擦产生的淫液就汩汩往外冲,顺着他的手指往外流。
余抒成低笑一声:“还不要?你这里明明想要得很。”
毛榕羞愤欲死,拍打余抒成的胸口:“你走开,走开,我要告你,告你强暴!”
余抒成就真的抽了出来,然后把湿淋淋的手举到他面前:“告啊,这么淫荡,你说到时候法官会不会改判合奸?”
毛榕瞪大眼睛看上方的人,以前怎么没发现他如此恶劣?
“宝贝儿,别这么看我。”余抒成嘴角带着一抹笑容,俯身趴在毛榕耳边低声道,“我怕我忍不住……直接操进去。”
毛榕浑身巨颤,抓住沙发扶手往后退,余抒成见他还躲,单手发力,把哆哆嗦嗦的omega拖回身下,嘴巴凑上去,再次封住那张肉嘟嘟的小嘴。
“嗯……唔……”毛榕身上最后一点力气也被他吸走了,软绵无力地任由他在自己身上动作。
只要不反抗,这个年轻的alpha就温柔得像只大型犬,宝贝似的捧着他,哪个omega能抵挡这样的诱惑呢?
窗外透进来一点光亮,纠缠许久的嘴唇分开时,牵出一条亮晶晶的银丝,毛榕看着上方那双比月亮还要漂亮的眼睛,轻轻地喘气。
他是Jerry,还是余抒成,还是……毛榕脑中混沌,竟有些分不清虚幻和现实。
余抒成喜欢极了他乖顺的样子,喊了好几声“宝贝儿”,大手再次往下,摸到早已泥泞泛滥的穴口,又将两根指头推了进去。
毛榕轻哼一声,下意识主动抬臀方便他的动作,修长的手指一点一点插到根部,余抒成开始弯折手指关节,在穴道里扩张,未曾被开发过的里面窄小紧致,却又火热异常,湿答答的软肉随着他的动作被挤开,源源不断的液体从里面分泌出来,像在祈求更多更粗暴的对待。
余抒成凭着中学生理课本上的一点知识给毛榕做扩张,他不想伤了他的omega,即便下面那根早就涨得快要爆炸,他也咬牙辛苦忍着。
毛榕扭着腰小声哼哼,他已经放弃挣扎,屈服于对快感的本能渴求。余抒成的手指进得极深,翻搅间发出的“咕啾”水声让他脸颊渐渐红透。
他无意识地挺腰,已经翘起来的前端碰到一个更加热烫的硬物,顺着往下看,即便光线不足只能描绘一个轮廓,也可以想象是怎样一个庞然大物。
这是余抒成的……那啥?
余抒成注意到毛榕直愣愣的视线,干脆抓住他一只手往自己下面按:“宝贝儿摸摸,还满意吗?”
摸到坚硬如铁的巨物时,毛榕吓得脸都白了,只想赶紧躲开。可惜余抒成看不清,还以为他嫌弃,沉着脸质问:“我的不比那些beta大吗?”
毛榕羞耻地闭上眼睛,他又没跟别人上过床,怎么知道谁的更大?
不过生理书上说过,alpha的性器是三种性别中最有分量的,尤其是勃起和成结的时候。
想到这里毛榕才后知后觉地开始担心,这么大个东西……真的进得去?会不会被捅破啊……
这边的余抒成不知道毛榕在想什么,看到他闭着眼睛一副不想看的样子,还以为自己胯下的东西真的惨不忍睹。年轻人最是激不得,他顿时又气又恼,把手指抽出来,拖起毛榕的小屁股就急吼吼把性器往里拱。
毛榕还在纠结着,突然被一个硕大的圆头物体挤开臀缝,顶在蠕动着的小穴入口,吓得他呼吸窒在喉咙口,僵直身体动都不敢动。
龟头在湿润的穴口来回蹭了几下,余抒成喘着气宣布道:“宝贝儿,我要进来了。”就掰着他的臀瓣,腰胯用力往里顶。
才进去一个头,爱哭鬼毛榕就掉眼泪了,他张着嘴无声地喘气,话都说不出,心想这死孩子是吃什么长大的?也太……太大了吧!
