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渣攻软萌受13

Work Text:

  过去月余,齐衡终于养好伤。
          回到齐国公府,郡主和齐国公一起匆匆来着齐衡。夫妻俩看见齐衡脖子上的白巾,齐齐变了脸色,抱住齐衡痛哭:“你这孩子,不过是被免了官。哪里需要你去寻死?你十天半月不回来,可把你娘老子给急死了。你可算是回来了。”
         齐衡看着父母亲发上白丝,深深后悔自己的不孝。自己寻死时,完全将父母亲抛诸脑后。自己是齐府唯一的子嗣,父母唯一的血脉,自己一死了之,却留下父母无人养老。
          齐衡跪下磕头,“是儿子不孝,让父亲母亲担心了。我日后一定好好照顾自己,不让您们担心受累。”
         群主忙扶起他,擦着眼角泪花,点头笑道,“那就好,我看你经历一事,却是长大不少。果然你父亲说得对,我们再是嘱咐,你不自己淌一淌浑水,是无论如何也不会明白的。”
       
       正说话间,申大娘子来了,她步履从容,匆匆站定,却也不敢离齐衡太近,“官人你回来了,那就好。父亲母亲着实担忧,食不下咽。你回来了,父亲母亲也能睡个好觉了 。”
       齐衡看着申氏呼吸急促,不由有些歉疚,但两人确实生疏,只能牵起嘴角,“是。也烦你记挂。”
       申氏难道见齐衡对自己有个笑脸,受宠若惊,“啊,啊,是。不,不……我知道官人你会没事的。一定平安归来。”
         齐衡看着申氏局促的样子,突然有些怜惜申氏,申氏也是可怜人。自己心灰意冷下娶了申氏,却从未对她有过好脸色。虽然未曾打骂,却也是冷若冰霜。
        齐衡忽觉,自己亏欠的人太多了。
        
       忽然外面来报,说是顾候爷要请小公爷出去见面。
       齐国公难得有些着急,“怎么你刚回来就又要出去?”
       齐衡本想拒绝,今日就在家陪陪父母妻子。
       却听郡主道:“你就让他去吧。你这次顶撞管家,顾廷烨却没有落井下石。实在是深明大义。你往日里没少得罪他,给他找了多少麻烦,这次可要把握好机会,和他化干戈为玉帛。”
        齐衡知道母亲是为自己着想,但自己和顾廷烨刚刚分开没有一刻钟。顾廷烨哪里是要与自己交谈,恐怕是憋着劲要收拾自己。
      齐国公连说正是,申氏也说是个好时机。三人都劝说他应了顾廷烨的邀约。这下齐衡想拒绝也没了理由,只能又匆匆出了门。

    

