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云次方/嘎龙嘎】罪爱(13)黑道AU,伪骨科

Work Text:

那天晚上郑云龙睡得很不好。

他背上有伤,自己没法上药,又懒得找家庭医生,索性冲了个冷水澡,想着多少会把那火烧火燎的灼痛感浇下去些。

上了床也不能好好躺着,只能半趴半卧,被子搭在腰间,将整个上身露在冰冷的空气里。

睡到半夜他被喉咙里一阵强过一阵的干涩扰醒,勉强撑开沉重的眼皮,看见自己床边站了个黑漆漆的人影。

这一下什么睡意都消失不见了。郑云龙打了个激灵,迅速伸手摸向枕头底下,却扑了个空。

那黑影把个沉甸甸的东西往他身边一扔:“你是不是在找这个呢?就你的警惕性,换了有心人早不知道打死你多少次了。”

听见来人的声音,郑云龙的身体顿时放松了。

他懒洋洋的把那只瓦尔特PPK重新塞回枕下,扯着让人听了就难受的沙哑嗓音说道:“我当是谁呢……部长你怎么大驾光临了?难道是今晚那一顿还没打够,想来我家继续?”

阿云嘎将手放进裤兜里:“你的门锁该换一换了,根本就是个摆设,谁都拦不住。”

郑云龙荷荷的笑起来,笑到上气不接下气。

“门锁这东西嘛,本来就是防君子不防小人。你说是不是?”

阿云嘎皱眉听着他那副破锣嗓子,终于还是没忍住探手在他额头试了一下:“你发烧了。”

郑云龙滚烫的脸顺势在他没来得及抽回的掌心蹭了蹭:“你手上……有烟的味道……”

他又慢腾腾的爬起来,一只手捏着阿云嘎的后颈,拇指在他的大动脉上来回的滑动了几下,力道犹如爱抚。

郑云龙将鼻子贴在阿云嘎的颊侧,深深的嗅了一口:“你喝酒了?很香的药草味道,是苦艾吧。la fée……闻了以后就一辈子都不会忘……”他听起来反而更像那个喝了酒的人,说话断断续续,让人摸不着头脑,“看来你今晚的心情很不错啊……又是烟又是酒,是不是觉得扳回一城,特别开心?”

散发着熊熊热意的舌尖沿着阿云嘎的颈子缓缓向上蜿蜒,如同一条湿漉漉的黏腻的蛇。

郑云龙的嘴唇落在对方的耳廓,轻声呢喃:“其实这种堕落的烟火气挺适合你的,至少让你闻起来更像是个人,一个真实的,活生生的人。就是有一点,你知道苦艾的后遗症是什么吗?传说中,它有催欲的作用,喝多了会让人产生幻觉……所以,你也可以把现在的一切,都当做是一场幻觉……”

他绕到阿云嘎身后去,一双手揽住他结实而精瘦的腰,张嘴含住他一边的耳垂吸吮:“要做爱吗?”

阿云嘎浑身僵硬,只有声音还是一如往常的平静:“你有毛病么?都烧成这样了还想着发疯?嫌自己命太长了?”

他没有危言耸听,郑云龙高烧的热度,哪怕是隔着好几层布料依然能够传递到阿云嘎身上,烘得他心里烦躁的想杀人。

可郑云龙对他的好意显然并不领情。

这次他收了唇舌,改为用牙齿细细研磨咬噬那块敏感的软肉:“可是他们说,发烧的时候身体温度高,操起来才会特别爽……你难道就不想亲自验证一下?”

语气里带着故作无辜的,狡黠的引诱。

阿云嘎没办法控制的想起之前那个晚上,在混乱的充满汗水气息的狭小包间里紧紧裹住自己的柔软肠道,想起某人收缩着的炽热口腔,和他那双泛红的湿润眼睛。

他必须下很大的决心,才能把自己从这种赤裸裸的诱惑中解救出来。

阿云嘎用力挣脱了郑云龙的怀抱,让他在自己的一个推搡之下踉跄倒退了两步,坐在床上。

但他的指尖却还是被那个人给拽住了。

向来不可一世的龙少爷捏着那一点就快脱手的指腹,像个向母亲苦苦乞求的可怜孩子。

他问他:“不要走,好不好?”

