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一醉经年情人节同人

Work Text:

    宋居寒跑到楼下,何故站在车前望着他,眼睛亮亮的,银月一般吸引着宋居寒。
    “何故。”宋居寒将他拥进怀里,揉着何故柔软的头发。
    “还有两个小时,情人节快乐。”何故从宋居寒怀里抬起头,轻啄一口在他鼻尖的荧光处。
    “如果说人生是由不同的选择组成的,那你就是我最重要的选择。”
    宋居寒抚摸着何故带着月光的脸,轻轻的扳住他的后颈,俯身,柔软的嘴唇贴上何故带着寒气的唇,辗捻着,滋润着。
    这个吻一开始是极轻柔的,宋居寒小心翼翼的用唇抚摸着何故的唇,连呼吸都是小心翼翼的,怕粗喘会惊碎了怀里的宝物一般,轻吮着。
    他一点点的打开何故的唇,撬开何故的齿,寻求着那芳信,与之交缠,刮舐。宋居寒好像品尝到了琼浆玉露,极珍惜的用舌尖将他们收集起来。
    随着呼吸声的加重,宋居寒加重揉着何故后颈的力道,想把他整个人都藏于唇齿之间。
    良宵佳节,春色亟不可待。
    情人节嘛,当然要在家里度过。宋居寒如是说道。
    情人节剩下的每一秒,他都要和何故“用力”过。
    刚进屋,何故被抵到门上,宋居寒叼着他的下唇,轻轻咬着,手伸到背后抓着何故圆润的臀,他像拆期待已久的礼物一般,用嘴笨拙的咬开何故衬衫的衣扣。
    一颗,两颗,最后还是等不及了,上手粗暴的扯开衣服,却露出了红色奶奶款保暖衣。
    宋居寒皱了皱眉头,直接伸手进去摸何故的胸肌。
    “啧。”何故打掉他不老实的手,“凉。”
    “乖,忍忍。”宋居寒已经顾不得许多,就要再上手,被何故抓住胳膊,怒目而视。
    “行行行。”说着,宋居寒一个下蹲,托着何故的臀抱起来,向浴室走去。
    何故就像花生仁一样,扒去红色保暖衣,露出白白嫩嫩的皮肤,看的宋居寒喉头发紧。
    温热的水淋到身上,宋居寒抱着何故,站在花洒下与他接吻,何故被雾气迷了眼,眯着眼睛看,宋居寒认真投入的吻着他,真性感!
    何故的手忍不住向下探,寻找到那一处的炽热,轻轻的用手圈住。宋居寒身子一僵,也睁开眼缝望着何故,唇仍未离开何故的唇,黏黏糊糊的叫着何故的名字。
    “何故...何故...”
    何故回应他的是慢慢增强力度的撸动。
   宋居寒呼吸越来越重,他像是被带着往上飞去,脚越来越软,大脑趋近空白。
    他拼了命保持着清醒,伸手挤了摊沐浴露,将冰冷的液体在手心捂热后,在何故的后穴处揉弄,一圈圈的打着转,终于,他探进一指,直接用力按住何故那敏感的一点!
    何故也是一僵,差点跌落下去,宋居寒连忙扶住他。何故加大了手上的力度,他能感受到宋居寒的欲望在他手里越来越硬,越来越热。他眯着眼看宋居寒脸色变得越来越急促,他享受着他爱的人在他的掌控下变得疯狂。
    宋居寒也不甘示弱,手指在何故的后穴不断的开拓着,进进出出,每次都搔刮住何故那致命的一点。
    何故腰软的弯下来,好像全身都丧失了力气,他后穴被宋居寒开拓的泥泞不堪,迫切的想获得某种满足。
    他浑身发软,忍不住跪坐在地板上,手仍慢慢的撸动着宋居寒的炽热。
    宋居寒拉住何故扶在他那处的手,也蹲下,撩了撩碍事的头发,咬住何故的耳垂,慢慢的搌捻着。
    何故耳垂热的发烫,事实上是,何故的全身都热的发烫。
    宋居寒抚摸着何故那一片光洁绯红的脊背,从脖颈后开始,指尖顺着脊骨一节一节往下撩动,直至尾椎,到了那最要命的一处。
    满屋的欲望与情爱包裹着两个人,让何故觉得此刻他们无需多言,也可以做到心灵合一。可宋居寒开了口,呼气带着潮热与色情喷在何故的耳蜗里,让他的神经不断跳跃,不断失噫。
    “宝贝儿,你也不想,我们今晚的第一次,都让给手吧?”
    何故望着他,呆滞的点了点头,宋居寒将他仍扶在那处的手拿开,托着他的臀部,将何故整个儿端起来。
    何故刚被扔到床上,他就惶恐的寻找着宋居寒的存在,他想与他肌肤相亲,一秒的分离也忍受不了。
    宋居寒将十指塞入何故的掌中,俯下身来,脸贴着何故的脸。他用一条腿别开何故的腿,将那一处的硬度抵在何故的穴口,小穴一张一合,迫切的吮吸着宋居寒的铃口。
    他觉得自己马上就要失神,化身野蛮的怪兽,征伐在欲海里。但他仍艰难的定着神智,他的脸贴着何故的脸,唇低低的笑着,用极低的哑音,搔挠着何故的心底。
    “宝贝儿,你今天说的那些话,他也想听一遍。”说着,宋居寒顶了顶胯间之物。
    “宋居寒...你...混蛋....”何故这声骂带了委屈与撒娇的味道,双手抓着宋居寒的腰,想急切的乞求什么,或者是不顾一切的将自己送出去。
    “哎~”宋居寒钳住他的腰。
    “可不是这一句。”宋居寒将唇碾过何故何故整张滚烫的薄面脸皮。
    “乖,你说一句,我就进去一点,好不好?”