余抒成也被夹得难受,揉着他面团似的臀肉,试图帮他放松:“乖,让我进去。”
已经进行到这一步了,骑虎难下,毛榕只能深呼吸让自己放松,抓着他胳膊的指尖都陷进紧绷肌肉里,用力到指节泛白。
进到一半,毛榕就忍不住哭出声来,眼泪不要钱似的流了满脸,摇着脑袋喊:“不要了不要了,你出去,出去。”
余抒成沉着气,腾出一只手揉搓omega秀气的那根,耐着性子道:“放松,别怕,马上就好了,马上就舒服了。”
毛榕在他的安抚下抽抽噎噎地平复下来,细长的双腿夹在alpha健壮的腰身两侧细细地发抖,余抒成心疼地吻了吻他汗湿的额头,然后把那双腿架到肩头,再接再厉向深处挺进。
幸好omega的身体构造本就适应做性爱的承受方,内里不断分泌的润滑黏液和蠕动的肠肉一起,一点一点将alpha粗长的柱身吞噬进去,沉甸甸的阴囊终于拍在臀肉上时,两人都松了一口气。
等毛榕适应了一会儿,余抒成就忍不住按着他的腰动起来,先是慢慢地抽出一小截,慢慢地塞回去,再到大开大合地进出,每次都拔到只剩龟头在里面,然后整根没入。
omega的身体适应得极快,毛榕起初还觉得要被顶穿了,不多时,感受已经从一开始的胀痛转为灭顶的舒服了,压抑不住的呻吟不断从口中倾泻而出。
“舒不舒服?嗯?”余抒成边挺腰动胯边问。
“嗯……啊……”涨到最大的性器再次摩擦到穴里令人酥麻的那一点,毛榕张着嘴巴,失神地望着天花板。
听不到想要的答案,余抒成誓不罢休。他把在湿软小穴里肆虐多时的性器尽根抽出,龟头滑出穴口,顶在被撞得泛红的臀瓣上,被内里突然的空虚唤醒一点意识的毛榕,目光涣散地看他,眼中带着疑惑。
“说,舒不舒服?”余抒成捏着他的下巴,半强迫半诱惑地问。
毛榕体内的omega本能已经完全被激发出来,他整个人从里到外都浸泡在身上这个alpha充满占有欲的信息素里,现在只想跟他结合得更深。
他被蛊惑似的点头:“舒服……”
余抒成还不够:“大不大?”
毛榕的羞耻心早就抛到九霄云外去了,痴迷地看着alpha宛若神明的脸:“大……好大……好舒服……要……啊——”
那个“要”字还没收尾,余抒成就忍无可忍地操了进去。自己喜欢的omega在身下辗转呻吟,夸自己器大活好,甜腻的信息素只为自己一个人散发,余抒成就觉得浑身有用之不竭的力量喷涌而出。
omega的小穴像一张贪得无厌的小嘴,性器被omega穴里的软肉层层叠叠包裹着、吮吸着,余抒成恨不得化身为兽,把身下这个小人儿拆吃入腹,让他再也逃不出自己的手掌心。
上了点年纪却身娇体软的omega毛榕被头一回开荤的毛头小子按在沙发上捅了又捅,做到一半换成跪趴的姿势,撅着屁股被身后不知疲倦的alpha顶得在沙发上来回耸动,偶尔意识回笼的时候,脑中会飘过“我们不能这样”的想法,然而念头很快就被铺天盖地的快感冲得一干二净。
毛榕尖叫着射了两次,最后再被翻过来,软绵绵的腿环着余抒成腰被他抱起来压在墙上干时,他已经只能射出一点稀薄的水了,声音也哑得不成样子。
“鱼……余……不要了……”毛榕背顶着墙,只能靠余抒成扛着他一条腿勉强站着,身体被夹在余抒成和墙壁之间,另一条腿脚尖着地,几乎悬空。
两人胸贴着胸,毛榕嫩红的乳尖在余抒成硬邦邦的胸口上摩擦,变得更红更大,往下看,余抒成丝毫没有变软迹象的性器不知疲倦地在圆润地臀瓣中进出,青筋盘结的柱身上裹着一层莹亮的液体,每次抽出都会带出omega穴中分泌过剩的湿液,混合着omega甜香的信息素,顺着两人相连的部位滴滴答答落在地上。
“不要?真、的、不、要?”余抒成每说一个字就往里面顶一下,一下比一下深,一次比一次重,最后一下甚至戳到了隐藏在穴道深处的生殖腔入口。
从未被人造访过的地方被铁杵似的龟头顶住,毛榕本能地想躲,却受不住身体的重力往下落,眼看因为发情期变得松软的生殖腔入口就要打开,他失声哭出来:“不要……不要进去……不能进去!”