阿云嘎真的怀疑自己是喝多了苦艾酒产生幻觉了。要么就是对方发烧烧坏了脑子。

郑云龙怎么可能表现出如此软弱的样子来。谁会相信。

然而不可否认的是他心软了。那颗在他胸腔中跳动着的,比冰还冷,比石头还硬的脏器像是放在醋里泡过,湿淋淋的,又酸又疼。

他想起两个人的少年时候。那会儿郑云龙像个病秧子,动不动就感冒发烧。生病了也是每每从被窝里伸出热乎乎的小手,抓着他的不放,叫他不要走。

可惜那个大龙只存在于他的记忆里。现在在他面前的,是一个坚硬,放浪,恶毒又刁钻的郑云龙,是他的敌人。

可即便是这样一个郑云龙,只要他开口,阿云嘎还是没有办法拒绝。

他想,也许是这里的环境太黑太寂静,才让自己得以有勇气再次露出所剩无几的一点点柔嫩内心,去碰一碰眼前的人。

郑云龙说的对,那苦艾酒,的确会致幻。

阿云嘎往床那头靠近了些,低下头去用气声对郑云龙说:“我不走,现在不走。你家里有没有药酒?我给你把背上的淤血揉开了,会好的快一些。”

郑云龙指了指床头柜。

阿云嘎从柜子里找出一瓶跌打损伤膏来。

翻腾的过程当中他摸到了一条男士项链,坠子做的很特别,像是颗子弹的模样。

阿云嘎没有多想,只是把东西塞回原来的地方,拿着药膏站起身来。

但等到他挤了满手药膏却又犯了难--郑云龙卧室床的高度对他来说实在太尴尬,如果一直站着躬身给他揉背,只怕用不了多久自己腰上的旧伤就得发作。

阿云嘎看看自己油腻腻黏糊糊的掌心,最后还是踢掉了脚上皮鞋,上床跨坐在郑云龙的大腿上,将一双搓的火热的手掌贴上他的脊背。

受伤的位置乍一被人碰触让郑云龙倒抽了口凉气,但他很快就忍住了,咬紧嘴唇憋着不出声。

今晚的一切美好的不切实际,他怕一旦发出丁点响动,就会把所有这些全体打碎,发觉不过是自己的美梦一场。

阿云嘎的手心粗糙而有力度,带着搓热后和郑云龙本身差不多的温度,熨帖了他后背上的每一寸肌肉,让他感到只要是被阿云嘎碰过的地方就又麻又痒又痛,整个身体好像都不再是自己的了。

他难耐的扭动了一下,从鼻间发出声轻哼。

阿云嘎以为是自己弄疼他了,赶忙停了片刻,看他没有什么别的反应才又继续揉起来。

只是揉着揉着他便渐渐的发觉出些不对劲来--郑云龙健壮的后背让他涂满了药膏,在稀薄的一点月色下泛着亮晶晶的光,衬得皮肉上的青紫格外肉欲,让人莫名就起了施虐之心,想要将他剥皮拆骨,吞吃入腹。

而郑云龙在他得当的手劲底下也慢慢得了趣,嗓子里不由自主就发出些舒服的动静,像只躺在太阳地里被主人呼噜毛的大猫。

只是他的声调越拖越长,从一开始低低的“嗯”,到后来升高了几个音的“啊”,再到最终变成了拐着弯带着喘的“哈”,若闭起眼听简直如同叫床,还是那种浪到不行的叫法,怎么听怎么不是滋味,让人筋骨发麻,心头瘙痒。

阿云嘎被他勾的双眼充血,呼吸也随着对方的呻吟愈发粗重。如果不是药膏蛰得他手心被自己抠破的伤口阵阵刺痛,也许那根叫做理智的神经就真的要断掉了吧。

郑云龙突然笑起来,埋在自己臂弯中的脸颊抬高稍许,含含糊糊的对阿云嘎说:“你他妈顶着我了……”

阿云嘎这才惊觉自己的性器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勃起,隔着裤子直挺挺正戳在对方大腿根最柔软的那块皮肤上。

他尴尬的调整了一下姿势,把双腿跪起来不再让敏感部位接触郑云龙的身体。

“谁让你叫的和思春的猫一样!”阿云嘎恼羞成怒的抛出一句辩解。

郑云龙却叫的更大声了。只是这种刻意的声音明显没有之前的效果好。

阿云嘎用油光铮亮的手去掐他脖子:“闭嘴!”

