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痕迹

Work Text:

同欧阳少恭的蓬莱一战,百里屠苏毫无悬念的落败了。
魂魄化作青烟缕缕飘散,肉体渐成紫黑,白骨破出,眼看百里屠苏就要消失在世间,同欧阳少恭重归一体。
令欧阳少恭始料未及的是,百里屠苏的心脏一直在跳动,肉身已经出现了阵阵依稀可闻的腐臭,只余一颗通红火热的心脏还在发出砰砰砰的声音,甚而越来越响。
“不曾想你竟也有这般执念,看在你为我饲养半身的份上,就让你完成最后的心愿吧。”
魂魄又重新被送回了屠苏体内,腐烂的肉身恢复原貌,百里屠苏讷讷吐出两字“师尊”
人之将死,心中所思的便是最放不下。
欧阳少恭一刹那间有些错愕,转瞬便好似心花怒放,他斜睨百里屠苏,眼中夹杂了些赞许,“你竟然也是个如此离经叛道之人,我原本还以为你定是放不下那位娇俏可人的晴雪姑娘,没想到……不愧是我的半身,那就让我帮你一把,也答谢你为我饲养半身和焚寂多年。”
欧阳少恭说完,转身甩袖而去,余下一串诡异的笑声,让屠苏觉得毛骨悚然。
欧阳少恭虽是转身离开了,百里屠苏却知绝没有这么简单。
他说给他一个机会……
师尊……