          顾廷烨没说两人在哪里见面,但齐衡驾轻就熟,哪里不知道他要干什么,直接就到了白家茶楼。
          齐衡进去时,顾廷烨已经喝起了茶。
          顾廷烨抬头打量他,见他额头青了一块,知道他一定磕过头,“回去一趟,想明白了吗?”
        齐衡点头,“明白了。我肩负着一家的责任。不能总是意气用事。”
          顾廷烨说:“明白就好。你知道该怎么做。”
          齐衡走到他身边跪下,“你是故意放我回一趟家?”
          顾廷烨品着香茗, “不错。我知道,你也犟得很,打你也打不服,不会听我话。还不如你父母抱着你哭一场管用。”顾廷烨轻笑,“我还是那天从明兰身上学来的。我打得你没脸,她一句话却把你哄好了。我是看明白了,你就是吃软不吃硬。”
          齐衡心里翻白眼,“那你又把我叫回来干什么?难道也要抱着我哭一场。”
         顾廷烨拿手指戳他额头,“你倒是想得美,我是要你哭。”
        齐衡额头磕青了一块,捂着额头控诉道,“别再动我脸了,这段时间我得回家陪着父母。”
        顾廷烨点头,“还有你的小妻子。是该让她有个孩子了。也对人家上点心。”
        齐衡低头“嗯”了一声,“我会的。”
        顾廷烨拍拍大腿,“行了,这次我下手轻点,省得让你新娘子看见。”
         齐衡脸红,退下裤子,将衣袍下摆拉到胸前,自觉趴到顾廷烨大腿上,“你就不能不打了。我都想明白了。”
         顾廷烨拍拍齐衡脑袋,“我要是不收拾你收拾得紧,你早就不知道闯多少祸,死多少回。你这次是长教训了,但是你就从来没有记住过。”
         顾廷烨重重打在齐衡臀上,“疼痛有助于记忆。我必须得让你记住教训。”
        顾廷烨盘腿坐在毛毡上,齐衡趴在顾廷烨怀里,满满都是顾廷烨身上的气味。
       齐衡脸上微晕,“你打了我这么多次,我也没见着什么长进,你还是多唠叨我管用。”
         顾廷烨巴掌一直没断,却听齐衡还有功夫讨价还价,不满道,“我是没打疼你吗?”
        顾廷烨换了藤条,挥了两鞭。
         齐衡难耐地动动腿,藤条打人确实疼得多。
         顾廷烨满意极力,“你看你就是欠揍。打你轻了,你就登鼻子上脸。我要是不打你,你就得爬我头上去。”
        藤条不断落下,齐衡难耐地哼哼。
       顾廷烨说着就想起来,自己已经被齐衡爬到了头上,“我都险些忘了,你竟敢拿鞭子抽我,你真是能耐了啊。”
         齐衡感觉藤条更疼了两分,紧紧抱着顾廷烨的劲腰,狡辩道,“是明兰要我打的。你都愿意让她打,我打两下怎么了?”
         顾廷烨抬高手臂,极重的两下,两条鲜红色杠子出现在齐衡臀上。
       齐衡呲牙咧嘴,“疼疼,你说了轻点的。”
       顾廷烨训斥,“明兰是我明媒正娶的妻子,你是我侄儿,我是你二叔。她打我那是情.趣,我打你是天经地义,你打我那是狗胆包天。你还有理了你。”
        顾廷烨狠狠抽打。
        齐衡疼得用拳头敲打顾廷烨,“你轻点,轻点。别让申氏看出来了。”
         顾廷烨骤然停手,抱着齐衡上半.身,看着他的眼睛,“你真要与他圆房?”
          齐衡垂眸,“你不也说了吗?很早之前你就让我早要孩子。”
            顾廷烨知道齐衡是独子,必须留下子嗣。半晌,顾廷烨叹口气,“也罢,早晚都要生。”
            顾廷烨让齐衡起来,“不打了。饶你一次。快点生了孩子,我一定把你屁.股抽烂。”
              齐衡哼哼唧唧地揉着屁股,“我才不怕你,你打我厉害了,我就告诉明兰。让她揍你。”
             顾廷烨挑眉,“你要有脸说,我倒也不介意。”,顾廷烨看他衣袍下露出的白皙大腿,着实赏心悦目,齐衡在自己面前揉着自己屁股,毫无顾忌,半点不害臊。
             顾廷烨眼眸微眯,将齐衡抱起放在身前。
             齐衡忙抱着顾廷烨脖子,“你干什么?”
             顾廷烨把他双腿打开,对他说,“给我解开腰带。”
              齐衡明白了他的意思,垂眸解开顾廷烨腰带。齐衡入眼就是狭窄腰腹,腹肌排排分明。齐衡视线顺着腹线往下,伸手解开裤子,那住那物,轻轻缕了两把。
              顾廷烨说,“你要圆房,反正后面用不到。我多用用,你也该没意见。” 
              齐衡轻轻“嗯”了一声,双腿用力,环住顾廷烨劲腰,“你扶起来。我试试。”
              顾廷烨扶着那物,让它冲上,齐衡慢慢坐了下了。
              齐衡蹙眉,难耐地动动,“二叔……这是二叔该干的吗?” 
              顾廷烨舒服得呻吟,呼吸急促,“那这是侄儿该干的吗?”
              齐衡搂着顾廷烨的脖子,“我告诉你,你要是不让我打你,我就不让.你.上.我。”
             顾廷烨掐住齐衡红肿的.屁.股.,将他托起又落下,“我还是打你打得轻。”
             齐衡觉得自己要被穿透,呼呼喘着热气,“我不管,有本事……你就别碰我。”
             顾廷烨把他压在地上,加速顶弄,“那就看你胆量了,不怕我打断你腿,你尽管试试。”
            齐衡被顶得说不出话来,艰难攀上高峰。
            顾廷烨不管齐衡已经过去,依旧卖力。
             齐衡难受得紧,又得不到顾廷烨的应承,心中气愤,当下用力紧缩,顾廷烨受力不住,生射出来。
            顾廷烨被迫射.精.,怒吼一声,“臭小子!”,抬起齐衡双腿,啪.啪.抽了齐衡屁股两掌。
         齐衡被倒提,哪里愿意。双腿一使劲,从顾廷烨手里逃脱,还蹬了顾廷烨两脚。
          顾廷烨目瞪口呆,齐衡活像只小野猫,齐衡什么时候长脾气了。
          齐衡却不管不顾气呼呼的扭过头去。
          顾廷烨看他两颊生晕,手指却在哆嗦,不由失笑,“我还以为你终于长本事了,没想到还是外强中干 哈哈哈哈。”
          齐衡心里正打鼓,自己也心虚,谁知道被顾廷烨一眼看破。生怕挨揍,齐衡抱头,立刻承认错误,“我也是不小心,不是故意的。”
          顾廷烨却放过了他,“我懒得跟你计较了。别老惦记着打我,把自己管好了。我也就不打你了。”
          齐衡悻悻拿下手来,有些不好意思,“我知道了。”

        顾廷烨敞着衣裳,半躺在榻上,看着齐衡擦身穿衣。
        齐衡要走,顾廷烨叫住他,“你们今晚圆房。”
        齐衡背对顾廷烨,说,“是。”
        顾廷烨说,“你回来,我给你个礼物。”
        齐衡过来,顾廷烨伸手从齐衡衣服里钻进去,将一件物饰塞.进齐衡身体。
        齐衡觉得冰冰凉凉,“是什么?”
        顾廷烨说,“长命锁。今晚就让它在里面呆着,我要你和别人上床时,也要想着我。”
        齐衡觉得顾廷烨有病,直接挥袖揍人。
        顾廷烨看着他身影消失,轻笑一声,一杯清茶下肚,只觉茶味悠长。
           

ps.
电视剧齐衡再被罢官后,知道自己被人利用。就成熟了很多。我这里还写了他自.杀的戏份,所以齐衡性情有些改变。不知道写得是不是有些生硬。
明兰齐衡,都开始有些黑化,但是不会像甄嬛那种感觉。毕竟我只接受HE。而且我不能让顾二叔天天这么得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