余抒成本来没想进生殖腔,也没想要标记,毕竟这才是第一次,做全套毛榕一定接受不了。此时看见毛榕抗拒得这样厉害,心里还是难免生出些失落。
可相比之下,他更在意更体谅毛榕的感受。余抒成埋头舔了舔omega香气最浓郁的腺体,咬牙道:“别怕,不进去,不标记,乖。”
毛榕听了这话,才渐渐在他怀里放松下来。
余抒成把毛榕抱回沙发上继续抽送了会儿,最后把性器留在穴道里不深不浅的位置,托着毛榕被撞得通红的小屁股,酣畅淋漓地射了出来。
alpha的精液又多又浓,虽然余抒成故意没有在里面射,毛榕还是被烫得高高拱起腰又落回去,两条布满汗液和不明液体的腿无力地大敞着,随着呼吸细微地发抖。

一场剧烈的运动过后,身体完全不觉得冷了。
满屋都充斥着两人的信息素,淡雅和甜香和谐地交融,汇成一股独一无二的恬淡味道。
余抒成把软下来的性器在温暖的小穴里放了一会儿才抽出来。他没想到和毛榕的第一次就这样舒服这样契合,心中不禁动容,爱不释手地亲吻、抚摸这具他惦记了一千多个日夜的身体,嘴唇游走到不住颤抖着的大腿内侧时,本来乖顺的由他捏着的小细腿突然发力,一脚把他踹到地上。
毛榕眼角通红,一副被欺负惨了的样子,扶着沙发站起来,再扶着墙壁往卫生间挪。
余抒成立刻站起来跟上去。吸收过alpha的阳气的omega果然不一样,毛榕力气大了不少,别扭地推他:“你走开。”
余抒成黑脸,这是遇上传说中的提臀无情O了?
他长臂一伸,拦住毛榕的去路:“怎么,用完就丢?至少给个评价吧,我和按摩棒比,哪个比较舒服?”
毛榕握紧拳头,上下牙打颤:“我、我怎么知道啊,又没用过那东西!”
余抒成接着问:“那我和别人比呢?”
毛榕凶巴巴:“没有别人,怎么比啊!”
余抒成意外地得到满意的答复,惊喜万分,把毛榕打横抱起来原地转了三圈。
毛榕身上还光着呢,被他这么一弄又羞得要哭了,拼命锤他:“你给我滚,滚,滚!”
余抒成:“我就不。”
毛榕嘴一扁,今天第九九八十一次掉金豆豆,哭唧唧道:“上也给你上了,你还想怎么样?”
要是知道今天会意外失身,还没谈恋爱就跟人滚上床,对象还是这么个小屁孩,打死他也不会出门。
毛榕越想越委屈,这小屁孩这么持久,怎么看都不像新手,指不定睡过多少粉呢!
“不够。”余抒成道。
“啊?”毛榕泪眼迷蒙地看他。
余抒成亲了亲他通红的鼻尖,又亲了亲他湿润的眼角。
“一次怎么够,我要上你一辈子。”

 

标记番外
毛榕情急之下答应余抒成三个条件,第一个还算容易达成,既然答应谈恋爱了,总不能老赶人家走不是?