入夜,天墉城越显清冷寂静。
百里屠苏没有招呼任何人,悄无声息来到了一根木柱后,肆无忌惮窥视着他的师尊。
已是深夜,紫胤身着亵衣,外面只披了一件素白袍子,今日恰是十六月圆的日子,紫胤立于月光下,仿佛随时就会化仙。
屠苏看够了,才轻声走出,他从身后搂住了紫胤,身量比紫胤已经高了些许,所以他不能像小时候一般把脸贴在紫胤背上,欣喜的是,他可以直接蹭蹭紫胤的脸颊了,他小时候一直想碰一碰师尊的脸,但从来没敢真的执行过。
紫胤被搂上时一瞬受到惊吓,但立马意识到是熟悉的气息,不禁放松了下来。
“屠苏,你……自由了。”
他以为百里屠苏战胜了欧阳少恭,他可以不再受焚寂煞气之苦,不再需要被禁锢在天墉城。
百里屠苏却一言不发。
他不知从何说起。
紫胤感到有些怪异,屠苏并不答他,只是不停的蹭着他的脸,像撒娇的小动物一样。
他想看看屠苏现在什么样,或许受了很重的伤,于是他试图拉开屠苏箍在他腰间的手臂,然而,无论他怎么用力,竟然拉不开,自然紫胤不忍施加仙力来拉开屠苏也是一个原因了。
突然,紫胤一个趔趄,竟是被百里屠苏拦腰抱了起来。
又在极短的时间里被抱进了里屋。
紫胤察觉到不对劲,从百里屠苏怀里挣扎下地,他起先以为屠苏只是像孩提时撒娇,经历了生死之战后,心里一瞬变得脆弱是正常的。
他这时才清楚看到百里屠苏的样子。
他的身体上没有一点受伤的痕迹,切脉后发现连内伤都没有,看起来就跟去蓬莱之前那天一样,唯一同常人不一样的就是惨白的一张脸。
“屠苏,你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我去了蓬莱,和欧阳少恭打了一架。”
“然后呢?你的伤在哪?”紫胤越想越觉得不安。
“我死了。”
“……”
“但我的心还在跳动,你知道为什么吗?师尊。”
他一步步向紫胤逼近,将紫胤迫到门边,顺手推上了木门。
“你知道为什么吗?”
他一把按住紫胤,没等紫胤回答,直接用自己的唇堵住了紫胤的口。
紫胤手上施力,想要推开这个罔顾纲常,犯上的徒儿。手刚伸出就被百里屠苏捏住,放在了头顶。
他撤开一些距离,在紫胤耳边说,“不知为何,弟子身体里好像有无尽的力量,感觉师尊要降不住弟子了呢。”说完舔了舔紫胤的耳垂。
不等紫胤从震惊中回过神,他又含住了紫胤的嘴唇,师尊的唇,红润得像桃花,有点小小的弧度,即使不笑的时候,单单看那唇,也是柔和的。
他轻轻舔过紫胤的嘴唇,然后用舌头强行撬开,伸进去,紧紧的缠上紫胤的小舌。
他亲吻的太激烈,来不及吞咽的口水从嘴角流下来,分开时两人均是剧烈的喘息,中间一根银丝还顽固的连接着两人。
“师尊,你这样子看起来,真是艳丽。”
紫胤被制住,反抗无能,痛心不已。他极少让情绪形诸于色,此时也不过说一句“孽徒”。
自己做的这一切在师尊看来不过就是堪不破执念的小打小闹。
什么时候才能让师尊为自己流露出更多的情绪呢?
对自己,师尊永远要么是一副悲天悯人的仙人样,要么是看孩子的慈祥样。
什么时候自己对师尊而言才是百里屠苏这个个体呢?
屠苏心上一阵悲伤。
最后一次机会了。
他再次不管不顾撅住紫胤的嘴唇,粘腻的亲吻好似最真诚的情人。
他的手不再规矩,扯下紫胤的腰封扎住双手,然后一手在紫胤后背游走,另一手向亵裤里滑去。
紫胤从未被人碰过那处,屠苏的手又极为冰凉,接触到的一刻禁不住颤了一下。
百里屠苏感受到这一颤,便愈是变本加厉,他先是用手指试探下紫胤的柱体,意料之中这次没有任何反应。于是,他立刻用整只手掌握住,不等紫胤反应,快速脱下了紫胤的亵裤,他蹲下身,用嘴试探性吹了口气,再伸舌舔了舔,仿佛尝什么美味的食物,从柱身到柱头,不放过任何一个褶皱,最后他用嘴包裹住紫胤的柱身,用尽浑身解数。
紫胤开始感觉身体有了些异样,火从小腹烧起,渐成燎原之势,他用力咬住嘴唇,生怕发出一点不应有的声音,仿佛只要他没给出反应,百里屠苏就没犯这欺师灭祖的罪过。
在紫胤到达顶点前百里屠苏停了下来,他望了望此时的紫胤,紫胤虽然没发出任何声音,但他的脸已经变得嫣红,胸膛剧烈的上下起伏,汗珠从额角滑落,淌入里衣。
平时的紫胤是高高在上的仙人,像冰雪一般不近人情,此时的紫胤尽管好似融化了些,到底还是高贵的。
完全融化了是什么样呢?
百里屠苏又重新开始对付紫胤的下身,这次他没再继续照顾紫胤的柱体,放着即将到达顶点的紫胤,转战到了身后的小丘。
紫胤的大腿根部被他舔舐得湿漉漉的,那个一吸一合的地方也变得有些湿漉漉的,百里屠苏送进一根手指,在小穴四周按了按,又将那根手指送到紫胤嘴边,紫胤震惊的看了他一眼,迅速扭头,还是被百里屠苏捏住嘴,将手指送到了他嘴里。
“师尊,自己的味道怎么样?”
“孽徒。”
“师尊最好想想还可以怎么骂弟子?因为,弟子接下来要做的事更混账呢。”
他用手指探进紫胤的小穴,一根,两根,三根。
突然,紫胤腿一软,竟然直接扶着他坐在了地上。
屠苏眼睛一亮,知道自己找到了地方。
他托着紫胤站立起来,让紫胤靠着门,他扶起紫胤一条腿,将下身那个快炸裂的地方送到了紫胤体内,他用上法力,直接催开了紫胤的上衣,于是紫胤整个身体暴露在他眼前。
好像饿了许久的野兽,他口齿并用,从紫胤的脖颈开始啃咬,吮吻,誓要在紫胤全身种下他百里屠苏的痕迹。
“师尊,你好美。”
紫胤已经没有力气回应他,百里屠苏在他体内一下比一下更用力的挞伐,已令他无力招架,只能紧紧搂住屠苏的脖子,才能保证自己不摔下去。
粗重的喘息声和肉体拍打的声音充耳可闻。
“师尊,好舒服,你夹的我好紧”
“师尊,我舒服得要死掉了。”
“师尊……”
“师尊……”
每叫一声师尊,紫胤就觉得自己更加敏感,有时像飘在云端,有时又像溺于深海,他禁不住呻吟出声,听在屠苏耳中,就好像两人真是爱侣在做爱做的事,于是,他更加用力,找准紫胤最有感觉的那个点,一遍又一遍刺激着他。
两人的第一次很快的释放了出来。
屠苏不满足,将紫胤打横抱上了床榻,自己立即覆身而上,抚摸了几下紫胤敏感的身子,又把下身送进了紫胤的身体,迅速抽动起来。
这场情事一直持续到天边泛白,紫胤被接连不断的快感折磨得精疲力竭,几次昏过去又被百里屠苏激烈的动作刺激得醒过来。
最后,除了不断得被拉进一次又一次的情潮,紫胤唯一记得的就是百里屠苏充满着血丝和泪水的双眼。
第二日,对许多人来说世界一成不变,但对紫胤来说,变成了没有百里屠苏的世界。
最后一次的时候,他强行让紫胤清醒过来,眼睛里藏着触目惊心的爱意和诀别,他轻柔的用鼻子蹭蹭紫胤的鼻尖,然后在紫胤唇边印下一个轻得仿佛不存在的吻,缓缓诉说着情语。
“师尊,我知道您是仙人,您会活许多许多年,时间很可怕的呀,我到现在都已经记不得我娘想什么样子了呢,”他说着自嘲的笑了笑,“您是仙人,记性或许比我们这些凡人要好一些吧”
“屠苏”紫胤想说点什么,但被制止。
“但总有一天师尊会忘了我吧”
“师尊那么悲天悯人,说不定还会有下一个韩云溪被师尊捡回来”
“所以,师尊,您明白吗?”
“我想做您唯一的百里屠苏”
一声鸡鸣打破了寂静。
晨光掀开房内的黑帘,烛泪积了一座小山。
紫胤静静坐在床头,身上还残留着百里屠苏的痕迹,空气中却已经任何气息都找不见了。他只是搂着百里屠苏的白骨,一直一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