    宋居寒亲亲他的鼻尖。
    “我最...最庆幸的事”何故开了口,在一场足够羞耻的性事中,一场爱意的诉说变得不再艰难。
    宋居寒挪着自己的性器,慢慢的往里挤进。他仰起头直喘气,与何故的声音叠加在一起。
    “这...辈子最对...的选择”何故抓紧了宋居寒的腰,手指在宋居寒的背上用力留下痕迹。
    “就是...就是喜...喜欢上了你...呃啊!”听到这句喜欢,宋居寒忍不住一送到底!直击何故的敏感!
    “选择...选择一直...一直..一直一直喜欢你”他开始顶弄起来,将何故的话撞的支离破碎,而何故却像赌了气一样,明明已经说不囫囵,音调里也带着哭腔,去坚持要说完。
    “额啊....阿....居寒...居寒...”
    他好像哭了起来,哭的却那么好听,宋居寒的心像上了发条一样紧起来。
    “怎么?”宋居寒暂停了动作,问道。
    “我喜欢你,”何故有气无力的抓着宋居寒的背,殷红的嘴涂满了蜜,吐出的每一个字,都足以让人发疯,“全天下我最喜欢你。”
    宋居寒后背一僵,接着疯了一般更深层次的撞击,最好能将两人都撞散了架,从此合二为一。
    “我攒...攒小半生的运...气”何故仍断断续续的念着那些句子,他曾在心里念过千百遍,始终没用勇气开口告诉居寒,可此时,他想让全世界都知道!
    “遇到你...遇到你”他喊了起来,带着满腔的爱意,宋居寒在他的那一点征伐着,下半身好像没了知觉,却又好像只有与他的爱人紧密相接的地方,是他们的灵魂,他们的灵魂,在每一次撞击里,往上升。
    “余生的每一天”何故破了音,他忍不住抬高tun部,相与居寒有更近的接触。
    “每一天...都和你一起分享”
    “分享...小幸运”
    “啊...呃啊啊...啊啊😖”何故抱着宋居寒的腰,努力往上抬着自己。
    不够,这些都不够,他想要更紧密的贴合,他忍不住将自己的胸膛贴向宋居寒。
    宋居寒也抓住他的腰,一个用力,将何故抱坐在他胯间。
    “然后呢?”宋居寒咬着他的耳骨,两人都轻微颤抖着,“后面那句呢?”
    “我是你的什么?”宋居寒用力的往上顶弄,破碎的铃音从何故口中溢出。
    “你是,你是我最重要的选择。”何故抓着宋居寒的肩,开始上下动作着,他抱住宋居寒的颈,脸埋在他的头发里,全身都熟透了。
    “如果说...如果说,人生”宋居寒不甘何故的主动,也用力向上顶弄。
    “呃...人生是由不同的”何故咬紧了牙,才没在溢出娇喘,宋居寒在他后穴的讨伐让他头皮发麻,他好像能听到黏连的水声,他的前端也溢了水,仿佛决堤前的摇摇欲坠。
    “选...选择组成”嗓音发紧,他快不行了,好像马上就要到达顶点,除了怀里确确实实的存在,其他的一切他都无暇顾及。他加快了起落,手指无意识的掐着宋居寒的背。
    “那你...你...啊...”宋居寒也意识到了,他加快了顶弄,他觉得他对这世界一切的感知,都缩进下端,他的意识不断与怀里的人发出共鸣,他们在一次次撞击中上升着,飞跃着。
    “你就是我最重要的选择!”最后一声的怒吼,何故终于忍不住哭了起来,到达了顶端。肠肉绞得宋居寒一个哆嗦,也紧随着到了重点。
    滚烫的精液烫的肠肉不断的紧缩着,收合着,绞着还半硬的性器。高潮的余韵还在持续,他们两人仍保持着那样的姿势,何故的齿紧紧咬着宋居寒的肩头。
    一夜缠绵,至死方休。
    第二日清早,宋居寒接到小松的电话。
    “寒哥,你,你看热搜了么?”
    宋居寒搂着何故,仍未睁眼。“没,怎么了?”
    “寒哥,你最好还是看下吧。”
    宋居寒揉揉眼,点开微博。
    “宋居寒臭脸”
    “寒故拥吻”
    最后是爆热标题。
    “寒寒是受”
    宋居寒惊的坐起来!点进去。
    “嗷嗷嗷嗷嗷!温柔宠溺总裁攻×傲娇可爱明星受!嗷嗷嗷嗷嗷!”
    配图是宋居寒的委屈脸和何故笑着问好不好。
    一时间,寒寒是受的热度让全民沸腾。
    微信里接连弹出几个消息,点开。
    晏明修:宋居寒?
    晏明修:听说你是受?
    晏明修:哈哈
    晏明修:我是攻
    宋居寒咬牙切齿摁下语音。
    “滚!”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