第二个就卡壳了。
草长莺飞时节,毛榕迎来今年的第二次发情期,余抒成推掉工作来陪他,亮晶晶的瞳孔里一只写着“标”,一只写着“记”,宛如一头饿狼,舔着爪子等待大餐。
毛榕做了一个月的心理建设,本来想得好好的,眼一闭一睁不就过去了嘛?可事到临头,他还是怕得要命,攥着余抒成衣襟的手抖得跟得了帕金森似的。
余抒成握着他的手贴在唇边亲了亲:“宝贝别害怕,不疼的。”
毛榕声音也发抖:“我不信……”
小时候打针护士姐姐也说不疼的,结果疼得要命好吗!
“要是疼了就叫我,我立刻停下。”余抒成说。
这话就跟“我就蹭蹭不进去”一样假透了,毛榕怀疑地打量他。
余抒成为显示自己的诚心,把前戏做足,一边脱衣服一边亲,誓要让毛榕觉得舒服了再继续往下进行。
最后大手剥掉他的内裤,白嫩嫩的omega玉体横陈,余抒成耐着性子从嘴唇到脖子再到胸膛和腰侧,一路又舔又吮,到大腿根处还坏心眼地用牙齿磨了两下,omega秀气的那一根几乎立刻颤巍巍地站了起来。
毛榕伸手下去摸,半道上被余抒成按住,拐了个弯放在自己坚硬如铁的性器上:“宝贝你摸这个。”
年轻alpha那东西大得要命,毛榕一只手都没法将茎身握住,吓得直往后缩:“太大了……不要了,不要。”
余抒成被夸大,心情很好,捏了一下他的鼻头,笑说:“再大你也吃得下去。”
毛榕脑中冷不丁飘过“黑洞受”这个不明来历的词语。
然后,像小嘴一样一张一合的洞洞就把alpha火热粗长的那一根慢慢吞了进去。
毛榕感觉自己整个人都要被捅穿了,腿根都在打颤,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知道这次要被标记的关系,感觉那埋在身体里的东西都跟之前不一样,更粗,还更硬,像根烧红的铁棍。
余抒成掰着毛榕的腿架到肩上,这小猫整天说自己老了老了,这副身体明明软得很,什么姿势都摆得出来,简直让人爱不释手。
等他适应了,就开始慢慢地动,毛榕一双小腿被撞得前后摇晃,圆润的脚趾紧张地往里蜷缩,咬着下唇哼哼唧唧。
“舒不舒服?还是大好吧?”余抒成加快挺腰的速度,次次都毫无保留地把整根硕大都推进去,黏糊糊的穴口紧紧包裹着他的性器,里头又湿又热,舒爽感从下面直窜脑门,让他忍不住喟叹出声。
毛榕也舒服,抑制不住的呻吟从喉咙里往外冒,被擒着腰干了数十下,他就咬不住嘴唇了,张着嘴巴小声地跟随alpha挺动的频率叫唤。
“啊……嗯……慢点……唔……”
毛榕叫得动听,每个字都拖很长,像在唱歌,余抒成听得上头,拖着他的小屁股让他下半身悬空,一鼓作气就是一顿狂风骤雨的猛顶。
毛榕吓坏了,出汗的腿从他肩头上滑下来,软绵绵地夹住alpha精瘦的腰,被顶得曲不成调地叫唤,余抒成让他叫得头皮发麻,就着这姿势拍了一下他的屁股:“小浪货。”
小浪货毛榕嗔怒地瞪了他一眼,面颊绯红,腰快扭出花儿来,不服气地否认:“你……你才……啊……浪!”
余抒成速度不减,两人相连的下体撞得啪啪作响,又抽插了会儿,突然慢下来,把性器留在里面慢慢往深处探索,胳膊撑在毛榕上方喘着气说:“那……大浪货可以进去吗?”