郑云龙格格的笑着躲闪,末了还真是听话的收了声。

两人各怀心思的沉默了一会儿,郑云龙又在对方专心致志给他揉捏的时候大煞风景的开口问道:“阿云嘎,你去见过那个王家的大小姐了吧?”

阿云嘎手上顿了一下,没有回答他。

郑云龙也不管他给不给自己回应,只是继续说下去:“你喜欢她么?和她睡过没有?睡的时候想的是她,还是别的什么人?”

问到这儿时他突兀的嘿嘿笑了两声:“我这都什么操蛋问题啊……你和她做爱时候的事儿,我他妈管得着嘛……嗯……我是想说,她长得挺好看的,身材也不错。她对你怎么样?她……”

她有没有我这么爱你。

可是这句话他说不出口。也许这辈子,都没办法说出口了。

郑云龙想对他说,阿云嘎你要让她对你好,你要让她补偿你这么多年的孤独满足你所有的渴望,你要让她给你很多很多爱。全天下最多的,第一多的爱。

不过那怎么可能呢。

这个世界上,再也不会有人像我这么了解你,这么需要你,这么爱你了。阿云嘎你个大傻逼。

郑云龙恶毒的这样想着,越想越觉得可笑,笑着笑着居然有眼泪流下来,沿着脖颈滑进枕头里,不见了。就像从没出现过一样。

阿云嘎叹了口气,俯下身子轻轻亲一亲他的额角,用郑云龙这许多年都没有再听到过的,柔软的像糖一样的声音对他说:“大龙,只要你答应我,从此以后不再插手泛城的事,我保证让你一辈子都做你开开心心,无忧无虑的龙少爷,好不好?这条路不适合你,别再逼自己了。”

郑云龙固执的摇了摇头:“你不懂,阿云嘎。我姓郑,我的骨子里流的是泛城的血。虽然从小到大我无数次痛恨这个事实,可是我逃不了。我是郑仕勇的儿子,也必须,是泛城未来的当家人。”

阿云嘎的叹气声更加沉重了:“这场仗,你非要和我打到底,是不是?”

他撩起郑云龙挡在右边眼眉前的那缕头发,想要好好看着他的眼睛,却意外的发现他眉梢竟有处伤疤。那是他从没见过的一道疤痕,正好将对方浓密的眉毛尾端截断。

阿云嘎脸色一沉:“这是怎么弄的?”

他默默算了一下郑云龙改变发型的时间,心中顿时有了答案。

是那次在会所外的车祸。

阿云嘎终于知道为什么对方一直在躲闪自己碰他的头发了。

只要当初这处伤口再往下偏一点,郑云龙的右眼也许就废了。

可是自己做了什么呢?他明明看见了郑云龙撞在路边的车,却把他一个人扔在那里,扬长而去。他就是这么对郑云龙的,对这个他藏在心尖上的人。一如他今晚,亲手将郑云龙打成这样。

阿云嘎摩挲着那道眉间的伤疤,问他:“疼吗?”

问的时候心头像堵了团棉花,闷得人喘不上气。

郑云龙闭起眼睛,说话答非所问的像在梦呓:“知道相书上是怎么说的吗?断眉,主大凶之兆……所以,如果这场仗最后是你赢了,要好好的,开开心心的活到一百岁啊。”

不止这样,你要娶一个你爱的女人,或者是爱你的也行。你要和她生很多很多孩子,每一个都长得像你。你要把我放在心头一个不起眼的小角落里,非常偶尔才翻出来,当然最好是永远都别记起。

因为在这一场充满罪恶的爱情里,输的人不配拥有姓名。

 

tbc