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小白莲在线被摧残

Work Text:

他是一个普通的男人,普通得很难有人注意到他。他穿着白色的长衫,领口的扣子要系到最上面一颗,甚至恨不得永远都不解开。他的脸色是苍白的,不是没有血色的苍白,而是透着粉的白,好像那就是一块软肉似的,包裹着他几乎可以算没有的灵魂。

他是一个独身者,隐居在这个世界里。他是悄无声息的,这无声息有一天被一个孩童给吵醒了。那是一个漂亮的孩子,然而他竟然在罗靖的门口哭得可怜,罗靖几乎要惊诧了,抱住他,把他抱进屋里吸收一下暖气。然后急着去外面买奶粉,忙活得像一个小妈妈。其实他没有生过孩子。他虽然是一个坤泽,可是连最基本的性经验都没有,生活把他打磨成了一具机器。

他给那个孩子喂奶粉,孩子笑了他也觉得开心,好像那就是他的孩子一样,有一刻他甚至那么觉得了。那个孩子是谁的他总是搞不清,通常在孩子笑的时候他最搞不清。他去办了领养手续,下定决心要养一个孩子的时候连自己都惊诧了。他去图书馆里借了幼儿心理的书,做了笔记防备着以后可以看,然后回来,孩子还是一个只要饿了就哭着要奶喝的小孩。

然而终究暂时是他的小孩了。

上户口的时候他给孩子 取名叫罗浮生,因为他觉得自己和这个孩子生活过的一切片段都会是偷来的,等到孩子被父母找到了,他会有一个新的名字,现在就叫他浮生吧,也好提醒自己他在自己生命中只是一段浮生。

他不太会管教孩子,孩子哭了他就急得不得了。他不会打孩子,因为他觉得不能理解孩子是他的不对。幸好后来孩子会说话了会断断续续把自己的意思表达给他听。孩子说要吃糖,他就赶紧去给他拿糖,然后次数多了他就在茶几上放了个糖罐子,孩子喜欢就可以拿。

他没有什么可以教给孩子的,只有字是勉强可以教的。他就教孩子读书,然后就引起他识字的兴趣。识字之后他就是可以自己长成一个完全人了。但是危机很快来了,老师反应说罗浮生性格比较粗暴,这让罗靖措手不及——因为罗浮生在他面前从来都是乖巧可爱的。

他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但是罗浮生回家后告诉他,他不想和爹爹一样被人欺负。

“他们说我是野种。”

“你不是。”罗靖唯一一次肯定地说话却是对自己都不了解的事实,似乎对于别人他能加肯定一些:“你是有爸爸妈妈的,只是他们没有找到你。等他们找到你了会接你回去的。”

“那我为什么会在你这里?”

“因为我愿意在他们没有找到你的时候暂时地照顾你一下。”

然后他就感觉到罗浮生对于他明显地疏远了。

十八年之后罗浮生已经长成了一个陌生人,罗靖36岁了,他看上去和18岁没有什么区别,还是那样。有的时候有人会把他错认成罗浮生的哥哥,甚至因为他是坤泽把他认成罗浮生的妻子,但是罗靖知道,这是多么荒唐的错误。

他决定帮帮罗浮生,对,他的私心到罗浮生十八岁的时候不得不停止了——他不能再留着罗浮生了,因为罗浮生有他自己的路,而且他有他自己的父母,自己算得了他的什么呢?

他把罗浮生被捡到时候的情况登了报纸,竟然很快就有一对夫妻寻了上来,模样憔悴,罗浮生回来的时候就被他们给吸引住了。然后那个男人就拉着他的手说他是他父亲云云,然而罗浮生甩开了他的手。

他说他谁的儿子都不是。因为一个养大他的人不愿意做他的父亲,而他真正的父亲十八年之后才来接他。

“不是的,当时你被虏走,没有信息我们也找不到。”

罗靖默默地说:“是我的错,我十八年前就应该登报的。”他懦弱的眼神让罗浮生不齿却又犹豫。然后他说:“不,是我的错,我自己的事应该自己登报的。”他对沈巍和赵云澜说:“你们走吧,我不会和你们回去。”

然后他就对罗靖说:‘你以为我真的会抛下你吗?“

他对关上门,走进罗靖,说:”你毕竟养了我。“

”对我说不要打人,我却觉得打人最爽快。“

”对我说恋爱要慎重,我就没有喜欢过别人。“

”对我说不要哭,我就没有哭,但是为什么你总是在我面前哭得最多?“

“你说你对我没有感情,可是你明明就是喜欢我。”

“对吧,罗靖?”

他看着罗靖,说:“说喜欢我这么难吗?”

罗靖说:“你不要喜欢我,你喜欢我会倒霉的。”

“我这个人就比较倒霉,所以你不要喜欢我吧。”

“但是我愿意和你一起倒霉,因为生命和你,就是最有意义的事,你说对吧,罗老师?”

“不要叫我老师。”

“那么,罗主任,”

“总是被学生欺负的教导主任,大概你做得最成功了。”

他上去一颗颗挑开罗靖肩上的盘扣,看着软嫩如牛奶的皮肤一点点裸露出来。他看着,几乎要落泪。那里被风吹了一点就泛起了娇嫩的红。罗靖没有阻止他,也没有迎合他,只是默默的。

他把他的盘扣松开到最后一个,却并没有着急脱他的衣服,裸露的肩膀让他沉醉,就像每次洗澡的时候看到的一样,柔软细腻,他抚摸着,感觉到身下人的颤抖。“难受?”

没有回答,只是仰头看着他,说不出是拒绝还是渴望,就只是软羊一样看着他。罗浮生禁不住吻上那娇嫩的唇,然后咬上去,却只是轻轻的。

进入他不设防的唇瓣,交换着彼此的津液,感觉到罗靖攀附住他的身体,他笑了,然后就挑开了他的后摆,将一根手指沾了唾沫伸进去,在里面搅和了一阵,有水一点点带出来。

“有点紧,你忍着点。”他说,然后继续扩张,同时为了安抚身下的人揉捏着他的身体,软而柔韧是他的感受,这从来裹在白嫩软袍底下的身体终于被他所占有了。

在三根手指都准备好之后他吻了吻罗靖的耳侧,进入了他。那里是一个幽深隐秘的肉穴。他感觉罗靖突然惊叫一声,然后把头埋到他的怀里:“不行,不行!”他哀求着,“我不行的!”然而罗浮生推着自己的性器,前进,一直到最深处一顶,他听到罗靖哭着说“不要”然后泄了出来。

难怪他没有孩子。罗浮生心里想,他早泄啊。一边却对这个羸弱的人有了一丝鄙视和兴奋。他扶着他的腰干着,在里面横冲直撞欣赏着罗靖的尖叫声和求饶声,断断续续的,哭着的,闷哼的,突然高昂的,眼神迷离的。

”罗靖,你里面好热啊。“

”不要,不要说。“

”不雅吗?你只会这一句。“然而更深地挺入,只感到身下的人快被自己干死了才放下来,那个人无力地靠在自己身体里,然后说:”好累,你抱我去睡。“就像使唤夫君一样。罗浮生心里怪怪的,抱着他去了床上掖好被子才意识到他是自己的养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