被比茎身还要灼烫几倍的圆头抵在生殖腔口的陌生感觉,让毛榕本能地往后缩。余抒成擒着他的腰不让他退,还把他往自己性器上送,嘴上诱惑道:“可以吗?会更舒服的。”
毛榕半信半疑,红着眼角看他:“你,你怎么知道,你又不是omega。”
“不信?不信咱们试试。”余抒成趴下来从背后扣住毛榕的肩膀,腰胯使力,下身就往更深的地方钻。
发情期omega的生殖腔比平时柔软湿滑,很轻易地接纳了破门而入的硬物前端。毛榕那处是第一次被进入,里面紧得厉害,一股热液从生殖腔深处喷涌出来的同时,余抒成还没来得及感受龟头被冲刷挤压的快感,只听哇的一声,毛榕嚎哭起来。
“疼,啊疼……出去,你出去出去!”两条小细腿在身侧乱蹬,余抒成按压着他让他使不上力,毛榕整个人抖得厉害,呼吸都乱了节奏,刚才动听的叫床声也不见了,只剩尖叫和凌乱的喘息。
余抒成亲吻他的侧脸,安慰道:“乖,我不动,一会儿就不疼了。”
毛榕越是觉得疼就越紧张,越紧张就越无法放松,被一根巨粗的棍强硬劈成两半的可怕念头让他整个人都不好了,用脚后跟疯狂地踢余抒成的后背:“我不要,疼啊,疼,啊……出去出去出去!”
他的手在枕边到处摸,摸到手机哆哆嗦嗦地翻电话,眼泪模糊视线,看不清楚号码,手上又有汗,好半天没按准拨通,哭得更加凄惨,一边哭一边喊:“妈妈救命……榕榕要死了……救命,呜……”
余抒成:“……”
这种情况下还能干得下去那就真禽兽不如了。
余抒成把还硬着的性器退了出来,把毛榕的腿放平,认命地用纸巾给他擦眼泪。
毛榕缓了十分钟就不哭了,余抒成拿温水来喂他,他别扭地别开脸,余抒成就把杯子放在床边上,帮他盖好被子,出去了。
毛榕哭得脑袋晕,干脆闭上眼睛睡了一觉。
醒来时天已经黑了,他坐起身,手探下去摸了摸后面,仔细回想了一下,其实刚才并不是很疼,之所以那么怕,主要还是他自己吓自己,就跟小时候打针一样,护士刚把针头亮出来,他就开始酝酿眼泪了。
屋里很安静,毛榕不知道余抒成还在不在,慢吞吞把睡衣睡裤穿上,出去时客厅和厨房亮着灯,他蹑手蹑脚摸到厨房门口往里看,余抒成赤着上身站在灶台前,动作生疏地用勺子在锅里搅和。
锅里是他带来的老母鸡。
他记着毛榕妈说过omega发情期身体虚弱,需要进补,早早掐着时间让助理买好了,还提前跟毛榕妈讨教了制作方法。
毛榕鼻子一抽,上前从后面搂住余抒成的腰,讷讷地问:“你冷不冷啊?”
余抒成早就知道有只傻猫在门口,他故意假装不知道,想看看毛榕意欲何为,没想到凭空get一个拥抱,当即就有点懵。
“不冷啊。怎么了?”
此时的毛榕满心愧疚,他一个omega都知道这种事中途被打断多难受,何况余抒成是个年轻气盛的alpha呢?他一喊疼,余抒成就立刻停止,不仅没气得摔门而去,还留下来照顾他。
毛榕蹭了蹭他宽阔的背,心想,这么好的小Jerry,怎么会喜欢上这么个乏善可陈的老Tom?还把他当宝贝?
他带着哭腔,脱口而出道:“你是不是傻啊?”
余抒成:“……”

发情期接下来的几天,傻余抒成尽职尽责地陪着毛榕做运动,却再没提过标记的事,好几次毛榕想问都不知道如何开口,一来觉得自己食言理亏,二来还是有点怕。
就一点点。
之后毛榕在网上买了本参考书,捂着眼睛从指缝里看书上的图解,把alpha标记omega的过程研究了个透彻,真正做到心里有数,不打无准备的仗。
怀着紧张的心情等到下一个发情期,毛榕这天收工回来先去菜场买了猪腰子,到家还换了身干净衣服,镜子里的人脸颊飘红,娇羞的眼神中带着点期待。
……就一点点。
他把汤炖上,等啊等啊,过了八点,喝汤的人还没来。
毛榕在屋里来回踱了几圈,第N次按亮手机,没有短信也没有来电。
他习惯了等余抒成主动来联系他,这会儿实在等不住,拨通了他的电话。
没人接,再打一遍,还是没人接。
发情期的omega比平日里更加多愁善感,瞬间什么乱七八糟念头都冒出来了——
他是不是不过来了?
他最近好像很忙,是不是没时间?
还是忘了我发情期?
还是……因为我迟迟不给标记,不想跟我好了?
最后一个猜测让毛榕浑身一个激灵,他拿起外套就往外跑。
走到楼梯口,迎面撞上一个人。
“去哪儿?发情期还到处乱跑?”余抒成皱着眉,敞开风衣把人裹住,搂着往楼道里推,“不是让你在家等我吗,怎么不听话?”
毛榕缩在他衣服里不吱声。
最后是被余抒成抱回到家里,把人放在沙发上,脑袋从衣服里放出来,才看到一张泫然欲泣的小脸。
余抒成紧张地问:“出什么事了?”
“我以为,以为你不要我了。”毛榕用手背捂着眼睛说。
余抒成叹了口气:“今天录制延迟,过来的路上碰上车祸……”
毛榕立刻跳起来:“车祸?让我看看。”
余抒成由着他检查,道:“没事,普通的追尾,路给封了,我怕你等得着急,下车跑过来的,半路上才想起忘了带手机。”
“那你就别过来了,多危险啊。”毛榕皱眉道。
余抒成抱着他,用自己的鼻尖蹭他湿漉漉的鼻尖:“我能不过来吗?不过来我的宝贝岂不是要把眼泪哭干了?”
毛榕难得不躲闪,迎着他的目光:“以后先顾着自己的安全,我,我可以照顾好自己。”
“那不行,”余抒成道,“找到你之后,我就对自己发誓,从今往后要对你好,好到没有人比我对你更好,这样你就不会再舍得离开我了。”
吧嗒,毛榕的眼泪说掉就掉。
余抒成慌了神:“怎么还真哭上了?好了不哭不哭,喝点鸡汤……诶鸡也被我忘在车上了,手机借我用一下。”
毛榕按住他拿手机的手。
余抒成疑惑地看他。
毛榕也看着他,支支吾吾道:“现在……现在,咱们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余抒成在他黏糊又专注眼神的注视下,几乎立刻就硬了。他确定了毛榕的意思,急吼吼就去脱毛榕的衣服,三下五除二扒个精光,埋头在他白嫩的身体上又亲又吮,毛榕的身体很快就软了下来,意乱情迷地回应余抒成,胳膊和腿像几条柔软蛇,缠绕攀附在他身上。
发情期omega的后面自动分泌黏滑液体,余抒成摸过去的时候,整个臀缝里都湿答答的,他在毛榕耳边笑道:“这么多水,刚才没哭干啊?”
毛榕情欲上头也顾不得害臊,撅着屁股往前送了送:“快点。”
余抒成拍了一下他的臀肉:“快点干什么?”
毛榕顺着他的话重复:“快点干……”
“干什么?”余抒成不依不饶。
“干……干我。”最后一个字只剩气音,余抒成还是听见了。
他解开腰带,拉开拉链,直接干了进去。
毛榕仰起脖子“啊”了一声,挺了挺胸膛,抓着余抒成的胳膊喘气。
alpha的那东西还是太大,软嫩的甬道被这样粗暴地一捅到底,再多水也受不住。
可毛榕甘之如饴,努力放松后穴来适应那粗长硬物的入侵,主动抬高屁股,试图把那东西吞得更深。
余抒成哪里见过毛榕在床上这么主动,被勾得眼睛都红了,掰着他的腿就是一顿快而深的抽插,直干得那红润的小穴泛着滋滋水声,从里面冒出来的淫液碰得两人下半身都是,连那不断进出的硬物表面都好似被附上一层亮亮的水膜,随着抽出再捅入的动作,穴口的媚肉翻进翻出,每一次出来都带着淋漓的汁水,掉在沙发上,砸出一个个深色的水印。
“快点,再快点……啊……深一点,还要……”毛榕彻底放飞自我,在余抒成身下呻吟不断,双腿环住他的腰,身体大开任他驰骋。
两个人上床的次数两只手数不过来,可毛榕在床上这么放荡坦诚还是第一次,余抒成得到鼓舞,立刻不再收敛实力,把人翻过来跪趴着,掰开臀瓣插进去,耸腰就是一顿猛肏,直把那雪白得臀尖拍得通红,淫靡的拍打声伴着粘腻的水声,毛榕觉得自己的魂都要被顶飞了。
“这样,舒服舒服……够不够深?……还要更深吗?”余抒成嘴上问着,下身一刻没停地打桩。
就这么干了十几分钟,把依旧烫手的性器拔了出来,龟头在熟软的穴口来回蹭里面溢出来的水液,毛榕扭着腰哼哼,见他迟迟不进来,咬着唇扭头问:“干嘛不进来……啊——”
那柄凶器毫无预兆地冲了进去,穴里的软肉争先恐后地迎上来将他团团裹住,这一下进得极深,碰到甬道最深处那块凹陷。
余抒成心知那是生殖腔入口,忙要往后退,毛榕突然腾出一只手回头抓住他的胳膊:“别退,进来。”
余抒成深吸一口气,浑身的毛孔都炸开了:“榕榕,你说什么?”
“进来……进来……”毛榕重复念着。
“进去做什么?”余抒成问。
毛榕压低肩膀,把屁股撅得更高,侧着脸泪眼朦胧地看他,献祭似的:“标……标记我。”
余抒成狠狠咬着后槽牙:“你再想想,不要后悔,待会儿真进去了,就算让我停,我也不会停的。”
毛榕颤抖着点头,舔了舔下唇:“不停,标记我,我要你。”
顷刻间,压抑多时的欲望呼啸挣开桎梏,迅速在体内燃成燎原大火,余抒成再也无法忍耐,将两片臀瓣掰得更开,又凶又急地往里顶。
“呃……”还是有些疼的,毛榕鲜明地感觉到有个粗大的东西破开身体里紧闭的一扇门,不由分说挤了进来,同时被堵在里面多时的热液奔涌而出,一时间说不清害怕和舒爽那个更多。
余抒成怕毛榕难受,戳开生殖腔两片软肉挤开后,在里面缓缓顶动,等毛榕调整好呼吸,才大开大合地一下重似一下,每次都顶进那个高热的腔道,让深处隐秘的小嘴接纳自己的欲望。
毛榕渐渐体会到被插生殖腔的妙处,后入的体位让余抒成的性器进得极深,腔内的敏感程度几乎是甬道里的翻倍,酥麻的感觉从那处放射状蔓延全身,没多久他就颤抖着射了出来。
余抒成也舒服极了,恨不能死在这小omega的销魂洞里。他拖住毛榕的身体,把发泄过一次已经无力动弹的他扶起来,从背后抱住,汗涔涔的胸背紧贴着摩擦,毛榕无处安放的一条胳膊绕到后面,勾住余抒成的脖子,随着他的肏弄摇晃,半眯着眼睛扭头索吻:“要……要亲亲……”
余抒成哪会拒绝,立刻封住那双鲜嫩欲滴的小嘴,吻得毛榕嗯嗯啊啊地闷吟,里头的水流得更厉害了。
余抒成低笑一声,拍了拍他的屁股:“发大水了?”
毛榕哼唧唧扭头,耳廓和耳垂都红透了。
余抒成爱极了他这副既羞涩又勾人的模样,抱着他自下而上疯狂抽动,毛榕早就跪不住了,屁股很随惯性往下坐,使得在体内肆虐的那根粗棍每一次都能顶进生殖腔最深的地方,窄小的腔口都被他磨得又麻又痒。
毛榕向后仰倒在余抒成肩窝里,什么廉耻心,什么矜持,尽数抛到脑后,张开嘴巴放肆淫叫,无意识流出来的口水顺着嘴角蜿蜒而下。
不知过了多久,久到毛榕的意识都被撞得支离破碎,余抒成猛地提速,如同卯足力气进攻的狼,凶狠地折腾他,毛榕口中的声音由呻吟转为哭喊,身体抖得像风中落叶。
他知道要发生什么了,他会被身后这头狼占有,然后此生为他一人臣服。
他一点也不后悔。
最后一下,余抒成已经胀大到青筋毕露的性器重重插进生殖腔,顶在深处迅速胀大,性器后端的结卡在穴口,让猎物无法逃离。
毛榕体内被撑得满满当当,一粒沙子也融不进,他睁大眼睛,仰着脖子,却发不出一丝声音。
余抒成目光凶狠,低吼一声,犬齿咬开毛榕颈侧细嫩的皮肉,随着腺体中香甜的omega信息素喷涌出来,下面终于开始射精,胀大到极致的性器完全被容纳在温暖的穴内,龟头被生殖腔紧紧含住,精液无一例外全部射进omega隐蔽的生殖腔深处。
alpha成结后射精量极大,毛榕被一双铁臂死死圈在怀里,身体只能随着灼烫液体一股一股的射入抽搐不已,此时脖子上破开皮肉的疼痛,不过是被蚊子咬了一口的程度,早就淹没在肉体和心灵完全交融的快感的洪流中了。

事后,余抒成让毛榕趴在自己身上,终于有了一种“这个omega属于我”的踏实感。
毛榕哑着嗓子说脖子疼,下面也疼,赖在他身上不肯下去。
余抒成用手指拨弄他的头发,从脑后摸到额前,毛榕躲不开,张开嘴咬他的手,留下两排牙印,跟他脖子后面一模一样。
余抒成不由失笑,这坏猫真是一点便宜也不让别人多占。
“喂。”毛榕趴在他胸口唤道。
“嗯?”
毛榕瓮声瓮气地说:“我好像……喜欢上你了。”
“嗯,我也爱你。”余抒成说。
毛榕抬起头看他:“你不生气吗?”
余抒成勾起唇角:“我为什么要生气?本来就是我先喜欢你,我追的你,这种事没法讲究先来后到。”
毛榕放心了,又埋回去,听着他胸膛里沉稳的心跳声,说:“我会对你好……会越来越喜欢你的。”
听起来像在给自己下达任务,但余抒成知道让面对感情习惯犹豫和退缩的人说出这样的话,已经是用尽所有勇气的承诺了。
他也承诺道:“我会让你越来越喜欢我。以后的每一天,你都会越来越爱我。”
毛榕哼哼一声,似乎不满alpha的自大。刚经过一番剧烈运动,身体疲劳得很,他打了个哈欠,呢喃道:“我,我很快就会超过你……”
余抒成笑出声来,胸腔共鸣身体直抖,毛榕吧唧吧唧嘴,不满地捏了一把他的腰,示意他不准乱动。
余抒成把昏睡的毛榕从身上弄下来,裹着毯子抱到床上,蹲在床边观察他的睡颜。
小omega总说自己不好看,殊不知无论他什么样子、什么表情,他的alpha永远都看不够。
睡梦中的毛榕闻到信息素味道,下意识往余抒成这边靠,余抒成也爬上床,把他揽进怀里。
他身上有他的味道,天造地设般地交融在一起。
余抒成摸了摸毛榕的脸,低声道:“傻瓜,我爱得比你早,无论何时,你都不会比我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